喧嚣闹尽罗永浩

2019年11月04日 19:50 A
这十年,从牛博网到老罗英语培训,再到锤子科技,罗永浩完成了商人转型,但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折戟。未来,照亮罗永浩下一场战斗的又是哪一颗红星?喧嚣闹尽,一地鸡毛,这可能是罗永浩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生动写照。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蓝洞商业 赵卫卫

十年前,牛博网被要求关闭服务器的那个夜晚,一帮网友在悲愤中伤感,而罗永浩回家呼呼大睡。

罗永浩觉得这帮人没出息,于是搬出李敖讲过的故事——大司马吴汉擦枪——借此启发大家:面对挫折不要悲观,要像这个人一样,埋头擦亮你的枪,准备下一次的战斗。

历史是相似的。如今,罗永浩因为锤子科技的债务问题,被法院判定为“老赖”,他依然觉得自己是个“战士”。

“实在不行,战士可以卖艺还债”,他依然能够鼓舞起大家对他的支持,毕竟创业维艰、九死一生的道理大家都懂,他没有选择破产清算这条路,而是选择四处筹款,现在已经偿还3亿债务。

“只要战士不下战场,一切都有可能”,这是罗永浩作为商人的聪明之处。这十年,办牛博、老罗英语培训、锤子手机、小野电子烟,罗永浩在战场上的每一脚,都踩在时代的风口浪尖上。

喧嚣散尽,一地鸡毛。

这可能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在当下时代的生动写照。就像盛大文学原CEO侯小强,即便十年前罗永浩在牛博网上骂过他,他如今依然发朋友圈支持罗永浩,但第二天又删掉了。

变与不变

没有了灵魂人物罗永浩,坚果手机 2019 新品发布会的最大看点是字节跳动。

10月31日这天,明知道那个身材魁梧、性格彪悍的老罗不会来,北京工业大学奥林匹克体育馆里依然坐得满满当当,现场叫好的声音不绝于耳,其中有许多是连续多年参加锤子科技发布会的狂热粉丝。

一切似乎都没有变。

这场活动都是赠票,跟往常一样,仍旧有黄牛在闲鱼兜售发布会的门票,标价179块钱。如果稍微留意就会发现,该账号已经有十几张门票交易成功。另外,也有自称北工大负责检票的志愿者,能以50元的价格将你带进现场。

从两年前开始,小米、一加等手机品牌往往选择在北工大体育馆举办发布会,2018年锤子科技的春季发布会也在这里举办。经历过2017年的起死回生,罗永浩当时说,自己最难的时候写过“遗嘱”。

但一切又都变了。

如今,发布会的主角是坚果Pro3手机,不再以锤子科技命名,即便手机上还印着锤子科技标志性的LOGO,但介绍产品的吴德周、方迟和朱海舟等团队,有了加入字节跳动之后的新名字——新石实验室。

这场发布会最后一页PPT上写道,发布会所有内容属于北京得特创新科技有限公司。这是字节跳动旗下的全资子公司,除了罗永浩,锤子科技原班人马以这种方式掀开了新的一页。

老罗还在

即便老罗没有现身发布会现场,但发布会后锤子科技产品经理朱海舟还是透出实情:新发布的坚果Pro3得到了罗永浩的支持和帮助。

“老罗没有离开我们。”朱海舟说,手机第一版交互图做出来之后,他们和罗永浩一起吃饭,有过交流,也有过争论。这次发布会的前几天,罗永浩还主动找他们,把演示内容过了一遍,叮嘱“加把劲”。

这与微博上的罗永浩相映成趣。10月初,微博流出坚果Pro3的谍照,罗永浩转发相关微博并评论说,能劝的自己都劝过,“我不会买,也就没什么可吐槽的。”

这等于间接证实了谍照的真实性。两天后,罗永浩道歉,他觉得对不起仍在辛苦做手机的老同事,这些年来一直都是,“亲痛仇快的事,我确实做得有点多了。”

所以,可以把罗永浩对坚果手机发布会的支持,理解为一种将功补过。

然而作为一名用户,罗永浩还是向坚果Pro3手机团队吐槽,系统的广告和bug有点多。事实上,这也是大多数坚果手机用户的痛点,他们在锤子科技的论坛里吐槽,宁愿付费换一个免广告的手机。

朱海舟后来解释,虽然加入字节跳动之后,公司对坚果手机团队的广告没有任何要求,但手机团队希望实现自我造血,所以坚果手机系统的广告推送也是商业化尝试的一部分。

“当务之急是活下去。”朱海舟说。在他的逻辑里,坚果团队先实现商业盈利,以支持创新,等到资源达到的那一天,软硬件创新结合起来,性价比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我们不敢肯定坚果品牌能在这样残酷的竞争中越走越顺,但可以确信、确保,未来的坚果手机一定会越来越好用。”这番结束语,把现场的气氛推至最高点。

某种程度上,朱海舟的演讲现场就像是罗永浩灵魂附体。在发布会最后五分钟里,他急速而又密集煽情的句子,配合着《Here We Are Again》的配乐,他一度哽咽,打动着观众。

“不叫抖音手机”

“感谢字节跳动的同仁,感谢你们摇旗呐喊,给我们提供技术上的帮助。”朱海舟念起一长串感谢名单时,第一次响起的掌声是献给字节跳动的。

后来在直播间里,朱海舟没有忘记再次提及,“我们感谢字节跳动,在他们视野里,我们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

朱海舟的反复感谢,并不是没有道理。发布会前几天的预热期里,抖音、今日头条等字节跳动系产品APP的启动页广告,几乎都放过坚果手机发布会的醒目通知。

朱海舟觉得,加入字节跳动之后,最直接的变化是,团队作息跟以往不一样,更注重数据化。“有些东西要论证很久,精打细算,(之前)跟罗老师(罗永浩)做则更感性一些。正因为感性,我才会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眼下,坚果手机融入了更多字节跳动的技术和灵魂。比如智能镜头“smsrt lens”的技术支持就来自字节跳动,拿起手机自拍时,字节跳动的人脸保护等算法能力就开始给你美颜。

“当然不叫抖音手机。”字节跳动新石实验室总裁吴德周说。但坚果手机里还是预装了剪映、NOMO等拍照和视频产品,抖音里的所有特效也都轻松复制在手机拍照功能里,“不限数量不限时长”。

剪映是抖音官方推出的一款手机视频编辑工具。据悉,字节跳动的技术能力将在坚果手机里持续显现,未来还将引入照片评分功能,方便用户挑选照片。可以说,字节跳动已经成为坚果团队的灵魂主宰。

明年,坚果手机团队还会发布一款字节跳动的教育类智能硬件产品,那可能才是真正的意图所在。作为字节跳动内部硬件中台的角色,没有了罗永浩,坚果手机团队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所以,如果选择卖艺的罗永浩,不会再去陌陌,而应该去抖音了吧?

风口杀手

创业七年,锤子科技历经波折。单从理想主义的角度来说,罗永浩无疑是这个时代的最佳注脚,但从企业家的角度来看,罗永浩应该还有更长一段孤独的旅程要走。

相比锤子科技的债务问题,更让罗永浩的事业雪上加霜的是,11月1日,监管部门发布最严电子烟管控规定,为了保护未成年人,未来在电商和互联网平台可能无法购买电子烟。

就在规定发布当天,罗永浩的小野电子烟刚开始在电商平台预售,由陈冠希代言的新一代两款产品跃跃欲试进入市场。在政策趋严且已是红海的电子烟市场里,能给小野留下多少市场空间?

电子烟市场线上销售占比低于线下,罗永浩亦是姗姗来迟。今年10月,小野电子烟才在浙江开了一场城市服务招商会,力图打开小野电子烟的线下市场。要知道,悦刻和其他电子烟品牌在线下已布局近一年。

风往哪个方向吹,草往哪个方向倒,很多人曾经以为罗永浩是风,现在才知道,其实他是“风口杀手”。

这十年,从牛博网到老罗英语培训,再到锤子科技,罗永浩完成了商人转型,但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折戟。未来,照亮罗永浩下一场战斗的又是哪一颗红星?

毕竟,罗永浩在微博上官宣了12月将开一场发布会,既不是关于手机的,也与电子烟无关。

是是非非,仍未结束,最后的澄清或将呈现在罗永浩的自传里。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1)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12)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