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业务表现不尽人意,WeWork或将暂停在华扩张

2019年10月30日 14:22 A
WeWork的公开招股书曾173次提及中国。后者一直被认为是该公司的增长中心,但目前却面临入住率低迷的尴尬境地。

来源:视觉中国

大中华区曾是WeWork的第三大市场,但如今已被视为该公司表现最差的市场之一。在遭遇了一连串资本危机后,WeWork计划暂停在中国的扩张,并开始考虑关闭在中国以及其他一些市场的部分办公空间,这一决定成为这家办公室供应商急剧收缩的最新注脚。

据知情人士向《日经亚洲评论》透露,WeWork在中国的新门店计划将继续践行至2020年,但2021年的扩张计划已被叫停。

自从数月前IPO计划失败,这家公司的商业命运就不受控地滑向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出于对该集团令人咋舌的亏损、复杂的公司架构以及创始人亚当·诺伊曼的不信任,投资人开始对WeWork的商业可持续性心生警惕。数周内,这家企业的估值经历了戏剧化的大幅跳水,陷入资金困顿。其随后被日本科技集团软银接管,并将联合创始人诺伊曼请出了董事会。

中国一直被认为是WeWork的增长中心。在We Company公开的招股书中,共有173次提及了中国。2018年,大中华区收入为9953万美元,排在美国和英国之后,位列第三。

数据显示,自从2016年高调进入中国市场,WeWork在中国的门店数量已经占到其全球总量的15%。但事实证明,支撑这些光鲜数据往往是通过烧钱行为来进行的。WeWork在中国各大城市黄金地段的商业楼宇支付了高昂的租金,这耗尽了该公司的资金寸头。英国《金融时报》最近对入住率数据进行了评估,结果显示,中国几个主要城市的入住率均表现不佳。

WeWork在上海安装了4.36万张办公桌,10月份的闲置率为35.7%。该公司在深圳拥有8000张办公桌,其中65.3%处于闲置状态,而在香港的8900张办公桌中,有22.1%闲置。该公司还在华中地区扩张,在西安设有多个办公室,然而闲置率达到78.5%。

“在中国,WeWork需要达到至少65%的平均入住率才能实现收支平衡,但比如在中国的硅谷深圳,他们的很多楼盘入住率只达到30%-50%。”一名了解公司运营情况的人士告诉《日经亚洲评论》。

几家房地产集团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则表示,WeWork的在华扩张恰逢国内房地产市场疲软。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全国办公楼销售面积下降8.3%,商业营业用房销售面积下降6.8%。商业地产集团世邦魏理仕(CBRE)的数据有类似洞见:中国17个主要城市的房屋闲置率攀升至21.5%,为自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

中国市场的低迷表现给该公司的盈利带来了压力。目前,WeWork正在实行包括大幅裁员在内的一系列激进计划,旨在扭转经营局面。这家公司选择优先经营美国、欧洲和日本这三大市场,并缩减其他地区的业务,包括中国、印度以及拉丁美洲的多个市场。

而在此次削减在华业务之前,包括WeWork在内的多家联合办公空间供应商都对中国市场寄予热望。前瞻发布的报告称,中国正在成长为全球最大的联合办公空间市场:2018年的总体面积达到约1551万平方米,是两年前的4.5倍。

但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增大,WeWork的价格似乎不如一些本地竞争对手优惠,后者的房价要低得多。

根据WeWork中国网站的数据,深圳福田区WeWork提供的移动工位价格约为2200元/月,固定工位价格为3000元,一间两人用的私人办公室价格为10200元。在同一地区,中国的办公空间公司Bee+报价则相对更低,移动工位的价格约为每月1680元起步,专用办公室的价格则为3000元起步。

尽管WeWork声称提供更优质的产品,但更便宜的替代品可能对现金短缺的客户更有吸引力——尤其是在创业起步阶段。据知情人士透露,竞争对手的低价在谈判中对WeWork产生了不利影响,这迫使WeWork将更多精力放在为企业客户定制办公室上。

由于WeWork近日面临的危机,国内联合办公空间的初创公司也因此调整了战略。

据报道,成立于2016年、总部位于北京的氪空间已关闭了多家门店,并因财务问题放弃了在香港租赁One Hennessy七层楼面的初步协议。

“在最初的两年里,我们和WeWork类似,从房东那里租房子,把它们改造成供客户共用的空间。但在去年第四季度,我们认为这种商业模式对现金流和资金要求过高,而且存在太多的财务风险,”氪空间创始人兼董事长刘成城在接受《日经亚洲评论》采访时表示,“尤其是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了WeWork发生的变化,我们应该及时做出调整。”

刘成城补充道,他的公司将更多地转移到在全国各地都有办事处的企业客户上,帮助客户找到理想地点并设计他们的办公室,但是客户将直接从房东那里租赁房屋,这有助于氪空间保持正现金流。

“WeWork在中国的扩张更多地受到CBD驱动,而非客户驱动。这意味着该公司需要不断在商业中心地段签订新的租约以吸引客户。” 刘成城表示,“这并不是说没有人在黄金地段租赁办公,而是说WeWork需要大量资金来维持运作,并因此承担更多的金融风险。”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6)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3)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