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青春、悬疑剧还是网剧市场的灵丹妙药吗?

2019年10月29日 10:30 A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尽管甜宠剧持续焕发活力,悬疑剧、青春剧仍有关注度,但大卡司入局,造星能力减退,网剧还是“小而美”的天下吗?

甜宠剧《奈何boss要娶我》剧照

作者 | 谷雨 夏天

影视产业如同一座金字塔,处于塔尖的头部爆款内容吸引着绝大多数的注意力,网剧市场同样也不例外。

据骨朵数据显示,2019年(截至10月20日)网剧热度TOP10作品中,除《独家记忆》《我只喜欢你》两部甜宠剧为轻体量作品外,其余位置均被头部作品分割,《陈情令》《全职高手》《破冰行动》《长安十二时辰》《怒晴湘西》三大视频平台主推的头部作品,瓜分TOP5席位。现象剧头部效应显著,以小体量撬动大流量的故事已难再上演。

2019年网剧骨朵热度TOP20(截至10月20日)

台播还是网播?这道2018年的热门话题,此时再提及显得有些老生常谈。

2018年,《如懿传》《延禧攻略》在视频平台热播引发全民追剧效应后,电视剧与网剧之间的楚河汉界被彻底打通,2019年仅在暑期档,就有《全职高手》《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3部高品质网剧扎堆上线,网剧优势持续显现。

当网剧势如破竹,已经拥有让电视剧难以望其项背的力量,我们更想探讨的是,当电视剧与网剧已经没有明确界限,影视圈大制作、大投资、大卡司纷纷瞄准这块奶与蜜之地时,那些在网剧1.0时代就立下汗马功劳的题材与类型,不再以“小而美”突围,又正在如何自处?

甜宠势头不减

悬疑发挥头部效应,青春剧显现疲态

影视产业的金字塔理论,让早期的网剧市场一度显得有些例外。

2016年,掀起青春剧热潮的《最好的我们》,遵循网剧“小而美”的制作法则打造而来;2017年网剧市场甜宠剧“开山鼻祖”《双世宠妃》主演均名不见经传;《白夜追凶》爆火前夜,潘粤明还是颇有争议、毫无路人缘的演员。这些以小博大的经典案例,曾一度激发网剧市场的创作热情。

2016年网剧骨朵热度TOP20
2017年网剧骨朵热度TOP20
2018年网剧骨朵热度TOP20

选用新人、成本可控、定位精准、受众稳定,这三大成熟品类成为片方们的制作首选,构筑了视频平台的腰部市场。

骨朵数据显示,在2019年上线作品中,带有爱情言情标签的作品共83部,其中除《东宫》《凤弈》《请赐我一双翅膀》等少量作品为非甜宠剧路线外,甜宠剧占据着这一题材的大壁江山。此外,带有青春标签的作品共20部,悬疑推理标签的作品共22部。

持续爆发三年,甜宠剧势头依旧不减。在近期骨朵热度剧集排行榜TOP10作品中,网剧与电视剧作品各占半壁江山。五部跻身TOP10的网剧作品中,除《热血少年》外,其余四部均为甜宠剧。《海棠经雨胭脂透》《没有秘密的你》《明月照我心》《满满喜欢你》等甜宠剧以融新梗、添加新元素的方式持续发糖,暂未引发观众审美疲劳。

悬疑剧由于剧情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同时具有较强的逻辑性和推理性,拥有长期稳定的受众群体。2017年《白夜追凶》横空出世,将悬疑剧这一品类推向大众视野后,凭借快节奏、强情节激发的用户粘性,悬疑剧引来多家片方加盟布局。

不过,相比于专注发糖的甜宠剧,悬疑剧的创作门槛显然更高。融入爱情元素,例如《我知道你的秘密》《罪案心理小组X》;尝试女性向,例如《原生之罪》《晨阳》;演员阵容青春态,例如《民国少年侦探社》《绅探》,悬疑剧向多元化方向探索。

但就交出的成绩单来看,除《晨阳》跻身2019年(截至10月20日)热度榜TOP20,其余作品热度均位列TOP30之外。而跻身榜单TOP20的悬疑剧《破冰行动》《长安十二时辰》《怒晴湘西》《黄金瞳》等,均由大卡司、大制作加持。不同于甜宠剧“以小博大”势头不减,悬疑剧头部效应愈发显著。2019年悬疑剧爆款仍在,但“以小博大”的惊喜并无。

相比于甜宠剧与悬疑剧的火热,青春剧最早显现出疲态。2019年(截至10月20日)热度榜TOP20中,仅《独家记忆》为标准青春剧。继《最好的我们》《你好,旧时光》《春风十里不如你》后,不以“甜宠”元素突围,引发大众共鸣的青春剧逐渐没了踪影。

2019年初,除青春甜宠剧《独家记忆》短暂引发关注后,此类题材再无水花。《我在未来等你》重返17岁的故事,品质与情感兼具,热度表现却不尽人意。“振华三部曲”中最受期待的《暗恋橘生淮南》,没能再现《最好的我们》的高光。

头部瞄准现实和古装

腰部已成定局,中小公司涌入争夺

网剧崛起之初,大体量传统影视公司尚未入局,早早下场的中小型影视公司,凭借以小博大的爆款作品,率先抢夺了跃迁的机会。

这其中,“甜宠剧”战果最为丰厚。甜宠网剧“开山鼻祖”《双世宠妃》承制方余洲影视,2018年年初获得上市公司天神娱乐投资;打造出《亲爱的公主病》《亲爱的王子大人》两部甜宠剧的留白影视,在2017年D轮融资完成后,估值15亿;《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播出后,成立不到两个月的北京造梦机影视传媒迅速为外界瞩目。

青春剧与悬疑剧纷纷出现了头部代表公司。从《匆匆那年》《最好的我们》到《你好,旧时光》,小糖人在三年内就树起了“青春第一厂牌”的番号。打造出《白夜追凶》的五元文化,在2018年即完成B轮数亿元人民币融资,在一众势头凶猛的新锐公司中,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转折发生在2018年。如果说《九州·海上牧云记》由台转为纯网播,是大制作“委身”视频平台的无奈之举,那么2018年《延禧攻略》《如懿传》等大剧相继落地视频平台,则真正开启了视频平台的大片时代。头部公司大比例入局,中小型公司格局已稳定,腰部公司想要再实现跃迁,难度呈倍数增长。

但平台没有放弃这块市场,仍在孜孜不倦的开发这三块内容,在与腰部公司的合作保持现有的生产节奏外,它们选择与越来越多的中小公司合作,分担资金压力。

2019年,搜狐视频与华晨美创合作的项目《奈何Boss要娶我》最终成为同时期的出圈剧集,成为《无心法师》《端脑》《我叫黄国盛》等剧集之后,搜狐视频在剧集内容上的又一个代表作。

腾讯视频与双羯影业合作发开的甜宠剧集《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豆瓣开分8.2,内容相比之前有了提升。芒果TV推出的“新芒计划”,与观达影视、颖立传媒、星莲影视、晨星盛世、霄然影业、同旭传媒、华晨美创等7家公司进行战略合作,成为其新的工作室,共同开发作品。

此外,一向被电视台积压剧出口的分账剧市场,开始逐渐担负起为平台资金缓解和会员拉新的责任。中小公司的甜宠剧、悬疑剧逐步以分账的模式和平台合作。比如优酷和爱奇艺今年接连上线了几部悬疑剧,圣派文化的《失控》、原石文化的《罪夜无间》等皆有特色。

可以看出,头部影视公司这两年主要发掘古装题材或者是现实题材作品,腰部公司在网络市场三大类型中站稳脚跟,更多的中小公司瞄准了这类已经被市场验证过的类型,生产内容。不过一个现象是,这些中小公司可凭借单部作品实现成功,却很难再像以前一样凭借作品很快水涨船高受到关注,实现跃迁。

网台分化明显

三大类型剧推“星”能力减持

再从判定一部剧是否正当红的维度来看,这几年悬疑剧、青春剧和甜宠剧的推星能力逐渐减持,这也恰恰从侧面反映,这类剧已经不再是头部之中,反而退到了平台肩部、腰部的位置。

2016年青春剧中《最好的我们》《一起同过窗》受到关注;悬疑剧也到了爆发的前一夜,《老九门》《余罪》《灭罪师》《法医秦明》等剧集当时正热,悬疑类型题材还是一片红海。言情剧则远远没有达到其他两类剧的影响力,《重生之名流巨星》《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身上还是网剧初期的典型样子,既题材创新,网感抓人,但体量不高。

正因为如此,网络剧的“轻制作”特性,让它一跃成为了电视剧之外,新的内容载体,给了很多新人机会。此外投资体量不高,很多制片人困于资金等压力,多数选用新人演员出演。再加上2016年,视频平台开始为付费会员池铺路,促使网络剧集蝶变,整体制作理念提升。这两个情况都让三大网络剧推出了新人演员提前打好了地基。

2016年、2017年是网络剧发展变化最剧烈的两年,新人也扎堆出现在这些类型剧里。比如青春剧中《最好的我们》中饰演余淮的刘昊然,悬疑剧《河神》中的李现、甜宠剧《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中的沈月、胡一天等。

尤其是悬疑剧凭借区别以往传统台剧模式,新颖的题材类型此前很少出现在电视剧中尤为受到观众关注,再加上这类型剧属于长期“情感”投资的剧集,不断反转的剧情设置,配上极致化情感的人物角色设定,成功让很多一些此前“沉寂”的传统艺人再走红,成为他们“转型”的主要途径。

比如凭借犯罪题材剧《余罪》火起来的演员张一山,终于撕掉了“童星”的烙印;《无心法师》的爆火让颜值与演技俱佳的张若昀迎来了出头之日;受离婚事件影响沉寂数年的潘粤明,凭借《白夜追凶》一举爆发,一人分饰两角出演双胞胎兄弟关宏峰、关宏宇,从偶像小生蜕变为响当当的实力派演员,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总体而言,三大类型中甜宠青春主要推出新人演员,悬疑推理剧相较之下比较依赖“流量”很多传统艺人凭借这些剧集走红,实现商业价值飞跃。

但进入2018年、2019年,三大类型网剧的造星能力开始疲软,它不得不面临来自外部和内部的挑战。

第一个内部挑战是,平台策略转换,版权自制剧越来越头部,挤压了甜宠、悬疑、青春剧集的生存空间。它们的地位逐渐下滑,一批剧开始采用分账模式,制作者们把精力放在了内容生产上,投资和曝光量的下滑,让推出新人的阻力增大。

第二个内部挑战是,网台明星区别越来越大。网剧基于互联网属性的要求,注重“少年感”、“少女感”,2017、2018年这种风气尤胜。但随着网台剧质量逐渐比肩,一体化发展,大明星出演平台自制剧、视频平台版权剧,进一部挤压了网络剧演员的生存空间,纯原生态新人已经很少。获得关注的是注重演技更专业、演员表现度更好的成熟艺人。

除此之外,网剧造星还面临着网络综艺的挑战。网综的迅速崛起证明了互联网影视的潜力,但同样也成为了网络剧同赛道的对手。网综生产了大量的艺人,竞技、青春满足了受众娱乐需求和情感需求,网综造星能力在近两年里骤然加强。

综合来看,三大类型剧造星疲软的深层次原因是,这三种类型剧相比2016、2017年占据的头部市场而言,已经下滑到腰部、尾部,头部市场拱手让给网台剧、版权剧等大剧集。圈层属性又再次减持这些剧造星的影响力,今年《黄金瞳》《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这两部具有“大爆”特质的网剧,在推出新人上不及预期。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尽管甜宠剧持续焕发活力,悬疑剧、青春剧仍有关注度,但大卡司入局,造星能力减退,网剧还是“小而美”的天下吗?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0)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