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入选老工业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的淄博如今怎样了

2019年09月20日 12:18 A
进入这个“实验班”已2年的淄博,如何蹚出一条路子?

2017年,淄博从全国120个老工业城市和262个全国资源型城市中被选中,成为山东省唯一入选的全国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前不久,这个老工业城市转型升级“实验班”由12个扩容到20个。进入这个“实验班”已2年的淄博,如何蹚出一条路子?

济南走进强省会时代,青岛获得建设上合示范区的大礼包,烟台落地自贸区,临沂跻身国家级物流枢纽,淄博怎么走?

截至目前,淄博获得的最高级别国家政策红利,是“中国老工业城市和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2017年,淄博从全国120个老工业城市和262个全国资源型城市中被选中,成为山东省唯一入选的全国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

前不久,这个老工业城市转型升级“实验班”由12个扩容到20个。进入这个“实验班”已2年的淄博,如何蹚出一条路子?

老工业城市“腾笼”

8月中旬,原青岛崂山区委书记江敦涛被任命为淄博市委书记,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以《“破格提拔”还是正常晋升?干部选拔热点的背后》为题,对江敦涛此次任命做了解读。社会舆情的指向,显示了公众对淄博这座工业城市命运走向的强烈关注。

“鲁C”的车牌号,见证了淄博在1990年代中期经济实力在山东位居第三。在淄博,传统产业占70%,重化工占传统产业80%。这究竟是包袱,还是硬核资源?

“淄博是个老工业城市,重化度高,旧动能转换任务艰巨,新动能培育压力较大。但是,动能转换这个坎儿再难也要迈过去。”今年山东省两会上,时任淄博市委书记的周连华报出一组淄博市“腾笼换鸟”的数据:钢铁厂从11个压缩至现在的“2个半”;焦化厂从8家减少至1家,煤炭基本全部退出……2010年,淄博市煤炭消费总量4500万吨,2018年底降到2900万吨以内。

建陶产业聚集的淄川经历了痛苦转型。2017年环保风暴下,至2018年1月,全市建陶行业70%产能被减掉,淘汰散乱污企业3000多家、关闭建陶企业110多家、工业用电量连续两年下降。

重化工聚集的临淄区,化工占工业总量的70%。经历4轮环保安全整治,临淄化工企业从2000多家降到300多家,2019年计划压减至100家左右。

淄博市统计局发布的公报显示,2018年,淄博市压减粗钢产能70万吨、生铁产能60万吨。与此同时,全年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投资增长81.1%。

新材料产业焕发潜力

那么,腾出来的“笼子”要换什么“新鸟”?

9月2日,刚刚履新的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出现在中国(淄博)新材料技术论坛上,30名院士、200余名专家齐聚淄博,17项科技合作项目签约。

精细化工及高分子材料是淄博市总量最大的特色主导产业。在淄博市集中打造的“四强”产业中,新材料排在首位。在淄博,规模以上新材料企业371家,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14.1%,新材料领域高新技术企业148家,占全市高新技术企业总数的52.5%。目前,淄博拥有齐鲁石化、东岳集团、鲁华泓锦、汇盈新材料等近30家技术开发和产业化能力全国领先的骨干企业。

2018年2月发布的《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实施规划》中,这样“定位”淄博新材料产业——淄博要建设千亿级新型无机非金属材料产业基地、重点建设稀土金属功能材料产业基地、铝钛金属材料、高性能碳纤维产业,淄博桓台东岳经济开发区重点建设先进高分子材料。

总投资达1.8万亿的山东省第一批450个新旧动能转换重大项目中,新材料类项目52个,总投资710亿元,其中就包括中国氟硅行业龙头企业东岳集团的功能膜材料及高端氟硅新材料项目。

离子膜是氯碱化工和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核心技术,被称为这两大产业的“芯片”。2009年,在东岳集团研发出离子膜之前,这个市场一直被国外高度垄断,离子膜价格贵比黄金。现在,东岳集团又研发了新能源汽车用的燃料电池膜,这对中国氢能产业意义重大,而氢能源产业正是山东结合本省优势着力发展的新动能。

东岳集团在离子膜产业的突破,证实了中国巨大的国内市场,可以给精细化工领域的“隐形冠军”提供巨大发展潜力。

2017年,淄博市新材料产业产值达2316.2亿元,根据规划,2022年主营业务收入将超过4000亿元,将打造氟硅、聚烯烃、聚氨酯材料和工程塑料四大500亿级化工新材料集群。

这样一条增长曲线,正在筑起淄博在新兴产业上的发展底座,也造就了淄博在山东拥有的最多的“隐形冠军”。

“双招双引”的王牌资源

现在,各地招商引资就像虎口拔牙,饿狼扑食,一个好项目肯定有很多地方去竞争。淄博拿什么和那些新一线城市和区域中心城市争?

2018年山东省中小企业隐形冠军中,淄博以28家之多与烟台并列全省第一,淄博这些“隐形冠军”,一半出自化工新材料行业。

淄博“隐形冠军”成为淄博在“双招双引”中的王牌资源。山东省科学院一位专家在接受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采访时说,你的产业能提出一流问题,你就能吸引一流的专家来你这里搞研发。

今年7月,时任淄博市委书记周连华在俄罗斯进行商务活动时,还向位于淄博高新区的一家企业打来越洋电话,询问新项目进展情况。

这家名为山东新恒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专门为芯片做“嫁衣”,如今正悄然迈向“隐形冠军”。

新恒汇位于淄博高新技术开发区,这也是首批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园区。自去年省中小企业局开展“隐形冠军”企业认定以来,淄博高新区已累计认定“隐形冠军”企业9家,入库培育企业4家。

新恒汇是前几年淄博市通过企业重组,引入以紫光国芯原总裁任志军为首的集成电路行业高端人才团队组建的新公司。目前,新恒汇的智能卡封装框架产能居全球第二位,与紫光国微、三星电子等芯片厂商合作,全球市场占有率15%。

任志军说,2019年新上了高精度蚀刻金属引线框架生产项目。该产品产业门槛高,一旦研制成功,这对彻底打破国外垄断、填补国内空白意义重大。

正是因为新恒汇瞄准芯片封装的“蓝海”高精度蚀刻金属引线框架这个高精尖项目,才能从全国各地先后引进9名顶级专家来到淄博,建立了研发中心。

产业升级的另一条路

2017年,工信部发布的第二批制造业“隐形冠军”榜单中,位于淄川区的山东凯盛新材料有限公司榜上有名。这家公司生产的氯化亚砜在全球市场占有率第一,产品出口到杜邦等知名企业,还是亚洲唯一能工业化生产聚醚酮酮的企业。凯盛新材料规模不大,2018年销售收入在4.3亿元,但净利润却达到6700万元。

这些成长性非常好的“隐形冠军”,给出了产业升级的另一条路——挟关键技术,以令各大产业。即往产品的加工制造、生产设备和关键材料迈进,不断进入更上游、利润更丰厚的领域。而新材料型技术公司的最大好处是可以左右逢源,下游多点开花,产品既可用于航空航天,也可用于手机、汽车制造、通信产品等。

山东省新材料产业发展专项规划中提到的,和淄博新材料产业有关的,像超高温材料中的碳化锆,是用作火箭发动机中固体推进剂的一种原料;纳米级钛酸钡,是电子陶瓷中使用最广泛的材料之一,智能手机、5G通信设备里用陶瓷做的电子元件,都需要钛酸钡这样的陶瓷粉体加工成型。

在美国发起的中美贸易争端中,稀土被外界视为中方对美制衡的一张王牌。微山湖矿是山东省唯一的稀土资源生产基地,也是目前国内三大轻稀土基地之一。建立稀土特色产业集群也被纳入山东省新材料产业发展专项规划。

随着中美贸易争端展开,中国稀土产业链升级尤为迫切。2018年10月29日,《山东省新材料产业发展专项规划(2018—2022年)》发布当天,中国钢研旗下的上市公司、全球知名的钕铁硼永磁材料供应商安泰科技与淄博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淄博成立中国钢研研究院,建立稀土永磁新材料基地。

稀土永磁是国家战略性基础功能材料,航空航天装备、新一代信息技术、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海洋工程及高技术船舶、轨道交通装备、电力装备、高性能医疗设备、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环保工程等领域均涉及稀土永磁材料。随着新技术产业和新兴产业的发展,对稀土永磁材料的需求迅速增加。

这份战略合作协议,对淄博市稀土深加工产业具有里程碑式意义。

来源:齐鲁晚报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0)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