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分红加高比例质押“套现”后,ST银亿控股股东再提以资抵债

2019年09月17日 21:46 A
截至2019年上半年,ST银亿一年内需要偿还的债务及借款总额为合计82.4亿元,公司面临较大偿贷压力。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慧东

编辑 |

1

继前次实施以资抵债之后,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及其关联方对ST银亿(000981.SZ)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仍未偿还完毕,日前,银亿控股再度祭出以资抵债的“大招”。

ST银亿9月16日晚间披露公告称,公司与银亿控股、宁波如升实业有限公司和实控人熊续强签署《以资抵债框架协议》,熊续强控制的如升实业拟将其持有的山西凯能股权转让给ST银亿,用以抵偿银亿控股及其关联方对公司的占款,因本次仅签订意向性协议,具体抵债金额尚不确定。

然而,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据上述公告,银亿控股用来抵债的山西凯能也并非可靠资产。

山西凯能的主要资产为通过其全资子公司灵石国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灵石国泰”)控制的五家煤矿企业,目前灵石国泰股权和该五家煤矿企业股权及采矿权处于抵质押状态,该五家煤矿企业部分股权处于冻结状态,存在被质权人处置的风险。

这已是一个月内,银亿控股第二次以资抵债偿还占用。据ST银亿8月24日公告,控股股东银亿控股拟以其全资下属子公司宁波聚亿佳持有的普利赛思100%股权抵偿对ST银亿的部分占款4.24亿元。

与此次抵债的山西凯能的状况如出一辙,普利赛思所持有的唯一资产目前也处于质押和冻结状态,存在被质权人处置的风险。

公开资料显示,银亿股份原先是宁波的一家地产公司,2011年通过借壳ST兰光上市。2013至2016年,银亿股份业绩持续下滑。2016年起该公司进军汽车零部件领域,构建“房地产+高端制造业”双主业发展格局,大手笔进行了多次跨界并购。

2016年至2018年,银亿股份实现营收分别为98.39亿元、127.03亿元、89.70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5.14亿元、16.01亿元、-5.73亿元。

2019年上半年,银亿股份实现营收38.61亿元,同比下滑23.2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9亿元,同比由盈转亏。

ST银亿公告显示,2019年6至8月,ST银亿共有“H6银亿04”、“H6银亿05”、“H6银亿07”三只债券未能按时兑付,逾期债券本金、利息及非回售部分应付利息共计高达23.38亿元。

此外,截至2019年上半年,ST银亿一年内需要偿还的债务及借款总额为合计82.4亿元,公司面临较大偿贷压力。

2017年,ST银亿在创下最佳业绩后抛出“每10股分派7元”的分红方案,现金分红额度高达28亿元,占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176.08%,占报告期末母公司累计可供分配利润的82.75%。

因为ST银亿股权分布较为集中,这份豪华的分红“大餐”被少数大股东享用。财报显示,ST银亿前四大股东分别为银亿控股、宁波圣洲投资有限公司、熊基凯(熊续强之子)与西藏银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持有股份占总股本比例为78.55%,且上述四大股东为一致行动人。

此外,ST银亿大股东们还通过高质押“套现”。截至8月21日,上述四大股东已将持有的大量股份质押,银亿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股份数为29.03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72.07%,其中累计被质押股份数占公司股份总数的70.17%。

6月14日,ST银亿母公司银亿集团及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深陷流动性困局的银亿股份,于近日正式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据ST银亿9月15日公告,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同日收到《调查通知书》的还包括实控人兼董事长熊续强、副董事长张明海、副董事长兼执行总裁方宇、董事兼总裁王德银、财务总监李春儿等5名高管。

此前的6月10日,银亿股份及相关人员还收到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甘肃监管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ST银亿2018年度共发生7笔大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资金占用发生额为34.51亿元,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的相关规定。截止4月30日,银亿控股及其关联方尚有22.48亿元未归还,占最近一年公司净资产的15.38%。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7)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