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流涌动,谁来接替孙正义的软银帝国?

2019年09月16日 17:00 A
2019年2月,孙正义在软银财务决算发表会上表示会在69岁退休,而谁将接替软银帝国成为舆论焦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One点 Yulsa

近日,马云卸阿里巴巴董事长成为了整个业界关注的热点。作为同样极具前瞻眼光的时代人物,软银巨轮的舵手-孙正义,在今年2月软银公司第三季度财务决算发表会上,明确表示将会在69岁时选择退休。

这是他第二次在公开场合明确提及预定的卸任期限,但在接班人的问题上却只字未提。面对一手建立起来的软银帝国,一直以来孙正义在接班人的态度上持保守态度。虽然近年来,孙正义不断放眼全球寻觅人才,巨薪招募高层人员收入软银伞下。但每当涉及接班人的核心问题时,却是变动不断。截至目前,软银集团方面的态度也尚不明确。

孙正义延长任期,"逼走"接班人

2018年6月,多次在公众场合被孙正义被称为指定接班人的Nikesh Arora突然选择离开软银。Nikesh Arora曾是谷歌前高管,在2014年被孙正义以1亿6千万美元的纳入麾下,因"天价合同"而惊愕业界。

在美国、欧洲和印度都拥有强大人脉的Nikesh Arora一上任就展现了大胆精准的经营手腕,先是抛售79亿美元的阿里巴巴集团股票,再砍掉旗下游戏子公司Supercell以76亿美元转卖给腾讯,等到40多亿资金调配到手又马上转场印度和中国的初创市场。投资的眼光深获孙正义的赏识。

图片来源:Fortune
图片来源:FORTUNE

然而仅仅一年半的时间,Nikesh Arora就毅然选择离开软银。当时软银官方就此事件发表了简单声明,表示Arora希望能在数年内接班孙正义,但孙正义想在CEO的位子上活跃更久。两人的“时间轴”冲突,是Arora离任的原因。

随后Arora也在个人推特上表示:"孙正义还想再当5到10年的CEO,我尊重他的想法。我已经学到了很多。在董事会的许可下,我将前往下个舞台"。对此,科技媒体Techcrunch推测,孙正义可能推翻了当初和Arora承诺的让位期限,从而直接导致了Arora的出走。

图片来源:Nikesh Arora个人推特页面

除此之外,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Nikesh Arora重视的是为企业资产增值保值的专业能力而不是个人的领导魅力,坚持认为公司不能被印有太浓重的个人色彩。因此,两人对孙正义在公司内部的个人角色和地位的观点上其实也产生了分歧。

三足鼎立背后的"暗流",愿景成必争之地

指定后继者Nikesh Arora的突然离开,直接加剧了软银内部势力构造的变动。自2016年Arora出走以来,软银集团的人事构造并未任何改动,直到2018年孙正义来了一手"空降"副总裁,软银集团内部的势力版图出现了震荡。

2018年6月软银的股东大会上,Marcel Claure(软银的首席运营官COO和软银投资子公司SBGI的CEO),Rajeev Misra(软银愿景基金运营公司SBIA的CEO)以及佐护胜纪(软银的首席战略官)被同时任命为副总裁,成为了孙正义潜在的接班人,形成了软银集团内部的"三足鼎立"的局面。

图片来源:Diamond.com,One点翻译而成

Marcelo Claure来自玻利维亚,是软银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同时他还是软银投资子公司SBGI的首席执行官,该集团负责监管软银旗下的海外公司,如美国Sprint,英国Arm等。一手掌管软银海外业务的他,十分接近Arora曾经的角色。

Rajeev Misra来自印度,因为负责软银收购前沃达丰日本公司时的融资事务而走入孙的视野。15年"风格相似,风头更胜"的Arora的加入让Misra曾在软银内部"沉寂"过一段时间。但在Arora出走之后,他便马上把握时机,迅速扩大自身在软银内部的势力版图。当16年愿景基金启动时,Rajeev Misra负责该项目,并努力筹集资金。同时在促成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和孙正义的会晤上立下大功。从此便获得了孙的信任,再加之第二波愿景基金中孙正义加大了对中东等地区的投资,因此手握中东人脉的Rajeev Misra十分获孙正义的器重。

佐护胜纪在高盛证券有22年的市场投资经历,此后也担任过日本邮政储蓄银行副行长。在18年的软银内部人事变动中被提拔为SBG副总裁兼首席战略官(CSO)。与日本金融界所推崇的"沉稳"作风不同,佐护胜纪在投资方面的风格颇有几分孙正义的"激进风格"。在高盛证券摸爬滚打20余年,对日本金融机构决策缓慢,投资保守的业界环境"心灰意冷"。16年选择加入日本邮政,上台后增持PE类资产配置,加大私募及对冲等高杠杆类投资,大刀阔斧改造资产结构却与上层的眼光背道而驰。18年,佐护胜纪向日本邮政董事会提议为软银基金注资遭拒后,毅然接受了投资理念相仿的孙正义抛来的"橄榄枝"。

4月辞职,6月上任。为何孙正义会选择匆匆上任的佐护胜纪"空降"副总裁的位子?看似三足鼎立的局面,背后却是暗流涌动。

回看软银集团近年来的战略布局,2018年软银集团股东大会上孙正义曾宣布将积极让软银主体进化成战略性投资公司。

2018年的财报显示,占领软银集团国内营业收入的前三名分别是Softbank(日本国内通信业务)、Sprint和雅虎,分别占其营业收入的35%,37%和9%。然而针对其三大营业收入支柱业务,软银集团方面近年来"大动作不断"。

2018年4月,以强化5G发展为目标宣布Sprint和T-Mobile合并。

2018年12月,国内通讯业务Softbank宣布IPO上市。

2019年9月,日本通讯公司Softbank解除2年合约机制度。

2019年9月,雅虎投入37亿美元公开收购在线时尚零售商ZOZO公司。

结合现金流数据,2017年开始软银集团的投资现金流总和成倍数增长,和愿景基金的成长频率一致,2017年和2018年投资导向现金流明显。(参考下图-1)。

数据来自软银集团公布2014年至18年财报数据

而更为重要的是,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软银集团大幅降低了在Softbank(日本国内通信业务)、Sprint的出资比率。再对比2019年Q3财务报告,愿景基金翻倍的收购成本和投资数量(参考下图-2)。近年来主营业务的"动作频频"的背后是软银战略的转变。

数据来自软银集团公布2019年Q3财报

2017年和2018年Q3同期财报显示,愿景基金的投资收购成本从300亿美元增加至700亿美元,投资公司数量从33家飙升至83家。而根据之前软银集团公布的财务合并结账标准,软银集团对愿景基金的直接出资成本将会直接计入软银集团合并财务报表的投资性现金流中。

One点将上述一系列较大战略转变动作总结如下图,这样看来软银集团战略转变的步伐就更加清晰了(参考下图-3)。

数据来自于日媒,由one点整理(数据更新日期截至于2019年9月14日)

让旗下进入成熟期,发展放缓的子公司上市,合并。一步步剥离占营业收入总额70%以上的通信业务,降低出资比率,转而让市场为其供血。另一边却加大在愿景基金里的投资配比。一张一弛,环环紧扣,孙正义正在加快向战略投资公司转型的步伐。

而这样的企业战略转变必然会改变孙正义对其接班人的评价标准。除了企业的运营管理能力,孙正义同时也重视继承者的投资眼光,风险掌控和资金运作的能力,这一点其实早在原定接班人的Arora身上有所体现,而选择被称为"天才投资手"的佐护胜纪空降C位,其实也可以侧面佐证这一点。

无论是未来软银帝国的发展策略,还是孙正义识人用人的考量点,都与"战略投资"这个词密不可分,明眼人早已看透"角逐"的中心。风已起,愿景基金成了候选人们必争之地。

双双布局,明争暗斗

此前因为Uber、WeWork的投资和管理运营项目而接触过的Marcelo Claure和Rajeev Misra,早在愿景基金内部双双布局个人势力版图已久,明争暗斗多时。

不同于拥有丰富的投资经历的Rajeev Misra,Marcelo Claure是一位“实干家”,在运营管理方面很有心得。MarceloClaure曾利用自身在投资公司管理方面的能力优势,积极参与过愿景基金收购公司的运营改善活动。也曾"野心勃勃"招贤纳士,踌躇满志准备在软银的愿景基金中获取一席。

从2018年10月开始,Marcelo Claure便先后在流通、零售、酒店地产等领域大量吸收有管理运营经验的外部人员,扩大伞下COO部门的人员配置。今年年初,Claure的运营团队已扩充至40人。

面对"来势汹汹"的Marcelo Claure,Rajeev Misra以愿景基金接受沙特政府投资与软银内部组织(Marcelo Claure所掌管的运营部门)存在利益冲突为由将其拒之门外。同时Rajeev Misra还向董事会提议,为了避免愿景基金的运营管理团队和软银组织内部的人员配置冲突,应该将其运营团队交由SBIA控制。对于此种说法,Marcelo Claure无力反驳,只能任由自己亲手组建的精锐部队被编入Rajeev Misra阵营。

Rajeev Misra从Marcelo Claure的运营部门抢走了大批得力干将,使得Marcelo Claure掌控下的软银拉丁美洲投资基金部门不断缩水,逐渐被孙正义边缘化。

图片来源:日媒DIAMOND.com,ONE点翻译而成

Rajeev Misra并没有停下"招兵买马"的脚步,今年他相继在上海、伦敦、洛杉矶和东京新设事业据点,同时大量收割投资界精英。目前,Misra所管理的愿景基金核心成员共有14人,400名员工。近年来,软银愿景基金的组织规模将进一步扩大。

图片来源:日媒DIAMOND.com,ONE点翻译而成

至此,Rajeev Misra掌控下的愿景基金的势力版图不断扩大。但是前路漫漫,软银"愿景"和他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伺机而动,为时不晚

在海外的Marcelo Claure和Rajeev Misra因为人员争夺而胶着之时,日本国内的佐护胜纪伺机而动,开始了自己的团队组建。作为新上任的管理高层,佐护胜纪在海外业务内的影响力其实微乎其微,但却是不能忽视的"对手"。

有日本媒体报道,孙正义曾提议让佐护胜纪接替一部分的SBIA的业务,但被佐护胜纪因风险高责任大而婉拒。由此看来,孙正义十分欣赏佐护胜纪的投资能力,也曾有意让其加入愿景基金,实力不容小觑。

图片来源:日媒news pick

2019年1月,佐护胜纪开始大量拉拢金融界人才,设立了实物资产投资部门,并吸纳一批不良资产债权的的投资专家。今年7月,也曾和孙正义前往雅加达随访印尼总统佐科。由此可见其在孙正义心目中的地位。虽然目前为止,佐护胜纪还未有任何实质性的动作,但佐护胜纪的布局才刚刚开始。

其实早在2015年,孙正义曾用智、信、仁、勇、严五个字来表明自己对未来接班人性格能力特征的期许,此五字出自《孙子兵法 计篇》。纵观三位潜在接班人的个人履历,业务能力上自然不必多言,但谁才是孙正义心中的理想"良将",我们也不敢在此妄下断言。

高处不胜寒,"退"是门学问

握有软银集团的21%股权的孙正义,在日本被戏称为"一神教教主",同时掌控着"愿景基金"这个庞然大物的一举一动。他强烈的个人色彩早已深深浸染了软银帝国。一旦孙正义选择退休,对软银集团的影响实在难以估量。

在软银集团的《投资者报告书(经营风险)》中我们可以看到与外汇风险同等重要的,还有这样一段描述:企业的核心管理层 特别是有关软银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先生的"未预知情况"将会阻碍本企业的商业活动。

从2016年,孙正义推迟卸任时间,Arora愤然离开以来,孙正义便一直对接班人等问题持保守态度。虽然孙正义明确表示将在69岁卸任,但目前并未公布任何吸纳中坚力量,促进中上层决策统合的积极策略。即使是现在"三足鼎立,互相制衡"这个局面能持续多久也尚不明朗。作为软银的灵魂人物,62岁的孙正义既是是软银的盔甲又是软银的软肋。

高处不胜寒,何时退,如何退是门有讲究的"学问"。俗话说攻城易守城难,抽身而退更考验企业家的眼光和手腕,勇气与耐心。

让711走向全世界的“经营之神”铃木敏文奋战在一线直到84岁,却在2016年希望让次子铃木康宏接管集团时引发董事会争议,被迫辞职。联想集团柳传志退而不休,2004年任命杨元庆为接班人后,2009年再度出山扭亏为盈后功成身退。马云步步为营,为企业顺利交接而运筹帷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江湖传说依旧。

企业经营权交替之时的策略和打法,不论对于经营者个人还是企业的未来发展来说都尤为重要。而企业家个人的能力、魅力、胆识与气魄的确能为企业的发展添砖加瓦。但过分强化和依赖经营者个人的地位和能力,只会增加企业人员变动时的风险。是曰:山不让尘,海不群流。固能成其高,成其深。只有协调完善的团队才能带领企业长远发展。62岁仍"野心勃勃"的孙正义,将会如何布局自己的卸任计划,为软银帝国的"300年大计"铺路?暗流涌动,我们只有拭目以待。

来源:One点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16)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1)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