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还将哭多久?

2019年09月07日 12:03 A
高外债、低外储、高通胀等问题是阿根廷经济的顽疾。眼下,只希望潘帕斯雄鹰先安然度过这个凛冬。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新华社 党琦

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街头,其实很少能听到那曲由英国人创作、曾为麦当娜唱响、一度风靡全球的《阿根廷,别为我哭泣》。

地处南半球,这里正是隆冬。夜幕中,马德罗港区繁华依旧,女人桥上游人络绎不绝,运河两岸的前卫街区依然灯红酒绿。

然而,只要真正走进一点当地人的生活,就能感受到过去三周来一场罕见规模的“金融海啸”在阿根廷股市、汇市和债市掀起了怎样的惊涛骇浪。三周来,每况愈下的金融形势逼迫阿根廷政府接连宣布债务重组和外汇管制。

这一次,阿根廷欲哭无泪。

主要股指腰斩货币贬值六成

触发这场“金融海啸”的是8月11日举行的阿根廷总统选举初选。

寻求连任的中右派执政党总统候选人马克里得票率仅32.09%,落后于得票率47.66%的中左派反对党联盟“全民阵线”总统候选人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

15个百分点的差距意味着,费尔南德斯和副总统候选人、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的“双费组合”很可能赢得总统选举,马克里连任希望渺茫。

8月12日,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总统马克里出席新闻发布会。新华社/法新

由于金融投资者担心中左派卷土重来后中断金融自由政策,8月12日,阿根廷股市、汇市、债市“三市齐溃”。

布宜诺斯艾利斯证交所主要股指一日暴跌38%,回吐过去数月涨幅。比索大跌23%,创2015年来最大单日跌幅。阿主权债券平均下跌25%,在纽约上市的阿主权债券最大跌幅甚至超过60%。

阿根廷《号角报》称之为“金融海啸”。

至8月30日,阿根廷央行官网数据显示,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已暴跌至62.04:1,今年以来已贬值60%。

8月14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行人经过一处货币兑换点。新华社发(马丁·萨巴拉摄)

同样在8月30日,布宜诺斯艾利斯证交所主要股指以24024点收盘,比8月11日近45000点的历史高位可谓“腰斩”。

阿根廷央行官网数据显示,9月5日,阿央行已将基准利率调至高得吓人的85.8%。相比之下,阿根廷邻国智利目前的基准利率为2%,巴西为5.25%。

9月3日,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大通公布的阿根廷国家风险指数一度飙升至2553点,为14年来峰值。

当升值的美元像断了线的风筝...

“当升值的美元像断了线的风筝,死守国家外汇储备没有意义。阿根廷人民需要汇率稳定。”8月20日紧急上任的阿根廷新财长埃尔南·拉昆萨坚持动用国家外汇储备平抑汇市。

自8月11日初选结果公布以来,阿根廷央行已抛售20多亿美元平抑汇市,但只是杯水车薪。

阿央行官网数据显示,为偿还贷款、救市等,阿国家外汇储备已从8月1日的677.6亿美元降至8月30日的541亿美元,骤减136.6亿美元,一个月缩水20%。

与区区541亿美元国家外汇储备相比,总额3419.53亿美元的阿根廷公共债务未免显得太过巨大。阿根廷财政部官网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阿根廷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高达88.5%。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阿根廷7月、8月的基础货币等财政指标未达到该组织要求的标准。最坏的可能是,该组织将拒绝于10月向阿根廷发放下一笔54.2亿美元贷款。如果这笔贷款不到位,阿根廷将面临债务重组甚至违约风险。

万般无奈之下,新财长拉昆萨被迫于8月28日宣布部分债务重组,涉及金额约1010亿美元。9月1日,阿根廷政府宣布外汇管制措施,各商业银行需经央行同意方可购入外汇。随后的9月3日,阿根廷股市主要股指再跌11.9%,降至两年来最低值;债市亦再跌9%。

8月14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工作人员在股票交易所内工作。新华社发(马丁·萨巴拉摄)

中国社科院拉美所拉美经济研究室研究员谢文泽说,阿根廷比索贬值,根本原因是外汇不足。阿根廷政府实行外汇管制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限制美元等外汇流出;二是进口外国商品的企业要先出口商品、赚取外汇,再用赚取的外汇进口商品,这一要求被称作“外汇平衡”机制。

谢文泽说,20世纪80年代以来,阿根廷规模较大的债务重组有两次:一次是应对80年代债务危机,另一次是应对2001年经济危机。阿根廷的外汇收入、外汇储备与偿还到期外债的差距太大,没有偿还能力,债务重组实属无奈之举。

会重现2001年经济危机吗?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9月3日发布推文说:“为阿根廷哭泣:当马克里就职时,他已面临‘双赤字’和严重的经常账户失衡问题。教科书给的答案是财政整顿外加货币贬值,以出口弥补内需下降。但马克里不愿削减预算开支,而且比索贬值带来通货膨胀后果,债务又以美元计价,也不允许比索快速贬值。于是,马克里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外债,导致外债大幅增加。马克里只能大幅加息,在最后时刻实行财政紧缩,最终导致经济衰退。”

“这与阿根廷1998至2001年上演的剧情惊人相似,”克鲁格曼说。

1998年下半年,受东南亚金融危机和巴西金融动荡冲击,阿根廷经济滑坡,国家风险指数飚升,外债压力加剧。2001年11月,同样因为阿根廷的财政指标未达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的标准,该组织拒绝向阿根廷继续支付一笔14.5亿美元的贷款。阿根廷政府无法还债,财政与金融崩溃,继而宣布冻结居民存款,引发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

8月14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民在超市内选购商品。新华社发(马丁·萨巴拉摄)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高庆波说,近半个世纪来,阿根廷因外债快速累积导致了两次严重的债务危机,并由此引发了金融、经济、政治与社会的全方位危机。

1982年债务危机后,阿根廷花了10年才恢复增长。2001年债务危机之后,阿根廷被迫离开国际金融市场。而且,阿根廷高昂债务的相当部分用在社会福利支出上,并没成为经济发展的支撑力量。

高庆波说,阿根廷经济结构与经济政策导致的经济乱局形成了民粹主义的土壤,而民粹主义与选举政治又深刻影响了经济路径的选择。民粹主义、选举政治和经济乱局交织在一起,导致阿根廷的经济政策与社会政策长期背离。

能否走过凛冬?

亲市场的中右派马克里政府于2015年底上台,他遵循传统经济学理念,废除外汇管制、缩减政府赤字、控制通货膨胀,并试图重振阿根廷在国际资本市场的信誉。而中左派正义党(庇隆主义党)强调资本为民族经济服务,追求社会福利,主张劳资调和,维护劳工权益。

8月14日,行人走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商业区街头。新华社发(马丁·萨巴拉摄)

这次选举中,许多选民选择中左派的费尔南德斯,其实是对马克里投出“惩罚票”。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预计阿根廷今年经济衰退2.5%,阿央行数据显示年通胀率高达54.4%。

费尔南德斯拒绝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阿根廷开出的“药方”,并发布公告指责现政府和该组织应为现今阿根廷的经济、社会困局承担责任。

阿根廷媒体预测,该国距离历史上第9次债务违约仅有“一步之遥”。目前,阿根廷面临的一个最直接风险,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能暂缓发放原定于9月15日左右到位的第6笔贷款,金额为54.2亿美元。2018年6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同意向阿根廷发放总额为570亿美元的贷款,此前已提供了5笔,共计445亿美元。

不过,与2001年相比,目前阿根廷的宏观经济形势还没有恶化到崩溃边缘。比如,2001年底阿根廷金融危机爆发时,该国已经经历了连续3年的经济衰退,而目前经济衰退仅持续了不到1年半;再如,2001年阿根廷所负债务中有80%要重组,而如今需要重组的比例不到30%。此外,2001年时,正义党是反对党,组织了大量的罢工罢市和街头示威,影响了正常经济生活,而目前正义党选情占优,不会诉诸于街头政治。

无论如何,由于阿根廷政治、经济政策的高度不确定性,阿根廷仍处于总统选举进程中,金融市场恐将继续震荡。无论大选结果如何,新政府都将面临巨大的债务压力。

高外债、低外储、高通胀等问题是阿根廷经济的顽疾。眼下,只希望潘帕斯雄鹰先安然度过这个凛冬。

来源:新华国际头条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4)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21)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