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业与足球:监管之声四起,但是利益牵连更重

2019年09月03日 15:30 A
一份球衣赞助商的合同重燃了各界对于赌博业与足球关系的争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英冠俱乐部德比郡队签下了维恩·鲁尼(Wayne Rooney)——这位英格兰国家队和曼联队的队史进球记录保持者后,业内的权威人士开始存疑:

德比郡的这笔签约到底是为了增强阵容实力,还是为了改善球队在场外的财务状况?

这只英格兰二级联赛的球队此前宣布鲁尼将身披32号战袍,在明年1月份正式加盟。与此同时他们也宣布和总部位于直布罗陀的在线博彩公司32Red,签下一份创纪录的球衣赞助合同。

根据《金融时报》报道,鲁尼的新球衣号码(32号战袍意指他们的博彩业赞助商32Red)在英国的媒体、政客和教职人员中引起了广泛的争议。

他们直指这份协议就是博彩公司和俱乐部共同推动他们商业利益的新式手段,会让观众们在观赛时接触到大量赌博诱导信息的可能。

英国博彩公司Ladbrokes Coral的股东、全球最大的线上博彩公司之一GVC集团,一直在呼吁禁止博彩公司赞助足球俱乐部。

“在英超的足球球衣上面有太多的电视广告和博彩业广告了”,GVC的首席执行官肯尼·亚历山大(Kenny Alexander)说道。

在意大利,监管机构已经推出新规,封杀博彩公司赞助。无独有偶,今年5月,德国监管机构就该国足球协会与GVC旗下Bwin公司的赞助协议发出警告,称此类合作将违反不准投放在线博彩和老虎机广告的禁令。

但是在英国,实施类似的禁令会直接威胁到博彩业和足球俱乐部之间的经济命脉。

足球和赌博,在英国已经紧密结合了数十年了。通过下注市场,球迷就每场比赛的赛果押注少量赌注,这样的操作直接促成了近年来部分博彩公司和俱乐部盈利的强劲增长。

赌博和足球业内高管也在讨论,如何才能阻止更大的禁令和监管反弹,怎样以更积极正面的姿态示人。

GVC的亚历山大认为32Red与德比郡的协议是“荒诞的”,他这样说“每次当我们这个行业被口诛笔伐时,我们都要去拨乱反正,证明我们行业的清白”。

尽管德比郡的老板梅尔·莫里斯(Mel Morris)承认鲁尼的转会提供了“重大且广泛的商业机遇”,但俱乐部并不会提供“这项敏感的商业业务操作”的更多细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足球球衣是一块夺人眼球的金字招牌,让博彩公司能够接触到全球数亿球迷。

根据全球博彩咨询公司(Global Betting and Gaming Consultants)的数据,仅在英国,足球博彩业的收益总额(下注总额减去彩金)就从2016年4月的9.085亿英镑升至去年的14亿英镑。

对英格兰球队的赞助尤其能帮助博彩公司更好触及亚洲的球迷。因为将公司的logo印在英超球队的球衣上,通过电视转播呈现给球迷,不会违反亚洲当地的法律。

英超20支球队中有一半球队的球衣上印有博彩公司的logo,而英冠23家俱乐部中则有三分之二的球队球衣上印有博彩公司的logo。

这些球衣赞助商来自世界各地。埃弗顿和赫尔城的球衣主赞助商是总部位于肯尼亚的SportPesa,伯恩利的球衣上印有在马耳他注册的亚洲博彩公司LoveBet的中文字样,诺维奇城的球衣上则印有菲律宾的赌博集团Dafabet的图标。

根据相关俱乐部财务记录的分析,2018年,这26支球队(英超10支,英冠16支)的商业赞助收入为2.252亿英镑,占俱乐部总收入的11%。

球衣赞助通常是大多数俱乐部可以得到的最大单项商业交易。

不过,球迷心目中的英超六巨头——曼联、曼城、阿森纳、热刺、切尔西和利物浦却无一将赌博集团作为球衣赞助商(虽然热刺在之前这样做过)。

包括这6家俱乐部在内的世界上身价最高的俱乐部,都可以与那些全球性品牌进行有丰厚利润的合作。当然那些大品牌也愿意投资巨额,以此接触到这些顶级俱乐部遍布全球的粉丝。

曼联的球衣主赞助商雪佛兰,每年都要付给曼联8000万美元的巨额,只为让其logo印在曼联的球衣胸前最显眼的位置。

相对而言,那些没有如此高额报价,但仍定期出现在英国乃至全球电视屏幕上的较小俱乐部,就成为了营销预算较少的博彩类赞助商的目标。

对于拥有这类博彩赞助商的英冠俱乐部而言,商业收入约占球队总收入的14%。

这些球队的高管私下表示,尽管球衣销售额总值通常不到1000万英镑,但即使是那些不知名的博彩集团,提供的报价也远高于任何其他行业的知名公司。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英国足球联赛(English Football League)表示:联赛、俱乐部和博彩公司之间的商业协议,对我们各级别联赛的财务可持续性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EFL也坚信有方法能让足球以一种明智的、对社会负责的方式与博彩公司合作。” 

英国体育大臣奈杰尔·亚当斯(Nigel Adams)则警告各俱乐部在接受博彩公司赞助时应遵守“规则精神”,但目前英国尚没有正式的法规去限制博彩公司为俱乐部代言。

英国的足球管理机构也在商业需求和道德担忧之间左右为难。某种程度上,他们也是博彩公司的合作者。

2017年,英格兰足球总会(Football Association)终止了与英国博彩公司Ladbrokes Coral的赞助协议,该协议每年价值400万英镑。

而此前,球员乔伊·巴顿(Joey Barton)因在比赛中下注被英足总禁赛18个月,对此巴顿认为,英足总在与博彩公司建立商业合作关系的同时实施这样的赌博禁令,其伪善面目显露无疑。

EFL则与在线博彩公司SkyBet签订了一份每年高达400万英镑的赞助合同,他们随即宣布将用这笔钱在球衣衣袖上投放“负责任”的博彩广告,并与俱乐部合作来降低潜在的对弱势球迷的伤害。

英国工党的反对意见态度坚决,他们呼吁彻底禁止博彩公司赞助足球俱乐部。

工党副主席汤姆•沃森(Tom Watson)表示:“这些公司让球迷们感到,除非他们下了赌注,否则他们与比赛没有任何关系,比赛本身失去了价值。”

而英国社会的反赌博激进分子,今年曾成功迫使英国政府,大幅削减了博彩商店中的固定赔率投注终端——高速老虎机的最高赌注,此举遭到了街道上博彩公司的强烈抵制。

英国巴克莱银行(Barclays)的分析师认为,在早先四月政府这项限制投注的法案实施后,Ladbrokes Coral, William Hill和Paddy Power Betfair将承受共计7.85亿英镑的损失。

在遭到英国政府监管的这次打击后,博彩公司的高管们就如何调整赞助风格进行了讨论,并表明他们的公司正在回应公众的担忧。

8月初,GVC、William Hill、Flutter、SkyBet和Bet365等博彩公司自发启动了一项名为“以哨对哨”的禁令,公司将不会在体育赛事进行期间播放广告,以及采取其他保护观众的措施。

Flutter首席执行官彼得•杰克逊(Peter Jackson)表示,此次合作“史无前例”。英国一家博彩公司的一位高管表示,此举旨在避免“适得其反”的高压监管措施。

英冠第六轮,哈德斯菲尔德与卢顿的比赛(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但是博彩公司们更想要能让他们显得光鲜亮丽的宣传,他们想站在台面上。

英冠球队哈德斯菲尔德城(Huddersfield Town)上月推出了一款球衣,球衣胸口不再有任何博彩公司广告,而腰带上印有博彩公司Paddy Power的字样(Paddy Power是一家爱尔兰博彩品牌,由伦敦上市公司Flutter所有)。

这家富时100指数成分股公司后来坦言,这套球衣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营销噱头。Paddy Power宣布,它将出资给哈德斯菲尔德和其他三家英国俱乐部,让它们在本赛季不接其他任何博彩类品牌的赞助。

“虽然我们的这次运作之初引发了一些争议,但随后的自我坦白得到了许多球迷的支持,并在民间引发了一场关于球衣赞助的更广泛公开讨论,”Flutter说。

博彩公司32Red的总经理尼尔·班伯里(Neil Banbury)为俱乐部与博彩集团之间的合作进行了辩护,他们此前与德比郡队签署了饱受争议的赞助协议。

“在处理有问题的博彩公司时,其他博彩公司和更广泛的行业都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他说,“单纯把博彩业从公众的视线中移开是不负责任的。”

(翻译:罗新哲)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10)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3)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