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康得新股东大会:无战投资金进入、交不出6000万诉讼费,新任董事长坦言“压力巨大”

2019年08月26日 19:34 A
本次股东大会主要审议选举两名监事的议案,但在或将退市的前夜,对于选举监事,小股民们显然并不十分关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石磊

8月26日下午,康得新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在江苏省张家港基地召开。康得新新任董事长邬兴均、新任总裁牛勇、副总裁邵振江出席会议。

本次股东大会主要审议选举两名监事的议案,但在或将退市的前夜,对于选举监事,小股民们显然并不十分关注。

21世纪经济报道获得的相关音频材料显示,在提问环节,股民的关注点还是集中在公司经营现状、债务问题的解决以及与北京银行的诉讼进展。

新任管理层做了哪些工作?

新任董事长邬兴均在会上坦言:“压力巨大。”

7月1日,康得新前任董事长、总裁肖鹏辞职。7月23日,邬兴均和牛勇正式走马上任。至今,二人上任不过一个月时间。

邬兴均表示,“上任一个月以来,事情错综复杂,压力巨大。这段时间的主要工作是处理董事长空档期留下的事务。”

邬兴均介绍,上任之后,主要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准备听证会,力争听证取得好的结果。最新的公告显示,康得新听证会时间已经由7月31日延期至8月15日,后因本案的案卷材料众多,公司短期内难以完成相关材料的整理,听证会再次延期,具体时间另行通知。

二是维持公司生产经营的稳定和恢复。邬兴均表示,目前康得新面临主要三个问题:1、流动资金严重短缺,目前没有有合适的资金愿意不计代价的进入;2、骨干人员流失问题严重,目前在做人员稳定和挽留工作;3、走访和安抚重点客户,稳定市场信心。

康得新每月亏损约3000万元

就目前康得新的生产经营,总裁牛勇介绍,尽管管理层还在着力稳定生产,但上半年公司营业销售额下滑了30%。绝大部分合作客户,合作关系还在继续,但由于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主要客户新项目有所滞后。

总体来说,今年总体亏损情况会比2018年有所好转,但要想实现盈利仍然是小概率事件。

据悉,目前康得新仍每月亏损约3000万元,主要原因开工率不足,导致公司分摊成本偏高。

牛勇表示,在运营调整上做了一些调整,包括整个事业部再整合,实现相关职能共享、成本结构梳理。目前还在继续降本创新,调整产品的成本结构,增加高附加值产品。鉴于当前的资金的问题,会围绕资金来做产品规划,摆脱阶段性的掣肘。

没有战投资金进入

自康得新陷入危机以来,有关战投资金进入的传言就不断。

不过,在此次股东大会上,邬兴均明确否认了战投资金的进入。“我到任之后,没有战投主动接触过,只有我们找他们。谈到现在,没有战投明确表态可以进来。”

此外,有不少股民寄希望于张家港当地政府,但目前来看,并没有大资金落地。

邵振江介绍,在春节前,张家港保税区提供1.5亿元经营性贷款;张家港保税区援顺企业服务有限公司对张家港康得新光电材料公司的相应款项进行代收代付,保证了生产经营可以正常运转。此外,康得新的水电费缴付一度出现问题,当地政府协调了很多问题,但其他的大部分资金还没有。

债务问题怎么解决?

康得新银行存款问题的爆发,引来后续巨大的债务问题,除了抽贷断贷,还面临债券违约。

邬兴均介绍,康得新的债务问题梳理下来有两条:

一是银行贷款,债委会有协调机制。目前的情况是,有些银行比较有耐心,可以就未来可能的债务重组进行交流;部分银行没有耐心,已经和法院提交了破产要求,但我们还是持续经营的公司。目前债务问题还只停留在债委会和银行,没有具体的债务重整方案。

二是债券违约,这方面沟通少一点。初步确定的是,月底和债券持有人开会商讨问题,了解他们的诉求。

与北京银行存款纠纷:为什么不直接报案?

在康得新122亿元银行存款消失之谜中,作为资金存放银行的北京银行扮演着重要角色。

7月24日,康得新起诉北京银行获已经获得法院受理,但是,最新消息显示,捉襟见肘的康得新已经没有能力拿出6000元诉讼费。

邬兴均介绍,按照规定,如果7天内不交诉讼费就要撤诉,之后律师两次提出申请缓减免,法院申请了受理,暂时达到了不撤诉的目的。但邬兴均坦言,康得新作为一个商业机构,是否符合缓减免的条件是存疑的。

有股民代表表示,曾与当地信访部门接触,希望政府在6000万诉讼费给予援助,有关部门的回复是让康得新提出申请。在会上,股民要求公司表态作出申请,管理层称将会与有关部门沟通。

对于康得新与北京银行的诉讼因6000万诉讼费卡壳一事,小股民多有不满。有股东代表提出:“请求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立案调查,这样就能避开诉讼费用。”

邬兴均回应称,这需要法院作出评判,如果认定其中存在犯罪行为,再移送公安机关。但对于这一回应,小股民并不买账。

8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事咨询了法律人士,广东邦仪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虎律师表示,康得新方面的回应是符合目前程序的。

“公安机关不会介入民事纠纷,公安部早就下发的《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严令各地公安机关不得插手经济纠纷案件。从目前信息来看,上市公司与北京银行的纠纷还是属于经济纠纷,这类案件需要由法院审判决定各自的责任。”王虎说。

新任管理层:我们的利益是和股东一致的

从2018年底爆出债券违约以来,康得新从一只大白马股进入到濒临退市的地步,加上此前康得新管理层的内斗,中小股民对管理层几乎失去信心。在此次股东大会上,股民代表多次质疑现任管理层是否会推动退市?

牛勇表示,现有管理层和各位股东的利益是一致的,都不希望退市,退市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我们会努力保证不退市,但结果要取决于当前的条件。

在大会结尾,被多次质疑的新任总裁牛勇有点气愤,“整场股东大会都是在澄清无厘头的谣言,我们不是来辩论的。”“我个人不是为了工资,是各方请求下聘任过来的,如果小股东有不满,我们可以撤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6)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