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火队长”雷军

2019年08月21日 10:43 A
小米互联网增值服务的想象空间,建立在硬件能够绑定的客户数量和规模基础上。

图片来源:蓝洞商业

文 | 蓝洞商业 郭朝飞

5月,兼任小米中国区总裁之后,雷军换了个地方办公,从董事长办公室搬到中国区团队的办公地点。一位与他相熟的人士告诉「蓝洞商业」,雷军撂下一句狠话,“如果国内没做好,我就不回来。”

一个多月后,小米操办了一场中国区团队闭门干部动员会。雷军不无忧虑地说,行业已经到了最寒冷的冬天,小米要抛掉所有“速胜论的幻想”,准备持久战,直到5G大规模普及期的到来。

一定程度上,市场调研机构IDC发布的最新报告也印证了雷军的判断。报告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总出货量3.332亿部,同比下降2.3%。其中,小米位列第四,占整体市场9.7%的份额。

中国市场,第二季度出货量约9790万部,同比下降6.1%,2019年上半年整体出货量约1.8亿部,相比去年同期下滑5.4%。小米市场份额为11.9%,排在华为、vivo、OPPO之后,苹果之前。除了华为,剩下四家公司出货量均有所下降,小米同比下降19.3%,降幅最大。

资本市场的反应则更加剧烈。上市一年多,小米股价和市值近乎腰斩,当初发行价每股17港元,如今仅徘徊于八九港元之间,高点时四千亿港元上下的市值,跌到了两千亿出头。

为了应对危机,上市以来小米先后进行了不少于7次的组织架构调整,2019年小米、Redmi两个品牌分拆独立运作,推出“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雷军称,“未来5年将All in AIoT,专项投入至少100亿元。”

公司一号位雷军奔赴一线,2019年上半年小米取得了不俗的业绩。

8月20日,小米发布的财报显示,上半年收入957.08亿元,同比增长20.2%;经调整后净利润为57.15亿元,同比增长49.8%。其中,第二季度实现收入519.51亿元,同比增长14.8%;经调整后净利润为36.4亿元,同比增长71.7%。

不过,相比IoT、互联网等业务,小米手机的营收增速缓慢,雷军需带领小米继续闯关。

不是工作狂

上市被很多人视为公司的成人礼。2018年7月9日,雷军在港交所敲响了小米上市的钟声,他说,“股票开始交易,这对小米而言,是个全新的开始。”

一年过去,在一位接近雷军的人士眼中,他还是那个“中关村劳模”。早上九点至九点半到公司,晚上十二点到一点离开,刨去两头路上以及其他事占去的时间,理论上雷军每天留给自己的休息时间也就五个小时。一年当中,至少有300~320天是这样的节奏,“他没有懈怠。”

比起来,小米管理团队其他人的心态会有一些微妙变化,有的高管可能开始考虑自己的兴趣和未来方向,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跟雷军的理想一致,有人一开始加入小米也只是为了谋份差事。

“雷军总是提到,你的事业或其他的一切都来自对某种事情的热爱。他的动作和眼神都流露出对小米的热爱,但很多高管是责任,这就是差别。”接近雷军的人士说。

对于小米当前面临的问题与挑战,雷军在熟人面前并不避讳。2019年年初,雷军在小米年会上也公开承认,小米主要面临两大挑战:公众、米粉对小米的期待与小米创新、发展速度之间的矛盾;小米的高速发展速度与今天的管理能力之间的矛盾。

文首提到的与雷军相熟的人士觉得,雷军坦诚直白,谈话中不作掩饰,无论对与错,表达的都是自己的真正想法,有时候觉得他有一股孩子般的纯真,这在企业家群体中不多见。不过,雷军很少谈自己的兴趣和生活,关注点几乎都在小米、产业和投资上。

一年时间里,小米不下7次组织架构调整,雷军的意图很明显,其背后逻辑也是一脉相承的。

雷军解释过,对于走过8年,营收过千亿、员工近两万人的公众公司来说,必须把组织管理、战略规划放到头等位置。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提升组织效率和活力,强化人才梯队建设,发掘更多年轻人才并给予更多提升机会。

雷军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两次大规模调整尤其明显。

一次是去年9月,组建集团组织部与参谋部,将原有的4个业务部重组为10个,各业务部总经理均直接向雷军汇报。这次调整涉及到王川、刘德、洪峰和尚进等高管。用雷军的话说,任命的十多位总经理中,80后占据大多数,10个业务部门成立的背后,二级部门等分支团队中,还有更多年轻管理人才、专业人才脱颖而出。

另一次在今年春节后,小米成立集团技术委员会,在核心管理岗位上任命了14名总经理、副总经理。

未及检验架构调整效果,5月17日,雷军亲自兼任小米中国区总裁,前任总裁王川在这个位子上只干了五六个月,新去向是新成立的大家电事业部总裁。雷军称,这是为了强化“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推进、加速大家电布局,推动新零售战略在国内持续提效进化,同时进一步加强中国区与集团各业务战略协同。

在那次闭门干部动员会上,雷军为中国区定下了未来三年的策略与目标,包括小米和 Redmi双拳出击、把握 5G 机遇、稳三望一等,还将为新零售追加50亿元的投入。

雷军如此严阵以待很容易理解,当前中国区仍是小米最重要的营收市场,同时面对整个行业手机出货量萎缩与竞争加剧的双重压力,当然是容不得闪失。

这不是雷军第一次充当救火队长。2016年,小米手机遭遇供应链危机,雷军就亲自主抓手机业务。用他的话说,当时可能面临300个难题,但只能先挑三个主要问题,即手机的交付、创新与质量。果然,2017年情况就开始好转。

在接近雷军的人士看来,这正是小米长期以来存在的最大问题,因为有雷军,小米在9年时间里得以快速成长,但也限制了小米人才梯队建设与成长,“大树底下不长草”。

“雷军再次冲到一线,某种程度上说明问题比较严重,但又有点儿无将可用。这就陷入一个无解的怪圈,哪块业务不行,就要雷军伸手,小米业务线越来越多,雷军以后伸手还是不伸手?”他补充道。

雷军需要在决策与放权中寻求平衡。其实,“中关村劳模”雷军并不是工作狂。今年2月,他与小米手机品牌代言人、TFBoys组合中的王源有过一次长达3小时的对话,当被问到何时何地感觉最快乐时,雷军坦陈,“不上班的时候特别快乐。”

学做减法

中国智能手机厂商经过前期厮杀,有不少已经退出舞台,目前主要玩家包括华为、vivo、OPPO和小米。

行业内的普遍认知是,剩下的没有一家是弱的,都有自己的杀手锏。小米面对的情形是,对手不一定能领先多少,但不会比小米差。

华为的综合实力最强,从组织、人才、技术到渠道、与运营商关系等,都自成体系,因此获得了中国市场第一的地位。

手机供应链行业对华为有一个十分有趣的评价:很大程度上,华为是一家人力资源配置优化公司,其完备高效的人才体系和系统化管理在国内是少见的,以其人才储备和方法论,即便不在通讯领域,做其他完全不相关行业失败率也会远低于一般公司,比如去做房地产、红酒。

OPPO、vivo的特点是,生产制造能力较强,在年轻用户中建立起了口碑,线下体系也相对强大。

小米的最大特点在商业模式,起初雷军将之描述为硬件+软件+互联网服务,后来又变为硬件+新零售+互联网。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体系,硬件包括手机、笔记本、电视、空调以及外部生态链智能硬件等,互联网业务有MIUI、互娱、金融等,新零售则囊括了小米线上线下渠道,比如小米商城、小米之家、米家有品等。

雷军在不同场合反复解释,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硬件是小米的重要用户入口,但并不期望成为主要利润来源。依照计划,小米产品紧贴硬件成本定价,通过自有或直供的线上线下新零售渠道直接交付到用户手中,然后持续为用户提供丰富的互联网服务,互联网业务成为主要利润来源。

上市前,雷军承诺,2018年起小米每年整体硬件业务的综合净利率不会超过5%。后来,这还成为小米董事会上的一项特别决议。

其实,小米股价与市值的持续下挫,与资本市场对它的定位有很大关系。

一位长期关注小米的投资人向「蓝洞商业」分析,小米IPO 时,17 港元定价对应的 PE(市盈率)为39.6倍,类比智能手机制造是15倍左右、电商公司40-50倍、互联网公司 40倍左右,当时资本市场是认可雷军描绘的小米模式的。

小米互联网增值服务的想象空间,是建立在硬件能够绑定的客户数量和规模基础上的。竞争加剧,主营的手机业务增速放缓,市场对其商业模式预期降低,估值也逐渐回落到一个没有特色的硬件公司的水平。

一位接近小米管理团队的人士认为,小米最强大的在其模式,相应地最大风险也在此,如何将硬件、软件、零售、金融、投资等不同业态有效结合、协同是个难题,如果不能操控这个模型,也会是灾难。

“面对当前市场环境,小米其实应该做减法,把资源和主要精力放在自己最核心的业务上,类似小米生态链应该通过一些方式放出去。”该人士说,小米后期投资的生态链公司,很多创始人雷军可能都没见过,小米对整个体系的管理还没有达到华为的水平,小米生态链稀释小米品牌的同时,也会增加管理成本,致使稳定性越来越差。

截至2019年6月30日,小米投资公司超过270家。此前,小米CFO周受资解释,小米不是一家财务投资公司,投资的主要目的是增强小米业务上和这些公司的协同,关注的投资项目是能带动小米业务的投资项目。

周受资说,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很多小米被投企业已经上市,2019年有很多新公司在上市的路上。未来一段时间,小米会在合适的市场、合适的时间点,做适当的减持。

激战IOT

雷军将人工智能、物联网与5G视作小米下一个重大机遇。

2019年年初,小米推出“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将人工智能、物联网提升到与手机业务并重的位置。雷军宣称,未来5年将All in AIoT,专项投入至少100亿元。

为了顺应这一战略,雷军很快就进行了相应的组织与人事调整。

2月,小米设立集团技术委员会,同时原人工智能与云平台部被分为人工智能、大数据、平台三个部门。人工智能部负责小米人工智能领域的技术研发以及小爱产品;大数据部负责大数据、搜索与推荐;平台部负责云计算、小米云、运维、安全与隐私。

崔宝秋被任命为该委员会主席。崔是雷军武汉大学的同学,当年两人同住一个寝室。崔宝秋有IBM硅谷实验室、雅虎和领英的工作履历,2012年6月回国加入小米,负责组建小米人工智能与云平台团队。

据崔宝秋回忆,当初雷军邀请他加入小米,他看中的并非小米是一家智能手机公司,而是雷军说做的是移动互联网,小米率先把智能手机做到 2000 元以下,加速了移动互联网在中国的快速成熟。

雷军对这位老同学亦是赞赏有加,称其过去六年多主导了小米的“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发展路线,对小米的开源战略、大数据技术、人工智能、安全与隐私保护做出了突出贡献。

技术委员会成立之后的十多天,小米又在其下专设AIoT战略委员会,来自人工智能部、手机部、智能硬件部、电视部、生态链部等数十个关键部门的负责人均是委员会成员。AIoT战略委员会主席范典表示,各个业务部门与委员会之间没有汇报关系,主要是推动AIoT战略加速落地,增强集团大脑和跨部门协同能力。

5G方面,今年2月小米在巴塞罗那发布首款5G手机小米MIX3。小米在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中透露,已经为5G正式商用做好了准备,小米MIX 3 5G版已在欧洲多个国家正式发售,下半年第二款5G智能手机也将在中国上市。

7月中旬,崔宝秋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在小米内部,他一直讲AIoT不仅是 “AI+IoT”,后面必须有“5G”。5G 是一个时代,它的应用今天有很多可以想象到,但更多应用场景是今天想象不到的。

他解释称,如果说之前小米的 IoT 布局是有些偏散的话,AI 让小米IoT变得更加有整体感,更加有神。AIoT 也回答了小米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这个问题,是一家基于 AI 赋能万物的互联网公司。未来 5G 的高速率、低时延、大连接带来将会带来更多应用场景,小米做的是超级互联网,它代表未来的互联网 3.0 或是 4.0。

小米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小米IoT平台连接的IoT设备(不包括智能手机及笔记本电脑)数达到约1.96亿件,同比增长69.5%。拥有五件以上连接至小米IoT平台的设备(不包括智能手机及笔记本电脑)的使用者数增加至约300万人,同比增长78.7%。

IoT占小米营收比重也越来越高。第二季度,小米IoT与生活消费品收入149亿元,同比增长44%,小米智能手机、互联网服务的收入和同比增速分别为:320亿元和5%、46亿元和15.7%。

接近小米管理团队的人士分析说,与对手相比,目前小米IoT发展速度是最快的,有一定优势,5G各厂商差异并不大。作为新兴行业和市场,还看不到终局。

小米并未安全。

来源:蓝洞商业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14)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12)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