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的温度】和听障者看一场温暖的电影

2019年08月19日 12:58 A
全球约有4.7亿人患有听力障碍,很多人不知道,他们不习惯通过字幕看电影,手语才是他们的母语。于是他做出第一代产品后马上就拿给夫人看,想当然地认为,字幕就可以帮助听障人士解决问题。

全球约有4.7亿人患有听力障碍,很多人不知道,他们不习惯通过字幕看电影,手语才是他们的母语。

文/杨菁

这是54岁的菲律宾人 Roland 第六次创业。学计算机出身的他,对于多媒体和通讯很感兴趣,在这个领域创办过大大小小的企业,还持有六个专利,这一次,Roland 想做点不一样的:让听障人士也能去电影院看电影。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全世界有4.66亿人患有残疾性听力损失,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增加至9亿。在 Roland 看来,他们面临了至少三重障碍。由于听不见而带来的物理障碍,由于难以与普通人交流而带来的社交障碍,以及找工作的限制而带来的就业障碍。他希望用技术的手段来消除社交障碍,让听不见的人也可以欣赏电影和电视,也可以和朋友家人一起去电影院。

(Roland 和听障孩子们在一起)

在创办 Wika Media 之前,Roland 创业的目标原本是想通过翻译影视作品字幕来弥合语言带来的差异和分歧。Roland 夫人的妹妹是听障人士,由于母亲在怀孕时患了麻疹,妹妹生下来就全聋,视力部分受损,并伴有先天性心脏病。

于是他做出第一代产品后马上就拿给夫人看,想当然地认为,字幕就可以帮助听障人士解决问题。太太告诉他,对像妹妹一样的听障人士来说,手语才是他们的母语。尤其是年幼、天生听力受损或未受过普通语言教育的聋人,理解普通人的语言,其实很困难。

(Roland 夫人的妹妹)

于是,Roland 推倒第一代产品,重新开始。Wika 研发了三种提供手语翻译的产品。一个是 App,便于在家里观看娱乐节目;一个造型类似机顶盒,在接入家里的电视机后,可以自动显示出另一种语言或带手语翻译的内容;第三种叫做 GlassSign, 外观类似于 VR 眼镜,佩戴上之后可以看到手语翻译叠加在画面一角,最适用于电影院。

(透过 GlassSign 看到的电影画面)

为了创业和方便融资,Roland 和太太搬到了新加坡,东南亚的金融和科技中心。融资很困难。Roland 见过的不少投资者都觉得,这个群体的数量不足以支撑足够的发展潜力。

Roland 说,很多人创业,都先看市场潜力,希望自己的技术和商业模式能够在最大范围内应用。“我本来可以继续做翻译和配音,为那90%的人服务。毕竟,要忽略那10%的人的需求,是很容易的。”

(新加坡励航学校学生体验 GlassSign)

“但当我把 GlassSign 这个产品展示给听障人士,看到他们的反应时,当你看到他们找回了那些失去的快乐、当你意识到他们竟然如此被排除在主流社会之外时,我知道我回不了头了。当你踏出了第一步,你就得继续走下去,这就像是一种召唤。”

手语的世界也像普通语言一样,有不同的“语种”。自然手语其实是个可视化程度很高的“多维度”语言,配合肢体动作和面部表情之后,手语传递和表达感情的效率很高,如果能运用到影视作品的翻译里,效果会非常好。

(手语师梁幼琴)

2018年4月,Roland 带领 Wika 参加了支付宝和新加坡国立大学联合举办的东南亚公益创新挑战赛,获得了新加坡赛区的前三名。参赛期间,他了解到2016年支付宝就开始邀请视障人士参与开发支付宝的无障碍功能,让当时占总体用户比很小的视障人士也可以享受到移动支付带来的便捷和安全。这让他受到鼓舞,更有信心继续做对的事情。

Roland 说:“科技应该用来解决社会包容性问题。”他相信 Wika 和 GlassSign 要解决的是个世界性问题。虽然这些人群的相对数量很小,但放在全球背景下,绝对数量很大。支付宝仍在持续支持,他月底将来杭州取经。

(Roland与接受产品测试的听障人士们合影)

Roland 夫人的妹妹在2015年由于心脏衰竭去世,她生前很喜欢看电视。他们时常想,如果妹妹在世的时候,能用到 GlassSign 这样的产品,能更好地理解和欣赏她看到的那些内容,她应该会更加热爱自己所在的世界。

制作团队简介

厂长语录

“听,花开的声音”

 

 

来源:箭厂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