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甘肃首富阙文彬的自我救赎?

2019年08月18日 13:59 A
因陷债务纠纷,阙文彬拥有的西部资源和恒康医疗两家上市公司股权均已被轮候冻结。

图片来源:摄图网

记者 | 赵阳戈

编辑 | 曾福斌

1

甘肃首富阙文彬,曾在2008年一年内拥有两家上市公司,如今则正面临着失去它们的风险。

屡次股权拍卖流拍后,2019年8月14日下午,西部资源(600139.SH)召开了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以及第九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公司延迟两年多的换届总算完成。作为职业经理人的新一届董事会会给西部资源带来怎样的化学反应呢?

此前,在今年4月15日,阙文彬将其拥有的恒康医疗(002219.SZ)的全部股票投票权委托给了上市公司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宋丽华及另一自然人高洪滨。

西部资源新一届董监成员亮相

来源:现场

据西部资源称,鉴于公司第八届董事会任期已满,经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审核同意,同意提名夏勇、沈兵红、武冰为公司第九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任期三年;提名李晓黎、方万萍为公司第九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另外公司还提名了李禄安和蓝健两位监事。投票结果显示,上述候选人均系高票当选。

来源:公告

夏勇,男,50岁,山东省经济学院国际贸易专业,大学本科学历。曾就职于山东新汶矿业集团协庄煤矿计划科、协庄煤矿电厂经营部经理,历任德国KCH防腐技术公司(上海)代表处采购部经理、香港协鑫集团上海弗卡斯环保工程有限公司商务部副经理、北京中大能环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贵航能环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建新矿业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

沈兵红,女,52岁,燕山大学工学学士。现任秦皇岛燕山大学计算机软件中心股份有限公司软件开发部软件工程师。

武冰,男,36岁,北京大学法律硕士。曾任北京赛德万方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投资总监。现任北京蓝天盛源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合规风控负责人。

李晓黎,男,64岁,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工业会计硕士。历任中国首钢集团物资处会计、设备处主管会计、安装公司财务科长、财务部财务处长及部长,首都秘鲁铁矿总会计师,中国首钢国际贸易公司计财部长、总会计师。

方万萍,女,汉族,53岁,云南大学哲学学士。历任中共怒江州委宣传部干事、科员,中共怒江州委干教办兼讲师团干事兼讲师,云南经济律师事务所、云南天台律师事务所及云南汇同律师事务所律师、合伙人。

李禄安,男,75岁。毕业于山东大学,金属材料热处理专业,本科学历。曾任陕西金叶科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812.SZ)独立董事,物美商业(HK8277)独立董事。

蓝健,男,38岁,飞行驾驶专业,大专学历。曾任职于四川航空股份公司飞行部,现任四川大胜百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

据悉,夏勇、沈兵红、武冰、李晓黎、方万萍、李禄安、蓝健均未持有上市公司股份。

对比第八届董事会成员名单(段志平、王成、王勇、丁佶赟、唐国琼、范自力)以及监事会成员(骆骢、杨锡强)可见,西部资源新届班子已是全新的。

紧接着在第九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中,夏勇被推选为了西部资源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公司法定代表人),另聘任了孙小松为总经理,李萧为财务总监、副总经理,等等。

来源:通达信
来源:公告
来源:公告

新董事长夏勇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自己是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来的,后续公司的发展还要与新一届董事会一起商讨。

上一任董事长段志平则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称,新班子的人选是基于对企业未来发展有帮助的考量,来的都是职业经理人,应该是大股东方面确认过的,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否会变不太清楚。

夏勇曾任建新矿业(现国城矿业(000688.SZ))总经理、法定代表人、董事等职。在夏勇任职建新矿业期间,经历了建新集团的重整和国城控股的入驻(后建新矿业改名国城矿业,控股股东变更为国城控股,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吴城)。夏勇最终于2018年4月18日向建新矿业递交了书面辞职报告,让位更替。

而早在2017年2月14日,西部资源第八届董事会及监事会任期便已经届满。不过,受控股股东债务问题爆发等影响,上市公司迟迟没能进行换届工作。往昔在建新矿业“退位让贤”的夏勇,这次能带领西部资源走出泥潭吗?

主营采选业务早已停摆

西部资源的经营范围为:铜矿石、铜、金属材料(不含金银)销售,金属制品、机械、电子产品,矿山采掘机械及配件的制造、销售,资产管理,管理咨询服务,对国家产业政策允许项目的投资。

但近几年来,公司有色金属采选业务已经荒废,主要收入来源于金融业。2018年年报显示,西部资源金融行业收入1.47亿元,汽车制造业收入2611.51万元,但有色金属采选板块收入一栏空缺。

来源:公告

这种“荒废”的情形在2016年就有苗头。界面新闻记者看到,在2015年年报中,西部资源还提及自己全年实现矿石处理量49.48万吨,完成铜精粉销量0.94万吨,铅精粉销量0.7万吨,锌精粉销量0.96万吨,硫精粉销量23.11万吨,基本完成各项生产计划。

但在2016年年报中,画风出现180度转变,描述原话为“矿产资源板块2家,包括处于金矿勘探及采选工艺研发阶段的三山矿业以及处于铜矿勘探阶段的维西凯龙,均未正式开采”。

西部资源解释称,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与产能过剩矛盾依然严峻,有色金属行业仍处于底部运行,为补充流动资金,缓解资金压力,公司逐将盈利能力逐步下滑的银茂矿业及阳坝铜业进行了剥离,只剩余了处于金矿勘探及采选工艺研发阶段的三山矿业以及处于铜矿勘探阶段的维西凯龙。

在2017年年报中,西部资源对采选业务则是这么描述的:“公司稳步推进三山矿业以及凯龙矿业所属矿权的维护工作,其中,三山矿业办理完成其采矿权和探矿权的到期延续工作,凯龙矿业办理完成其探矿权资源储量评审备案工作,并积极推进探转采的相关工作。截至目前,上述两家矿业均暂未正式开展生产经营活动。”

2018年年报中的描述则是:“公司稳步推进三山矿业以及凯龙矿业所属矿山的维护工作。其中,凯龙矿业积极办理其采矿权、探矿权的到期延续以及探转采的申报工作,但自2018年起当地国土资源局由于审批权限的调整暂停了所有矿业权审批业务的办理,凯龙矿业暂未完成相关矿权的按期延续,相关工作仍在积极推进中。”

为应对昔日主营的有色金属采选业务停摆,西部资源也曾尝试过跨界发展,但基本以失败告终。

2014年,西部资源曾采取多种方式转型,包括控股生产锂电池材料的龙能科技公司、生产新能源电池的宇量电池公司、生产节能电机电控的伟瓦科技公司、生产传统及新能源客车的恒通客车公司和恒通电动公司,以及以融资租赁带动新能源汽车销售的交通租赁公司。2015年,西部资源又与长影集团、控股股东四川恒康签订合作备忘录,拟通过资产置换方式与长影集团展开合作,涉足体育文化影视行业。

但遗憾的是,公司的新能源车业务面对国家政策调整、订单流失、融资能力下降、流动资金周转紧张等困难,导致经营状况持续恶化,传统客车市场又面临萎缩。最终,西部资源将恒通客车、恒通电动一并剥离,伟瓦科技和恒能汽车的股权也被转让,以此盘活存量资产获得现金流。至于子公司龙能科技、宇量电池则是在2017年被西部资源处置。体育文化影视板块则在2016年被注销。

一顿折腾之后,自2019年度起,西部资源从事的主要业务已由新能源汽车板块及矿产资源板块,调整为融资租赁业务及矿产资源板块。其中,矿产资源板块的三山矿业和凯龙矿业均暂未正式开展生产经营活动,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将主要来源于融资租赁业务。西部资源称,2018年租赁公司按照既定方针和目标,完成新增投放规模1.77亿元,其中平台类项目1500万元,占比8.47%;化工类项目8000万元,占比45.2%;公交类项目6200万元,占比35.03%;教育类项目2000万元,占比11.3%。

“从2016年10月26日来,公司(有色金属采选业务)的业务就是停滞的,好在融资租赁经营正常,每年能带来几千万的收入,亏损资产处理后,公司这个壳很干净,还是不错的”,段志平表示,未来就看新一届经营层能否带来好的资源,重整公司。至于公司自身债务问题,段志平表示,“公司的债务还有1.92亿元,无非就是现金流的问题,对方还是对公司很支持,并没有催促,希望公司尽快解决自身的难题再来谈解决债务的方案”。

界面新闻记者看到,西部资源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公司目前仍剩余1.92亿元本金出现逾期未归还给债权人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公司正就债务化解方案保持与债权管理人长城四川分公司积极沟通,后续拟继续通过资产处置、子公司分红等方式陆续分期偿还债务。相关债务情况也是审计机构对2018年年报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

债务危机下的控股权

西部资源的实控人阙文彬,是甘肃省首富。

从公开信息可以看到,在2009胡润百富榜单上,阙文彬以48亿元财富荣登榜单第200位,并成为甘肃省首富。2015年胡润百富榜,阙文彬连续第八年蝉联甘肃首富,个人财富已经增至200亿元,资产排名也上升至第101位。

媒体报道描述,阙文彬家族以神秘著称,虽然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但却隐居幕后,其足迹遍布医药、矿业、房地产等诸多行业。阙文彬掌控的“恒康系”在资本市场自成一派,成为一股不容忽视的资本势力。

来源:通达信
来源:天眼查

西部资源就是阙文彬在A股的一个布局。界面新闻记者看到,四川恒康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恒康发展)持有西部资源40.42%的股权,阙文彬持有恒康发展99.95%的股权。但对公司拥有绝对话语权的阙文彬,最近应该有点糟心。

因与华鑫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国家开发银行、北京富国天启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四川富润企业重组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等主体有债务问题,恒康发展的持股被冻结的情形不断出现。截至目前,其持有的西部资源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轮候冻结),恒康发展虽表示在积极与相关债权人进行协商,但目前未见成效。

最新公告显示,因与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的债务纠纷,恒康发展持有的4500万股(占总股本的6.8%)西部资源,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放到京东网络司法拍卖平台上公开拍卖,拍卖时间为2019年7月15日10时起,至2019年7月16日10时止,但因无人出价,该次拍卖流拍。2019年8月15日10时起,至2019年8月16日10时止该部分股份被再次拍卖,起拍价为11520万元(算起来,每股拍卖价为2.56元,较现价打了7折),但仍然流拍告终。

在2019年8月12日10时起,至2019年8月13日10时止,恒康发展还有另一笔涉3400万股(占总股本的5.14%)的拍卖,也因无人出价而流拍。该拍卖起拍价10914万元,相当于每股3.21元。

对此,段志平分析认为,虽然拍卖价打折很厉害,但目前拍卖的股份规模都不大,就算有人拍成功,也不能实现对公司的控制。

除了手握西部资源外,阙文彬的“恒康系”还有另一家上市公司恒康医疗(002219.SZ)。阙文彬持有恒康医疗42.49%的股权,不过从恒康医疗近况来看,阙文彬也是无暇打理。

来源:通达信

恒康医疗2018年实现营收38.38亿元,同比增长12.92%,但净利润为-14.18亿元,同比下滑799.09%,未能维持盈利状态。其中,资产减值损失为7.98亿元,同比增加790.8%,对利润的影响最大,主要是计提商誉减值,涉及三宝堂科技、蓬溪医院、恒康源药业、辽渔医院、杰傲湃思以及盱眙医院等前期收购的项目。

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恒康医疗上半年净利润亏损将达4000万-7000万元。

公司业绩出现问题的同时,管理层也动荡不安。2018年,恒康医疗董监高离职人数高达14人,还因此遭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即便今年,恒康医疗董监高的变动依然频繁。今年2月,恒康医疗职工监事、监事会主席王宁,公司副总裁、财务总监王勇以及证券事务代表李丹提出辞职申请;4月,公司董事战红君、王宁以及董事、副总裁、财务总监张皓琰3名高管离职;8月6日,公司又公告称董事长阙文彬、财务总监佘鑫麒、董秘金振声等3名高管辞职。

截至2018年年底,阙文彬因债权债务纠纷,其所持有的42.57%恒康医疗全部股份,也已先后被多家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

2018年10月8日,恒康医疗发布公告称,阙文彬已与张玉富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阙文彬拟将其持有的恒康医疗42.57%的股份及由此衍生的所有股东权益转让给张玉富,股权转让完成后,张玉富将成为恒康医疗的新实际控制人。但该收购最终宣告失败,近期更是传出张玉富收购通化金马的消息。

首次转让失败后,今年4月15日,恒康医疗又发布公告称,阙文彬和公司高管宋丽华、高洪滨签署了《投票权委托协议》,阙文彬将其持有的恒康医疗5.22亿股股份对应的投票权委托给公司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宋丽华行使,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8%;将其持有的2.72亿股股份对应的投票权委托给高洪滨行使,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4.57%。前述该《投票权委托协议》签署后,恒康医疗的实际控制人也发生了变更,变更为宋丽华。

“他做得太大了,扩张太猛了,太自信了”,段志平认为,当年一年之间拿下2个上市公司平台比较少有,这令阙文彬自信满满,后续扩张动作很大,也埋下了隐患。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4)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