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豪插画展开幕:没有他,《魔戒》恐怕拍不出来

2019年08月07日 10:30 A
约翰·豪绘制的场景看上去就像电影剧照一般,既有奇幻文学的瑰丽想象,又有现实世界的真实触感。

约翰·豪笔下的甘道夫。

记者:林子人

编辑:朱洁树

约翰·豪是谁?当“中洲旅人:约翰·豪艺术展”5日在上海思南公馆拉开序幕时,或许不了解他的观众会发出这样的疑问。

事实上,这位1957年出生于加拿大温哥华的插画艺术家在奇幻插画、概念艺术设计领域享有盛名。他担任电影《魔戒》《霍比特人》六部曲的艺术指导和设计师,为托尔金笔下的中洲绘制了大量插画和概念图,将那个想象的世界具象化,带入现实。另外,他还广泛涉猎其他奇幻文学、神话传说的插画创作,比如凯尔特传说、亚瑟王传奇以及近年来大火的《冰与火之歌》。

约翰·豪与托尔金的缘分可以追溯至他的高中时代,因为图书馆里“魔戒”系列第一册太过抢手,他是从第二卷《双塔殊途》开始阅读的,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为中洲大陆和在那片土地上发生的故事深深着迷,他暗暗画下人生中第一幅甘道夫对战炎魔的插画——迄今为止,这个名场面他已经画了五六次,被运用在《魔戒》各个版本的书籍内页或封面上,但每一幅画都有新鲜的角度。而今,约翰·豪已被视作托尔金资深专家,在托尔金作品的视觉化呈现上发挥着重要作用。日前,亚马逊工作室即将开拍的中洲题材电视剧已宣布由约翰·豪加盟担任概念艺术设计。

事实上,如果没有约翰·豪,我们可能就没法在银幕上看到《魔戒》了。据《魔戒》系列电影导演彼得·杰克逊透露,早在1995年,他首次考虑将《魔戒》改编成电影的时候,《1991年托尔金年历》上一组约翰·豪的画就给了他很多启发,“山姆与希洛布”“伊奥温与那兹古尔”“渡口”……约翰·豪绘制的场景看上去就像电影剧照一般,既有奇幻文学的瑰丽想象,又有现实世界的真实触感,“将强烈的戏剧冲突凝结于一瞬,它们也富有真实性。”

于是,杰克逊和他的同事收集了约翰·豪绘制的许多托尔金小说插画,放在项目展示中,成功打动了好莱坞投资人,也因此获得了电影立项所需的资金。1997年,已经成为约翰·豪粉丝的杰克逊鼓起勇气给偶像打电话,邀请对方加入电影制作团队,约翰·豪欣然同意。

“约翰的艺术影响力不只体现在他设计的楼宇和城堡上。他所画的甘道夫阔步雨中是我所见过描绘托尔金笔下巫师的插画里最出色的——流浪汉似的衣着和鹰隼般的凝视将画面张力捕获其中,完全超越了尖帽巫师老生常谈的形象。我理所当然地希望我们影片中的甘道夫就是那模样,最终致使伊恩·麦凯伦爵士忍受了数小时的试装,我则在一旁挥舞着约翰的画说道:‘帽子不对——它必须看起来是这样的!’”杰克逊在《神话与魔法:约翰·豪的绘画艺术》序言中写道。

《中洲旅人:从袋底洞到魔多》
【加拿大】约翰·豪 著 邓嘉宛 石中歌 译
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9年8月​

托尔金凭借纸笔创造了中洲大陆,虽然这位奇幻文学的佼佼者一丝不苟地为他笔下的世界构建了宏大的世界观、勾勒了历史与地理甚至创造了新语言,但中洲也充满了托尔金未曾在著作中带我们领略的未知之境。对于约翰·豪来说,他的任务就是将中洲的种种未经之地落到实处。他辨认出托尔金自己的游历对他创作的影响,例如1911年19岁的托尔金去瑞士徒步旅行,这段经历被巧妙地化作了中洲的风景——少女峰(Jungfrau)就是甘道夫在凯勒布迪尔山巅大战炎魔的地点,而《霍比特人》中的孤山很可能就是改头换面的马特洪峰(Matterhorn)。“他的地理学,大多具有很深的象征意义。安都因河不是多瑙河、伏尔加河或莱茵河,但它们具有同样的特色:都是横穿大陆的河流,直到入海才抵达终点。从另一方面来说,遭到焚烧、伤痕累累的魔多大地,可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所遭受的精神痛苦在地理上的反映。相反,精灵的国度可能是人类堕落之前,大地上的天堂乐园的残余,是那存在于时间开始之前的王国的遗迹。”

另外,约翰·豪也指出电影的拍摄地新西兰绝非中洲大陆的完美现实对应。事实上,电影中的地理场景与真正的新西兰只有零星的相似之处。约翰·豪表示,在他自己的中洲之旅中,想象具有四个层次:

“故事本身、故事提供的描述和细节、启发作者灵感的地点和事件,以及在新西兰为两部电影三部曲所选择的地点。在这一切之上,以及夹在不同层面之间的,是我个人的经历,包括偶然邂逅的风景和光影,以及那些感觉就是投缘,可以入画的地方。(奇怪的是,我年轻时生活的北美不在其中:落基山脉不是迷雾山脉,灰港绝对不在太平洋的西北沿岸。)有些地方,比如瑞士,则是二者兼备。最终,它们都混杂在一起,不可或分,被编织进了想象中的中洲风光。”

此次“中洲旅人——约翰·豪艺术展”是约翰·豪首次来华举办展览,也是其海外展览中展品数量最多的一次,素描、水彩真迹超过百件,展览中还有艺术家的个人物品和喜欢的纪录片,供参观者深入探究约翰·豪的个人经历、创作历程与艺术思考。展览包含约翰·豪创作于1979年甚至更早期的作品、中洲主题画作中的众多名场面和人气角色,以及首次公开展示的全新作品——例如,为尚未发售的《2020年冰与火之歌官方年历》新创作的插画“冰蜘蛛”。

据悉,约翰·豪将作为2019年上海国际文学周嘉宾出席各类文化活动。8月14日,他将出席在上海展览中心一层举行的《中洲旅人:从袋底洞到魔多——约翰·豪的中洲素描集》新书发布并做签售。当晚,他会来到思南文学之家,进行“中洲旅人之夜——约翰·豪新书《中洲旅人》读者见面会”。8月16日至17日,主办方世纪文景还将在思南公馆组织专门的“大师工作坊”,请约翰·豪担任导师,与来自中国的年轻艺术家、绘画爱好者进行面对面的绘画技术交流。那个周末,约翰·豪还将在思南公馆进行大师素描直播暨小型签售会。

【先睹为快】“中洲旅人:约翰·豪艺术展”部分展品欣赏

Smaug the Golden
The Eye of Sauron
The Pyke
The Dark Tower
The Ice Spider

(“中洲旅人——约翰·豪艺术展”将在思南公馆展览至8月31日。展览为预约制,现场凭电子票入场。个人预约免费。)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2)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2)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