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停办六年后,重生的“电竞界奥林匹克”路在何方?

2019年08月03日 08:22 A
这里会是电竞选手梦想开始的地方吗?

图片来源:东方IC

记者 | 郑超前
编辑 | 宋佳楠

“这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

曾经的《魔兽争霸3》、《星际争霸2》女子电竞冠军韩懿莹(游戏ID:Miss),在WCG 2019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以下简称:WCG)开幕式上道出了众多电竞选手的心声。

不仅仅是韩懿莹,当李晓峰(游戏ID:Sky)、张宰佑(游戏ID:Moon),这些让电竞粉丝热血澎湃的人物再次回到赛场上,操控着自己擅长的人族和暗夜精灵在游戏中交战时,时钟仿佛被拨回到十年前,那一场又一场的“木盖大战”依旧历历在目。

那时直播尚未崛起、游戏仍是“洪水猛兽”,电竞选手拿着不到2000元的工资却满怀激情的时代。WCG为所有职业选手搭建了梦想的舞台。然而故事并没有沿着理想的情节发展——就在这项玩家心目中堪称电竞行业“奥运会”的赛事走上正轨之时,却被迫停止了运营。

在WCG停办的六年内,各种游戏厂商举办的职业联赛迎头赶上,逐渐取代了WCG曾经的地位。尽管WCG赛事品牌依然得到许多老玩家的拥趸,但随着热门电竞项目的改朝换代和新一代年轻观众的崛起,昔日的”英雄“已然不复当年之勇。

重新归来的WCG能拥有新的生命力吗?

戛然而止的辉煌

WCG创立于2000年,次年在韩国首尔举办了首届全球总决赛,汇聚了来自37个国家与地区的430名参赛者。此后,WCG连续举办了13届全球性赛事,足迹遍布中国、韩国、美国等各个国家和地区,被誉为“电竞奥林匹克运动会”。

这项赛事由韩国国际电子营销公司(Internation Cyber Marketing, ICM)主办,并由三星和微软(自2006年起)提供赞助。这种依托于赞助商的商业模式是当时第三方赛事的主流形式,却也成为WCG无疾而终的“罪魁祸首”。

在那个年代,《英雄联盟》、Dota等MOBA游戏尚未展露锋芒,《星际争霸》、《星际争霸2》等RTS游戏才是最主流的电竞项目,而影响力处于巅峰的正是职业选手人才辈出的《魔兽争霸3》。

哪怕如今你可能不知道《英雄联盟》明星选手简自豪(游戏ID:Uzi),但肯定听过中国电竞代表人物李晓峰(游戏ID:Sky)的名字,他曾在WCG世界总决赛舞台上连续两届夺得《魔兽争霸3》项目冠军。

“我觉得2009年是(WCG)比较完美的状态。”上海网映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CEO林雨新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其公司旗下品牌NeoTV举办了2007年-2013年WCG在中国区的所有赛事。

2009年,WCG全球总决赛首次来到中国成都,让中国观众第一次有机会亲身参与一项世界性的赛事。但也是最后一届比较完美的WCG赛事。

“到了2010年,WCG全球总决赛被放到了洛杉矶,并且由新的团队开始接手,首次加入手游,这个阶段在外界看来就显得并不完美了。”林雨新解释道,在移动电竞尚不成熟的年代,所有尝试实际上都是试错的阶段,赞助商对WCG逐渐丧失的耐心更为这届赛事蒙上了一层阴影。

即便如此,在《英雄联盟》和Dota2等电竞项目的职业联赛尚未兴起之际,WCG在当时的第三方赛事领域已经处于无法被超越的状态。2013年,在中国昆山举行的WCG全球总决赛甚至再次创下了观赛人次的新纪录,并且赛事整体已经实现了盈利。

WCG一直在加速领跑,直到被三星生生按下了暂停键。

2014年2月,WCG CEO Brad Lee向玩家发送邮件,宣布WCG组委会将不再组织赛事及活动,包括WCG世界总决赛。这封邮件称,停办WCG赛事是委员会在考虑当下的商业环境和全球发展趋势后做出的决定,“这或许是结束这一盛事的最好时间”。

停办的公开原因有很多,但赞助商三星的撤资才是幕后的主要推手。

林雨新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三星高层不喜欢整个赛事转向手游,认为赛事的未来和公司的产品线没有契合点,看不到继续投资的价值,而且当时三星显示器的销量下滑严重。所以,即便WCG已经处于盈利状态,但三星并不在乎赛事能够为他们贡献的“微薄利润”,最终选择了放弃。

“他们不是从电竞产业,而是从厂商的角度去看问题的。”林雨新说这并不突然,三星在2011年就产生了停办WCG的念头,因其公司在2010年就已签下了2012年和2013年将WCG引入中国的合约,这项赛事才得以续命两年。

“这些事情(根本)没有道理可讲,你可以说他(三星)任性,他真的就是任性。”不同于外界盛传的各种猜疑,林雨新连续两次强调了“任性”这个词。

界面新闻记者也就WCG在2013年停办一事询问了WCG现任理事吴升焕,他对此抱以深深的歉意,但却无法作出更多回应。

WCG消失的六年

WCG停办对三星的影响无关痛痒,但对以电竞为职业生涯的选手而言备受打击。

“对我们来讲,(WCG停办)肯定是一场灾难。”李晓峰向界面新闻记者如此形容。

对于《星际争霸2》、《魔兽争霸3》等不具备自身职业联赛的项目而言,WCG一直都是他们心目中最高的盛典,也是能够让他们展露实力的舞台。当舞台崩塌,职业选手们甚至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坚守、退役、转行成了他们必须要做的选择。

“这直接导致我萌生退役(的想法),没有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而走了另外一条路。”李晓峰说,还有一些很优秀的职业选手也因为WCG停办失去了目标,没能坚持下去。

2015年,李晓峰正式宣布退役,转而创办了上海钛度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并且成为WCG 2019西安全球总决赛的赞助商——他想用另一种方式坚守自己的梦想。许多其他职业选手也转型成为主播、解说等相关职业,继续活跃在电竞行业中,比如韩懿莹。只是,哪怕他们始终不肯放弃,不停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比赛,却再也找不到犹如WCG这种梦想中的舞台了。

当然,这并不代表所有电竞职业选手的生存状态,WCG停办其实只是中小型电竞项目职业选手的灾难。

在WCG消失的六年中,《英雄联盟》S系列赛和Dota2国际邀请系列赛强势崛起,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两项电竞赛事,并且让职业选手的生存状态得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很快,厂商主办的职业联赛逐渐取代了第三方电竞赛事,成为无数职业选手和观众向往的新舞台。

直到现在,诸如WESG、WCA等第三方赛事依然无法和厂商举办的职业联赛相抗衡,最大的掣肘就在于游戏授权。这也是林雨新没有继续将中国地区WCG赛事延续下去的原因。

“我们当时其实是有机会做中国的WCG,但我们没有做。”林雨新回忆道,“因为没有国际赛的WCG,单纯以区域性来做的话,大家的落差会非常大,而且小区域(赛事)的意义很小。”

在他看来,当时的资本确实很看好一项类WCG的赛事在国内出现,但这种投入需要获得游戏授权,要有充分的耐心和资金。如果资本愿意从2013年到2023年持续每年近亿元的高投入,那确实有可能看到效果,但如果是寄希望于2-3年产生短期回报,那整个投资的意义就不大了。

“整个第三方赛事的战略地位和厂商之间存在一种相对平衡的关系。”林雨新表示。第三方赛事容易受到厂商游戏授权的制约,倘若第三方赛事知名度足够大,就可以让热门游戏厂商愿意给出授权,否则厂商并不愿意授权帮第三方赛事带量。而WCG的突然停办直接打破了这种平衡,让市场彻底回到了游戏厂商的手中。要知道,在WCG的鼎盛时代,其他第三方赛事基本没什么出路。

WCG的停办无疑给了游戏厂商丰满自己羽翼的时间和空间,让其举办的电竞职业联赛可以搭建起属于自己的完整架构——他们已经不需要继续依托于第三方赛事来构建自己的影响力了。继续授权,除了会帮助第三方赛事增加知名度,对自身没有任何益处,甚至还有可能为竞品创造与自己竞争的平台。

而在另一边,WESG、WCA等第三方赛事也随着时间车轮的行进,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沦为中小型电竞项目抱团取暖的驿站。

坎坷的重生之路

时隔六年,当电竞市场日益成熟,移动电竞也开始拥有自己的立足之地时,WCG选择了再次回归。

吴升焕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因为《穿越火线》韩国开发商Smile Gate想要打造一款年轻人喜欢的电竞赛事,刚好给了WCG重启的机会。

“SmileGate公司觉得,如果这个深受玩家喜爱的综合性赛事永远停办的话,对全球玩家来说是一种遗憾,所以我们就把它收了过来,想把这个大型赛事继续下去。”他说道。

有趣的是,在WCG 2019西安全球总决赛的开幕式上,主持人接连报出比赛项目名单时,观众呼声最热烈的不是人气极高的手游《王者荣耀》和《和平精英》,也不是具备厂商职业联赛的Dota2,而是早已淡出历史舞台的《魔兽争霸3》。

时间已经在这群《魔兽争霸3》老粉丝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却没能浇灭他们当初的热情。这一点也得到了吴升焕的证实,他表示,WCG虽然隔了这么长时间才回来,可6年前的粉丝群体都还在。​

只是老粉过多也意味着新鲜血液的匮乏。在WCG停办期间,《王者荣耀》的粉丝有属于自己的KPL联赛,Dota2的粉丝也找到了每年一度的国际邀请系列赛,唯独《魔兽争霸3》、《星际争霸2》等电竞项目的粉丝没能找到替代品。WCG重启了老粉的梦想,但也仅仅如此而已。

显然,这违背了Smile Gate打造属于年轻人赛事的初衷。即便《魔兽争霸3》等项目的老玩家依旧愿意不畏风雨地支持自己曾经的梦想,但缺少新鲜血液的WCG注定无法重回当年的巅峰。

在厂商职业联赛霸占了大部分顶尖职业选手比赛时间的情况下,尽管WCG会通过从各个地区进行海选的模式,找出许多不为人知、却具有潜力的“草根选手”,但在Dota2、《英雄联盟》等热门项目的对抗,已经称不上同领域的“巅峰对决”了。

WCG这种第三方赛事在如今最热门的电竞市场上几乎没有任何优势。为此,重生的WCG加入了更受年轻人喜爱的移动电竞项目,包括《QQ飞车》手游、《王者荣耀》等。此外,还另辟蹊径在具有竞技性的尖端科技项目上进行了尝试,例如VR、AI和机器人等项目,以求重新唤起新一代年轻人的关注,“救活”WCG这项“年迈的”赛事。

这种迎合整个市场的转变是具有代价的。

在吴升焕眼中,如今的WCG已经不再是一个电竞赛事,更多偏向全民娱乐,所以也很难给予顶级职业选手向往的荣誉。

“这里还是所有国家都能参加,能够让各种游戏的选手进行对抗的奥运式比赛。无论是业余选手还是专业选手,都能在网上进行申请和选拔,最终参与WCG的赛事。”吴升焕表示。

对于世界某处角落无处展露才华的“草根选手”而言,重生的WCG或许会是梦想开始的地方。这项赛事依旧能够吸引来自111个国家、约4万名玩家报名参加线上预选赛。但WCG称王的时代终究过去了,其在热门电竞项目上的影响力已经很难超越游戏厂商举办的职业联赛。

林雨新认为,即使第三方赛事通过精心运营,与游戏厂商”和平共处“,但前者依旧处于弱势。即便WCG从未停办,也难以改变第三方赛事被职业联赛取代的命运,只是增加一些和游戏厂商谈判的筹码。热门游戏厂商不会心甘情愿地让第三方赛事打造自己的品牌价值,并让其他竞品在这个平台上得到成长,“因为游戏本身也是一门生意”。

不过,未来的道路依然充满各种不确定性。就像Moon实力尚未恢复到巅峰状态六成的前提下,依旧想要在WCG的舞台上圆自己的冠军梦一样,WCG拥有一群尚未老去且还能再战十年的“老选手”和“老粉丝”,可以坚持续写梦想。

正如李晓峰所描述的那样:“事在人为,可能大有大的美,但小也有小的美。虽然现在小,但不代表未来小,也不代表没有机会”。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41)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1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