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死对头佩洛西说话?特朗普让“外来”女议员打哪来回哪去

2019年07月15日 13:54 A
“很不幸看到民主党人支持那些说我们国家坏话的人,这些人还仇视以色列。一旦受到挑战,她们就会把她们的对手,包括佩洛西,称作‘种族主义者’。”

2019年7月10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一个活动上宣布了美国政府推动肾病治疗的相关计划。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刘芳

特朗普又双叒语出惊人了。

当地时间7月14日,特朗普在推文上称:“某些所谓‘进步’的民主党国会女议员们,自己来自于世界上最差、最腐败和最无能的政府统治的国家,简直就是彻头彻尾的灾难。现在她们却对地球上最伟大、最强大的国家美国恶意指指点点,妄图告诉美国人应该怎么管理我们的政府。她们怎么不回到她们破败不堪、犯罪滋生的地方给我们看看怎么治理国家的呢。这些地方很需要你们。”

特朗普推特截图。

虽然特朗普没有对这些“进步”的民主党女议员们具体点名,但对美国公众来说这段“战斗檄文”显然指的是在2018年11月中期选举时新晋加入国会的民主党女议员们。在这次中期选举中,民主党新增了35名女性国会议员,而共和党仅新增1名。

不过,《纽约时报》指出,在这些女议员中,除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难民出身的国会议员奥马尔(Ilhan Omar)是来自索马里以外,其他人均出生于美国。例如,美国历史第一位巴勒斯坦裔国会女议员塔莱布(Rashida Tlaib)出生在底特律,麻省首个非洲裔女议员普雷斯利(Ayanna S. Pressley)出生于辛辛那提,而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会议员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则出生于纽约。

有美国媒体指出,特朗普对一些新晋女议员发难,始于他卷入民主党内的口舌之争。特朗普上周曾说,他觉得科特兹对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不够尊重”。

较早前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众议院议长、79岁的民主党人佩洛西也曾对新晋女议员们发表了一些富有争议的言论,因“不遵从党派方针”点名四位议员,称后者“不够尊重人”。而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29岁的国会议员科特兹则直言,佩洛西“有些针对有色女性”,不够并没有说后者是“种族主义者”。

此外,众议院民主党党团的官方推特还猛批科特兹的幕僚长查克拉巴蒂(Saikat Chakrabarti),称后者对堪萨斯州民主党议员戴维斯(Sharice Davids)的评论不合适。

这些言语上的冲突真实反映了美国国内不同代际和种族之间的矛盾和问题。不过特朗普的这一波推特,可能会让近来内部矛盾显现的民主党短暂团结起来。

科特兹和其他民主党女议员们。图片来源:科特兹的推特

在特朗普发表此番言论之际,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ICE)的官员正准备在全美约10个城市进行突袭,驱逐成千上万非法移民。同时,有关边境难民拘留中心设施条件恶劣的报道广泛流传。因此,特朗普的言论一出便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女议员们纷纷在推特上给特朗普回信。

一向以言论大胆直接著称的科特兹回复到:“总统先生,我来自美国,也效忠美国。但考虑到你是如何用不人道的难民营摧毁了我们的边境,并且所有这些都是为了你和某些集团的利益,你所说的腐败确实发生在我们脚下的这片大地。”

但科特兹并没有言尽于此。她甚至直接向总统发出了挑战:“总统先生,你知道最大的问题是什么?那就是你不但不能接受美国人民选了我们当议员,你更难接受我们不怕你这件事。你不能接受我们将你的谎言戳穿并且给这个国家提供一个更好的愿景。这就是让您怒火中烧不得安宁的原因。”

科特兹推特截图。

除了年轻气盛正面回怼的科特兹以外,其他民主党女议员们也纷纷做出回应。她们表示,特朗普和他危险的民族主义政策才是让美国陷入困境的原因。

对于特朗普“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言论,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也回应道:“她们来自美国。不过有一件事你可说对了:目前她们的政府(特朗普政府)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灾难。”

而面对民主党人的口诛笔伐,特朗普则在推特上回应说:“很不幸看到民主党人支持那些说我们国家坏话的人,这些人还真心、极端仇视以色列。一旦受到挑战,她们就会把她们的对手,包括佩洛西,称作‘种族主义者’。”

“她们令人厌恶的言语和对美国说的坏话绝不能横行无忌,”他写道,“如果民主党还想继续宽容这样的行为,那我们会对2020年的投票箱有更多期待。”

在一些美国人看来,特朗普是在有计划地为2020年大选的奠定基础。《纽约时报》读者威尔(Will)留言说:“特朗普也许很无知,但他可不傻。在六个甚至更多的摇摆州,移民议题对他来说是一个获胜的策略。这就是他想要的讨论。这场讨论将让他再次当选,无论他的支持率有多小。”

“民主党人玩这个游戏的风险很大。这不是他们应该进行的讨论。摇摆州的选民可能真的不喜欢特朗普,但他们更不愿意看到‘外国入侵’。这是特朗普的竞选策略,如果民主党人继续说的像支持非法移民进入这个国家一样,那特朗普成功的可能性很高。人们会捏着鼻子投票给特朗普。哦,是的,他们会的,我的自由派的朋友。他们甚至可能不会说出来。”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3)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1)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