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也要吃东西:社交媒体和脂肪行动主义新浪潮

2019年07月16日 12:45 A
将自己满心欢喜享用美食的照片上传到社交媒体算是一种革命吗?

图片来源:The Daily Beast/Getty

Instagram账号@fat.girls.eats的介绍写着:“我是凯蒂,我很胖,我喜欢食物,也喜欢我的生活。我在这里分享我享受食物的照片。”35岁的白领凯蒂·普齐比尔会在账号中分享她吃贝果、饺子、鸡肉三明治的自拍照片,吃的时候,她的嘴角永远挂着微笑。

“我在Instagram上关注的,都是过着开心生活的胖子。”普齐比尔说。

这些开心的胖子是网上逐渐壮大的一个团体,这些女性不再挣扎于自己的体重。这些活动家希望她们的照片可以逐渐把胖子正常化。“如果我能说服一个胖子,告诉他们有权过上不错的生活,那我觉得这就是一种行动主义。”

每年有大约4500万美国人节食,超过半数是女性。有研究指出,许多女性认为她们与食物的关系是由恐惧、厌恶和焦虑定义的。问问任何一个在公共场合吃汉堡的胖姑娘,你得到的回应可能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但如今我们在网络上购物、约会、交朋友,如果胖姑娘把她们吃东西的照片发在网上,会发生什么?

我们正在见证这个现象。Instagram逐渐让胖子们以自己的照片构建互联网,他们和任何人一样,值得记录自己的生活。

图片来源:凯蒂·普齐比尔

直觉饮食教练阿丽莎·朗姆西(Alissa Rumsey)和节食指导琳达·塔克(Linda Tucker)创建了#womeneatingfood(吃东西的女性)话题。这个概念很简单,女性拍下她们吃东西的照片,并带着话题发在Instagram上。三个月的时间里,这个话题下的照片从3张增至1100多张。Instagram的首页永远充斥着打光完美的食物照片和追求完美的压力,我们很少看到普通的胖女性吃各种高热量的食物。塔克说,她总是收到私信说他们想要发出自己吃东西的照片,但还没有准备好。

虽然朗姆西并不胖,但她希望这个话题能让胖子也在网上展示他们的生活,她也认为在网上发布自己吃东西的照片是脂肪行动主义的一种表现。之前,朗姆西的男朋友拍下了她坐着摔倒、穿着比基尼、脸上沾着食物、狼吞虎咽三明治的照片,他问她是不是介意把这些照片发在网上,朗姆西并不介意。这让她开始思考什么样的人能公开吃东西以及背后的原因。朗姆西在网上搜索了吃东西女性的照片,发现几乎所有照片中的女性都是瘦子,绝大部分是白人女性小心翼翼地小口吃沙拉。朗姆西在Instagram上搜索了“吃东西的女性”及相关的内容,只搜到了三张照片(但#吃香蕉的女性#这个话题下却有几百张照片)。

“我希望人们可以看到女性毫无歉意地吃东西,而不是讨论吃东西这件事会对她们的情绪带来怎样的影响。”在这个话题下,你可以看到各种身材和种族的女性吃披萨、汉堡。其中很多女性体型较胖,她们提到自己终于摆脱了节食文化和营养学家的束缚。也有女性讨论她们从饮食紊乱中恢复。文字描述的语言有英语、芬兰语、葡萄牙语,许多内容都很长,讲述了是什么人鼓励她们发出自己吃东西的照片。有一位女性对着镜头大笑,嘴里塞满了拉面,用了#抱歉但不抱歉#这个话题。

评论里经常会出现鼓掌的表情,对她们发出这样的照片表示赞许和感激,许多人也会评论“美味”。评论中几乎很少有喷子的身影。一位女性写到,“朋友们!我吃了一个面包圈,而且并不为此感到糟糕!”评论里回复:“我真为你开心。”

网友在#womeneatingfood#话题里发表自己吃东西的照片。

《你有权做个胖子》的作者、活动家维吉·托瓦尔(Virgie Tovar)总是被问到,为什么她总是拍自己在公众场合吃热狗、披萨等高热量食物的照片。“对我来说,这代表着打破对像我一样的美国胖女性的文化期待,”她说,“我会吃沙拉吗?会。我会把吃沙拉的照片放在网上吗?绝对不会。”

托瓦尔发现,对她的批评并不会直接出现在她的推特主页,而是发生在Reddit的讨论中。在现实生活中,胖子会被评判、落入刻板印象、被误解,但在网上,像#吃东西的女性#这样的有限话题,让他们可以上传自己的照片,生活在这样一个精心设计的世界里。如果你的首页和托瓦尔一样,充满了支持的声音和小狗的照片,互联网就变成了一个更好的维度。

“脂肪行动主义发起的时间早于互联网的诞生,”托瓦尔说,“但积极看待身体的态度随着互联网的崛起一起发生。互联网为胖子提供了一个平台,可以共同讨论他们的感受。”

肥胖解放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与其他民权解放运动兴起的时间大致相同。但在社交媒体上,对肥胖的呈现变得民主化,不再让演员穿上鼓鼓囊囊的衣服来假扮胖子,而是呈现胖子们的普通生活。以前在Instagram上,许多胖姑娘不得不发出她们勇敢、精心打扮、极具女性化的照片,好像完美地呈现自己的女性特征可以弥补身材的肥胖似的。如今,不再遵守社会对美的要求——比如在网上发布自己吃垃圾食品的照片,反而成为了潮流。“吃东西的照片已经脱离了那个语境,”托瓦尔说,“拒绝成为网上的好胖子,是一种拒绝被同化的行为。”

但是Instagram也不是没有问题,许多胖子活动家认为平台的机制会针对他们。“胖子发她们穿着泳装或内衣的照片,经常会被删除,而正常身材的女性发布同样的内容就没有问题。”普齐比尔说。Instagram的官方政策是会移除裸照,但好几位胖子发现,比起明星,她们发出自己衣不蔽体的照片更容易导致删除或封号。

歌手Lizzo在Instagram上po出身材照。

2018年,Instagram删除了卡塔娜·法塔尔(Katana Fatale)在户外淋浴的照片。为了表示抗议,卢·哈维尔(Lou Xavier)和莎拉·罗森(Sarah Rosen)创立了#肥胖并非侵犯#的话题。法塔尔也把她被禁的照片和金·卡戴珊类似的裸照放在一起,展示她受到的不平等对待。Instagram随后道歉,但却依然会移除加大码博主的照片。“删除这些照片,就好像肥胖反而成了一种侵犯,而不是裸露。”卢·哈维尔说。

根据营销公司Omnicore的估算,Instagram每天会新增1亿照片,Instagram并不能审核每一张,所以它依靠用户的举报来删除照片。也就是说,像金·卡戴珊和贾斯汀·比伯等明星的裸照并不常被举报,而传统上没有魅力的人的照片则会被举报,因为其他用户不喜欢他们所看到的,其中有些就会被Instagram移除。因为大多数审核都是由用户决定的,审核的界限变得模糊。胖子抱怨这个机制对他们并不友好。

普齐比尔说,在Instagram上讨论体重、种族和阶级问题的帖子总是会被举报,而Instagram可能会在没有细致调查的情况下封掉用户的账号。虽然胖子活动家在利用Instagram发声,当却无法拯救平台对他们的歧视。

一位研究者担心,在一个容易被搜索到的平台上展示胖姑娘吃东西的照片,可能会让她们更容易成为喷子的目标,而现实联系的缺乏会让照片中的女性被去人性化。“我担心的是这样的行为不仅不会将肥胖群体正常化,反而会给边缘化提供温床,”德克萨斯女子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德博拉·莫伦(Debra Mollen)说,“我们需要的是面对面的交流,社交媒体并不能给我们提供这样的平台。”莫伦此前的一篇合作研究显示,如果人们认识一位性工作者,就更倾向于以积极的态度看待她们的工作。这篇研究强调了在现实中听取别人生活经历的重要性,而非隔着社交网络。而吃东西的女性的现象被限制在互联网上,得不到现实的支持。

康涅狄格大学心理学系教授琼安·克里斯勒说,当她在研究生院就读时,曾经参与了一个利用认知行为治疗来减肥的项目。她认为这是最有效的减肥项目,并且利用了最先进的治疗技术,但这个项目最终失败了。克里斯勒从那时开始研究身材歧视。

身材歧视与种族歧视或性别歧视不同,后两者被认为是依据人们无法改变的特质产生的歧视。许多人认为体重是可以控制的,他们认为胖子只是缺乏减肥的毅力。

克里斯勒认为,从理论上来说,#吃东西的女性#话题应该会带来积极的影响,但鉴于社会对肥胖的厌恶之深,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改变大众态度的第一步就是让他们震惊。”她说。当人们在Instagram上偶然看到普齐比尔的自拍时,第一反应可能是震惊和恶心,这也许会让他们思考为什么自己会反应如此激烈。克里斯勒说,理想情况下,下一步是学习。之后是接受胖子的存在。胖子也要吃东西,有时候他们也想发在网上让全世界看到。

(翻译:李思璟)

来源:每日野兽报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9)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