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停飞航班冲击旅游业后,俄罗斯再拿葡萄酒禁运敲打格鲁吉亚

2019年07月09日 20:09
2006年,俄罗斯曾因为两国关系交恶中断了格鲁吉亚葡萄酒的进口,直至2013年才予以恢复。

2013年6月,俄罗斯莫斯科,海关人员正在清点从格鲁吉亚进口的葡萄酒。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潘金花

在7月8日俄罗斯正式停飞所有前往邻国格鲁吉亚的航班后,两国因“一把椅子”而起的外交争端正在波及格鲁吉亚除旅游业外的另一重要产业:葡萄酒出口。

今日俄罗斯(RT)报道,俄国家杜马(下议院)主席沃罗金已表示,将建议政府停止进口格鲁吉亚葡萄酒、矿泉水等产品,同时停止两国的汇款业务。据塔斯社报道,俄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已对此提议表示支持。

两国的交恶始于6月20日的“椅子风波”。在当天于格鲁吉亚举行的东正教议会间大会全体会议上,参会的俄罗斯代表团团长、俄国家杜马议员加夫里洛夫被安排坐在格鲁吉亚议长的席位上发言。

此举引发格鲁吉亚议会反对派及民众强烈不满,首都第比利斯当晚就爆发了大规模示威活动,打出“对俄罗斯说不”标语的抗议人群一度与警方发生冲突,造成240人受伤。

次日,格鲁吉亚议长科巴希泽宣布辞职。普京则立即签署了总统令,下令从7月8日起采取禁飞措施,冷却民间往来。

然而就在7日晚间,格鲁吉亚反对派电视台Rustavi 2主播格奥尔吉∙加布尼亚(Georgiy Gabuniya)在一档节目中对普京进行了公开辱骂,这一被俄外交部称为“格鲁吉亚激进分子的公开挑衅”给俄格争端火上浇油,可能促使克里姆林宫采取进一步行动。

RT援引沃罗金的话称,国家杜马议员认为该主持人应被引渡至俄罗斯接受审判。根据俄罗斯法律,冒犯国家元首及政府官员将面临罚款,以及至多一年的劳改。

格鲁吉亚政府官员已对加布尼亚的冒犯性言论予以谴责,但这一言语攻击所造成的后果恐难以收场。

俄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已于8日向记者表示,严控格鲁吉亚葡萄酒、矿泉水等产品进口以及两国的汇款业务是有必要的,因为发生的一切已经超越了常识与善恶,完全不能被接受。

在普京颁布禁飞令后,俄联邦消费者权益及公民平安保护监督局就已宣布对来自格鲁吉亚的葡萄酒和其他酒精类饮料加大监管力度,理由是“相关产品质量持续下降”,但格鲁吉亚国家葡萄酒局表示所有出口产品均通过了严格质检。

据RT介绍,格鲁吉亚是葡萄酒酿造的发源地之一,俄罗斯则是该国葡萄酒的主要消费国,后者有多达65%的葡萄酒出口至俄罗斯。

俄罗斯《生意人报》(Kommersant)曾在6月底援引俄联邦及地区酒类市场研究中心主任瓦季姆·德罗比兹(Vadim Drobiz)的话称,2019年1月至4月,格鲁吉亚是俄罗斯无气葡萄酒的第二大进口市场,整体来看,格鲁吉亚葡萄酒在俄罗斯酒业市场的占比为7.5%。

有专家警告称,若俄罗斯持续打压格鲁吉亚葡萄酒进口,或将导致后者三分之二的葡萄酒厂倒闭。《生意人报》在6月底的报道中援引业内人士的话称,俄农业部已经在调查国内零售商的格鲁吉亚葡萄酒存量,被推测是在为停止进口做准备。

这无疑将使格鲁吉亚经济再次遭遇冲击。受禁飞令影响,格鲁吉亚旅游业已将因为俄罗斯游客的锐减每年蒙受2.5亿至3亿美元损失,占格鲁吉亚旅游业年收入(2018年为32亿美元)的近10%。停止两国汇款业务所带来的影响同样不容忽视,RT指出,汇款占格鲁吉亚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2.9%。

2006年,俄罗斯也曾因为两国关系交恶中断了格鲁吉亚葡萄酒的进口,直至2013年才予以恢复。在此期间,格鲁吉亚扩大了葡萄酒的出口市场,尽管如今俄罗斯仍是格鲁吉亚葡萄酒的主要出口目的地,但其出口比重已较2006年的95%大幅下降。

此次若俄罗斯再次中断格鲁吉亚葡萄酒进口,其他国家的同类产品也可能会在俄罗斯找到商机。意大利农业集团Coldiretti葡萄酒种植部门负责人多米尼克·博斯科(Domenico Bosco)已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表示,意大利葡萄酒可以填补俄罗斯市场上的份额,与此同时,格鲁吉亚葡萄酒则不太可能在意大利市场上出现。

但俄格两国的外交危机恐怕无法在短期内消弭。

苏联解体后,两国就已因为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问题长期不睦,RT援引俄国家杜马主席沃罗金的话称,在格鲁吉亚“激进分子与西方支持者”的推动下,俄格两国的紧张关系还将进一步升级。沃罗金说,美国想借此机会让格鲁吉亚的激进分子上台,因为它对一个独立的格鲁吉亚不感兴趣。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