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全球核军备竞赛十字路口:伊朗僵局与核秩序

2019年07月16日 18:33 A
“核武器和军备控制问题不仅对于地缘政治很重要,在经济上也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全球2017年军费开支达到了1.7万亿美元,我们真的想要在不断增长的核威慑下生活吗?”

图片来源:IC Photo

记者 | 刘芳

编辑 | 陈升龙

1945年7月16日清晨,一颗名叫“小玩意儿”(gadget)的核弹在美国新墨西哥州阿拉莫戈多试验场爆炸。这是史上有记录的首次核爆炸实验,也使得人类进入了核武器时代。

同年8月6日和9日,美军轰炸机将“小男孩”和“胖子”两颗原子弹分别投向了日本的广岛和长崎,最终造成近30万人死亡。在终止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同时,这种瞬间释放巨大能量,具有大规模杀伤破坏效应的新式武器大有打开潘多拉魔盒之势。

如今,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可能从未曾想过核军备竞赛的到来。但进入2019年,伊朗核协议的破碎造成中东局势剑拔弩张,美俄正式退出对军控有着重要意义的《中导协议》,以色列在中东蠢蠢欲动……这些背后到底牵涉怎样复杂的地缘政治因素?人类是否正再一次将自己推向危险的深渊?

美新墨西哥州阿尔布吉克国家核科学博物馆内陈列的“小玩意儿”复刻品

潘多拉之盒

核武器,是利用核反应的光热辐射、电磁脉冲、冲击波等造成杀伤,以及大面积放射性污染,以求在短时间内阻止敌军行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统称。其类型主要有裂变核武器(原子弹)、聚变核武器(氢弹)、三级弹、加强型原子弹、中子弹和钴核弹等。

其中,原子弹就是利用铀或钚等重原子核在核裂变瞬间产生巨大能量的原理而制造的。不论是用于和平目的的核电站,还是制造原子弹,浓缩铀都是必要的。浓缩铀是指利用同位素分离的方法将铀235的百分比人为提高,从而发展核能或核武。目前,分离铀235使用最普遍也最成熟的方法是高速离心机旋转将更重的铀238一步步甩出去,从而不断提高铀235的丰度。

而根据丰度的不同,浓缩铀又分为高浓缩铀(20%以上),低浓缩铀(2%-20%)和微浓缩铀(0.9%-2%)。核电站所用低浓缩铀的丰度在3%-5%之间,而超过90%的浓缩铀被称为武器级浓缩铀,可以直接用于制造原子弹。不断威胁提高浓缩铀丰度正是目前伊朗核问题各方关注的焦点。

制造核武器的程序简单概括来说需要研制核燃料技术、研制起爆装置、进行核试验以及研发投掷技术四个步骤。由于对环境、生态和人体产生巨大的破坏,在核燃料阶段,铀浓缩技术、乏燃料的后处理技术(可从核废料中提取钚239的技术)和重水生产技术(可以用来生产氢弹的原料——氘和氚)是国际社会严禁扩散的三项技术。

枪式原子弹起爆瞬间过程演示图。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衡量核弹的威力以化学炸药三硝基甲苯(TNT)相当的量(以下简称当量)为标准,例如1千克铀裂变相当于2万吨TNT爆炸释放的能量。据悉,1945年广岛上空的“小男孩”当量在1.5万吨左右。另外,1980年代末,美国和苏联开始研制当量十吨到百吨级的微型超微型核弹头及当量可调核弹头。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随着军备竞赛开启,核武器给人类安全与生存带来严重威胁,将核裁军作为最优先和最紧迫裁军任务的呼声越来越高涨。1969年,联合国号召各国政府结束核军备竞赛,实现核裁军。

自那时起,美、苏、英、法等国发起并签署了一系列关于防止核战争、限制地下核试验的双/多边条约,包括1963年的《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1968年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1987年的《中导条约》、1996年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然而,拥有最庞大核及常规武库的大国既未放弃核威慑政策,也未停止对核武器的发展。

对峙波斯湾

20世纪50年代,当时与西方仍交好的伊朗着手核能源开发,并得到了英美等国的支持。1980年美伊断交后,前者频频指责伊朗以“和平利用核能”为掩护秘密发展核武器。2010年,联合国安理会开始制裁伊朗。

2015年7月,伊朗与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英国、美国和欧盟签署《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简称伊朗核协议)。根据协议,伊朗对核计划实施严格限制,换取国际社会解除制裁。(朝鲜同样因核武原因被联合国制裁至今。)

伊核协议规定,伊朗应拆除三分之二的离心机,将所有浓缩铀库存削减至300千克以下,并在15年内不生产丰度超过3.67%的浓缩铀。此外,伊朗必须在25年里接受对其核设施、非核设施的广泛监控,包括对铀矿及离心机工厂的监督。

联合国下属的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报告认为,伊朗在2003年之前一直在推行核武器计划,其中一些活动持续到2009年,但没有任何“可信迹象”证明伊朗在联合国制裁后依然在发展核武器。

核协议实施以后,IAEA全面加强了对伊朗9个地点18个核设施的监控和核查,直至目前。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8年5月8日宣布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但包括伊朗在内的其他各国并未立即终止履行协议所规定的的义务,多方谈判也在一直进行中。

国际原子能机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示意图。图片来源:国际原子能机构

令人遗憾的是,伊朗局势在今年5月突然发生了剧烈变化。美伊矛盾急剧升温,海湾地区冲突一触即发。

5月8日,也就是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1周年之际,继石油出口之后白宫宣布对伊朗的其他重要经济部门进行新一轮制裁,伊朗方面则宣布暂停履行“伊朗核协议”部分条款。进入6月,伊朗革命卫队击落了一架美国无人机。随后,特朗普在最后一刻取消了对伊朗动武的计划。

虽然伊朗政府曾在多个场合强调,伊朗永远不会发展核武器,但7月3日,伊朗总统鲁哈尼还是在政府会议上警告,伊朗将突破协议限制,“将丰度提升至我们想要的程度、必要的程度、我们需要的程度”。

对于伊朗方面突破伊朗核协议规定丰度(3.67%)上限的决定,中国国家核安全局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专家对界面新闻表示:“从技术层面上来说,能生产低浓铀就能生产高浓铀,技术上已经没有障碍。制造核武器也并不需要很多高浓铀,比如铀235浓度超过20%的浓铀,超过5千克定义为需要严格管理的一级核材料。有了高浓铀并不意味着可以制造核武器,后面的技术也有一定的难度,需要时间。但有高浓铀是制造核武器的前提,所以控制高浓铀也是国际上最有效的防核扩散手段,也最具有象征意义。”

对伊朗政府来说,制裁造成的经济压力是政治决策的关键因素之一。界面新闻报道,自2018年美国重启制裁以来,里亚尔已贬值60%左右。2018年伊朗消费者物价指数涨幅高达31%,今年可能会达到37%以上。此外,伊朗失业率达到12%,每三个年轻人中就有一个处于失业状态。因此,伊朗迫切需要恢复石油出口来缓解国内的经济状况。

除了经济因素,地区内另一个军事大国以色列的态度也将起到重要作用。美国情报公司Stratfor分析师博尔(Ryan Bohl)认为:“最无法预料的因素是以色列。因为他们不会容忍伊朗走上制造核武的道路,特别是在这届美国政府明确表示会在军事冲突中支持以色列的情况下。”

与死对头伊朗不同,以色列是国际社会公认的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之一,也是世界上仅有的三个拥有核武器但未签署《核不扩散条约》的国家,另外两国为印度和巴基斯坦。目前普遍预估以色列已经拥有的核弹头在80-90枚左右,而其拥有的所有核燃料一共可生产200枚核弹头。

世界各国拥有核弹头数量示意图。图片来源:美国军控协会

对伊朗来说,以色列的警告绝不是虚张声势。7月2日,以色列外长卡茨(Israel Katz)称,以色列决不允许伊朗拥有核武器。为了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就算以色列不得不单独行动”,也会对伊朗实施军事打击。

7月14日,鲁哈尼表态称如果美国解除制裁,伊朗“准备好今天、现在就与美国在任何地方举行会谈。”不过以色列方面却没有释放出任何缓和的信号。就在同一天,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对以色列国防学院的成员表示,“目前,世界上唯一一支能与伊朗作战的军队,就是以色列的军队。”

后中导时代

今年2月2日,美国正式暂停履行其在《美苏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下的义务,并启动了为期6个月的退出进程。5个月后,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法案暂停履行《中导条约》自此,《中导条约》将在8月2日正式成为历史。

1987年,里根和戈尔巴乔夫签署《中导条约》。根据条约,美苏应永久性消除射程在500至5500公里之间的陆基巡航导弹、弹道导弹及其发射装置,包括搭载核弹头的导弹。这是战后美苏达成的第一个真正减少核武器数量的条约。

大西洋月刊》认为,《中导条约》消除了整整一类的核武器,其与1991年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一起为结束冷战时期美俄的核军备竞赛打下基础。

多年来,美国和俄罗斯一直相互指责对方违反了《中导条约》。美国指责俄罗斯部署了破坏射程限制的9M729型(美方称SSC-8)陆基巡航导弹;俄罗斯则怀疑美国在东欧部署的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具备发射巡航导弹的能力。

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国防经济教研室主任张国凤对界面新闻表示,美俄相继暂停履行《中导条约》,必然会引发新一轮军备竞赛,对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构成严重威胁。

首先,美俄互相指责对方违反条约表明它们都开启了最先进中程导弹的研制。失去条约约束后,美国研制和部署进程会加快,俄罗斯虽说经济相对弱小,但在核武器研制上足以有与美国一比高低的资本。

其次,《中导条约》失效有可能加剧印太地区的军备竞赛。由于中程导弹的研制生产不受限制,美国可能将中程导弹部署到印太地区,或者出售给印太盟友,从而极大威胁到印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并迫使有关国家为了保证自身安全不得不加强导弹研制和部署。

第三、在美俄相继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义务后,欧洲的战略平衡被打破,一些欧洲国家有可能加强对中程导弹的研制生产与部署,并部署导弹防御系统,使欧洲陷入激烈军备竞赛之中的可能性很大。

美俄(苏联)核弹头数量柱状图。图片来源:原子科学家公报​

直到2017年之前,两个超级核武器大国都还依靠着《中导条约》所提供的对话框架对两国的战略不稳定性进行着调节和沟通。那么,到底是什么促使特朗普政府做出退出《中导条约》的决定呢?我们可以从近两年来特朗普政府在核工业方面的行动一探究竟。

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2月公布的《核资态评估报告》中提出,发展低当量核弹头对于对抗俄罗斯和保护北约盟友是必要的。例如,如果俄罗斯在东欧地区发生常规武器冲突后投下了一枚小型核弹,美国可能会因为不愿使用自己的大型核武而退缩(造成伤亡过于惨重)。因此低当量核弹头(伤亡相对较小)可以更好展示自己使用核武的意愿,从而威慑俄罗斯。这种理论在美国国内引起了强烈反弹,但这并不妨碍特朗普实行发展低当量核弹头的计划。

2018年4月,特朗普政府要求国会调拨6500万美元给隶属于能源部的国家核安全管理局,以便开始设计新的低当量核弹头W76-2。今年2月,位于德州的Pantex工厂完成了首批W76-2弹头的的生产。

然而北约盟友并没有因为W76-2核弹头的生产而感到安全。相反,《中导协议》的失败使欧洲陷入严重不安。

《纽约时报》7月5日援引欧盟官员称,北约正研究是否升级防御系统,使其能够击落俄罗斯新部署的中程核导弹。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宣布,北约正在考虑新的空中和导弹防御系统。预计北约成员国将在10月防长会议或12月领导人峰会之后研究防御方案。

实际上,W76-2只是美国打算研制和翻新的多种核弹头之一。美国国家核安全管理局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在未来25年将研制或更新多达9种新型核弹头,以满足《核态势评估报告》的要求。毫无疑问,这些核弹头的生产对军工行业来说是重大利好。

正如维也纳裁军与核不扩散中心高级研究员凯恩(Angela Kane)在今年初的达沃斯论坛上表示:“特朗普政府通过了一个关于在其他地区部署导弹新政策。一旦没有了《中导条约》,这些导弹系统就可以被部署在世界的任何角落。”

美国核弹头爆炸能量柱状图。图源:The 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

除了大力发展新型核武,特朗普政府还秘密进行了对中东铁杆盟友沙特的核技术转让。

路透社今年3月报道称,美国能源部长佩里批准了6家美国公司向沙特出售核电技术和援助。

据悉,沙特有建造至少两座核电站的计划。包括美国、韩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几个国家正在竞争这项合同,预计今年晚些时候沙特将宣布中标者。知情人士表示,佩里的这项行政批准被称为“第810授权”条款。美国国家核安全管理局则承认,这些公司要求特朗普政府对此保密。

许多美国议员担心,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情况下,与沙特分享核技术可能导致中东地区的核军备竞赛。目前,美国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正在进行调查,以“确定特朗普政府正在采取的行动是否符合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还是服务于那些因美国外交政策的变化而在经济上受益的人”。

如果说发展低当量核武和将核技术出售给沙特能给美国的能源和军工企业带来巨大经济利益的话,那么特朗普政府退出《中导条约》还有一个巨大的战略意图,那就是遏制中国。对此,特朗普从来不曾掩饰。

CNN 4月报道称,特朗普希望“能通过谈判,加入中国和其他国家。虽然这不太可能”。在前不久召开的G20峰会上,特朗普也还在和普京商讨这个概念。美方还表示曾多次邀请中方加入《中导协定》,但遭到了拒绝。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中国的国防投入合理适度,核力量始终维持在国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与美俄相比不在一个数量级,情况完全不同。中国反对任何国家在军控问题上拿中国说事,也不会参加任何三边核裁军协议的谈判。”

各国核弹头数量柱状图。图片来源:美国军备控制协会​

根据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军备协会的最新数据,截至2019年6月,全球共有约14000枚核弹头。其中俄罗斯共拥有核弹头6490枚,位列世界第一,美国共拥有核弹头6185枚紧随其后。法国、中国、英国分别拥有核弹头300、290和200枚,位列世界的三到五位。

对于如此庞大的核武器储备,维也纳裁军与核不扩散中心高级研究员凯恩的警告言犹在耳:“核武器和军备控制问题不仅对于地缘政治很重要,在经济上也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全球2017年军费开支达到了1.7万亿美元,我们真的想要在不断增长的核威慑下生活吗?我们有想过如何处理生态环境的后果吗?”

目前看来,这14000枚核弹头依然不能满足某些国家或挑衅或是威慑彼此的野心。我们又将在新一轮核军备竞赛的十字路口走向何方?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32)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5)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