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卖出15个亿,丸美上市一波“四”折,LV基金或成最大赢家

2019年06月30日 12:19 A
按照丸美股份发行价的估值与招股书中提及的L Capital当时的受让价格计算,丸美股份的此番上市,L Capital或浮盈近6亿元。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文丨投中网 马慕杰

“弹弹弹,弹走鱼尾纹”的丸美终于“弹”走了IPO阴霾。

经过了5年的IPO闯关,成立于2002年的广东丸美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丸美股份)近日成功拿到了A股市场的门票。

2019年6月14日,证监会发布公告称,该会按法定程序核准了广东丸美股份的首发申请。企业及其承销商将分别与交易所协商确定发行日程,并陆续刊登招股文件。

根据丸美股份招股书,本次公司公开发行新股不超过4100万股,占本次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若按发行价计算,丸美股份的估值约为84亿元。而作为丸美股份的机构股东,LV基金旗下的L Capital或获得账面浮盈近6亿元。

然而,此次丸美股份IPO,原定于2019年6月24日举行的网上路演被推迟至2019年7月15日,原定于2019年6月25日进行的网上、网下申购也将被推迟至2019年7月16日。

看起来似乎并不顺利的“临门一脚”如同其坎坷的上市进程。事实上,早在2014年,丸美就开启了上市计划。2014年6月,丸美第一次递交招股书。这之后因各种变故,其遭遇两次IPO滑铁卢,终于在2019年4月30日成功过会。

那么,丸美股份为何如此执着于登陆资本市场?在遭遇重重阻碍后,其又能否如约上市?投中网就上述问题致电丸美股份,相关工作人员称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

一波“四”折上市路,审计机构被立案调查

一定程度上,丸美股份的上市之路可以称得上是一波“四”折。

早在2014年6月19日,丸美股份就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报材料。在历经2年多的排队后,2016年11月16日,丸美股份首次上会。但在审核之后,丸美股份便遭发审委质疑其销售模式及公司隐瞒曾被药监局处罚的情况而上会被否。

不到一年时间即2017年7月,丸美股份二次披露招股书,但在最后时刻被取消了审核资格。根据当时证监会官网消息,证监会原定于在2018年7月31日召开的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113次发审委会议上对丸美股份进行IPO审核,但因丸美股份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检查,证监会决定取消丸美股份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

直至2019年4月底,丸美股份才终于如愿以偿,成功过会。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在丸美股份过会后仅10天左右,其审计机构“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因涉嫌违反证券相关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虽然丸美股份“幸运”地躲过了其审计机构被立案调查的风波,但这也直接导致了丸美股份获得批文的时间相对较长。

“保荐业务风险很高,很多上市公司舞弊。”有投资人对投中网直言,尽管丸美股份已经成功过会,但其披露的财务文件经营业绩或许会因此蒙上“灰尘”。

此外,在正式上市前的“临门一脚”时刻,丸美股份又因其IPO价格对应的市盈率高于中证指数有限公司发布的行业平均市盈率存在相关风险而被证监会要求,其需要连续三周在指定信披媒体上发布“投资风险特别公告”,并且公司原定于2019年6月24日举行的网上路演被推迟至2019年7月15日,原定于2019年6月25日进行的网上、网下申购也将被推迟至2019年7月16日。

而丸美股份公告显示,丸美股份本次IPO网下配售与网上发行的价格为20.54元/股,对应的市盈率为22.99倍、20.64倍。根据丸美股份最新招股书,本次公司公开发行新股不超过4100万股,占本次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若按发行价计算,丸美股份的估值约为84亿元。

“市盈率高说明市场对丸美股份的期待高,愿意为之的发展潜力给予更高的价格。对于投资者而言,投资价值会相对低一些。但如果价格被太大高估,可能会发生崩盘。”上述投资人对投中网说道。

“狼孩出身”苦求高级感,L Capital或浮盈近6亿元

丸美股份其实是一家传统意义上的“夫妻店”。

1995年,丸美股份创始人孙怀庆从重庆一家国企辞职来到广州。在广东几家化妆品公司沉浸多年后,孙怀庆发现了针对于眼部护肤的产品商机。2002年,孙怀庆找到日本一家化妆品原料供应商,并与其旗下公司合资成立公司,即丸美股份的前身——广州佳禾。

2006-2010年间,因公司实际控制人孙怀庆夫妇对广州佳禾持股主体进行重新安排,在经2次股权转让后,日本公司股东退出。2010年12月,孙怀庆妻子王晓蒲认购增资300万元,从而成为公司新股东。

两年之后即2012年12月,广州佳禾整体变更设立股份有限公司,同时更名为丸美股份。

有意思的是,在成立之初,丸美股份一直宣称自己为日本品牌。并且,为了强化“日本血统”,丸美股份对外宣称,公司于昭和54年在日本创立,创始人叫“小林庆夫”。

尽管在2008年丸美股份的“进口”身份被揭穿,公司也曾在当时公开道歉。但利用“进口帽子”塑造品牌高级感从而提升产品竞争力,或许成为了孙怀庆内心笃定的营销法宝。

比如,2013年5月,丸美股份迎来了一家外资机构。孙怀庆、王晓蒲将其持有的共10%的股份转让给了全球最大的奢饰品集团LVMH旗下的私募基金L Capital。从此,企业变更为中外合资公司。

而根据丸美股份招股书,公司上市前,丸美股份的三大股东分别为创始人孙怀庆、王晓蒲,以及L Capital,其持股比例分别为81%、9%、10%。可见,虽然企业为中外合资公司,但孙怀庆夫妇合计持股为90%,属夫妻绝对控股。

按照丸美股份发行价的估值与招股书中提及的L Capital当时的受让价格计算,丸美股份的此番上市,L Capital或浮盈近6亿元。

“我们是L基金在中国入股的第一单化妆品股权。”孙怀庆曾表示,LVMH很善于用各种手法提升收购对象的品牌度,这对他们来说是个诱惑。“佰草集有国企背景,我们没有。我们是狼孩出身。我们对自己产品的设计思路是高端路线、高端价格。我们有知名度和美誉度,但没有高级感和认同感。即使销售额做到30亿,还是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实际上,对于外界资本,L Capital并不是丸美股份当时的唯一选择。据悉,2009年末,今日资本便找到丸美股份,欲以财务投资的身份与之合作。并且,高盛(香港)与九鼎投资也分别于2011年与2012年和丸美股份有过接触,但孙怀庆坚持了自己的“算盘”。

在他看来,丸美股份需要的是战略支持,而不是简单的融资。此外,他曾称,高盛不是其需要的战略投资合作者,而且偏向于其在香港上市,目的性太强,“我不想因为一个投资者变成新的紧箍咒”。

然而,不想因投资者戴“紧箍咒”的丸美股份并未因此获得自由。外界普遍质疑,丸美股份之所以如此执着于上市,主要源于丸美股份与L Capital的协议对赌。根据招股书,赎回权条款主要内容为“如果发行人在L Capital成为发行人工商登记在册股东之日起的60个月内未能完成合格上市,则L Capital有权要求孙怀庆夫妇回购其持有的发行人全部股份”。

不过,2017年12月1日,该项对赌协议被双方解除。

能否打破“行业魔咒”?

紧贴“进口帽子”的策略或许在早期日化行业“得渠道者的天下”的市场环境下能够快速奏效,但在如今国内化妆品“产品至上”与“国货崛起”的大背景下,业绩突破的关键在于优质的“产品研发”。

根据丸美股份招股书,2016年-2018年,丸美股份营收分别为12.08亿元、13.53亿元、15.7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32亿元、3.12亿元、4.12亿元。

“随着中国国产化妆品品牌的质量提高以及千禧一代消费方式的迭代,消费者对国货化妆品或护肤品的口碑也越来越好,因此,丸美股份营收与利润有着较好的表现也无可厚非。但是,丸美股份最大的问题在于轻视产品研发,并且过度依赖经销商模式。”一消费领域投资人对投中网说道。

事实上,丸美股份确实面临重宣传轻研发的问题。丸美股份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公司用于广告宣传类的费用支出分别为3.38亿元、2.90亿元和3.90亿元,占公司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71.58%、62.12%和72.87%;而丸美股份的研发费用在同时期的支出分别为0.25亿元、0.28亿元及0.34亿元,占比营收的比重仅为2.05%、2.09%及2.15%。

此外,在销售模式上,公司产品销售仍以经销模式为主。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公司经销收入分别为10.63亿元、11.70亿元和13.79亿元,占当年主营业务收入的87.99%、86.54%和87.65%。虽然经销模式可借助经销商的网点资源快速建立庞大的销售网络,但在渠道逐渐年轻化的背景下,经销模式在未来的渠道竞争中优势会越来越不明显。

与此同时,丸美股份的产品还屡次出现质量问题。2017年9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关于24批次防晒类化妆品不合格”的通告,其中丸美股份的春纪美白防晒乳被指出涉及假冒产品;同年11月,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再次发布的“关于20批次防晒类化妆品不合格”的通告中,丸美股份生产的丸美激白防晒精华隔离乳和丸美嫩白防晒乳被鉴定为假冒产品。

由此可见,对于丸美股份来说,在未来的征途中,若想提升“丸美”的品牌度,还需回归到产品本质,在产品本身的研发与打磨上多下功夫。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8)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2)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