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腕表,宇舶努力用年轻人的方式赢得他们的心

2019年06月24日 09:00 A
瑞士知名腕表品牌HUBLOT宇舶表将刺青艺术引入全新境界,发布Big Bang Sang Bleu II刺青腕表。

记者|赵晓娇

作为当代流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刺青早已不再是男性化的地下文化象征,这种原始的技艺已发展为广受欢迎的艺术形式乃至文化现象,尤其在年轻一代心中它更是一种表达自我的独特图腾。将当代艺术甚至是代表亚文化的街头艺术融合到高级腕表当中,并逐渐形成独特风格,宇舶在尝试用年轻人喜爱的方式赢得他们的心,也为年轻人提供了一种新的高级腕表选择。

HUBLOT宇舶表品牌大使,刺青艺术家马克西姆·普莱西娅-布奇(Maxime Plescia-Buchi)首次来到北京,与宇舶表携手呈现Big Bang Sang Bleu II 刺青腕表。

自古,人类就凭借对图形对称性的掌握创作出众多令人叹为观止的建筑艺术作品。伦敦著名刺青Sang Bleu工作室创始人马克西姆·普莱西娅-布奇(Maxime Plescia-Buchi)用其领悟几何图形的奥秘,创立出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早在2016年伦敦时装周期间,宇舶表即与Sang Bleu工作室合作,通过融合玻璃和金属元素,以艺术雕塑般的形式展现了一个由圆环形和正方形进行精妙翻转叠加而构成的独特图案,不仅引入“正交圆”这一概念,更以一种特立独行的方式大胆记录时间。这个充满奇思妙想的形式为人们带来了视觉震撼,之后便被引入了Big Bang Sang Bleu刺青腕表的设计之中。马克西姆·普莱西娅-布奇(Maxime Plescia-Buchi)从达·芬奇名画《维特鲁威人》(Vitruvian Man)中汲取灵感,将和谐而均衡的图案设计融入腕表,在时间的维度中讲述了几何形状的奥秘。 

达·芬奇《维特鲁威人》

第一代Big Bang Sang Bleu刺青腕表,Maxime将《维特鲁威人》中的经典矩形和圆形腾挪了出来,由正方形和圆形多重叠合形成了新的艺术形态“正交圆”。而这种“正交圆”的艺术呈现效果又与崇拜太阳敬畏自然的古文化图腾八芒星遥相契合。表盘的“无指针”八芒星设计不仅赋予腕表更为独特的神秘气息,也引领出新的时间维度。三枚镀铑八角形盘层次交叠显示时间。最大的八芒星表盘代表“小时”,小八芒星表盘读取“分钟”,“小时”和“分钟”盘均饰以白色夜光涂层以便于读取时间。最小的八芒星表盘则记录秒钟流逝。

继2016年双方合作打造的Big Bang Sang Bleu刺青腕表问世大获成功后,今年巴塞尔国际钟表展期间,全新Big Bang Sang Bleu II刺青腕表的推出再次演绎了宇舶表品牌大使、Sang Bleu创始人马克西姆·普莱西娅-布奇(Maxime Plescia-Buchi)的雄心壮志和设计理念。他直言“宇舶表在创新和创意方面的努力与我在几何图形和刺青技艺上的探索不谋而合。作为一个腕表爱好者,与宇舶表共同设计腕表是一种享受,我能够充分展现自己的创作理念和激情。Big Bang Sang Bleu II刺青腕表就像是为热爱刺青艺术的人们提供了另一种选择,可以在腕间展现自己对于这种文化和潮流的理解和追求。” Maxime更亲切地将其称作为Big Bang Sang Bleu刺青腕表的“哥哥”,它们相互独立又彼此联系,相较于Big Bang Sang Bleu刺青腕表,如今发布的Big Bang Sang Bleu II刺青腕表更为精细和成熟,因为此次加入了计时码表的功能,所以除了考虑美观外,还要兼顾功能性上的呈现,这是对他极大的挑战。

新款刺青腕表运用更精细的线条设计打造三维视觉体验。由两个狭长的菱形与一个箭头组成的指针,如置于静谧的计时机芯上的刺青碎片,以现代风格呈现时光的流转飞逝。图形元素贯穿表壳,并通过切割和雕刻融入六边形表圈的装饰和蓝宝石水晶表背之中,UNICO机芯则经由全透明表盘跃然眼前。这款Big Bang Sang Bleu II腕表提供钛金及王金两种款式,分别限量发行200枚及100枚。

图片:品牌提供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4)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1)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