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了它,腕表就身价翻倍?

2019年06月26日 07:16 A
陀飞轮≈顶级+昂贵

记者|赵晓娇

表圈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算是门外汉,说到腕表复杂功能都能迅速反应出一个在技术层面上很高深的词,叫“陀飞轮”。然而,这种直接的反应和技术无关,更多是与“顶级”和“昂贵”相联结。一块儿有陀飞轮的腕表就约等于顶级品牌以及动辄几十,几百万的价格。两款用料相同,功能相当的腕表只因相差了个“陀飞轮”,价格就很可能差个几倍甚至十几倍。

陀飞轮究竟是何方神圣竟有如此大的魔力能让腕表的身价翻了这么多?其实,陀飞轮就是手表中一个让走时更加精准的机械装置;因为太难做,所以贵。

具体点解释,它是1801年6月26日,由阿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Louis Breguet)先生设计发明的一种钟表调速装置,目的是校正地心引力对钟表机件造成的走时误差。因为很早的时候,人们佩戴的主要是怀表或是挂表,无论是挂在胸前,还是揣在口袋里,由于钟表所处位置的不同,在地心引力作用下,摆轮可能会震动过快或过慢。宝玑先生通过让整个摆轮和擒纵机构以共同的轴心每分钟旋转一次而解决了这个问题。这种持续旋转的设计使得钟表在不同位置所受重力的负面影响可以相互抵消,从而提高腕表的走时精准度。

阿伯拉罕-路易·宝玑(1747-1823)先生的油画画作,作于1800年以前,私人收藏。

上面的原理看似简单,但是制作起来却不简单。陀飞轮于1801年获得专利,但自1795年至1805年,该项技术历经了不少于10年的试验与研究。在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发明陀飞轮后的有生之年中仅出售了35枚陀飞轮时计,一直到1950年,在这将近150年的时间里,全世界出现的具有陀飞轮装置的怀表及手表总数不过区区600只,由此可见陀飞轮技术的制作难度真不是随便说说。所以,这也就不难理解陀飞轮为什么卖得贵。

宝玑陀飞轮分解图

其实到了现在,虽然机械化,标准化已经很普及,但是制作一枚陀飞轮仍然需要耗费制表大师大量的精力,一般情况下,一枚小小的陀飞轮装置由超过70个精细零件组成,并且大部分为手工制作。同时,对这些零件的精细度有着极高要求,比如,甚至要求框架和陀飞轮的重量不能超过0.3克或0.013盎司,仅相当于一片天鹅羽毛的重量。

宝玑的陀飞轮,至今仍采用人工打磨

因此,就像我们看待剪纸、绘画、雕塑等艺术品一样,也应该用欣赏艺术的眼光来看陀飞轮。很多喜欢陀飞轮腕表的朋友都很迷恋欣赏陀飞轮旋转的那种感觉,他们有的人说通过这种精致的陀飞轮运行,感受到了宇宙的奥妙,也有的说由此感受到时间行走的艺术美,尽管不懂陀飞轮的人会觉得这些形容有点夸张,但作为腕表最“复杂”的功能之一,陀飞轮的艺术性是无法比拟的,甚至我觉得它才是最能体现机械腕表艺术之美的功能。

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5395超薄陀飞轮镂空腕表

正如全新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5395超薄陀飞轮镂空腕表为凸显陀飞轮技艺之精美,特别臻选厚度仅为3毫米的超薄机芯,并加以镂空式设计。这是宝玑首次将手工镌刻、玑镂刻花、倒角修饰工艺等复杂技艺一并运用于机芯。该枚腕表作品无论于制表技术层面,还是于艺术技艺方面,皆可堪称立于时代尖端的大师之作。

 

该枚腕表所搭载的超轻量级陀飞轮框架,总重不逾0.290克;得益于一只高能发条盒,该枚4赫兹高振频的陀飞轮机芯动力储备可长达80小时,此机芯曾被搭载于5377和5367上。此次,该机芯首次被应用于完全镂空的设计结构,堪称对该项传承技艺的当代诠释。为凸显机械构造之精妙,金质夹板与表桥亦经镂空处理。镂空工艺的挑战主要源于在最大限度剔除材料的同时,需确保各部件的技术性能不受影响。金质材料的应用更为该项新颖的制表技艺增添了难度。一旦选用的合金材料开始硬化,制表师便需即刻运用专业技术对其加以处理,方得实现最终造型。宝玑为屈指可数仅存具备如此境界金镂技艺的制表品牌之一。 

 
 
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5367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

如果喜欢简约美,则可以选择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5367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这枚腕表将陀飞轮纯粹而完美地演绎于简约的表盘之上,使其锋芒尽显。整体表盘布局简约精致,简化其他元素以凸显陀飞轮装置。

为了凸显表盘要素的点睛之妙,宝玑于手工倒角修饰的陀飞轮表桥上镶嵌了精美宝石。同时,蓝钢宝玑指针与洁白无瑕的珐琅表盘形成鲜明对比,使得时针和分针的位置更加清晰易读。11点钟位置的宝玑数字刻度环与5点钟位置的陀飞轮两两相对。此布局的巧妙呈现不禁令人回想起阿伯拉罕-路易·宝玑(A.-L. Breguet)在制表领域的开创精神,以及他对当时主流计时器审美理念的不断革新。

宝玑Marine航海系列5887陀飞轮时间等式腕表

想要复杂功能则可以选择宝玑Marine航海系列5887陀飞轮时间等式腕表。这枚腕表除了玄妙的时间等式功能之外,还拥有位列三大复杂功能之一的万年历功能。表盘的10点钟至11点钟位置设有星期显示视窗,1点钟至2点钟位置显示月份和闰年历。针尖饰有船锚图案的逆跳指针,沿刻度环内侧9点钟至3点钟之间的扇面转动,指示日期。表盘的信息显示经过精心布局,优美简洁、一目了然。

宝玑Marine航海系列5887陀飞轮时间等式腕表搭载581DPE自动上链机芯,为腕表再添一重引以为傲的复杂功能:60秒陀飞轮,钛金属框架中内置宝玑摆轮,搭配硅质游丝。这一创新设计使摆轮振频高达4赫兹,同时为自动上链机芯提供长达80小时的充足动力储备。表盘7点钟至9点钟位置设有动力储备显示。陀飞轮与时间等式凸轮同轴运行,穿过承载凸轮的透明蓝宝石圆盘,陀飞轮机构清晰可辨。

总之,陀飞轮是一项非常考验品牌制表技艺的复杂功能,它除了凝聚了制表大师不可替代的心血之外,也完美地演绎了机械的动感之美和时间的深邃之美。

尽管贵,却贵得有理,贵得有品位。而宝玑作为发明陀飞轮的品牌,也从未停止在陀飞轮上的研发与创新。宝玑不畏挑战,通过艺术、美感与技术的完美融合,不断创造非凡陀飞轮臻品。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7)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3)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