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分明,层次丰富:二战主题小说为何持续火爆?

2019年05月29日 09:00 A
战争塑造了一个明确的邪恶阵营,读者和作家都乐于见证纳粹这个终极大魔王被一次次打倒。

图片来源:CNN

我们为何会如此钟爱历史小说?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相关的小说,其中又以西线的战事故事最受欢迎。

从新上架的畅销书中随便一挑,你就能遇到一本描绘危险的纳粹德国的书。如果你认为仅凭《夜莺》《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或《猩红色的天空下》就能满足读者的胃口,那么你错了。

相关题材的新书不断涌现,读者也不停地购买。看看最近的畅销书排行榜,《奥斯威辛的纹身师》(The Tattooist of Auschwitz)和《失落的巴黎女孩》(The Lost Girls of Paris)甚至与EL·詹姆斯(E.L. James,畅销情色小说《五十度灰》作者)和AJ·费恩(A.J. Finn,畅销推理小说《窗里的女人》作者)的作品平分秋色。

“现在是一个(读者对战争作品)长期着迷的时期。”《爱丽丝网络》(The Alice Network)和《女猎手》(The Huntress)的作者凯特·奎因(Kate Quinn)说道。她认为,相关题材获得成功的部分原因在于战争塑造了一个明确的邪恶阵营。有了纳粹这个大魔王,正邪之战自然是不容小觑的。

这种冲突题材对很多作者有着天然的吸引力,但在如此拥挤的领域中脱颖而出并不容易,除非能找出一些尚未被学界开掘的历史。我们询问了四位2019年的新作作者,想看看他们是如何推陈出新的。

拉姆兹普尔,《腹语者》(The Ventriloquists

拉姆兹普尔和新作《腹语者》(8月27日上市)封面

拉姆兹普尔(Ramzipoor)正在撰写一篇关于文学地下团体的论文。在查找资料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份报告。报告上说,在每个纳粹占领的国家,地下新闻媒体都是抵抗运动的一部分。例如,在比利时,《假晚报》(Faux Soir)就是1943年《晚报》(Le Soir)的恶搞版本,专门嘲笑纳粹。

至于《假晚报》的内容,拉姆兹普尔说:“报告上真的只有几句话,”但这足以激起她的兴趣,尤其是与报纸的小样相结合。“读摘录的时候,我就被它的幽默震惊到了。”

拉姆兹普尔曾考虑写一本非虚构的书,但她没有足够的材料来填充故事,因为大多数参与这些恶搞报纸活动的人都被逮捕并杀死了。因此她做了另外一件好事:将了解到的现实与想象之物混合到了一起。

凯特·奎因,《女猎手》

凯特·奎因和新作《女猎手》封面

这部小说的主干部分由两个鲜为人知的故事构成:首先是一名女纳粹的故事,战后她被发现藏匿于美国;第二个是“夜女巫”——苏联的女性轰炸机军团——(Night Witches)的历史。这本书讲述了一位前飞行员试图追查隐藏凶手的故事。

当发现引渡到美国的第一个战犯是一名女性时,奎因受到了启发。赫敏·布劳恩斯坦(Hermine Braunsteiner)是皇后区的一位家庭主妇,后来与一名建筑工人结婚(这两个人在奥地利度假期间相遇)。“她是美国公民,她的丈夫和邻居在发现她过去是一个野蛮的集中营狱卒时,都非常惊讶,”奎因说,“他们一直觉得她连一只苍蝇都不愿伤害。”

小说中关于夜女巫的一些奇闻异事其实是真的,素材来自20世纪90年代的一系列采访。例如:有时炸弹无法从战斗机的架子上脱落,驾驶飞机的女人们会果断采取一个危险的解决办法:在飞行途中爬到机翼上,把炸弹推下去。

苏珊·迈斯纳,《战争的最后一年》(The Last Year of the War

苏珊·迈斯纳和新作《战争的最后一年》封面

战争期间被拘留在美国的日裔美国人的历史众所周知,但被监禁的德裔美国人的故事则没有那么高的曝光度。苏珊·迈斯纳(Susan Meissner)的书讲述了两位少年在其中一个集中营见面后的故事。

迈斯纳在访问埃利斯岛时偶然发现了这个故事,在那里,一位讲解员解释说,在战争期间,成千上万的德国人被关押在美国。“我从未听说过这种事,”她说,“在这1万人中,有4000人被遣返——许多人是被迫回去的,他们被用来换取美国犹太人和被困在敌人战线之后的美国公民。”

美国政府“以人换人”的手段对迈斯纳来说是一种“丑闻”,缺乏人性,所以她觉得必须要写下来。“我认为我们必须看看这个国家都做了些什么,”她说,“以史为鉴意味着要阅读历史,并从中学习。”

帕姆·杰诺夫,《消失的巴黎女孩》(The Lost Girls of Paris

帕姆·杰诺夫和新作《消失的巴黎女孩》封面

因为多种原因,帕姆·杰诺夫(Pam Jenoff)喜欢书写战争期间的女性。对于刚刚体验战争的女人来说,她们的生活与和平年代产生了天壤之别,所以她的角色最终会“以其从未想象过的方式接受考验和发生动摇”。另外,还有很多典型的战争故事刻意避开了对女性的书写。重点来了:帕姆最新小说的主题是女间谍在纳粹占领期间的法国所从事的危险工作。

“让《消失的巴黎女孩》中的女性如此引人注目的原因在于,她们英勇的奉献在很大程度上并未被人们认识到。”杰诺夫说。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这本畅销书被人们称为反性骚扰时代制作。“当然这并不是我的出发点,”她说,“但在各种地方发现女人们的声音,的确让人兴奋。”

(翻译:冷君晓)

……………………

| ᐕ)⁾⁾ 更多精彩内容与互动分享,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和界面文化新浪微博

来源:华盛顿邮报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7)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