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厂】被性侵的男孩

2019年05月16日 11:33 A
他们曾经不敢去公共厕所、不敢去澡堂、不敢接触男同学…被性侵的阴影,至今仍深远地影响着他们的生活。站出来讲述这段经历,他们希望让更多人意识到,性侵之罪无关性别。

 

文/阿东

 

1.

“我是男生,我也被人猥亵过。”

2018年7月底,我们发布了一条名为《她们讲出了自己被性侵的经历》的短片,是箭厂实习生阿土的在校作品。看完电影《嘉年华》后,她想到性侵不只是发生在新闻、电影中遥远陌生的事,决定发布朋友圈征集身边曾经受过性侵害的女生们,拍下她们对经历的自白。

截至目前,这个短片在B站累计收到超过一万条评论,创下箭厂在B站所发片子获评论最多的纪录。

评论中,有人反思性教育,批判侵害者,也有人分享自我保护的经验,但最多的还是个人故事的分享,这让评论区变成一个巨大的树洞,也成为了我们制作“男生版”短片的一个契机。

在众多让人愤怒、难过和心疼的故事里,一些来自男孩的发声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他们或敲下键盘,小心翼翼地确认:“我经历的这件事算不算性侵?”又或带着尝试自我疗愈的心态,从回忆里将无处诉说的伤痕挖出,“说出来也许就能遗忘了”。

尽管现实生活中,你可能很少听说过有男生受到性侵犯,但事实是,性侵之恶没有性别之分,尤其是面对毫无抵抗能力的孩子。

我们决定试一试,看有没有男生愿意讲述自己被性侵的经历。从收到的评论和其他分享中,我们最终征集到了四位男生。

 

2.

性侵这个秘密,在阿文和他同龄的表弟表妹中,是一个共同的童年伤疤。

他记得那个中年的男性亲戚,总是在听说家长出门后来上门拜访,让一个孩子去找另一个孩子,有时候是单人,有时候是多人,对阿文他们进行抚摸甚至插入的侵犯。

他总是给孩子们许诺一些小礼物,男生送零食,女生送发卡,让他们不要告诉别人,就这样持续了两三年。

小明高中是住校生,某一天室友嘴边沾了有牙膏的白沫,被其他同学开玩笑说“口交”,这个和性相关的词,让他突然回想到小学的体育老师。

那个男老师看起来阳光、开朗,总是招呼小男孩去办公室吃零食、玩电脑。小明当时很高兴,老师一边抱着他,一边让他玩游戏。慢慢地,老师把手伸进了他的裤子。当时二三年级的小明,根本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Ziggy受到的性侵犯夹杂着校园欺凌的阴影。那时候他十五岁,烦恼的是一个同班男生屡次对他提出性的要求,像是开玩笑,又像在欺负他。有一天补习班结束,下着雨,这个男生单独跑回来拿伞,把还在教室的Ziggy扑倒在地,用生殖器磨蹭他的身体。

那之后,Ziggy以各种理由不去学校,他觉得好像全班同学都知道这件事,走在路上也觉得没有任何人可以信任。他妈妈担心孩子是抑郁症,又担心即将临近的中考,让他休了学。

受到表哥侵犯时,小云只有小学二年级,表哥也不大,刚五年级,同睡一床的半年间,他没有想到,表哥整夜地抚摸他的下体,让他为自己口交,把成人片中所学到的,全都实施在年幼的弟弟身上。

小云只答应我们接受电话采访,但他的讲述却更加细腻、悲伤。如今23岁的他,仍然记得当时那个房间,那个村庄,和那些夜晚。

 

3.

2008年,瑞银慈善基金会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做了一个关于儿童性侵的长期调查,结果发现,匿名从学生中收集的性侵经历数目,是家长传达的8倍,其中,受侵犯的男生数量比女生高出2.7%。

在中国内地,关于男童性侵的案件报道少之又少。人们似乎倾向于将这“避讳”成一种不存在的事情,甚至据说在一些幼儿园和小学中,为避免尴尬,老师会刻意避开男童,只对女孩进行防性侵的教育。

性教育的缺失,对那些遭受性侵的孩子的成长产生了深远影响。

六七岁的时候,阿文和小明并没有清晰地意识到自己遭受了什么。而成长过程中,传统文化中被污名化的性话题,则让小云产生了强烈的自我羞耻感。

社会对男性受猥亵的避而不谈,让男孩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在得不到教育、帮助的同时,他们也难以得到任何保护。小明和小云都在大学选择了法学专业,小云甚至曾想过,是不是学了法律,就能揭露表哥的罪行,把他送进监狱。

但现实让男孩们都失望了。

目前,我国现行刑法中强奸罪受害主体只承认女性,而没有男性。如果是对男童进行性侵犯,只能以猥亵儿童罪进行处罚。奸淫幼女最高可判死刑,但猥亵儿童罪最高的刑期只有5年。

阿文在采访时说,男女既然是平等的,女生遭受的事情,男生也会遭受,也可能无法抵抗加害者的强力,“男生受侵害,难道可以说他是在享受吗?如果我享受的话,为什么我会感觉这么痛苦呢?”

 

4.

回想起拍摄过程,我们察觉到了一些女生和男生叙述的不同之处。

当拍摄“女生版”完成时,阿土出门去收拾其他的器材,其中一位女生对着无人看守的相机,说出了更多故事和感受,流下了眼泪。

在“女生版”和“男生版”前后两部短片中,女生能够回想起很多关于事件发生的细节,非常细致地表达自己的情绪感受。而男生大多会表示记不清具体过程,倾向于描述大致的事件,以及自己的思考。

无论如何,我们都认为,男性遭受性侵的事实应该被讲述。

在传达他们的讲述时,我们也担心会再一次伤害到这些男生,如果你认出了片中某位人物,请不要冒昧打扰。因为遭受性侵,他们的生活至今仍受到巨大影响。

他们曾经不敢去公共厕所、不敢去澡堂、不敢接触男同学、不敢相信陌生人,更严重的是,一些男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害怕自己会不会对别人实施伤害,害怕自己会不会成为一个恋童癖。

 

5.

小明在大学时参与了一些社会学的课程和实践,他说自己所有的学习,都为了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一个人,而不是被欲望所吞噬的禽兽,而曾经的经历,也让他愿意去关注不受重视的弱势群体。

当被问到是否还憎恨对自己施暴的同学时,Ziggy表示说不上原谅,但他们当时都才15岁,那个男生可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没有意识到对别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一年多过去,Ziggy已经升上高一,在学校玩乐队,有很多不错的朋友。

对小云来讲,至今的影响是让他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责任心和能力来抚养一个孩子。

他虽然听父母讲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却没有从他们那听说要警惕亲戚好友、警惕受到性侵犯。所以他决定在网上分享自己的经历,决定接受采访:多一位家长了解这件事,就多一个孩子受到保护。

阿文是一位防艾公益组织的志愿者,今年毕业之后,他即将成为小学老师。他希望能对孩子们进行一些基础的性教育,告诉他们,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不管是女生,还是男生。

而我们希望,这些讲述能被更多人听到、看到,感谢这些说出自己被性侵经历的男孩和女孩,他们的勇气让这个世界更多了一些光,去照亮最可怕的黑暗。

 

制作团队简介

 

厂长语录

凝望着天空,乌云散开了吗?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37)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2)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