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松枪支管控后,拥有更多枪的巴西人真会更安全吗?

2019年05月13日 12:44 A
巴西智库Instituto Igarape研究主任穆格认为,“好人持枪”可以改善巴西人身安全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将维护公共安全的责任下放给未受过训练的公民,这种做法是公共政策失败的标志。

5月7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签署法令放宽进口枪支限制,并增加民众可购买弹药数量。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田思奇

作为每年谋杀案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巴西政府计划让公民更容易地获取枪支,相信这能够帮助打击犯罪。

5月7日,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签署法令,进一步放宽持枪和枪支进口限制。今年早些时候接受电台采访时,博尔索纳罗曾这样说:“所有流氓都已经有枪了,只有好人才没有枪!”

支持放宽枪支限制的人相信,公民持枪能让犯罪分子三思而后行。但反对者指出,单纯增加枪支的数量只会让谋杀率上升得更快。巴西圣保罗智库Instituto Igarape研究主任穆格(Robert Muggah)对界面新闻表示,将维护公共安全的责任下放给未受过训练的公民,这种做法是公共政策失败的标志。

在博尔索纳罗最新签署的法令中,体育射击运动员、猎人和收藏家将被允许携带武器前往射击场。获得拥枪资质的普通公民购买枪支的弹药数量上限从每年50发提高至每年5000发。有十年或以上经验的武装部队老兵将有权携带武器。

法令还承诺打破武器和弹药进口的垄断,实行“去官僚化”——目的是鼓励竞争、保障质量和安全。该法令称,对公安机构购买的“数量和质量”的限制也将取消,但没有具体说明是指枪支还是弹药,还是两者兼而有之。

穆格认为,更加自由的武器进口将不可避免地削弱巴西本土武器制造商陶鲁斯公司(Forjas Taurus)的市场份额。巴西从北美、西欧和亚洲进口的外国武器将显著增加,因为无论是国家安全部队成员还是普通消费者,许多人都更喜欢外国产品,而不是质量稍逊的巴西枪支。

不过,在放宽持枪限制后,来自新消费者(甚至是首次购买的消费者)需求的急剧增加,会抵消进口带来的影响。这也是陶鲁斯公司股价在新法令出台后仍然飙升的原因。

穆格说,可以预期的是,在进口限制放松、持枪公民范围扩大、可获得的武器数量和类型增加的情况下,巴西国内外的武器和弹药采购及供应将全面大幅增加。

对于去年10月刚刚当选总统的博尔索纳罗来说,这一结果将是他长久以来的期盼。穆格指出,承诺放宽枪支准入,扩大携带枪支的“权利”,并增加外国进口,这是博尔索纳罗作为民选官员(众议院议员)27年来“唯一的关注点”。

“我们走到了法律的极限,我们没有超过法律,”博尔索纳罗说。他在签署法令当天强调,最新法令源自2005年由左翼组织的一次全民公决。在这次投票中,近64%的巴西人反对全面禁止武器销售。

就职后不久,博尔索纳罗就在今年1月签署命令兑现其竞选承诺——放松了对符合条件公民购买枪支的限制。在新规下,购枪者不再需要接受联邦警察面试,解释自己购枪的理由。博尔索纳罗还曾公开表示,支持立法允许人们在街上携带武器,希望所有没有犯罪记录的巴西人都能够持枪。不过这还需要国会的支持。

数据显示,枪支暴力频发的巴西在2017年记录有大约6.4万起谋杀案,相当于每10万名居民中就会出现31起谋杀,而谋杀案中超过70%的人是使用枪支犯罪。

在这样的背景下,新法令带来的枪支数量的增加能否减少暴力,存在着巨大争议。

今年3月13日,巴西圣保罗州苏扎诺市的劳尔布拉西尔(Raul Brasil)州立学校曾遭遇大规模枪击,共造成10人死亡,另有至少10人受伤。

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对于这起在巴西罕见的校园枪击案,博尔索纳罗的支持者、巴西参议员奥利皮奥(Major Olimpio)称,如果当时有老师或者学校员工配枪,或许就能避免悲剧的发生,“我们不能让任何人利用此次悲剧鼓吹解除武装才是解决办法,解除武装只能让罪犯拥有枪支、阻碍自卫”。

作为回应,下议院少数派领袖费戈尔(Jandira Feghali)则谴责,此次校园枪击事件的发生与一个“让民众持枪以暴制暴”的政府有关。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枪支暴力事件数量已在全球“领先”,但在严格的现行控枪规定下,巴西实际上是拉美地区枪支拥有率较低的国家,而一些民众也确实渴望得到持枪自卫的机会。

根据研究机构“小武器调查”(Small Arms Survey)2018年6月发布的统计,如今每100名巴西人中有8名持枪。相比之下,哥伦比亚人持枪比例为10%,墨西哥人为13%,委内瑞拉人近19%。而在美国,每100名平民就拥有120支枪。

根据2003年的一项法律,巴西民用枪支拥有者年龄要至少达到25岁,能够提供稳定工作的证明,并且没有犯罪记录。一些批评者抱怨说,在博尔索纳罗今年放松规定前,巴西联邦警察对申请者是否真的需要一把枪有最终决定权,而警察经常认为他们并不需要。

索特罗·儒尼奥尔(Sotero Júnior)是圣保罗一家运动营养品商店的老板,他对《华尔街日报》说,有枪以后他会觉得更安全,在一个暴力死亡人数比一些战争地区还要多的国家,他宁愿做一个带枪的人,而不是没有枪的人。

“我从来都不想要枪,我也不喜欢,”他说,“如果我住在一个文明的国家,我不需要(枪),但我住在巴西。”自2006年开店以来,他的店已被人持枪抢劫了六次;三年前,他的妻子更是在一处公交车站遭枪手抢劫和性侵。

儒尼奥尔的想法能得到不少巴西人的呼应。Datafolha公司2018年10月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41%的巴西人赞成放松枪支法规,而五年前这一比例为30%。2017年的一项Paraná Pesquisas民意调查发现,53%的巴西人支持出于自卫目的降低持枪门槛。

但即便如此,并没有证据显示增加获得武器的机会就可以更好地保障个人安全。巴西非政府组织“我为和平”(Sou da Paz)估计,枪支数量增加1%将导致枪击暴力致死案件增加2%。

穆格也对界面新闻表示,几乎没有证据可以表明,增加获得武器的机会就能加强个人的安全和保障。支持枪支的论点大多依赖于耸人听闻的轶事,而不是科学事实,那些认为“好人持枪”可以改善巴西人身安全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

穆格介绍说,过去十年里,巴西许多地区的暴力犯罪,包括枪支暴力事件都大幅减少,而这更多地得益于警务实践中的具体调整与针对高危地区和人群的预防。

例如最近几年,圣保罗州的谋杀率大幅下降。从2001年到2018年,该州的凶杀率从每10万人33.1起降到了每10万人6.4起。大幅降低的主要原因是针对数据收集的改革、实时犯罪制图(real-time crime mapping)、以及民事警察部队和宪兵部队之间的协调。对深夜酒类销售许可证加以限制,也成为暴力减少的间接原因之一。

在里约热内卢州,穆格指出,“目标体系”办法和警察调解小队(UPP)项目帮助该地区在2009-2015年期间的谋杀率下降了66%。前者是鼓励军队和民警合作,后者是派驻警察留守贫民窟,为此巴西宪兵招募了9000名新兵,将他们部署到38个地区,覆盖到了150多万居民。

然而从2016年起,里约热内卢遭遇严重的经济危机和政治丑闻,该项目从2016年被迫暂停,直到今年才恢复。从巴西整体来看,在经历了2014-2016年的经济衰退后,巴西警察部队资源有限,且饱受腐败困扰,在与势力强大的贩毒团伙角力时总是败下阵来。批评人士认为,巴西政府缺乏相应的国家公共安全规划,无论是调查性警务和社区警务都应得到更多投资。

穆格对界面新闻强调,巴西人需要的是明确的国家战略,将减少谋杀列为优先事项,同时在改善治安和预防战略方面进行州级别的投资。

他说,当前的争论并不在于是否应该有控枪规定,而在于这一规定该有多全面。“这(些争论)是对公民最低限度的要求,”穆格说,要知道,“公民拥枪是一项特权,而不是权利。”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