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痛分娩来了,为何她们还在承受痛苦?

2019年04月29日 11:17 A
调查结果显示,中国的无痛分娩率平均不到10%,急需普及和提高分娩镇痛,西北和西南地区尤其需要被关注。

记者|任悠悠

同时断20根肋骨什么感觉?

生孩子试试,这种疼痛可以持续8-24个小时。

曾经有人将从分娩疼痛中“硬挺”过来的母亲形容为“勇敢”,似乎只有感受了这个疼痛才算是完整的母亲,毕竟妈妈那一辈人就是这样过来的也没太大问题。

在采访晓静(化名)妈妈时,她坐在床边示范,“再疼也得咬着牙不叫,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抓住床板,不疼的时候就赶紧吃两口饭,保存体力。”就算疼得牙齿咬碎了,护士、助产士、医生也只是上前安慰下,再无他法。

那时的产房每天都回荡着撕心裂肺的喊声。

潘方(化名),一位有9年临床经验的助产士就表示,自己曾经见过很多孕妇在床上痛得打滚,更夸张的一次是产妇直接痛到一边哭喊着,一边裸着身子狂奔出去要求医生剖宫产。

“这和我们的国力和文明程度不相符。”这是2008年胡灵群教授带领“无痛分娩中国行”一行人第一次来中国时见到此情此景的感受。

潘方表示,此前很多产妇来了之后就因为怕疼而要求剖宫产,加之剖宫产的适应症指标宽松,很多可以顺产的产妇都转为了剖宫产。“第一产程(从有规律的宫缩到子宫10厘米开全)要承受的疼痛是遥遥无期的,让产妇们的身心受到最大的摧残。”

刚生过孩子的R产妇躺在床上回忆道,当时自己疼得失去理智,一直捶打肚子,就希望有人把疼痛停止,甚至可以为此付出一切代价,“在那时已经没有什么母爱孩子一说了,完全就痛疯了。”

这一点都不夸张,这也是为什么现实生活中会出现陕西榆林产妇跳楼事件,当产妇马茸茸因产程中剧烈疼痛要求剖宫产,被拒绝,最终疼痛难忍跳楼身亡,发生了一尸两命的悲剧。

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产科麻醉学组曾在全国开展了分娩镇痛的相关调查,调查对象全部是妇产专科医院, 将全国七个区域的42家医院有效调查表纳入统计,调查3年总分娩量为1489228例,分娩镇痛率分别为:东北 29.97%、华北 17.97%、 华东 30.77%、 华南 11.65%、 华中 19.66%、 西北 1.02%、 西南 7.56%。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急需普及和提高分娩镇痛,西北和西南地区尤其需要被关注。

今年3月2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印发《第一批国家分娩镇痛试点医院名单》,确定了913家医院作为第一批国家分娩镇痛(椎管内无痛分娩)试点医院,平均10%不到的无痛分娩率似乎就要有所改变。

萍乡市妇幼保健院医务科科长刘爱民的邮箱里提示来了一封邮件,她点击打开附件,上面写着《关于征求分娩镇痛试点工作方案意见的函》,文件清楚得写着“卫健委决定在2018年-2020年间在全国范围内遴选一定数量的医院看在海纳分娩镇痛诊疗试点工作,发挥试点医院的带动和示范作用.......”

她深知自己所在的医院能入围试点医院,因为自2003年开展了无痛分娩技术以来,萍乡市妇幼保健院一直保持着当地无痛分娩技术执牛耳者的地位,去年的无痛分娩比例也达到了45%以上。尽管这一数据比不上沿海地区的瞩目,但对一个内地三线城市而言,这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

但在十几公里以外的某县级市妇幼保健院,就没有如此幸运了。

“据说年分娩量要达到5000以上才给入围,我们年分娩量只有2200多,覆盖的人口就只有这么多,到哪去找那么多产妇呢?”对同样负责申报材料的潘科长来说,没有入围试点医院这件事情很让大家“面子挂不住”。

副院长、分管该申报工作的医务科科长、麻醉科黄飞(化名)主任都聚集在一起冥思苦想。“可能是我们太诚实了,把自己去年的分娩镇痛数如实上报了(30%左右)”。

无论原因是怎样的,对这个只有5个麻醉科医生(还有一个在外进修)的二甲医院而言,尽管早在10年以前就有过无痛分娩的尝试,但并没有主推,这一切都源自“政策选择上的失误”。

“一开始我们是打算推无痛分娩,但考虑到这毕竟是侵入性操作,正好上面又推导乐分娩,我们就向导乐倾斜了。但整体推下来发现,导乐分娩没有无痛分娩的效果好,加之国家政策也出台了,于是从2018年起就开始又转到无痛分娩上来了。”潘科长如是介绍。

2018年起,该医院开始系统性得推广无痛分娩,麻醉医生加入孕妇学校解说无痛分娩的相关知识、在街头进行义诊宣教、医护人员接触患者时也会更多得向无痛分娩进行倾斜。对于因为怕痛入院就想剖宫产的女孩会轮番进行宣教,直到她打消念头。

除此之外,在收费上进行倾斜也是政策支持的方向之一。

目前全国没有统一无痛分娩的价格收费,从以往的报道资料中得知,深圳顺产的总费用约为3000元-4000元左右,其中打无痛针的费用约为1000元-2000元左右;辽宁为2000多元,用无痛分娩院方收入仅增加800元左右。

根据潘科长的介绍,医院价格是根据江西省物价局的规定来定,一般顺产是2000左右,进行椎管内麻醉的话就多出1000元左右。在分娩报销政策上是按照单病种付费的形式进行,如果住院产生的费用超过3000元,那产妇只需支付3000元,如果不足3000元,那就按照实际的费用支付。

或许是2018年的铺垫,2019年前三个月该医院的无痛分娩率达到了40%以上。

数据不能造假,现实也无法辩驳。在现实生活中,生孩子的痛依旧还是在细节中被放大。

据麻醉科主任陈医生介绍,因为麻醉科医生人手有限,有时产妇选择了做无痛分娩,但因为没人,只能硬生生得等着医生来,直到最后宫口全开。“这种情况很常见,因为人手实在是短缺。

但是并非有了麻醉科医生就万事大吉了。

“通常情况下是等你宫口开到三指或四指的时候,再打硬膜外麻醉效果最好。”护士小张在一旁监测晓静的情况,不经意得说出了这个细节。晓静痛苦得反问:“还要等到开三指到四指啊!我已经忍受不了了。”

刚生完孩子的R产妇也表示在生孩子的时候 ,医生会提醒要等到开三指的时候才打无痛分娩,而且在打之前会反复得和她核对确认是否真的需要。

然而这3指的纠结早在2006年就已经被国际国内的专业组织所否定,胡灵群医生解释,产程早期分娩镇痛并不会增加剖宫产率,不应该根据宫颈口扩张程度拒绝椎管内分娩镇痛,分娩镇痛的指征应该基于产妇个体的需求。其实,由于现代产房的设置让产妇早期使用椎管内无痛分娩非常困难,很多医院需要在宫口开了3指后才能进入产房。

这一点与《分娩镇痛技术操作规范》的规定一致,第四条“椎管内分娩镇痛开始的时机”提到“产程开始后,产妇有要求,经评估无禁忌症后,在产程的任何阶段均可开始实施椎管内分娩镇痛。”

以上是有幸接触到无痛分娩的产妇,有的产妇连这样的机会都不曾有过。

潘方回忆早些年,那时也有无痛分娩,但大家意识还未开化,很多家庭里都是老人家说了算,当媳妇儿在产房里痛得哭天抢地,提出要进行分娩镇痛时,有的婆婆可能以默不作声不签署同意书为由而耗下去,直到产妇生完孩子。

“我们生孩子不都是这样过来的么?怎么那么娇气,就要打什么无痛。要是影响到孩子怎么办?”事后还会这样小声得和医护人员嘀咕着。

产科主任黄梅(化名)也认同潘方的观点,她说早些年,因为麻醉知情同意书需要家属签字,很多时候住院也是家属交钱,所以打不打无痛分娩的决定权不在产妇手中,而在家属那一方。

“要是家属不同意,认为对孩子不好,会造成腰痛什么的,那产妇在床上疼得死去活来也没用。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少了很多。”

现在尽管913家医院上了名单,但执行还需要医护人员、家属、产妇的配合,才能让这项“原罪”变得不那么“理所当然”,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专家李银河曾所说的:“产妇分娩是否痛苦,反映了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为产妇减轻痛苦,是对生命个体的尊重,也反映了一种生育文明。”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1)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17)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