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播种季来了,这些上市公司的工业大麻在哪呢?

2019年04月12日 09:32 A
界面新闻实地走访发现,顺灏股份子公司无处可循,康恩贝种植基地还未播种。

图片来源:张译予,摄于云南省雄壁镇大舍村。

记者 | 张译予

编辑 |

1

A股市场上的工业大麻高热不退。短短三个月时间,十余家公司股价沾“麻”后大幅上涨,最早涉足的顺灏股份今年股价涨幅更是高达486.21%。

不过,与二级市场的喧嚣不同,上市公司工业大麻业务展开情况一直静悄悄,犹抱琵琶半遮面。在4月播种季到来时,界面新闻记者去往云南的昆明、曲靖、红河等地,实地走访工业大麻加工公司与种植基地,试图揭开这些公司的“神秘面纱”。

顺灏股份:子公司注册地在公园没人听说

大麻根据四氢大麻酚含量可分为娱乐大麻和工业大麻两类,大麻二酚(CBD)是工业大麻中提取的重要化合物。工业大麻主要应用方向为日化品、工业材料、能源以及医疗等领域。工业大麻富含的CBD是非神经活性物质,具有镇定、治疗癫痫及抑郁症等多种疾病的作用。

在A股公司中,顺灏股份(002565.SZ)最先公告涉“麻”。

1月16日晚间,顺灏股份发布告称,其全资子公司云南绿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下称云南绿新)收到曲靖市公安局沾益分局关于对云南绿新加工大麻花叶项目申请的批复。工业大麻概念由顺灏股份的一纸公告开始进入投资者视线。

根据顺灏股份的表述,云南绿新开展的大麻花叶加工项目是其对工业大麻领域的全新探索,未来在该项目建成并取得加工许可证后,顺灏股份将对工业大麻中的大麻二酚(CBD)及其他活性成分的提取物做加工技术研究和产品研发,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其后在1月17日至1月25日期间,顺灏股份连续收获7个涨停。1月23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曾下发问询函,要求顺灏股份对开展大麻花叶项目进行说明。顺灏股份回复称,公司目前仅拿到曲靖公安局沾益分局对加工工业大麻的预批复,该项目的厂房建设、设备购置、人才招募、试生产等还需较长时间。

工商资料显示,云南绿新成立于2019年1月8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1月16日,云南绿新在其营业范围中加入了:工业大麻的科学研究、种植、加工及其产品的销售(在许可证范围内开展生产经营)字样。

界面新闻记者在曲靖市沾益县实地探访后发现,云南绿新工商资料披露的所在地是一片街心公园,旁边为商业街,分布着餐饮店、服装店等商店,界面新闻记者再三寻找,云南绿新始终无迹可寻。附近商店店主告诉记者,“我在这里开店这么久,没有听说过云南绿新这个公司。”

云南绿新披露所在地是一片街心公园。
街心公园旁的商业街。

随后界面新闻记者去往沾益县工业园区,也没看到云南绿新公司,只看见云南珠江集团(制焦公司)的厂房,门口的工人以及门卫均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这里只有制焦公司。”

云南珠江集团(制焦公司)。

变更了子公司业务后,顺灏股份马不停蹄继续拓展业务。2月19日,顺灏股份称,其控股子公司上海绿馨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绿馨)与云南汉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云南汉素)、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麻集团)签署《合作协议》,探索工业大麻花叶萃后基础材料在电子生物健康产品的市场机会。

公告进一步披露,经协商,上海绿馨、云南汉素拟共同投资设立一家新公司,进一步拓展公司在电子烟和工业大麻相关业务的协同发展。上海绿馨出资2000万元,占合资公司65%的股权;云南汉素出资1077万元,占合资公司35%的股权。

由此可以看出,顺灏股份工业大麻的生产加工业务,绝大多数依赖于云南汉素。

公开资料显示,云南汉素成立于2015年12月,主营业务为工业大麻的科学研究、种植、加工及其产品的销售,已经取得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核发的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具备种植、加工工业大麻并销售萃后基础材料的合法资格。其股权由汉麻集团、芜湖美瑞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北海银河生物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股74.45%、20%和5.55%。

界面新闻记者去往云南汉素披露的所在地昆明市海口镇,试图进一步了解这家公司。

但当记者来到其工商资料披露的所在地时,却发现该地是西仪股份(002265.SZ)的厂房。在西仪股份工作人员指引下,从其厂区的侧门进入,穿过两公里的小路,终于在西仪股份厂区深处,找到了云南汉素加工厂房所在。

云南汉素仅有两栋厂房,占地面积30亩左右。深浅不一的蓝色方块组成了云南汉素的外墙,不过,云南汉素的大门口上并没有明显标识,仅在厂房外墙上悬挂着三块金色的铭牌。铭牌上写着:云南汉素院士工作站、工业大麻产业技术创新联盟以及该联盟的副理事长单位。上述铭牌标识日期均为2016年11月。

云南汉素厂房

门口工作人员称:“这个厂房没建多久,这两年才起来,里面是大麻加工厂。”记者问及,云南汉素是否有种植基地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在曲靖、西双版纳等地有基地。”不过,当记者试图联系厂区负责人时,却被拒绝。

4月10日,有投资者就云南绿新地址一事询问顺灏股份,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称,证券部工作人员有事外出,相关问题要证券部才能作答。

康恩贝:种植基地“未见一麻”

眼见工业大麻行情火爆,以制药为主营业务的康恩贝(600572.SZ)也火速公告,准备分一杯羹。

1月28日,康恩贝发布公告称,其孙公司云南云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云南云杏)获得云南省红河州泸西县的批复,同意其生产加工工业大麻制品。云南云杏业绩连续三年处于亏损状态。康恩贝表示,本次云杏公司申请开展工业大麻加工,是为了积极盘活资产、寻求产品及业务转型、实现解困和发展。

2月20日,康恩贝官网公告称,其子公司:云南希美康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希美康)、泸西希康银杏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希康银杏)以及云南希诺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均获得《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

3月8日,康恩贝公告,拟以3000万元受让全资子公司云南希陶绿色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希陶公司)所持云杏公司100%股权,并在股权受让完成后,由康恩贝对云杏公司增资6000万元。两项投资累计达9000万元,该笔资金由康恩贝自筹解决。

康恩贝所披露的上述4家公司,原主要种植植物均为银杏。界面新闻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康恩贝下属公司的生产基地中,目前还是只有银杏挺立,工业大麻身影毫无踪迹。

曲靖市通往炎方乡的路上随处可见大片的银杏苗。当界面新闻记者到达康恩贝孙公司希美康所在地炎方乡红土沟时,眼前所见也仅有低矮的银杏树苗。

红土沟银杏种植地

当地村民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康恩贝公司在这里向村民租地种植银杏。每亩地每年租金500元。“公司说今年要种大麻了,但现在还没有播种。大麻不允许私人种植,只能在公司租的土地上种。”上述村民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据村民介绍,红土沟主要种植作物为玉米、小麦,没有种植大麻的历史。

希康银杏所在地泸西县白水镇吾乃白村,田间的作物以烤烟、玉米、小麦为主。村民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哪家在种大麻。”对于希康银杏的主要种植物银杏,也很少见到。“银杏只在银杏厂(云南云杏)里见到过,我们自己不种。”

吾乃白村向西两公里处的工业园区内,当地人口中的银杏公司:云南云杏便坐落于此。厂区内也仅有银杏树苗的身影。

云南云杏厂区。

云南云杏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的确是以银杏为主要种植作物以及原料。对于工业大麻业务,其身旁另一位工作人员称:“种工业大麻的办公室也在这里,才成立不久。大麻种植基地在乡里,现在还没开始播种。我们这里是加工厂,只负责加工。”

此前,康恩贝工作人员曾向来咨询的投资者表示,种银杏与大麻是因为集团跟上市公司在云南有种植业务,目前种的药材,以银杏为主。大麻是新的业务,但都属于农作物,也是种植业务的自然延伸和拓展。这位工作人员还称,“(工业大麻)种植主要是大股东下面的子公司进行,目前还没有纳入上市公司体系内。”据其描述,工业大麻的种植其实是上市公司大股东及当地种植子公司的老总一起新成立的一家康麻公司在从事。后续康麻公司会有工业大麻上下游全产业链的业务延伸。

对于大麻产业链的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大麻是个新产业,对于医用,国家还没有完全审批,目前只是一个概念。不光是我们公司,大麻业务在国内都只是一个概念,短期内产生效益都是不可能的。我们正在布局,上市公司旗下有加工的预许可。现在种都还没种出来,最近正在下种,得8、9月份收割,之后才是考虑加工的问题。”

龙津药业:对种植公司收购尚未完成

另一家工业大麻的龙头:龙津药业(002750.SZ)则以1500万元投资,换来几十亿市值增长。

自2月28日披露增资云南牧亚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牧亚农业)后,龙津药业股价走出了8连板走势,股价也由7.16元/股涨至最高21.64元/股,涨幅达155.66%。对于业绩增速陷入下滑的龙津药业而言,这或许是另一个机会。

据龙津药业公告,牧亚农业于2018年被云南省曲靖市师宗县政府列为精准扶贫参与单位,2018年工业大麻种植面积超过3000亩,分布于云南省师宗县龙庆乡、雄壁镇、竹基镇等多个乡镇,采收花叶干品约380余吨,仓储面积超过2000平方米,与种子供应商、花叶收购客户均已签订多年合同,2019年规划种植面积超过1万亩。

牧亚农业总公司位于昆明,成立于2016年3月,其师宗县分公司则是主要种植、加工所在。在牧亚农业师宗分公司,界面新闻记者见到大片的厂房,以及用于测定工业大麻中大麻酚含量的化验室。工作人员表示,这里是生产基地,有工业大麻的业务。对于其他问题并未透露太多。

牧亚农业厂区门口。
牧亚农业厂房。

随后界面新闻记者去往龙津药业披露的工业大麻种植地。在师宗县龙庆乡豆温村,界面新闻记者进入村口,便看见路边竖立着:有机工业大麻种植基地告示牌。在标牌的右下角,实施单位为牧亚农业。

豆温村工业大麻种植基地告示牌。

豆温村村民告诉记者,豆温村2016年就开始种植工业大麻。牧亚农业同村委会签协议,每户报名种工业大麻的村民也与公司签合同,公司设定收购价统一收购。收购的主要是大麻的叶子、花以及麻籽。2018年的收购价为10.5元一公斤。为了鼓励贫困户种植大麻,政府还给予种植大麻的贫困户每亩700元-1000元不等的补贴。

对于工业大麻这种新作物品种,村民们种植意愿高涨。豆温村村民王华告诉记者,种植工业大麻比种别的作物容易且收入高。工业大麻一般在每年的农历4月,雨水充沛的季节播种,植株间隔在1米左右。播种时要覆盖一层薄膜保持水分,当大麻植株开始发芽之后,仅需要定时浇水即可。“比种苞谷、小麦方便多了,不用施肥,也不用怎么花心思。苞谷每公斤才能卖两块钱,大麻更划算。”

豆温村耕地。

工业大麻一年只能种一次,每年的农历10月是收获季节。与收获烤烟类似,收割下来的工业大麻需要经过晾晒后才能由公司进行收购。一亩地的收成在两三百公斤左右。一位牧亚农业派驻豆温村的工作人员称,2019年的收购价将涨至11元一公斤。

牧亚农业的另一处种植基地位于雄壁镇大舍村。不同于豆温村,大舍村起步较晚,2018年才开始种植工业大麻。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大舍村种植工业大麻面积达1000亩,其中涉及贫困户75户321人700余亩。种植由村合作社统一运作,统一提供种苗、统一技术指导,采收后由公司按种植合同保底统一收购。

大舍村2918年工业大麻种植地。

贫困户通过种植工业大麻,每年可以分得一定的地租费和管护费,另外产生效益后,还可获得70%的产值分红。经测算,大舍村种植1000余亩工业大麻,预计可实现总产值200余万元。

当地村民表示,2018年时,村里要求贫困户强制种植工业大麻,今年则没有这个要求。去年的收购价为10块钱一公斤。不过去年由于天气原因,收成不是很好,花和叶子少,麻籽较多,不过因为是合作种植的第一年,所以牧亚农业还是全部收走了。

大舍村耕地里散落的工业大麻。

不过今年的情况有所变动。“村里不再强制贫困户种植了。大家想种的都可以报名。”对于补贴形式,变成村委会向贫困户发放种植用薄膜,并且免费提供拖拉机等农机犁地。

与豆温村类似,大舍村村民种植意愿也十分高涨,认为种植工业大麻是笔划算的投入。

值得注意的是,龙津药业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收购牧亚农业的交易目前还在进行,尚未完成。现在是播种的季节,牧亚农业目前有一小部分工业大麻正在进行播种。

除了上述三家公司,过去几个月中,还有诚志股份、紫鑫药业、华仁药业、尔康制药、东风股份、寿仙谷、德展健康等公司宣布参股、控股工业大麻相关企业,或者是与工业大麻相关企业展开合作。他们各自的涉“麻”现状如何依然有待揭开。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102)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38)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