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所放松城投债发行,“开前门”规范地方政府融资

2019年03月14日 14:35 A
分析师认为,交易所放松地方融资平台发行公司债申报条件,有利于缓解城投公司到期债务偿还压力,也便于更有针对性地规范地方政府融资行为。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城投公司债发行将迎来“小高潮”。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陈鹏

近日有消息称,沪深交易所放松了地方融资平台发行公司债的申报条件。分析师认为,这有利于缓解城投公司到期债务偿还压力,也便于更有针对性地规范地方政府融资行为。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城投公司债发行将迎来“小高潮”。

3月13日,《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称,沪深交易所上周窗口指导放松了地方融资平台发行公司债的申报条件,窗口指导的主要内容包括:对于六个月内到期的债务,以借新还旧为目的发行公司债,放开政府收入占比50%的上限限制,但不允许配套补流。

界面新闻向上海证券交易所求证,但截至发稿,未得到交易所方面的回应。

“我们前两天看到了,交易所这边可能就是对平台那边有一些窗口指导。”一位券商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字面上理解就是交易所允许他们借新还旧,从条件来说,对之前发债的平台有一些利好。”

城投债密集到期 再融资大潮或至

分析师指出,一方面,今年城投债偿付压力较大,另一方面,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为实现“稳投资”,监管层多次释放融资政策宽松信号。比如,中央去年11月提前下达部分转移支付,今年又提前下达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1.39万亿元,地方专项债发行也提前至1月份,在此情况下,大批工程项目集中上马。因此,在这个时候放松对城投债发行人的要求,也算顺势所趋,并将有力支持城投融资。

据东方金诚统计,2019年,城投债到期规模约1.4万亿元,这还不包括2019年发行并于年内到期的短融、超短融。此外,还有约6700亿元城投债进入回售期。总体来看,城投债面临较大的再融资压力。

另据中证鹏元评级统计,不考虑2019年内新发行的短期融资券到期的情况下,3月份是城投债到期的高峰,到期规模2296.35亿元,而从到期债券信用级别分类来看,AA级债券到期数量较大。

中泰证券指出,由于未来6个月到期的城投债中,主体评级为AA、行政级别为县级以及西南、东北省份的平台到期债券中的公司债占比偏高,基本超过10%,放松发行条件能有效控制城投债整体板块的尾部风险。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也在报告中指出,虽然诸多文件明确,2014年后城投平台所借债务不列入地方政府债务,不承担融资功能,但城投仍是基建项目的重要载体,是金融机构信贷类、非标类、债券类资产的重要主体,另一方面,城投债务存量高,到期规模大,资产端公益性项目多,创造现金流能力差,还款能力不足。如果出大规模的实质性违约,则基建可能会陷入“资金荒”,金融机构可能会出现较多的坏账资产。

2018年10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合理保障融资平台公司正常融资需求”,“对必要的在建项目,允许融资平台公司在不扩大建设规模和防范风险的前提下与金融机构协商继续融资,避免出现工程烂尾”。今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稳妥处理地方债务风险”,并首次提及“妥善解决融资平台到期债务问题”。

最新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2月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4.3%,虽然增速比去年全年提高0.5个百分点,但仍处于历史低位。

分析师指出,作为稳增长主要抓手的基建投资依然疲弱,增加了未来需求进一步放缓的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政策进行有效调整,适当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为基建投资提供充足的资金来源。

东方金诚公用事业部副总经理高路对界面新闻表示,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城投债发行将迎来一波“小高潮”,但发行目的可能以置换到期债务为主,城投公司存量债务规模仍将得到严格控制。

“开前门” 规范地方政府融资行为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张斌认为,虽然稳投资系列政策信号不断加强, 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进度加快,项目审批也在加快,但资金来源仍是突出问题,符合现行政策法规要求的合理资金安排,远不足以支撑当前庞大的基建规模。

他建议,下一步,政策调整如何“破旧立新”值得思考,财政政策需要更加积极“开前门”,对公益和准公益类基建历史债务认账,为新增债务买单。金融体系也需要做出一系列补短板措施。

光大证券研究所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指出,从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角度看,取消“发行人来自所属地方政府的收入占比不得超过50%”这一要求,可以提高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以及质量,更有针对性地规范地方政府的举债行为,让更多符合要求的城投项目获得资金支持。

2016年,为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同时加强债市风险管理,上交所对地方融资平台的甄别标准进行修订,将此前“发行人属于退出平台类,或者涉及土地开发、政府项目代建等相关业务的,其报告期来自所属地方政府的收入和现金流占比不得均超过50%”的双红线标准,调整为仅以营业收入为参考。由于现金流条件比较容易满足,此举实际是提高了类平台发行人的公司债发债门槛。

“但在实践中,我们发现(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担保的行为与‘超过50%’之间既不是包括与被包括的关系,又不是充分和必要的关系。”张旭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此时将‘50%要求’这个指标取消,利于更加有针对性地规范政府的融资行为,更加有针对性地依法依规管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让更多符合要求的项目得到债券市场金融资源的支持,有利于化解潜在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

对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化解,张旭认为,未来可以多策并举。例如,适度扩大“贷款置换隐性债务”的参与范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江苏省镇江市正在谋划作为地方隐性债务化解试点城市。镇江试点化解地方隐性债务方案的设想,总体上,是由国家开放银行提供化解地方隐性债务专项贷款,利率在基准水平左右,由镇江市财政局下属的资产管理公司作为承接主体,再以普通借款方式投放到辖区各平台,主要用于置换纳入隐性债务中的高成本非标,以降低成本。

张旭建议,未来可在天津、贵州、重庆、长沙、湘潭、浏阳、盐城等更多的地方推进该试点。在参与的金融机构上,不必局限于国开行,可以允许包括商业银行在内的更多类型的金融机构参与其中,鼓励他们与融资平台公司协商,采取市场化方式,通过合适期限的金融工具应对到期存量隐性债务风险。

相比于民企债,目前城投债市场整体交投情绪较高。但受前期城投非标违约事件影响,信用利差高企,结构上有所分化,投资者对弱资质城投债较为谨慎。

高路表示,总体看,年内城投公司爆发大面积信用风险的可能性较低,但在部分区域财政实力较弱、资产负债率过高、缺乏优质资产的城投公司中爆发局部信用风险的可能有所加大。

Wind数据显示,截至3月8日,今年以来城投债成交总量达1.34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11%。 其中,1月总成交量达到一年来最高,为7221亿元。信用利差方面,2月以来,各等级城投利差均有所收窄,不过AA登记弱资质省份城投利差仍处在较高位置。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