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更好的时代,还是一个更坏的时代?

2019年03月13日 10:15 A
我们现在面临着一种选择:返回以往的旧模式,或是进入一个激进但充满了不确定的未来。

2018年是笔者心目中最后的伟大革命——1968年的社会骚乱,当时越南战争开始出现转折,学生爆发抗议行动,“布拉格之春”运动以失败收场——50周年。今天,北美洲正面临着两场而非一场革命:可能性的革命(a revolution of possibility)和否定的革命(a revolution of negation)。

我们这个时代可能不会让人感觉像是一个特别具有革命性的时代。但是,如果我们仔细思量,我们会发现,当今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力量正在将我们推向两个方向:其中一个方向会使我们加速前行,而另一个方向则会令我们向后倒退。我们所选择的革命将会决定我们未来的命运。

可能性的革命是被教育、科学、创新和设计推动的,由一系列科学和技术的革命组成,而且彼此之间互相影响、相辅相成,是人类获取财富、健康和个人自由的途径。

否定的革命产生自迷信和恐惧,由不同的元素组成:无知、绝望、贪婪、种族主义和仇恨。这种革命将其他人拒之门外,只保护自己。在某些事件上,人们集体反应,采取一致的行动;而当面对另一些事件时,人们囤积自己的财富,而且各自行动。

对于可能性革命的拥护者(包括设计师、程序员、艺术家、创新者和企业家)来说,没有什么比一个能够自我完善的世界更令人兴奋的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可以变得更智能、更快速、更容易、更轻松、更绿色环保、更公正、更开放、更容易获得,而且更加美丽。从我们使用的能源到我们购买的产品,从我们吃的食物到我们与身边环境以及与其他人接触和互动的方式,所有的一切都被重新设计过,以更好地满足我们的需求。

可能性的革命是指数式增长的,而且还在不断加速推进。在这场革命中,一切都不稳定、充满活力、而且各种转变随时可能发生­——这种状况会令很多人深感不安。“如果你感到焦虑,想象一下那些不在这个房间里的人有何感受,”加拿大总理贾斯丁·特鲁多(Justin Trudeau)在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年度会议上对一群商界领袖说,“那些工人、那些看不到经济增长带来好处的人们、那些普普通通的男人和女人,他们都希望在各自的职业阶梯上站稳脚跟,而且总是在努力地向上攀爬——对他们来说,科技使他们的个人生活受益,但是也对他们的职业构成威胁。”科技进步会使社会变得不稳定: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到2030年,自动化的实现可能会取代4-8亿名工人,令他们失去工作。没有人知道15年后哪些工作岗位还能继续存在,但是我们也清楚,可能性的革命正在成就着超出我们想象力的伟业。

过去的200年里,我们见证了在几乎所有重要事件上发生的积极的转变。人类面对过种种重大的挑战:从控制传染性疾病的蔓延扩散,到提供免费的公共教育。人类登陆了月球;能够在外太空的国际空间站开展工作;漫游者探测车在火星表面四处探索;巨大的火箭腾空升起又稳稳降落。全世界许多国家一起联手合作、共同对抗诸如脊髓灰质炎、疟疾、HIV艾滋病毒、埃博拉病毒、气候变化、贫穷和饥饿等严重问题。我们为制造业、运输业、航空旅行和电信通讯建造了全球性的基础设施。现在有超过40亿人使用互联网,互联网为人们提供了无数机会和巨大的信息量。全球的农业产出自1961年以来已经达到了超过2倍的增长。

尽管如此,一些时事评论员仍然认为我们这个时代是落后的。“在美国,信任正在崩溃。”2018年1月《大西洋月刊》刊文称,美国人对政府、媒体和企业的信任度正在下降。益普索(Ipsos)2017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半数以上的加拿大受访者认为,现在的年轻一代将比他们父辈的境况更糟。我们确信我们并没有获得成功,我们的制度是失败的,我们没有能力将全球福利置于个人利益或民族国家利益之前,而且我们也不愿意学习和改变我们的行为方式,以确保人类社会获得进步。

1820年,大约94%的全球人口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当时富人和穷人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鸿沟,差不多就是国王和乞丐之间的差异。现在,沃伦·巴菲特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但是尽管我们无法得到他所拥有的那些机会,我们生活的方式却或多或少十分相似。我们都接受过教育,都乘飞机出行,享受旅行的乐趣,我们都有手机和电脑,都可以使用互联网,我们都在星巴克买饮料喝,而且我们都使用谷歌搜索引擎。正如安迪·沃霍尔(AndyWarhol,美国艺术家,波普艺术的倡导者和领袖,被誉为20世纪艺术界最有名的人物之一——译注)曾经说的那样:总统(在这里就是指沃伦·巴菲特这类人)也和我喝同样的可乐。科技的发展使数十亿人得以享有同样的生活体验:乘飞机旅行、国际航运、消费性电子产品、使用互联网等等。可能性的革命是彻底的平等主义,而且建立在一个具有开放联系性质的平台上,这种革命应该是人人都可以参与的。这种全世界数十亿人都可以享用的可能性,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决定性的特征。

然而,我们中的一些人却极力地否认这一点,他们正在将大多数人都在向上攀爬的梯级拆掉。这些人认为目前存在着一种风险:我们这个高度互联的时代所产生的好处只会惠及少数幸运的人。我相信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选择:返回我们过去熟悉的旧模式,或是进入一个激进但充满了不确定的未来。

1957年,后来当选加拿大总理的莱斯特.B·皮尔森(Lester B. Pearson)在他的诺贝尔奖获奖演讲中,引用了历史学家阿诺尔德·汤因比(Arnold Toynbee,英国历史学家,曾被誉为“近世以来最伟大的历史学家”,著有12册巨著《历史研究》,讲述世界各个主要民族的兴起与衰落——译注)的话:经历历史的长河,“二十世纪将被未来的后代记住,并不是因为这是一个政治冲突的年代,或是一个拥有科技发明的年代,而是因为这是一个人类社会敢于将全体人类的福祉当作一个现实目标的年代。”当汤因比使用“现实目标”(practical objective)这个词语时,他将此作为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规划项目的参数——这并非一个遥不可及的乌托邦愿景,而是一个人人都有能力承诺参与实现的目标。

图片来源:The Walrus

经济

赞成可能性的革命,意味着将人类从危险和不需要动脑筋的工作中解放出来。自动化看起来也许非常可怕——毕竟,根据布鲁克菲尔德创新和创业研究所(Brookfield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的研究显示,加拿大有接近一半的工作可以改为自动化操作。但是那些涉及创意、社交互动以及需要与人实际接触的工作很难实现自动化,而且这些工作由人来完成的效果远远超出由机器人完成的效果。自动驾驶的车辆可能导致多达30万的加拿大卡车司机失业,但是自动驾驶的车辆每年也可能挽救几千人的生命,使他们免于死于人类司机驾驶的车辆造成的交通意外。自动化的实现也并非全无代价,它造成的影响将不成比例地只涉及最低收入阶层的人,因此我们必须建立起一个帮助工人接受再培训并渡过失业难关的系统。

过去的50年我们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多的财富。全球有多达数十亿人成为了中产阶层。根据一项研究显示,目前全球中产阶层的人数已经达到38亿人——这个人数在历史上首次超过了贫困人口的数量。现在新的支付方式和经济交流活动也为最为贫穷的人口提供了获得市场财富的机会。M-Pesa是一种肯尼亚的移动支付服务系统,该系统仅仅靠为贫困家庭提供可行的银行服务,就帮助了2%的肯尼亚家庭成功脱贫。 这就是可能性的革命:旨在为所有人提供机会。

而另一方面,否定的革命意味着不顾对经济、生态和人类造成的影响,顽固地坚持使用过时的技术、工业和能源系统,不肯发生改变。20国集团(G20)的成员国为化石燃料公司提供了4440亿美元的补贴(2016年,加拿大为这一工业提供了33亿美元的补贴)。尽管对煤炭的需求已经显著下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仍然坚持强调挽救美国煤炭工业的重要性,而且他的政府部门推翻了数十条环保方面的条例,其中包括海上石油钻探的安全规则。

否定的革命还意味着财富越来越集中于越来越少的人手中,占世界人口1%的人却占有了超过40%的全球财富。根据2018年世界不平等报告(2018 World Inequality Report),自1980年起,北美、俄罗斯、中国、印度等地收入不均的情况迅速加剧,欧洲的这一差距则相对缓和。在那些收入不均现象尚未扩大的地区,收入的不平等已经非常严重——中东地区最富有的10%的人仍然拥有社会全部财富中的60%。 即使是在加拿大这样一个拥有被许多人理想化了的生活水平的国家,最富有的87个家庭拥有的净资产也相当于纽芬兰、拉布拉多地区、爱德华王子岛和新布伦瑞克省(Newfoundland,Labrador,Prince,Edward Island,New Brunswick,均为加拿大地名——译注)所有人全部资产的总和。因此有一种危险的趋势存在:少数最富有的公民将以与我们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生活,而且与他们的社区失去联系。人类的未来并不在于装有栅门的封闭社区和贵宾休息室,而应该是能够将我们这个时代创造出的利益分享给所有人的平台。

健康

生命的最终尺度是死亡。我们的寿命能有多长,毫无疑问最终取决于我们能够获得多少健康信息和健康服务,以及我们是否生活于一个健康的环境之中。全球人口的寿命在过去的200年里一直在不断增长。一些地区的人口寿命比另一些地区增长得快,但有时也会因为社会危机和冲突的发生而下降,但整体的发展趋势是清晰的。技术上和科学领域的进步提高了我们进行医疗干预的能力,而且使人们能够得到新形式的卫生保健,降低了婴儿死亡率,延长了人口的寿命。这就是可能性的革命:人们能够拥有更健康的身体,能够享受更高品质的生活。医疗保健创新领域一直在不断设想并对人体提供新的医疗介入技术。

制图:The Walrus

现在人类能够更换或修理诸如手臂、腿、手、关节、牙齿、眼睛、心脏、肾脏、皮肤、耳朵、胰腺、骨骼、软骨、肝脏和肺等多个部位。麻省理工学院的人体外科修复学创新先驱休·赫尔(Hugh Herr)曾经开玩笑说,他为那些无法给自己的四肢更新换代的人感到悲哀。赫尔在一次登山活动中失去了双腿膝盖以下的部分,他不断地改进自己两条假腿的功能,现在他拥有了分别专门用于跑步和登山的义肢,然而他身体的其他部位却和其他所有人一样,在不断地老化。他展望未来,认为外科修复学将不仅能够更换人体的某些部位,更能改善人类身体的功能,也许终有一日人们会认为假肢比由血肉和骨骼组成的普通四肢更好。

当全体人类携手合作,我们能够消灭地球上的各种疾病。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和来自超过70个国家的国际顾问联合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后,1980年,天花成为了首个被宣布已被人类消灭的疾病。比尔和美琳达·盖茨基金会(The 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提供了数十亿美元,致力于改善全球人口的健康状况,该基金会指出,到2030年,人类能够再消灭另外4种疾病,包括脊髓灰质炎和几内亚龙线虫病(guineaworm,一种寄生线虫,也称麦地那龙线虫,生活在人类和其他脊椎动物的皮下,在印度和非洲很常见——译注)。疟疾不会被根除,但是它的传播程度和范围将会大幅缩小。自1988年脊髓灰质炎消除工作开展以后,脊髓灰质炎的发病案例减少了至少99%。

与此同时,否定的革命一直在积极地否定科学所起的作用,因为它所推崇的是伪科学和阴谋论。自2009年以来,因信奉“哲学信仰”而豁免接种疫苗的人数在美国12个州有所上升(美国只有18个州允许有这样的豁免)。麻疹在几乎完全被扑灭之后又再次出现了。2008年左右,一些反对疫苗接种运动的人士访问了明尼苏达州的一个社区,2014年,该社区接种疫苗的比率下降至令人担忧的42%。三年之后,这一社区出现了多达75例感染麻疹的病例,感染者几乎全都是10岁以下的儿童。麦克劳德堡(Fort MacLeod)是加拿大西部艾伯塔省(Alberta)的一个小镇,同样也有着令人震惊的极低疫苗接种率——可能是当地教堂领袖发起的抵抗接种疫苗行动的结果。反对接种疫苗的观点在欧洲被很多人接受,毫无事实根据的关于接种疫苗后影响身体健康的谣言在网络上得到放大和传播,特别是通过一些社交媒体得以传播。在接种疫苗这件事上,新技术的声音被掩盖了,而那些专门传播恐惧、破坏事实真相和诋毁专业知识的团体发出了更响亮的声音。

气候变化

全球气候的变化最显著地反映了我们所做出的存在着分歧的选择。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UN's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的最新气候报告发现,我们只有11年的时间可以用来预防出现毁灭性洪水、干旱和难民危机等情况。如果全球气温上升2摄氏度,99%的热带珊瑚礁将会死亡,五分之一的昆虫将失去一半以上的栖息地,数百万人将被迫从热带地区撤离,以躲避洪水和干旱等自然灾难。该报告提出的目标是将气温的上升控制在1.5摄氏度或更低的水平,这个目标将需要我们全体的共同努力,以期在2050年实现全球净零碳排放。

面对如此可怕的预测和严重的后果,人们很容易感到悲观绝望。不过,尽管我们总是不擅长预测将会出现的问题,但我们已经证明,一旦危机降临,我们是有能力处理好的。也有一些好的消息:世界各地不少个人和政府都正在为气候变化采取行动。密歇根州的一个非营利组织一直致力于克隆红杉树并广泛种植这种树苗,以此作为恢复原始红杉树森林的一步行动。1000多名志愿者在一名年轻律师的带领下,清理了孟买一个海滩上的350万公斤垃圾。中国已经宣布计划建立一个巨大的碳市场,印度现在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可再生能源项目拍卖市场。未来十年可能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我们将认识到人类共同的命运是紧密交织在一起的。

对于一个复杂而且不断变化的世界来说,本文概述的这两种革命似乎只是一个过于简单化的模型,但是它们能够帮助我们认清前进的道路。我们必须找到达成相互信任的方法,并且致力于寻求全球的福祉,而不仅仅致力于改善个人、改善自己的城市或自己的国家。最后,我们每个人都拥有选择不同形式的革命的权利,同样地,每个国家和地区也都将做出自己的选择。但是,除非我们做出共同的选择,除非我们全体都看见并选择摆在面前的可能性的革命,否则我们就会屈服于否定的革命,并因此失去可能存在的发展机会。

本文作者Bruce Mau是一位设计师、创新者和作家。他是Freeman的首席设计官,也是全球咨询公司Massive Change Network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翻译:郑蓉)

……………………

| ᐕ)⁾⁾ 更多精彩内容与互动分享,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和界面文化新浪微博

来源:The Walrus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13)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1)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