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应加强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建设

2019年01月14日 09:25 A
黄奇帆称,证监会和有关方面加强基础性制度建设极其具有战略性,对中国资本市场长远发展会起重要的作用。

2019年1月12日,黄奇帆在第23届资本论坛上发表讲话。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重庆市政府原市长黄奇帆1月12日在第23届中国资本市场论坛上表示,中国的资本市场自上个世纪90年代起步,从无到有,是一个新生的、“转轨+转型”的一种市场,许多成熟的基础性制度可能现在还没有完全确立或者刚刚起步。证监会和有关方面加强基础性制度建设极其具有战略性,对中国资本市场长远发展会起重要的作用。

 “一个市场可能有许多制度,有些是树枝、树干类型的制度,基础性制度是树根、基根性的,”黄奇帆说,“这类制度不会很多,可能有那么几个大类,这种大类的最终确立不是短期调整的措施,而是几十年、上百年一直稳定地发挥作用。”根据黄奇帆的分析,目前和基础性制度有关的、还在建立的有六项。

一是最近半年多时间资本市场经常讨论的退市和注册制度。“注册制管上市,退市制度管退市,这是手心手背的问题。退市制度到位,注册制度自然健全,如果只有注册没有退市制度,这件事儿会不平衡,最后不是退市制度本身出什么毛病搞不下去,而是整个市场的优胜劣汰系统,呼吸系统出了问题。”黄奇帆说,“我相信我国真正的退市制度往后十年会非常良好的展开。随着退市制度的完善,注册制应运而生就会健康发展。”

二是中长期资本主导的市场。“中国资本市场一直被大家垢病为一个散户市场、缺少中长期资金的市场。” 黄奇帆指出,“长期资本出现后,就会委托专业投资机构,机构力量也发展起来了。所以,这个制度过去没怎么展开,把它搞好是基础性制度的改革建设发展。”

黄奇帆认为,在中长期投资中,我国的养老金体系有三大块来源,其中政府的养老保险与老百姓家庭购买的商业保险大体健全,规模也越来越大,真正的短板来自社会养老保险三大支柱中的最大支柱,也就是年金。“在美国,企业年金占整个美国三大养老保险体系的60%左右。去年美国的年金约20万亿美元,占GDP的45%。我们国内年金已经十几年,去年年金积累的总量1.1万亿,现在只占GDP的1%多,”他说。

三是公募、私募基金投资,尽管基金投资已发展十几年,但仍需要进一步完善和加强。四是科创板、注册制的方式推出。

五是企业的资本股权回购注销与上市公司高位套现甚至高位抵押。在黄奇帆看来,这两件事儿都是基础性,也是以前不够健全的。他说,“上市公司在股市高和低不同的波动中,低的时候怎么增持,甚至是回购注销?高的时候怎样规范?这涉及到投资的保护、涉及到所有股民的利益、涉及到股市的正常稳定,不是行政干预,而是基础法制保障。”

六是客户保证金的合法使用。黄奇帆建议,证券公司可以依法规跟客户商量好,签合同,然后把这些表外的资金资产纳入了客户系统里,纳入公司表内的债务体系里。在这样的体系中,证券公司可以把借来的资金再融资借款提供给投资者。这也是证券公司在资本市场上提供资本中介的功能。这个制度一旦形成,对我国股市有长期的向上推动的功能。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4)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5)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