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处卖军火、设首个军事基地:俄另辟非洲战场引美法不安

2019年01月11日 19:18 A
俄罗斯已经与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签署了至少19项军事合作协议,包括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和津巴布韦。

2018年8月4日,俄罗斯教官进行培训的中非共和国贝伦戈训练营。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自因克里米亚问题遭到西方围攻后,俄罗斯就将目光投向苏联时期的辐射地——非洲,以提供武器装备、军事训练等方式加强与各国合作同时开发矿产资源。

近日,中非共和国透露俄罗斯可能将在该国设立军事基地。中非共和国曾为法国殖民地,但俄罗斯从2017年获得联合国安理会批准后,开始向中非运输武器。

如果两国达成协议,该军事基地将成为俄罗斯在非洲所设的第一个军事基地。此前俄罗斯试图在吉布提设立军事基地,遭到吉布提拒绝。中国、美国、法国、日本均在吉布提设有军事基地,意大利则设有军事营地。

俄罗斯卫星网1月10日报道,中非共和国防长科亚拉在接受该媒体采访时透露,中非与俄罗斯达成的框架协议包含了设立军事基地的可能,但两国尚未进行正式讨论。

去年8月,俄罗斯与中非就发展军事合作关系签署协议,目前有约175名俄罗斯士兵和教官在中非为政府安保部门提供训练。

科亚拉表示,双方还未就军事基地事项进行磋商,“中非的最高统帅将会与同僚商议,部长们也会执行最终决定”。

俄罗斯在海外至少部署了21个军事设施,在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摩尔多瓦、叙利亚设有军事基地,曾考虑重启越南金兰湾军事基地。

目前中非在贝伦戈建立了专门训练营,俄罗斯教官在此训练当地士兵。科亚拉表示,这个训练营不应该被视作俄罗斯的军事基地。

对于俄罗斯在中非的活动,科亚拉称当地人对俄罗斯的看法“很好”,“一说起俄罗斯,大家都认为它是我们的伙伴,可能改变这个国家未来的伙伴”。

自2013年反政府武装穆斯林“塞雷卡” 逼迫总统博齐泽下台,中非的安全局势就急剧变化。博齐泽下落不明之后,主流基督教武装组织“反巴拉卡”组织反击,中非陷入宗教和种族冲突。

2013年的政变后,联合国对中非实施了武器禁运,向该国运输武器必须得到安理会中非制裁委员会的批准。委员会共由15个成员组成,包括法国和俄罗斯。

2017年,中非政府发出请求,呼吁联合国准许武器运输以帮助政府军打击反叛武装。法国最先做出响应,计划将其在索马里缴获的武器运至中非,但俄罗斯以违反索马里武器禁运规定之名提出反对。

最终,安理会通过决议,批准俄罗斯向中非运输包括AK47在内的俄制武器。到去年2月,已经有九架载满武器的俄罗斯飞机被派往中非。现任中非总统图瓦德拉的国家安全顾问就是一名俄罗斯人,俄罗斯还准备在中非国防部设立一个专门小组。

去年7月,三名俄罗斯记者在采访贝伦戈的训练营后,在中非首都班吉以北200多公里的锡布市附近被武装人员杀害。这些记者原计划拍摄一部关于俄罗斯私营军事公司“瓦格纳集团”的纪录片。

按照一些俄罗斯独立媒体的报道和外国政府的说法,瓦格纳集团一直投身于叙利亚和乌克兰地区的武装冲突,也把成员送到了中非和苏丹。瓦格纳的出资人则是被称作俄总统普京“私人厨师”的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

截至目前,对于三名记者遇害的原因依然有各种说法。有独立媒体认为,正是普里戈津的手下与当地宪兵勾结,宪兵买通了三名记者的司机,最终让记者落入陷阱。

西方分析人士一直认为俄罗斯通过私营军事公司在非洲和中东作战以扩大俄罗斯在当地的影响力。俄罗斯则否认了相关说法,普京仅表示这些公司有权在世界各地“维护其商业利益”。

除了中非之外,俄罗斯近几年加大了在非洲各国的投入。

被吉布提拒绝后,俄罗斯于去年9月宣布将在吉布提的邻国厄立特里亚建立物流中心。同年初,俄罗斯与自行宣布脱离索马里的索马里兰协商,希望在该国部署一个至少能容纳1500人的海军基地。

从2014年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引发西方制裁以来,俄罗斯已经与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签署了至少19项军事合作协议,包括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和津巴布韦。

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统计,俄罗斯2013年到2017年的武器出口有约13%卖往了除埃及外的非洲国家,仅次于亚洲/大洋洲。

2016年-2017年俄罗斯武器出口列表。图片来源:和平研究所

2016年到2017年,俄罗斯收到了来自阿尔及利亚、安哥拉、马里、尼日利亚、南苏丹、苏丹、布基纳法索等多个非洲国家的武器购买订单,包括地对空导弹系统、战机、战斗和运输直升机等。

去年3月,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先后访问了安哥拉、纳米比亚、莫桑比克、埃塞俄比亚等众多非洲国家,签署了涉及经济区、矿产开采、军事合作在内的多项协议。

同年7月,俄罗斯联邦军事技术合作局局长舒加耶夫宣布与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签署军事合作谅解备忘录。俄罗斯外交部还希望能在今年召集50多位非洲国家领导人,举行首脑峰会。

早在冷战时期,苏联就对非洲国家有过巨大影响。苏联曾被诸多国家视为意识形态模板和盟友,以对抗西方殖民国家、争取独立,津巴布韦、埃塞俄比亚等多国都接受过苏联支持。

如今,俄罗斯重新将目光投向非洲,在很多西方分析人士看来,一方面是为了在欧洲和美国的外交孤立下,寻找新的盟友。非洲在联合国有54个成员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中有三个为非洲国家,在联大投票时能为俄罗斯助力。

除此之外,非洲丰富的矿产资源对俄罗斯有着极大吸引力。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从几内亚进口铝土矿,占该公司铝土矿总量的四分之一。锰、铬、钻石也是俄罗斯希望获得的原材料。

俄罗斯近年来在非洲的活跃,已经让包括法国和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感到不安。去年10月,法国对俄罗斯发出警告,称其对中非共和国的武器运输将加剧该国的动荡。

一个月后,法国宣布将为中非运输武器并提供2740万美元的援助金;12月,法国给对方运去了1400支突击步枪和三辆两栖车,更是把1400支枪称为送给中非的“礼物”。

同月,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公布美国对非洲的新战略:扶持美国企业在非洲发展、与非洲建立更强联系以抗击中国和俄罗斯。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31)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21)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