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乐园连锁品牌“悠游堂”再爆关店,两年内门店从300家缩水至70家

2018年12月13日 17:30 A
让这家门店停业的原因及其归属问题陷入了“罗生门”。

对儿童乐园连锁品牌悠游堂而言,“悄悄关店”是不存在的。

12月11日,这家公司又因北京六里桥和谐广场店(以下简称“和谐广场店”)歇业,引发了消费者预付卡维权抗议。此前在今年5月,悠游堂就曾被媒体爆出“多地门店歇业、充值卡现金无法退还,个别门店甚至直接撤店走人,消费者投诉无门“的消息

跟商场物业方发生矛盾,是悠游堂和谐广场店关门的主要原因。

据该门店所在商场一位韩姓经理向界面新闻透露,悠游堂与和谐广场在2016年签订了5年的租约合同,租金按照合同规定缴纳,但该店目前已经欠租30天以上,商场对其实施了断水断电措施。

但悠游堂创始人陈笑凡否认了这一说法,他向界面新闻展示了相关的微信聊天截图,该截图显示,上述韩姓经理临时将租金上调了近50%,导致悠游堂和谐广场店拒绝履约。此外,陈笑凡还表示,这家悠游堂门店已于今年3月转让给了母婴电商蜜芽。该店今年4-10月的租金已经由蜜芽向和谐广场缴纳,且该店的会员数据、经营收益等均归蜜芽所有。

对此,蜜芽也给出了不同的说法。其相关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涉事门店从今年4月开始由蜜芽代运营,“在交割期间,因为权益有变更,根据协议规定停止了收购,所以这家店还是归悠游堂所有。但在代运营期间新增会员的权益,我们会持续负责。”

三方各执一词,让这家门店停业的原因及其归属问题陷入了“罗生门”。

悠游堂曾是中国儿童娱乐市场上的第一品牌。公开资料显示,悠游堂所属的上海悠游堂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定位“以儿童家庭为目标客户的体验式消费平台”,门店大多位于中高档购物中心内,涉及各类儿童游乐项目,根据门店面积发展了主题乐园、主题街区、主题展等不同类型的业态,同时整合了婴童零售、运动早教、手工互动等配套业态。这种一站式玩乐的体验业态,迎合了商业地产对儿童体验式消费的需求,使悠游堂得以迅速扩张。

到2016年,悠游堂对外宣称全国门店数量已达300家以上,并在当年开始放开加盟。陈笑凡曾承认,发展加盟商一方面是因为扩张过快导致公司资金承压,另一方面是后台产品(包括IP设计、设备、培训课程等内容)和系统的研发投入过大,若将门店转为加盟店,悠游堂能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后台研发上。

悠游堂转让门店,让蜜芽看到了机遇。前者拥有的大量会员数据、及线下母婴人群流量都吸引了它的注意。从2016年至今,蜜芽先后两次向悠游堂投资,其中2016年的一笔金额为4000万元,2018年4月的投资金额未向外披露,但据媒体报道称,2018年3月蜜芽以收购的形式接手了40家位于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的悠游堂门店。彼时双方认为,蜜芽宝贝和悠游堂客户群体高度重合,蜜芽的投资将有助于悠游堂在会员体系和运营等多方面的互联网化,同时蜜芽可以俘获大量的线下消费群体。

但实际上,在门店交接过程中,两家公司就因为对门店权利义务转让的理解不一致发生了纠纷。而部分悠游堂门店的关停,也是因为蜜芽接手后未能与门店所在商场业主做好协调协所致。在陈笑凡看来,蜜芽收购时是以债务承担的方式收购资产、并未支付现金,后者接手悠游堂门店的对价,就是承担会员票卡权益和商场租金。蜜芽方面则认为,没有跟商场业主换签(重新签约),就不能算作蜜芽的店铺。

转手给蜜芽的门店外,悠游堂自己也主动关闭了大量店铺,目前整个悠游堂品牌旗下的门店已从最高峰的300家减少到了70家(其中蜜芽持有的在10家左右)。而多数门店的关闭与蜜芽并无关系。

儿童乐园业态的经营依赖于产品、客流、服务等一系列因素,在人口没有过快增长的环境下,扩张过快必然导致客流分散,无法支撑门店运营。与此同时,购物中心里儿童业态过剩,也导致竞争比以往更为激烈,若经营不善很容易被物业方“逼走”。

至于对和谐广场店下一步准备如何处理,陈笑凡称悠游堂的一位加盟商正在考虑接手,商场方面也承诺在租金上做出一定让步。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6)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