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CP”女孩的异想世界

2018年11月27日 12:01 A
圈地自乐还是虚拟现实?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她们的爱

网剧《镇魂》完结的那天,28岁的大使馆工作人员、CP爱好者观察员跟好友仙哥通话长达两小时,前二十分钟她一直在哭。

“人家都说有HE和BE,《镇魂》叫SE,就是shit ending。”

事实上,不仅是完结当夜,在过去的这个夏天,观察员几乎每天都睡得不太好。因为在这部都市灵异剧播出期间,白宇和朱一龙这对CP让她心绪难平,每晚都要跟仙哥聊到天亮。

CP,全称Couple,中文通常翻译成组合。它是百度百科词条库中的最庞大的臆想内容分类。CP粉们则指迷恋这些臆想组合的爱好者们。

耽美(BoysLove,简称BL)是CP的源头,这个概念起初源自西欧唯美主义,在日本文学中得以继续发扬。被称为“日本张爱玲”的森茉莉是日本耽美文学的开创者,她的小说被三岛由纪夫赞为“官能性的杰作”:将阴暗中的色情引出到光天化日之下。

在中国,鼠猫是公认的国产配对鼻祖。这对原型出自石玉昆的武侠小说《三侠五义》,指锦毛鼠白玉堂和御猫展昭。1994年,焦恩俊与孙兴出演了这部小说的改编电视剧《七侠五义》,在这部剧中,白玉堂亲昵地称呼展昭为“猫儿”。

国外的一个经典则是锤基。后者指漫威的角色雷神托尔和他的弟弟洛基,在百度“锤基吧”,共有超过80万发帖。瓶邪来自《盗墓笔记》,指吴邪与张起灵。他们也是观察员和仙哥的本命CP(指最喜欢的组合),两人每年都会飞到上海去看同名话剧。

豆瓣瓶邪小组

正如每个CP都拥有自己的特定名称,CP粉们的一大乐趣就是创造专属“黑话”,并借此强化自己的身份。

在《镇魂》里,白宇饰演的赵云澜一直留着小胡子,被粉丝吐槽显老,但他本人不以为然,并将自己的胡子称之为“玫瑰花的花刺”。在后来的一次直播里,因为他表演现场刮胡子,该直播就被粉丝称为“玫瑰花的葬礼”。

同样被冠以“玫瑰”称号的还有“乾坤正道”(现已改名为:坤廷)的粉丝。NINE PERCENT里的朱正廷和蔡徐坤,因两家粉丝在《偶像练习生》期间曾闹过不合,但最终也难逃被拉郎配的命运,CP粉就被其他人不无戏谑地称呼为“战地玫瑰”。

日本杰尼斯事务所的岚有五名成员,樱井翔和大野智是最年长的,被称为最有稳定感的“山组”,剩下三位成员是“风组”。但因为五人之间可以任意形成CP,饭圈又称他们为“山风无墙”。

《交给岚吧》截图

和“黑话”齐飞的往往还有巨大脑洞。在豆瓣鹅组,一则探讨CP粉是如何强行发糖的帖子里提及,杨幂和刘诗诗的CP粉认为,杨会和刘恺威结婚的原因是为了让孩子姓刘。

也因为上述主观性的臆想行为,CP粉们的常态更像是“圈地自萌”。

“虽然CP粉的战斗力很强,但一直是背锅侠。主要是广电严查CP,所以只要两个人中的哪一个资源出了啥问题,都是因为CP粉炒得太张扬了。”雨齐曾经迷过一段瑜洲(指黄景瑜和许魏洲),他们出自耽美网剧《上瘾》。虽然该剧已经下架,但瑜洲至今仍牢牢占据微博超话CP榜前列。微妙的是,黄景瑜和许魏洲两人却已经许久没有公开互动。

在观察员看来,这里其实涉及到一个关键问题:你喜欢的究竟是影视CP还是RPS?

RPS的全称是Real Person Slash(真人向同人),Slash最早指两个同性人物之间的写作传统,如今也泛指男女。这种同性之爱打破了原先主流社会的性禁忌,却满足了以往处于压迫地位的女性们的性幻想。比如在写作或阅读《星际迷航》同人时,女性粉丝既可以化身为柯克舰长或斯波克科学官体验阳具认同,又可以把他们作为幻想的性对象。

不过,一旦这种性幻想投射到现实社会,艺人就存在着被主流否定的危险。

观察员相信朱一龙和白宇真人之间存在一定小情愫,因此也特别小心。“大家都太喜欢他们了,但是不能给他们招黑或者说让他们被牵扯进来,所以在微博上大家都不太表示,都只说兄弟情。”

在LOFTER上,“镇魂”话题浏览量超过892万,以图文形式的再创作居多,但原作者有时候会注明“不可转载到其他平台”。B站上则有大量关于《镇魂》的视频剪辑。但无论是LOFTER还是B站,这种兴趣部落的组成形式都比微博要隐蔽得多。

仙哥则分享了一个她从朋友那里听来的负面案例:某国内女团的前几位也曾轰轰烈烈的炒过CP,当时有粉丝中毒不浅,打电话给成员家人,目的是帮这些成员“出柜”。

终是意难平

朱一龙饰演的沈巍在《镇魂》原著里原本是个无魂之人,但因为完成了和神农氏的三个约定,最终成神。但在剧版里,沈巍灰飞烟灭,赵云澜身祭镇魂灯,成为灯芯永世受烈焰焚身之苦。

 “太意难平了。所以希望在真人身上找到慰藉吧。”在采访里,观察员频繁地提起一个词:意难平。

这个古语的原始出处是《红楼梦》第五回中的《终身误》,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它的再次走红则源自微博上的一个机器人bot(指树洞投稿),正如名字所示,这个微博以接受投稿的方式发布各种令人们意难平的瞬间。意难平bot从此成为了一切情绪折角的实体符号。

意难平bot

用观察员的话说,在这个bot上可以找到所有CP的泪点。

比如《天龙八部》里乔峰在小镜湖青石桥误杀了阿朱,粉丝就会奉上一则原著投稿——

“阿朱,你以后跟着我骑马打猎、牧牛放羊,是永不后悔的了?”

“便跟着你杀人放火,打家劫舍,也永不后悔。” ​​​​

与意难平bot形成对照的是“小甜饼bot”。小甜饼也是饭圈常用词汇之一,指可爱的人物、动物或者一帆风顺的恋情。这对bot CP分工明确:前者插刀,后者发糖。人间的悲喜在这两个bot上神奇共存。

但似乎是应了CP圈都不长久的魔咒,这对bot CP如今也瓦解了。

起因是意难平bot接受了朱一龙粉丝的投稿,结果被卷入饭圈之争,因此博主宣布不再更新。不久后小甜饼也改名了。现在的意难平由一位新的皮下(指bot运营者)管理,增加的投稿规则里有一条:拒接饭圈投稿。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从创作本身来说,有时候意难平也未必是坏事。因为对原作的不满意,往往会刺激观众进行大量的二次创作。

青厌君是B站的知名剪辑UP主,作为“老港死忠”,她代表作是《香港电影108将》。在今年6月,她也剪了一段《镇魂》的衍生视频。

“赵云澜说沈巍是一个好名字,他曾见过巍巍高山,连绵不绝,故以此作为他的名字。巍巍高山,连绵不绝,那到底是怎样一番景象。我主要想剪剪这段。”这则投稿的素材主要取自剧版《镇魂》,但在逻辑、配乐都重新进行了整理,播放量达到165.3万。

这种从制片方手里重新夺回剧情拥有权的事件也曾经发生在1987年的美剧《侠胆雄狮》。在第三季开始之前,粉丝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主角凯瑟琳和文森特必须克服他们之间的巨大分歧,步入完满的家庭生活。但播出后观众们发现,大多数时候剧集都在讲其他人的故事。于是同人志大量爆发,名为《梦想的瀑布》、《永恒的承诺》、《十四行诗和玫瑰》、《爱之地道》等横空出世,满足了粉丝们被电视剧摧毁的爱情幻想。

一个更近的案例是今年的《香蜜沉沉烬如霜》。截至播出20集时,男主邓伦戏份时长为546分钟,男二罗云熙戏份时长为346分钟,但不少观众认为编剧在强行给男二“洗白”,并将男主的情节移植给了男二,且不断缩短男女主角上线时间。

另一部分观众则认为,罗云熙仅仅是把自己的剧本演得足够好,这不构成问题。不仅如此,这部分观众还生产了大量以罗云熙饰演的润玉为主角的同人小说。晋江上的《寻得一心人》、《行云流水》、《该是如此》等文都给原本结局悲惨的润玉安排了一个圆满的结尾。

在詹金斯的《文本盗猎者》中,归纳了十种重写电视剧的范式,其中“重聚焦”正是润玉和凯瑟琳的粉丝们做的事。

他们从原先节目的中心人物上移开视线,反而关注次要角色,认为自己是将这些边缘化的人物抢救了出来。

“就是想写个故事,给润玉。时间设定在润玉当了天帝很长一段时间后。什么仇什么怨都差不多释然了。”《天帝的尾巴》作者在自己的文章简介中如此介绍。

有时候粉丝们也会用音乐为他们爱的CP们“重设背景”。比如观察员曾经看过B站两个关于居北和巍澜(指白宇和朱一龙)的剪辑,分别叫《真相是假》和《真相是真》,这两个片段让她哭湿了枕巾。

事实上,《真相是假》这首歌被众多CP粉丝们自制过视频,其中涉及到獒龙(张继科、马龙)、灿白(EXO里的灿烈、边伯贤)、丹邕(WANNA ONE里的姜丹尼尔、邕圣祐)、千凯千(TFBOYS里的易烊千玺、王俊凯)、勋鹿(吴世勋、鹿晗)等等。因此《真相是假》也被称为年度RPS之歌。

作为介入原剧最早的CP粉,《星际迷航》的粉丝们对此运用更加娴熟。他们甚至能从狄更斯《雾都孤儿》改编的音乐剧《奥利弗!》中挖出一首极为冷门的乐曲《评价状况》,仅仅是因为该曲可以妥帖地描述他们希望主角们展示的欲望和顾虑。

《星际迷航》1979

除此之外,CP粉们还有一些更具脑洞的神操作。例如“构建现实视频”。詹金斯指出,创作者有时候会借用多个媒体宇宙观构造原创叙事,为借用的影像重新确立语境。

《镇魂》的原作者Priest还写过另外一本小说《默读》,因此B站就有UP主将《美人为馅》、《镇魂》、《孤儿院》等剧集剪成了一部微剧情版《默读》,主角正是白宇和朱一龙。这种创作也被称为“混合同人”,属于十大重写范式之一。

“人物错置”也是他们爱玩的经典手法。比如晋江上关于《镇魂》的同人文超过400篇,其中有不少就引入了傅红雪一角——这大概是因为朱一龙曾在《新边城浪子》里出演了这个角色。

盗猎者与“诗意”

将文化产品中数不胜数的碎片拣选重组为新的叙述和故事,可能正是粉丝的乐趣之所在。因此他们也被德赛杜、詹金斯等学者称为“盗猎者”。詹金斯认为这种再拼贴的文化具有一定“诗意”。

白宇曾出演作家丁墨的同名小说改编剧《美人为馅》,在丁墨的构想中比较冷酷的男主角韩沉则被粉丝们解读出了暖男的意味。虽然这在丁墨看来是文学创作的复杂性和粉丝重读之间的差异,但小剧场本身倒是无伤大雅。

但丁墨也强调,她不能接受移植世界观的全盘重写,“我的人物我已经给了他比较独立的人格和故事线,写一点同人的小段子是自己的乐趣没有问题,经常有我的忠实读者会写一些很有趣的小剧场或者是什么的,发给我看我也觉得很好玩。但是如果你拿这个写长篇小说,把人物的设定、命运、剧情全改了,那我觉得这个我没有办法接受。”

《美人为馅》剧照

法律也未必认同这种“诗意”。天驰君泰律所合伙人、小强娱乐法创始人郑小强律师告诉界面,此前已经接到过不少关于同人侵权著作权的咨询。

是否侵犯著作权,按照司法实践通常的判定标准,主要是看是否有“接触”和“实质性相似”。由于脱胎原作,同人一般都免不了“接触”,因此关键在于是否实质性相似。

以今年8月金庸诉江南案为例,虽然江南的《此间的少年》借用了金庸的人物名称和地点,但并没有将情节建立在金庸作品的基础上,基本没有提及、重述或以其他方式利用金庸作品的具体情节,是创作出的不同于金庸作品的校园青春文学小说。因此,法院判决其并未侵害金庸所享有的改编权、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

但同人作品还要接受另一道法律的审视:《反不正当竞争法》。比如该案中江南的书借助了金庸的作品获得社会影响,并通过出版发行获利,这就构成了不正当竞争。

郑小强强调,合理使用是《著作权法》中的一个重要概念。《著作权法》规定,“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可以构成合理使用。该项条款同时适用于视频及图文作品。

台湾博主谷阿莫因录制《X分钟看完XX电影》系列短片在网络上爆红,去年遭迪斯尼等5家影视公司控告侵权,他虽辩称是二次创作未侵权,但台湾当地检察院认定他未经授权重制13部影片片段已触犯法律,日前已依法起诉谷阿莫。

“对于类似谷阿莫的视频作品来说,这种作品一般缩短了时长,但是原影视作品的情节和精彩镜头都还在,这对于原本就是商业性质的视听作品来说相当于泄露了它内容的精华,分散了它原有的市场。所以原影视作品的发行方、版权方都会非常愤慨,采取诉讼维权的可能性就很大。”

尽管相比视频再创作上的侵权,图文侵权的案例仍属少数,但因为个中细节十分之繁复,郑小强一般不建议在未经原作者许可的情况下去创作同人小说。

 “现实中,有的人不知道可能的风险而这么做,也有的觉得自己未来获得利益要比承受的风险大而坚持这么做的。”在具体案例中,往往需要结合“使用行为的目的和性质”、“被使用作品的性质”和“使用他人作品的数量和内容”以及“对他人作品潜在市场或者价值的影响”等多项要素综合评判。但普通粉丝创作者并不具备这个能力。

不过,郑小强也提到,目前此类诉讼案件并不多。金庸诉江南案被称为“同人小说”第一案,而且上述结果仅仅是一审判决,该判决是否生效或是否会有二审还不确定。

对于小文来说,倒是不存在版权风险,因为她创作的同人来自真人CP。但她没有想到,最后带来一记重击的是未预料的Bad Ending。

小文曾经疯狂迷恋过陆地夫妇(指鹿晗和迪丽热巴),有一段时间她每天都要在鹿迪吧连载自己的同人文。
“那段时间非常的疲倦,我每天7点醒来管群到9点多,然后上班,晚上8点多结束工作又开始更同人文,然后再管理群,搜集新的资料之类的。那个时候还能维持每天更一章的状态,但是到后面有点撑不住了。”

彼时,小文创建了一个500人的CP粉群,群内的娱乐活动主要围绕着鹿晗和迪丽热巴的互动展开。比如小文提问,在某期节目两人共对视了几次,答对者可获得“鹿晗的小胖迪”、“胖迪的小鹿晗”等特定称号。

因为工作可以接触到综艺节目,小文还特意去打听过鹿晗与迪丽热巴两人“恋情”是否属实,在得到相关人士肯定之后,她觉得两人肯定是“稳了”。为了庆祝两人“在一起”,小文曾经还试着发起过众筹活动,“如果他们俩在热巴生日的时候公开了,我们就给他们众筹包下上海的灯台,给他们送祝福,当时大家非常的踊跃。”

然而,今年鹿晗与关晓彤的恋爱公开之后,小文觉得自己被当场打脸。在早期的分析贴里,她曾经仔细推理过迪丽热巴的竞争对手,关晓彤是第一个被排除的。

她并不是没有预感。比如鹿晗曾经发过一张吃烤肠的照片,但热巴因为有宗教信仰不能吃猪肉;比如有毒唯粉给热巴发遗照和一些恶毒的留言,但鹿晗没有任何的举动。

她后来安慰自己,这场CP的狂欢大概就是迟来的青春期叛逆。在小文的青春期,她从未有过任何疯狂的爱好。但CP粉们会比普通人们更无脑吗?小文并不觉得。

她在采访中提到了一个细节,她和朋友曾经去机场接机,刘昊然临时换了通道,但是接机的大粉骗了她们,就说没换啊就在这儿。“特别的好笑,唯粉彼此之间还会看不上对方的那种,如果跟哥哥走的近了,其他人就会唾骂你。”

她觉得,至少CP粉们之间有着共同目标,不会任意唾骂。

关于上述问题,詹金斯早就给出了他的答案,“粉丝的这些行为,比如对细节的重视、仔细的重读、认真的讨论,甚至对外语和古语言的解读,如果用于莎士比亚而非《星际迷航》,用于意大利歌剧而非日本动画片,用于巴尔扎克而非《侠胆雄狮》,还会被称为极端吗?”

在一个足够文明的社会,任何品位都不应该被任何阶级居高临下地轻视。

小文们也许不会思考这种问题,她们只是觉得:有对CP可以喜欢 ,可真好啊。

在她的这个CP粉群里,以大学生和老师居多,还有好些30岁以上的已婚人士。大家都很平和。

“不存在幻想,幻想什么呢?顶多觉得他俩在一起,给你的感觉很美好,所以你就愿意享受那种美好,唯粉的话,比如说我是刘昊然的唯粉,你幻想刘昊然是你男朋友会更不理智。”

对于24岁的小文来说,在男友和CP的幻想里,她最终选择了更理智的那个——尽管这一切都是臆想。

(除丁墨、郑小强外,文中人物均为化名;实习生胡毓婧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