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戈恩入狱有幕后“黑手”?

2018年11月27日 09:00 A
戈恩,这个在汽车行业曾叱咤风云的传奇人物,如今骤然以如此不堪的姿态谢幕,不免令许多人唏嘘不已,也不禁让人疑惑:戈恩丑闻背后究竟还有什么隐情?

记者/裴健如、赵成 

戈恩被捕之事开始出现反转。据日本NHK最新消息,戈恩在接受日本检方调查时表示他无意少报薪酬,并否认了日产针对他经济不当行为的一切指控。与此同时,与戈恩同一天被逮捕的日产代表董事凯利为戈恩的指控辩护称,戈恩的薪酬是和公司内其他董事商讨过,以适当方式支付的。

从11月19日戈恩被曝出入狱之后,关于此事的各种言论甚嚣尘上。

11月22日晚间,日产汽车再度发布官方声明,称经过审查内部的详细调查报告后,董事会一致表决同意罢免戈恩作为日产汽车董事长职务,同时罢免其作为代表董事的职务,代表董事格雷格·凯利也被免除职务。对于新任董事长的任命,日产称“将从现有董事中产生。”

对于戈恩事件,日产汽车的反应十分迅速。自从11月19日媒体曝出戈恩丑闻后,日产当晚便举行了紧急记者会,公示了戈恩少报约50亿日元的薪酬、为私人目的支出投资资金和为私人目的支出经费等三大罪状。两天后,又组织紧急董事会,彻底踢戈恩出局。

在日产解除戈恩的董事长职务后,三菱汽车也将于11月26日召开董事会,提出罢免戈恩董事长职务的提案。在对戈恩问题上,联盟中的日系车企行为高度一致。只有雷诺表示仍将保留戈恩的董事长和CEO职位。

日产的一系列快速动作让不少人认为,对于戈恩被捕一事,日产早有预谋。有观点认为,在11月19日的记者会上,并没有日本企业面对丑闻时“鞠躬谢罪一分钟”的常见场景,反而是CEO西川广人理直气壮地通报戈恩的罪行,这种反常行为在日本企业里相当罕见。

戈恩,这个在汽车行业曾叱咤风云的传奇人物,如今骤然以如此不堪的姿态谢幕,不免令许多人唏嘘不已,也不禁让人疑惑:戈恩丑闻背后究竟还有什么隐情?

雷诺系董事仅余两人

根据11月22日日产发布的声明,戈恩和凯利虽已被解除职位,但目前仍将保留其在董事会的席位。日产需在预计2019年6月召开的下一届股东大会期间,由个人股东最终投票表决,是否保留戈恩和凯利的董事头衔。

日产为何急于解除戈恩的董事长头衔,难道背后另有深意?在日产汽车内部,董事之间的区别在于权力和责任。日产董事会共有9名董事,仅有3名代表董事,分别为戈恩、凯利和西川广人,代表董事被授权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处理商业交易等事宜。

戈恩和凯利被解职后,日产的三名代表董事中,雷诺系成员全部出局。按照要求,从现有的7名董事会成员中将有两名董事候补为代表董事。

目前,雷诺汽车持有日产汽车43.4%的股份,对于日产管理层的任命拥有话语权。据日产发言人Nicholas Maxfield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日产与雷诺结盟协议中有临时条款,日产可能无需担心雷诺参与其中投票。他表示,这一条款于2015年添加,当时日产因雷诺可能干预企业治理而一度与其陷入僵局。

当时,作为雷诺最大的单一股东,持股15%的法国政府打算采取行动提高对雷诺的控制。而为缓解日产对法国政府干预联盟的担忧,雷诺同意放缓对日产的控制。根据临时条款,雷诺将行使其投票权支持日产董事会有关董事会成员免职、任命或薪酬的任何决定。

这就意味着,继任的两名代表董事,很大概率将从日产系董事中产生。

目前,除戈恩和凯利外,日产的董事会成员包括西川广人、坂本秀行、志贺俊之、伯纳德·雷伊、丰田正和、井原惠子、杜赞等7人。其中,雷诺系董事仅余两人,杜赞为雷诺前财务运营总监和采购高级副总裁,伯纳德·雷伊则是雷诺汽车一级方程式车队前总裁。而在声明中,对于戈恩的罢免,日产表明是“董事会全票通过”,也就是说伯纳德·雷伊和杜赞同样投出了赞成票。

调整日产与雷诺关系成导火线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据日产官方声明,戈恩漏报收入一事发生在2010-2014财年,距今已有5年。为何此时才被曝出,并引发迅速反应和行动,时间节点是否过于巧合?有分析认为,除了独裁、高薪等因素,戈恩欲快速推进的雷诺-日产彻底合并计划,才是日产最终决定踢戈恩出局的最大原因。

据日经网报道,今年4月份,戈恩突然宣布调整日产与雷诺的资本关系,希望借此推进雷诺日产整合业务。同时,他还向相关人士透露,在整合实现之际将出任全面管理日法联盟的职务。

一位日产高层表示,戈恩打算在2019年春季之前正式敲定整合。因此,业内人士认为,19日突发的戈恩被捕事件或是日产阻止戈恩合并雷诺日产的最后时机。

日产和雷诺结盟已近20年,雷诺持有日产43.4%股份,对日产有着很大控制权。而日产仅持有雷诺15%的股份,且没有投票权。戈恩作为雷诺-日产联盟的领导人以及日产汽车的董事长,一直在计划将两家汽车制造商进行合并,以使这种合作关系不可逆转。

但日产汽车内部,乃至日本政治经济各界,对戈恩此举都持反对意见。究其原因,一方面,日产认为雷诺分割了日产的利润。数据显示,雷诺成为日产第一大股东之后,截至到2017财年,雷诺从日产收到的分红数额累计超过了6000亿日元,计入雷诺-日产联盟合并决算的日产利润超过2.5万亿日元。也就是说,近20年来,从资金到技术、从人才到渠道,日产都为雷诺创造了极大的价值。随着日产和雷诺发展的不平衡性逐渐加剧,日产对于雷诺的控制也愈发不满。

另一方面,“保卫日本汽车业”是日本产业界乃至政界的共识。今年年初,日本经济产业省的官员曾以匿名形式对外发声,称无论如何都要保住日产,不会让雷诺以不可逆的形式完全吞并日产。

今年3月份,西川广人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否认日产将与雷诺合并,他认为两家公司整个合并“没有实益”,反而会带来“副作用”,并称日产试图维持和雷诺及三菱汽车间的三方结盟,致力于提高管理效率。

由此可见,在戈恩被捕一事上,或许戈恩的合并野心是压倒日本人对其希望的最后一根稻草。

戈恩或沦为政治牺牲品?

在沸沸扬扬的讨论声里,关于戈恩被捕的隐情,还有另外一种解读。有不少声音认为,戈恩或将沦为法、美、日三国之间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戈恩被捕一事曝光后,有不少人注意到了带走戈恩的机构——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部(以下简称东京地检特搜部)。信息显示,东京地检特搜部成立于1947年,第一任部长为美国著名军事家道格拉斯·麦克阿瑟。这一机构最初是美国占领日本时为追查旧日军而创立的秘密特务机构,直至今日,东京地检特搜部仍被认为与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关系密切。

有网友指出,几乎所有损害美国利益的日本经济要员都是被东京地检特搜部批捕。如,田中角荣的“洛克西勒事件”、1989年的竹下登丑闻、2007年的小泽一郎辞职等事件,均是东京地检特搜部的战绩。

田中角荣的“洛克西勒事件”是最直观的佐证。当时,由于田中角荣为保证日本的石油资源与中东搞石油外交触犯了美国的利益,结果被东京地检特搜部以受贿为由批捕,由他创建的田中派和经世会出身的政治家也都因远美而下台。相反,当时一向亲美的清和会成员也同样收了贿赂却从未被特搜部调查或逮捕。

因此,戈恩被捕后,有不少舆论认为,这一事件可能跟美国有直接关系。结合最近美国和法国的关系,美国做出这一举动似乎不难理解。

11月以来,法国总统马克龙就轮番向美国开炮,矛头直指美国总统特朗普。

11月5日,马克龙呼吁建立“欧洲联军”。

11月14日,马克龙站在“戴高乐”航母上,回应特朗普炮轰:法国不是美国附庸。

11月18日,马克龙在德国柏林,当着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面大声疾呼欧洲决不能成为大国玩物。

种种迹象表明,法美关系有着不确定性。而戈恩此时被捕,不得不令人深思。

值得注意的是,法国政府目前拥有雷诺15%的股权,是雷诺最大的单一股东。而戈恩则是雷诺的董事长兼CEO。因此,有分析认为,戈恩被捕极有可能是特朗普借日本之手向马克龙发出的警告。

据法国驻日本大使馆的消息,法国驻日本大使洛朗・皮克于20日在东京拘留所与戈恩会面。虽然戈恩拥有法国国籍,但大使本人亲自前往拘留所探视嫌疑人的做法十分罕见,足见法国政府对此事的重视。

现在,大家关注的是,戈恩被捕一事到底会以什么样的情节剧终?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