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

金融危机十周年⑮ | 诺奖得主默顿:衍生品并非金融危机根源

2018年11月15日 10:08 A
“这场危机的动因,既不是什么次级贷款,也不是衍生品或是金融创新,而是典型的银行挤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最初起源于美国2007年的次贷危机。当时美国住房抵押贷款机构为了获得更高收益,为大量信用评级过低的客户提供贷款。这些贷款机构为了尽快收回资金以及分散风险,便将这些住房抵押贷款打包成各级证券,出售给美国国内外的银行、基金和政府机构等投资者。

到2007年,美国房地产价格泡沫破裂,经济恶化,大量次贷借款买房的人还不起贷款,导致住房抵押贷款证券的投资者损失惨重。到2008年,美国多家大型银行和金融机构或破产重组或被政府接管,股市、房市暴跌,最后将实体经济拖入衰退。

在这场危机中,金融衍生品背负了许多批评和责难。很多人认为对金融衍生品市场的监管不力是危机形成的重要原因。但十年过去后的今天,金融工程并没有停下创新的脚步,各种新的衍生品仍然层出不穷。

到底是什么导致了那场金融危机?衍生品是让金融市场更安全了,还是更危险了?我们该如何避免下一场危机的到来?

11月13日,在麻省理工学院(MIT)首次于北京召开的全球峰会间歇,界面新闻采访了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杰出金融教授默顿(Robert C. Merton)。默顿指出,2008年金融危机是一场典型的银行挤兑,金融创新或次级贷款并非其发生的根本原因;人类永远也无法避免危机的发生。

凭借在衍生品定价理论方面所作出的突出贡献,默顿曾于1997年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以下是采访实录。

默顿在峰会上发表演讲。

界面新闻:是什么导致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金融工程创新,还是监管不力,或者是其它原因?

默顿:虽然危机发生后,有很多报道称金融创新、次级贷款是问题的根源,但实际上它们并非真正的关键所在。

上周在纽约举行的“2008年金融危机:十周年回顾”会议上,前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前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前英国央行行长默文·金(Mervyn King)、前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等人对金融危机进行了仔细地回顾和分析。这些经济学家目前的共识是,2008年金融危机是一场典型的银行挤兑。

它让人震惊之处在于,人们之前认为,现代银行体系不会再发生这种古老的银行挤兑,但它的确发生了。毫无疑问,这场危机很严重,不过也很典型。这场危机的动因,既不是什么次级贷款,也不是衍生品或是金融创新,而是典型的银行挤兑。

危机当中监管机构是不是有失败的地方?当然有,他们可以做得更好,但在我看来,他们当时的做法大部分是对的。古老的银行挤兑非常可怕,他们当时也心存怀疑,但最后还是发生了。

界面新闻:衍生品会威胁到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吗?

默顿:事实上,在金融危机的过程中,衍生品表现良好,甚至比现货市场更好。金融危机期间,现货市场一度崩溃。信用违约互换(CDS)市场的合约并没有问题,只是一两个合约发行机构出现了问题。

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包括中国在内,都在借助衍生品来管理风险。没有任何一个金融机构,即便央行,能够离开金融衍生品运作。例如,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美联储通过货币互换协议(SWAP)向欧洲央行(ECB)等海外机构提供了超过5000亿美元的资金,来应对危机。

金融系统的任何一个部分都有可能失败,我们必须对此保持警惕,但如果因此认为衍生品是某种我们不应该有的奇怪东西,那是不现实的。它们已经成为了全球金融体系的核心。

界面新闻:美国股市会有可能引发下一场金融危机吗?

默顿:这有可能。但危机的本质是,它发生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如果可以预测,那就不是危机了,只是一件糟糕的事情。并不是每件糟糕的事都是危机。危机的性质是,你不明白它为什么会发生,也预料不到它的发生。正因为这样,它才会引发恐慌,导致害怕。它并不是(股市)崩盘,没人喜欢亏损,但亏损本身并非危机。危机是我们突然不知道系统是怎么运作的,我们感到恐慌,我们失去了锚定的东西。

而且我们永远也不可能摆脱危机。就像即便衍生品提高了市场的安全性,但有了衍生品后,我们的做法是采取更多冒险行动,因为我们觉得更安全了。一个国家或市场中,是每个个人在决定是否要采取风险行为。如果我们在某方面通过提高安全性让风险降低了,他们也会通过其它方式去行动。

界面新闻:如何才能使金融市场更安全呢?

默顿:安全并不是我们唯一关心的问题。如果我有一辆安全性能更高的车,我会怎么做?会开得更快,或者在更糟糕的天气中驾驶。相比更加安全,人们会选择其它好处,如更快的速度,或更远的地方。如果我们造出了一架能在大雾天起降的飞机,若还按以前的方式来驾驶,我们会更加安全。但人们不会这样做,他们会选择在雾天飞行。所以,我们永远都会面临危机,因为我们不会选择安全。

比如,衍生品能提高市场的安全性,同时也能带来其他好处。但我们才是选择如何使用工具的人,衍生品只是工具。更好的工具能够带来更好的生活,但更好并不意味着更加安全。我们可能会追逐更高的便利性,更可靠的交通方式,以及之前没有人尝试过的投资方式,因为有了新的工具后,我们可以管理以前无法应对的风险。

对于创新,人们会自己作出回应。安全性提高了,他们就会尝试更多风险。所以最先应该问的是,一项创新是否让事情变得更好了,衍生品是否让世界更好了。然后才应该问,它是因为我们选择了更多安全性,从而让事情变好了;还是因为我们选择了更多其它便利,从而让事情变好了,无论是尝试之前没有过的投资,还是去到更远的地方,或用更快的速度驾驶。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12)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6)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