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

睡完中国全部四间安缦,究竟哪家最深得我心?

樊森的酒店Lab 2018/10/20 08:00 A
中国的四间安缦,究竟哪间最值得下手?

尽管从10年前就为安缦的营造理念深深折服,更对安缦的种种“造梦”奇闻好奇不已:

在沙滩上不断撒冰水防止烫脚

宾客爬长城时有移动厕所待命

在宾客登上印度火车前对车厢进行深度清洁

不丹Amankora的员工甚至会把客人背上山

但超控酒店的我迟迟未对安缦下手。一来睡安缦代价极高、二来觉得那是积淀深厚者的专享、三来不确定安缦的登天房价是否物有所值。

近两年,我也开始刷安缦,不仅充分领会到成为安缦痴难(代价高昂)与易(极易上瘾),并很快将集齐全球各间安缦但行李牌设定为人生目标。另无意间发现,不顺心时订一间安缦有迅速忘忧的功效。

两年来,我住掉了8间安缦(未来4个月还有4间待刷),虽说离集齐30+枚行李牌的目标尚远,但中国区4间已完满刷齐,每间从抵达-客舍-餐饮-栖享四个纬度呈现。

I

抵达 | ARRIVAL

△丽江    大研安缦选址在狮子山顶部,所有车辆需在抵达前预先报备车牌号,方可在山下关卡获准放行。这也为酒店迎宾预留了准备时间,当车在主楼前停稳前,手捧精油毛巾和欢迎饮的员工早已在门前守候,能准确无误地以你的名字呼唤你。

与养云、颐和、法云将主体设施拆分至不同建筑的做法不同,大研将前厅、全日餐厅、图书馆浓缩在一座楼宇中,免去了在不同院舍中穿梭的烦扰。主楼每道门都要设置了高高的门槛、整棵古木充当着顶梁柱、散落四周的镂空圈椅是Jaya符号化的笔触。···

△上海    尽管养云安缦以迁徙老宅为主题,但其到达翼无疑是中国四间安缦中最新的,头一次去的时候外面大雪,推开厚重的内门,里面温情的一天世界——一束灯光聚焦在极具戏剧张力的大型花艺上、四周散落着很安缦的极简主义扶手椅、噼啪作响的壁炉背后是满铺“河北灰”的接待台。

养云的到达厅两端的大门分别通向新旧两个世界,一边是游廊和映射池连通的餐厅、SPA和部分套房,他们一律为新建;另一头则是镇店老树和排布有致的古宅。

···

△北京    颐和安缦有着国内四间安缦里最气派的开场,石狮、红柱、宫灯、琉璃瓦等装点尽情呼应着一墙之隔的皇家园林霸气。运作了近10年的前厅确实略显颓态,地面金砖的表面也难掩磨损和斑驳,但散布厅堂各处的“宝座”、檀木屏风、罗汉长榻、字画无不彰显了这间安缦难以取代的独尊地位。

大门外站岗的大哥尽管威严,但每次迎门都足够亲和的,在前厅尽管偶尔被要求告知房号,但显然比过厅必把你当游客的杭州分号友好多了。

···

△杭州    法云安缦应该是国内四间安缦中,气韵最安缦的一间。前往酒店需经过大片的茶园,简简单单一座木亭子标示了落客点,再步行穿过一条林间秘径就迎来了前厅所在的院舍。

院舍里就两张办入住的书桌,向里转是几组休憩席。小楼上层应该是员工办事处,办入住时他们时不时上楼,咚咚咚的脚步声透过楼板传下来透露了老楼的年岁,加之宁静空间里的盏盏笼着铁丝框和纸罩的座灯,家应有的温馨与归属感呼之欲出。

当然,入住的两天期间似乎前厅的人手每小时都在换(或者是他们从不记脸),以至于每次进出前厅,员工都要露出“怎么游客又窜进来”的烦躁表情,然后带着打发的口吻呼以“哪个房间啊?”。对安缦痴而言这个太让人心疼了,完全没把握好一手好牌。

II

客舍 | STAY

四地安缦都引入了庭院概念,但采用了迥异的表现形式呼应在地美学,且看他们各自的演绎。

△丽江    大研安缦的客房35间客舍每4-6间自成一座幽谧的纳西院落,各院落间又通过独特的水系衔接以增进社区联动。

多数客房都有着相似的布局,只有楼层和景观的不同。我的客房位于上层,有可俯瞰庭院的入户阳台和高耸的尖顶。香格里拉云南松木、东巴木雕与Jim Thompson定制的日间榻、Ploh寝具、Kaledwei浴缸相得益彰。桌上一组镶黑边的Gaya陶器兼顾了安缦的佛性和纳西本地风情。两幅带有纳西刺绣的屏风小心掩藏了早期安缦屏蔽的电视机。

▲安缦的床头总是深得我心,裹着黑漆的长颈铜质台灯、延展至床背后的床边桌。

△上海    多数人对养云安缦的吐槽集中在“多数客舍非古宅”和“客舍无景观”。我倒不以为然,Kerry Hill运用高耸的坡顶、干净的线条和机智的内庭院,呈现了一派让人畅快的隐居空间。

挑空惊人的浴室是河北灰和橡木的对唱;把手、龙头、毛巾杆在内的所有部件都以金色至今上海的黄金年代;炫酷的黑色铸铁浴缸和庭院里的石质汤池是客舍内最慵懒的摆设。···

△北京    颐和安缦运用漫长迂回的游廊衔接起一处处隐藏着客舍的四合院,这些看似传统的院落里有着无比智慧的空间表述。比如,某套房用一条迷宫式密道串联起浴室和化妆间,以示对隐私的尊重,也展现了些许调皮、些许神秘。

我入住在9号院落的一间三进式套房,第一进是摆着罗汉床和书桌的起居室、二进是安有帐幔床的睡房、三进是装配复古洁具的浴室。三者都满铺金砖,都由挡着竹帘的窗户揽入合院景致,京腔旅居的精髓触手可及。

···

△杭州    法云安缦的40多间客舍由昔日法云村的村舍修复而来,每间客舍都沿着连通灵隐寺、能邂逅僧侣的法云径分布。我入住在身处法云径起点处的40号客舍,客舍的小院和法云径仅凭齐腰高的石墙和木门区隔,使我在客舍内能透过窗户看到过往的游人和僧侣,让我更坚信自己是村落的一份子。


房间是个完全通透的空间,被屏风和衣柜巧妙分隔为睡房-起居室-浴室三个空间均等的区域。尽管老宅底调厚重、采光局限,但构造轻盈的极简主义家具、浅色织物和通透的空间布局有效中和了老宅的深沉。是为数不多让我一见倾心的老宅改造客舍。

浴室是不安浴缸的,如果想泡澡可以致电SPA预订一间私人浴室,让他们放好浴液和精油。稍显周折,但也是相当美妙的体验。

只是摆了四个苹果的果盘和一个手写字都找不着的欢迎卡片,对于住了7间安缦的我而言着实太不走心了。

III

餐饮

以只向家人和好友开放的小型私人酒店起家的安缦并不过度追崇出神入化的餐饮演绎方式,他们更信奉简朴、温情、能展现地域特质的风味,而非讲究却刻版的酒店食物,且看四家的舌尖体验。

丽江·大研安缦的餐饮不仅时隔两年仍让我记忆犹新,还充分提升了我对美食的兴趣。即便早餐时分一份水果,他们也会仔细研究每种水果用哪种形状入口最入味、如何搭配口感最出彩。所以你会看到圆柱状的西瓜、划成丝又团成球佐的哈密瓜。

酸奶和谷物的搭配更是魔法,早餐的冷食的梦幻程度全然超乎想象。更妙的是,当你需要纸巾时,他们不会让纸巾上桌,而是把纸巾盒放在“花架”上再放到你伸手可及处。而厨房对本地食材的挖掘和运用更是如有神助,松茸季真是太有口福了。

···

上海 ·  为致敬酒店建筑、大树和主人的故里——江西,养云安缦中餐厅辣竹主攻江西菜。动用了猪手、黄酒、陈皮和红枣汇制的卤炙红酥手让人时刻想念。

▲意大利餐厅ARVA早餐出品。

意大利餐厅ARVA设在一个巨大的玻璃亭阁里,对意大利菜的表达很轻松有见地。日料食府NAMA身处在与ARVA对称而置的玻璃亭,仿佛东西菜式和厨艺的比拼,NAMA等着下回尝。单从蜡竹和ARVA的表现,这间安缦就攒够了专程前往的理由。

···

北京    颐和安缦,抱歉,除了早餐和下午茶,我没作任何其他餐饮尝试。不算诱人的菜单和高价双双将我吓退。但无论是阳光和笛声加持的下午茶席,还是紧邻锦鲤池的早餐座,都让人深深沉醉于豪迈又静雅的皇城气韵里。

杭州 · 两晚时间把法云安缦的兰轩、蒸菜馆、西餐厅、和茶馆都尝了个遍。蒸菜馆的早餐量略节制但抓牢了本地早点的神韵。

兰轩的确不菲但水准的确了得:冷菜环节的嫩藕芥末沙律和糟味拼盘有着夏日期许的清爽和内心期盼的革新;热菜部分雪花牛肉、虾汤豆腐、鳗鱼拼红烧肉焖饭都把传统与融合平衡得刚刚好。

IV

备忘录

丽江  ·  酒店有一条专属步行下山道,能很方便地进入古城,巡访街巷和市集。酒店内地界内还有嵌入旧式庭院里的泳池和建于18世纪的文昌宫。

上海  ·  Kerry Hill的新翼和古宅的共处本就是一大看点,当然,体量惊人的康体中心和开设香道、书法等赏鉴课程的楠书房也够扎大半天。

北京  ·  Jaya的创作基本都在地上,而Jean-Michel Gathy创作的水疗中心基本都隐藏地下。那座尺寸感人的黑色镜面泳池和与之配套的休憩阁都极尽治愈之能是。但酒店最绝杀的笔触莫过于那道直通颐和园的秘道。当你逛累了就可以站在那道红彤彤的木门前,呼叫员工来开门接你回去休息。

杭州  ·  个人觉得,法云安缦和几乎同期诞生的京都虹夕诺雅在形式和神韵上极为相似,但法云安缦显然用无比巨大的占地弥补了京都虹夕的局促感。

藏身林间的泳池和静雅的法云舍都深得我心,但最妙的还是那条串联灵隐寺的法云径。晚餐后沿着长径去游人退去的寺院景区漫步太怡人了(丝毫没有外界散播的凄清与害怕之感)。

以上就是我集齐中国全部四间安缦后奉上的小结,作为Amanjunkie,他们或多或少有低于期许的表现。但就安缦对“家”的表达、对地域美学的互联(养云是迁徙与再生的戏码,也是对地域美学的一种诠释)、对治愈和灵气的满足,都各自进行了演绎与响应。

尽管四家的特质与发挥各有千秋,但无不尊崇了“不是酒店,而是一场旅程”这条安缦共性兼主旨。静候下一间中国安缦的出场,也期待我的下一场安缦之旅(跨年,在TAKA)。

#The Aman Journey Continues

Good Night, Mrs. Hotel

· 本文首发于「携程TOP酒店」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3)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美诺集团收购 NH Hotel Group,拓展欧美住宿体验
新酒店 | 告别15年后,希尔顿在台湾新北市再开
新酒店 | 向地心探索,历经12年的“深坑”酒店正式开业
酒店公关昨晚没下班
住在红磡老街上,解锁香港神秘的一面
锦江国际收购丽笙酒店集团完成交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