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

【深度】华泰汽车梦碎鄂尔多斯

电动公会 2018/09/22 08:00 A
从曾经的风风光光“迎娶”到如今不惜撕破脸面对簿公堂,华泰与鄂尔多斯的这场闹剧不管最后如何收场,都将给地方发展、招商引资带来反思,也将给汽车产业的产能扩张带来警示。

来源:中国汽车报

作者:施芸芸

 

8月底的鄂尔多斯已经褪去了燥热,整个城市洁净而又清新。因为气候宜人,从全国各地前来避暑的游客络绎不绝。

正积极发力旅游业的鄂尔多斯康巴什区不久前刚刚经历了一场国际马拉松比赛,当时赛事的热闹仍能从人们的谈笑中捕捉到些许。

沿着康巴什区天骄路一直向南是华泰汽车鄂尔多斯的生产基地,与这个充满朝气的城市格格不入的是,这个占地6000余亩的“华泰汽车城”大部分已经淹没于杂草丛生间。

华泰汽车2005年进入鄂尔多斯,当时这个引起行业广泛讨论的大项目如今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再次引起行业关注是因为鄂尔多斯市国土资源局康巴什新区分局与华泰汽车的对簿公堂。

引进华泰汽车等制造业项目,缘于鄂尔多斯曾经的行业转型冲动。

富有煤炭资源的鄂尔多斯在受益于本世纪初开始的能源价格飙升而脱掉贫困帽子之后,急于转型升级,用“煤炭换资源”的思路吸引了多家制造企业落地,华泰汽车便是其中之一。而后又陆续引来了奇瑞等车企。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鄂尔多斯没有转型成功,神话破灭后当地被迫再次提出转型升级规划,康巴什区也再次成为转型中枢。

十几年不见任何起色,且如今又濒临倒闭的华泰鄂尔多斯汽车生产基地便位于转型中枢的核心地带。2013年区政府与华泰签署《拆迁补偿协议》,但华泰汽车始终没有真正开始厂区的搬迁工作,无奈之下,当地政府一纸诉状将这一“钉子户”送上了“公堂”。

从曾经的风风光光“迎娶”到如今不惜撕破脸面对簿公堂,华泰与鄂尔多斯的这场闹剧不管最后如何收场,都将给地方发展、招商引资带来反思,也将给汽车产业的产能扩张带来警示。

华泰汽车鄂尔多斯基地分为东区和西区,绕厂一周至少需要步行7公里。在厂区里,超过一半的土地长满荒草,鄂尔多斯市国土资源局公布的土地产权证显示,华泰汽车真正利用的土地为2280亩左右。

建设好的厂房如今也都已经处于停产状态,丝毫听不见任何机器的轰鸣声,本用来停放成品的停车场空空如也,工厂门口偶尔有人进出,周边几乎不见人影。

从西区的员工口中得知,目前所有的生产线都已暂停,前不久公司下发了放假通知。

事实上,近两年来,工厂的生产始终断断续续,有订单的时候,集中生产几百辆车,更多的时候生产线处于闲置状态。

在华泰汽车鄂尔多斯公司东区工厂的门卫处,记者看到几位工人正坐着闲聊。他们告诉记者,除了上下班打卡,没有任何工作可做,工资也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按时发放。

据他们透露,自去年以来,华泰汽车一直在试图减少员工数量,要求他们前往山东荣城的分公司长期“出差”,对于这种做法,工人认为是华泰变相逼迫他们离职。

事实上,不少员工也的确因此提出了离职,目前在职的一线员工数量已经锐减到200多名。一线员工的月收入也已经从过去的四五千元降至如今的一两千元,拖欠工资更是家常便饭。“快要撑不下去了吧。”他们这样猜测。

鄂尔多斯经信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华泰汽车鄂尔多斯基地全年生产汽车1.76万辆,同比下降7.8%;产值为13.5亿元,同比下降19.6%。“这还是去年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就没开过工,现在更是彻底放假了。”当地工人告诉记者,华泰鄂尔多斯基地的倒下受到伤害最多的是他们,他们不愿意去山东“出差”,只能选择“放假”在家,后果就是他们只能得到每月600~800元的补助。

“和厂区领导协商了很久,希望我们能够按照正常的程序获得失业保险等补偿,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被迫‘出差’或者‘放假’在家,但各方‘踢皮球’,纠缠到现在没有任何解决办法,有些人没办法就主动离职了。”当地工人告诉记者,“走投无路”的工人被迫集中起来申请劳动仲裁。

“现在与华泰汽车正在进行劳动仲裁的工人已经达到了80多人。”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华泰汽车鄂尔多斯基地员工极为激动地告诉记者,公司提出让鄂尔多斯基地的现有员工前往山东支援荣成基地,直接给不服从调配的员工送达《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不少员工主动提出了离职,甚至连失业保险都没有。

当天记者离开时,华泰鄂尔多斯的几十名工人再次集中起来,浩浩荡荡前去当地劳动局申请劳动仲裁。

距离华泰鄂尔多斯工厂20公里远的奇瑞生产基地,是当地政府引进的第二家汽车企业。与华泰的停工停产不同,奇瑞工厂还在正常运营,工厂外停放着7、8辆平板运输车,每一辆车上都装满了新下线的瑞虎车型。

但即便是表现较好的奇瑞,2016年在鄂尔多斯也只生产了7.8万辆汽车,2017年这一数字降到了6.19万辆,远远达不到此前规划的30万辆目标。

与华泰有纠纷的远不止被迫放假的工人,还有当地政府。

康巴什区是鄂尔多斯从2004年开始建设、耗资千亿元打造的新城区,位于这一地区的华泰汽车则是鄂尔多斯实施“煤炭资源换产业投资”政策后引入的第一个项目,当时土地出让的价格仅为6000万元,还“配套”了两座煤矿。

华泰当时提出的目标是:2015年产业园完全达产,年产100万台发动机、100万台变速器、100万辆整车,完成工业产值2250亿元以及等额汽车零部件产值。

数年过去了,华泰没有兑现当初的承诺,鄂尔多斯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华泰汽车工厂的所在地如今已经成为康巴什区的中心地段,土地价格上涨了8倍不止。

2013年,经过协商,康巴什区国土资源分局与华泰汽车签署了《拆迁补偿协议》,华泰汽车需逐步从康巴什区搬迁至位于伊金霍洛旗的空港物流园区。但三年时间过去了,华泰汽车依然没有搬家的迹象。

2016年,康巴什区政府向鄂尔多斯市政府请示收回华泰汽车康巴什厂区土地,同年11月7日,鄂尔多斯市政府正式下发了《关于华泰汽车集团康巴什厂区土地使用权回收相关事宜批复》,明确提出“严格按审计整改意见要求,依法依规按时限做好土地、厂区搬迁等工作。”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7年初,康巴什区国土资源分局向东胜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但由于华泰汽车提出管辖权异议,最终康巴什区国土资源分局只能无奈撤诉,转而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华泰汽车履行《拆迁补偿协议》,限期完成搬迁动产及土地、建筑物等资产移交手续,同时支付共计7246.45万元违约金。

与此同时,华泰汽车提起了反诉,要求康巴什区国土资源分局支付被拆迁房屋补偿、土地使用权回购补偿、搬迁设备费、厂区道路硬化绿化损失、管网损失、停产停业损失、库存损失、临时安置职工补偿等累计约33.58亿元。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中提出,由于双方签署的《拆迁补偿协议》仅仅涉及建筑物拆迁及补偿,并不涉及土地、道路、绿化等方面,双方没有达成全面的拆迁补偿协议,这并不是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纠纷,不在法院受理范围内。双方在一审结果公布后提起了上诉,但二审维持了原判。

“无论是市里,还是区里,现在对于这一事件都非常重视,与华泰汽车拆迁纠纷的解决工作还在进行过程中,但在最终结果出来前,我们无法透露更多内容。”面对记者的询问,康巴什区政府相关人员这样回答。

事实上,入驻鄂尔多斯多年,华泰汽车一直经营不善,当地也没有真正实现“资源换产业”的最终目的。

数据显示,2007年3月,华泰投资10亿元的一期5万辆整车生产线投产,其组装的车一度成为鄂尔多斯政府指定用车。按原定计划在2006年8月投资17亿元的二期15万辆整车产能,直至2013年才投产了一款新车。而后10年左右时间,华泰汽车项目进展缓慢,如今更是走到倒闭边缘。

事实上,华泰汽车“违约”并非故意为之,实为能力不逮。即便将全国的产能都集中至鄂尔多斯,华泰汽车也远远达不到此前的承诺目标。

数据显示,2012年,华泰汽车的全年销量为3.4万辆。到了2013年,这一数字降至2.88万辆。虽然到了2014年,华泰全年销售量提升至5.41万辆,且在2015年保持了持续增长,达到了7.12万辆,但2016年的全年销量又直线下滑到4.34万辆。

2017年,华泰汽车销量暴涨,达13.26万辆,同比增长81.61%,一举突破10万辆大关,但今年上半年,华泰汽车仅销售汽车2.89万辆,距离此前定下的20万辆目标遥不可及。

“严格按审计整改意见要求”等字眼的出现,可以看出当地政府对华泰汽车的不满不止于搬迁问题,或许还有更多的意味。

一边是旧有基地布局的大片土地闲置,另一边,新的制造基地又将建成。

2018年2月9日,华泰新能源汽车株洲基地项目正式签约,项目总投资40亿元,将打造整车制造四大工艺(冲压、焊接、涂装、总装)和配套设施,形成3万辆产能的新能源物流车整车新工厂,以及试验和培训中心。

在不断扩张的背后,是华泰汽车产能利用率的严重不足。

据不完全统计,华泰汽车目前全国各大基地加起来的产能共为90万辆,按照2017年13.26万辆的销售数据来计算,产能利用率仅为14.77%。但华泰绝非个例,有媒体提出,我国车企的总产能已经超过6000万辆,2017年国内的总销量不足2900万辆,整体的产能利用率不足50%。

欧美国家将产能利用率作为产能是否过剩的评价指标,正常值在79%~83%之间,超过90%代表产能不足,若利用率低于79%,则说明可能存在产能过剩。

基于这一标准,我国汽车产能结构性过剩问题已经显现,产能利用率方面也出现了比较明显的结构性问题。

2016年10月,为了化解汽车产能结构性问题,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首次提出了“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传统燃油汽车生产企业”,这意味着现有传统燃油汽车生产企业的数量将只减不增。

“如果完全让企业按照市场规律办事,不会出现这一现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第一研究室主任、研究员王晓明认为,造成汽车行业产能过剩的重要推手之一,便是地方政府。

时间回到2004年。

当年,《汽车产业发展政策》正式发布。在各地纷纷加大对汽车产业支持力度的大背景下,鄂尔多斯也向许多汽车企业伸出了“橄榄枝”。

2005年,华泰汽车成为填补当地汽车产业空白的第一家企业,提出了150亿元的投资承诺;随后,奇瑞也以200亿元的投资协议成功进驻鄂尔多斯东胜区,政府配备了一座16.6亿吨的煤矿;再之后,中兴特种车也宣布投资40亿元……

截至2011年8月底,鄂尔多斯装备制造基地引进的项目达到了45个,协议总投资额高达3200多亿元,汽车制造业项目10个。

在2009年发布的《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完善煤炭资源管理的意见》中,煤炭资源配置的标准为“装备制造项目、高新技术项目固定资产投资每20亿元配置煤炭资源1亿吨,一个项目主体配置煤炭资源最多不超过10亿吨”。显而易见的是,为了招揽华泰和奇瑞等汽车企业,当地提供的煤炭资源规格已经超过了这一标准。

有意思的是,华泰汽车通过转卖“赠送”的煤矿资源,获利高达7亿元,但曾经宣称“为内蒙古带来1万人的直接就业,拉动配套产业链10万人就业,带来1300亿元以上的工业增加值和近百亿元税收”的承诺则不见踪影。

改革开放之前,鄂尔多斯市经济发展缓慢,是内蒙古最贫穷落后的地区之一,全市8个旗全是贫困旗。但1994年以来,通过紧紧抓住国家能源战略西移的机遇,鄂尔多斯实现了经济的快速发展,甚至被誉为“鄂尔多斯经济现象”。

此后,鄂尔多斯迎来了经济转型新时期,煤化工、机械制造、重型装备和汽车等产业成为了发展重点。

但事与愿违,提供了大量煤炭资源和贷款的汽车行业并没有如愿成为当地工业的支柱产业。

在鄂尔多斯市的官方网站上可以看到,目前支撑当地经济发展的工业主要为化工、电力、石油煤炭燃料加工和黑色金属冶炼。

今年1~7月,上述四大行业累计新增利润61.5亿元,拉动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增长17.2个百分点,其中,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实现利润48.2亿元,同比增长155.3%,对全市规模以上工业的增长贡献率达到57.6%,拉动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增长8.2个百分点。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指出,地方政府千万不能单纯为拉动地方经济一窝蜂地发展汽车工业,地方条件是否具备、发展环境是否良好以及市场需求是否存在都是需要综合考量的因素。如果盲目地进行招商引资,以极为可观的优惠政策吸引企业落地,很可能会导致企业不理性的扩张行为,从而引发产能过剩的问题。

值得警醒的是,华泰与地方政府间的纠葛并不会成为最后一例,在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成为新一轮产业风口背景下,各地正在热火朝天地招商引资。

日前记者获悉的一组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范围内新投入的整车项目数量已经累计达到91个,21个省上马了新能源汽车项目,投资规模达到5283亿元。

在各类车企已公开的新能源汽车产能规划中,到2020年将超过2000万辆,是《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目标的10倍之多。

为解决这一问题,国家发改委近日发布了《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提出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所在省份应符合四方面条件: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占比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比较完善,车桩比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新能源汽车僵尸企业和僵尸资质清理工作全部完成;现有新建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均已建成,且产量达到建设规模。

这依然无法阻挡各地政府拉拢投资的脚步。

在资质审批权已下放至地方的新环境下,王晓明强调,我国需加强产能监管和预警措施,严防地方政府、社会资本假借新能源汽车建设之名“圈钱圈地”,导致投资过热。

“我们应正确认识到,产能过剩不可避免,但应处于一个科学合理的空间,不能过度。”在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首席专家吴松泉看来,应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优胜劣汰,通过竞争引导企业合理规划建设产能;各地方政府则应在落实国家投资和准入政策的同时,重点支持具备创新能力和市场竞争力、合规的汽车企业发展。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2)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