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利氏最大中国工厂投产 贵金属回收能力将提高五倍

2018年09月13日 08:13
南京贵金属工厂的投资额为1.2亿美元,是贺利氏在中国市场迄今为止的最大手笔投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贺利氏集团管理委员会主席凌瑞德(Jan Rinnert)为9月12日投产的南京工厂准备了一份特殊礼物——一座威廉·贺利氏的棕黑色雕像。这位出生于1827年的贺利氏集团创始人蓄着胡须,表情严肃。

1856年,作为药剂师兼化学家,贺利氏几经尝试,在并非超高温的条件下熔炼出两公斤铂金,为铂族金属(包括铂、钯等六种金属,与金、银合称为贵金属)的广泛运用铺平道路,同时也开创了以他姓氏命名的“百年老店”基业。

去年,贺利氏集团名列世界500强第482位,销售收入达到218亿欧元。

凌瑞德将南京贵金属工厂的投产,与152年前公司的历史性时刻相媲美。就某种意义而言,这无可厚非。投资额达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23亿元)的新工厂,是贺利氏在中国的最大投资,中国又是该公司在全球的三大市场之一。

贺利氏于2015年做出在南京投资的决定。该工厂能通过热处理、提纯等方式,从所回收的工业废品中,提炼包括钯、铂等在内的多种贵金属,继而生产新的贵金属化学品。

金属品分析机构SFA总经理贝雷斯福德·克拉克(Beresford Clarke)称,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铂族金属市场,以可用于制造汽车尾气催化器的钯为例,中国的年需求量达到210万盎司,占全球总量的约四分之一。

但中国的铂族金属资源却严重匮乏,本土所能供应的比例极少。贺利氏提供的资料显示,国内钯金的自给为3%,铂金则只有1%。克拉克认为,作为全球最大的钯金消费国,钯金在中国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加大回收力度对满足本地需求极为关键。

克拉克的分析解释了贺利氏落子中国的用意所在。贺利氏贵金属中国业务总裁胡敏称,南京工厂建成后,贺利氏在中国的贵金属原料回收能力将提高五倍,贵金属化学品产能也将提高三倍。贺利氏此前在上海和江苏太仓已设有类似功能的生产基地。

去年,贺利氏通过收购瑞士贵金属加工企业Argor,跻身全球最大的贵金属服务商。Argor的核心业务为金和银的加工制造,贺利氏则更擅长铂族金属业务。借助这次并购,贺利氏接收了两座Argor的贵金属回收工厂。

南京新工厂将是贺利氏在全球的第九座贵金属回收工厂,占公司总回收能力的25%。南京也将成为贺利氏贵金属业务在中国的中心。

贺利氏大中华区总裁艾周平称,针对现有情况,可能会对公司的贵金属业务进行调整,包括上海、太仓等地的业务转移也在备选方案中。

贺利氏预计,到2020年,南京工厂的员工数量将超过200人。那座威廉·贺利氏的雕像有望成为这一变化的见证者,它已被安放在南京工厂办公楼大堂的一处醒目位置。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