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结不结婚?这些大龄白领说“不是问题”

中国的大型城市中,婚姻已经不再是适婚一代的人生必选项。他们中的部分人选择晚婚,更有甚者以“不婚主义者”自居。这种悖于传统的婚恋观念,会带来什么变化?

杨舒鸿吉 梁宙 · 2018/07/11 09:00 | 评论(40) 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谭卓第三次告诉母亲自己未来不选择结婚之后,母亲将陪伴她多年的巴哥犬抱走。

她明白母亲的用意:“她就是想威胁我,把我在意的东西都拿走,从而逼我就范。”

这是母女之间因为结婚爆发的最严重的一次冲突。但谭卓仍然坚持自己的选择。

和谭卓一样,中国的大型城市中,“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传统理念正发生变化。2018年第一季度,民政部统计数据显示,全国的结婚人数301.7万对,同比下降5.7%,其中上海、浙江、天津等经济发达地区结婚率普遍较低。有人是慑于都市婚姻的高昂成本,有人尚未走出父母不幸婚姻的阴影,也有人认为婚姻的契约关系是束缚多于责任。

谭卓现在的状态,与父母既定安排的“银行职员、公务员”的生活模式相距甚远:从事保险产品的大数据分析、经常加班到凌晨4点、月收入近2万、喜欢3000到8000元的轻奢品牌、下班后喜欢流连于大小酒馆、或者回到家中打上一晚上的PS4……

她出生在上海远郊,双亲均是大学教师。和绝大多数上海家长一样,父母从小为谭卓安排了近乎一生的完整人生路线图:从小上培训班,做优等生,进复旦、交大、同济等名校,毕业后进知名企业。

她的成长也严丝合缝地按照父母的安排一路快进。她自小便是优等生,2010年通过自主招生进入上海同济大学。毕业后,她又顺利进入上海一家顶尖金融公司担任分析师。父母在上海宝山为她购置了一套80平米的房产,供她在市中心落脚。

人生的进程在父母的安排下颇为顺遂。但是在谭卓心里,自己的人生本该有更多属于自己的安排。

这预示着一种对家庭日积月累的分歧。在谭卓眼里,父亲是典型的“直男癌”,掌握家里一应事务的决定权,母亲则因为学历背景的差距,对其百依百顺。作为独女,她的生活也被父亲垄断。

尤其是父亲“出轨”的事情让她对婚姻产生疑问:“婚姻的契约关系并不能保证双方的绝对忠诚,成为感情的百分之百的保险。那我们还要结婚干吗?”

“当时我还在读初中,但是已经下定决心,这一生将不会结婚。”她说。

上大学后,谭卓第一次向母亲透露了自己的婚恋观念,“我妈当时以为我是在开玩笑,说我是不是犯傻。”不仅不理解,谭卓的母亲在那次谈话之后,向她抛出了找男友的若干条件:“上海本地人,211/985院校毕业,硕士以上的学历等等……”

她并不排斥恋爱。但谭卓说,她此后的几任男友都不完全满足母亲罗列的标准。在她看来,“更重要的是感情的分量”。

不婚主义的想法在父母辈看来十分荒诞。这种观念也给她的感情生活带来阻力。谭卓的男友起初无法接受为感情生活提前写下“不结婚”的故事设定。“当时我和他说得很明白,以后是不会结婚的,也不会要孩子的,以恋人的身份终老。”那次交流中,谭卓同时袒露了不买房子,老年后住进养老院的想法。

“他当时并没有立即接受,只是说搁置争议,希望日后的生活会让我改变主意。”但是随后多次的交流,谭卓男友改变了主意,在不婚不育的选择上有了默契。

不婚的顾虑和阻力还体现在对未来的设计上。中国人的婚姻观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另外一重含义,是在发生生老病死的变故时有人可以依靠。不婚不育的走过余生,“不婚主义”者该如何应付人生的各种意外?

身处金融保险行业,谭卓迅速的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上海买一套房子动辄数百万元。何不用来拿出一部分用来支付房租?“可以挑选不同类型的房子进行居住,保持对世界的新鲜感。既然已经选择了不育,那么穷尽积蓄买下的房产,在死后继承给谁也是问题。”

她还说,她已经为自己和父母亲买下了商业医疗保险,来解决“大病”的后顾之忧。按照计划,父母退休后她将安排他们进养老院,那里也将会是自己的人生归宿。

“剩下的钱,当然就是去享乐人生。”谭卓说。

和谭卓的享乐主义不同,台湾籍“沪漂”庞丽选择不婚更多的是悲情色彩。

她来沪12年,靠着自己打拼成为一家创意公司的合伙人,也在上海邂逅了自己的爱情。和多数的感情悲剧一样,庞丽是在经历了严重的背叛后,带着对于男性群体的失望,毅然倒向了“不婚主义”的阵营。

庞丽不愿多谈当时的感情细节——包括手腕部那浅浅的疤痕。她说,当时选择不婚,更像是创伤后的应激反应。而这个选择真正成为内心坚定不移的决心,则来源于一个网贴。

抱着求安慰的态度,她在首次婚姻失败后,在上海本地的女性论坛“篱笆网”上发出贴文,来表达了自己的不婚主义主张。

在这个帖子里,有多少是真正未婚、不婚的人,庞丽不好判断。“但是多数回帖对于不婚主义的支持让我觉得意外。”

在帖子发出去之后三个晚上,她都会在仔细阅读回帖中对于生老病死的看法:他们如何对待婚姻、生育,如何计划购房、购车、生病、养老……在这篇贴文近300条的回复中,多数支持者都表达了对婚姻无用的态度,认为不婚主义可以减少成本投入,但依旧可以用开放性的恋爱关系来维系情感。

对于不婚主义者晚年的生活,跟帖者中也有人给出了建议:“去养老院养老,选择不育,晚年仍会以恋爱的方式维系情感……”

“尽管贴文中的回复并不一定是站在不婚主义的立场来考虑问题,也并非有现实生活基础来做铺垫,但是一致性的同意让我重新审视了女性在婚姻家庭中的关系。虽然我的晚年不一定会待在上海,但是看到他们的分析,我也意识到自己的后半生其实可以更加自我一点。”庞丽表达了自己对于这篇改变自己立场的贴文的看法。

庞丽透露,在30岁之前,她给自己的安排和其他人一样,会对恋人罗列诸多门槛,找一个合适的人结婚、生子,然后周游世界。尽管如今看来,她的遭遇和期望的婚姻截然相反。现实故事的悲情走向让她一瞬间拨云见日,“我很享受当下的生活。”

采访中,她向界面新闻展示了自己在上海静安区某老式小区内的住所照片,一个圆形的地毯上,一只波士顿㹴犬慵懒地躺在地上,靠窗的地方一顶小帐篷上挂着彩灯,茶几上还有半瓶红酒。

她目前感情稳定,已经与一个28岁的韩国男友有稳定的感情生活。“我们决定继续生活在上海。”

当谭卓和庞丽为爱情和自由选择“不婚主义”时,何启宏渴望着爱情,37岁仍未婚的他在等待着对的人。

何启宏笑起来眼睛弯成一条“线”,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开朗。但两年前,他开始对婚姻焦虑了。

13年前,何启宏怀着梦想来到广州,走进了媒体行业。那个年代,广州纸媒行业正处于“黄金时期”,影响力在全国位列前茅。

能从事一份与自己兴趣重合的工作,让他感到幸福。他努力工作,一度拿过国家级和省级的新闻奖,在业界也获得了同行的认可。

“我觉得所做的工作有意义,相信以后生活会变好。”何启宏在媒体行业一做就是13年。期间,纸媒的从巅峰时期走向了下坡路,曾经计划着28岁结婚的他,如今也已“奔四”,但还是单身一人。

今年开始,何启宏对婚姻更是从焦虑转变成为了担忧。作为家里的独生子,他的家人日渐着急,更加深了这种担忧。

何启宏用一个字总结了自己晚婚原因——穷。

“具体的深层剖析是性格散漫自由,早期没有买房,就再也买不起房了。”这几年,何启宏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了房子在婚姻中的重要性。

“房子在婚姻中占到八成的分量,两个人结婚,女方会觉得如果没有房子,就没有属于自己的家。”他说,在一线城市生活,房子牵扯到很多东西:如孩子进入公立学校读书,需要有当地的户口,而当地的户口也和住房挂钩。

在何启宏看来,没有房子,也就意味着没有结婚的基础。雪上加霜的是,最近这两年他投在股市里的钱也被套牢了。“股票是用来住的”,何启宏说完,自己“噗”地一声先笑了起来:钱“住”在股市里,购房计划也就暂时不考虑了。

对于买房,何启宏感觉到失望。在这座城市努力打拼了13年,即使自己做出了不错的成绩,依然买不起房。“房价越来越高。”他显得有些无奈。

眼看着自己的年龄渐长,何启宏开始思考事业与生活之间的权重,也寄希望于相亲来寻找自己的姻缘。

“婚姻是大龄青年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在生活中吸收了能量,才能带动事业发展。”何启宏说,以前自己因为事业耽误了不少恋爱机会,尤其是不以挣钱为目的的事业,“如果没有错失了好姻缘,现在应该给婚姻大事让路了”。

“大家都希望‘嫁给爱情’,这是一种美好的追求。”何启宏说,也许婚姻是“适逢一隅的落脚”,结婚的人也许不是棋逢对手的,也不是最爱的,“但是在最合适婚姻的时机出现了能陪伴的人,可能就是一辈子的姻缘了。”

选择不婚或晚婚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但这个选择也并非一成不变。

2018年9月,22岁的刘海霞即将念大学四年级。在这么多年的成长中,她觉得父母的婚姻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美好,不想经历父母婚姻里那种煎熬,她也没有自信去获得梦想中的婚姻生活。

刘海霞认为,婚姻和恋爱是两码事,即使未来不结婚不代表不恋爱,不结婚也不代表以后一定会形单影只、孤独终老。她希望自己能和伴侣一起生活,维持着不是婚姻的关系。

不过,刘海霞并未将不婚想得太绝对。她表示,自己在现阶段或者以后能接受不婚主义,但是不能肯定未来自己就一定不会走进婚姻。

“对于未来的事情,谁又知道呢?”她说。

不婚或晚婚的原因不一而论,造成的局面首先体现在数据上。

2018年第一季度,民政部统计数据显示,全国的结婚人数301.7万对,同比下降5.7%。结婚率最低的5个省市分别是上海、浙江、天津、江西和山东,其结婚率分别为:0.45%、0.61%、0.61%、0.62%、0.63%。相比之下,结婚率最高的5个省份分别为贵州、安徽、西藏、青海、河南,结婚率均在0.91%以上。

天津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天津婚姻家庭研究会会长潘允康表示,在先进的地区,人们对“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观念会稍微淡化一些,在经济不发达的地区,还是相对传统。“结婚率与城市化、现代化程度呈现相反的走向。”

“越发达、越开放的地区,替代婚姻的方式也越多,如同居等。未来,不婚的情况可能会越来越多,这也是一个规律,但不会无限地多。”潘允康称,任何一个社会,一代一代人往下传承靠的是婚姻和家庭,婚姻和家庭的基本根据在于人口生产和再生产。

潘允康认为,晚婚和不婚群体增多,在短时期内对社会的影响较小,长期还是会有影响。“改革开放至今,充足的的劳动力推动了经济的高速发展,如果大家都不结婚,都不履行社会责任和义务了,人口红利将消失。”潘允康说。

不过,潘允康也指出,虽然未来的一段时间内,结婚率还是呈现走低的趋势,但是由于社会主流价值观念存在,会对年轻群体产生压力,促使大多数人按照传统的规律走。社会主流媒体、政府政策也会鼓励年轻人按照法律、社会风俗,结婚,生育子女,过上幸福的生活。

现实中,无论是选择晚婚还是不婚,在婚姻的问题上,每个人都在向着自己认为的幸福生活走去。

(应受访者要求,谭卓、庞丽、何启宏、刘海霞均为化名)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4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