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

【界面现场】中行董事长陈四清:当前是全球金融治理最困难与最有希望的时刻

张晓云ZXY 2018/06/14 14:40 A
在这个最有希望又最困难的时候怎么推进全球的金融治理?陈四清对此提出了三点建议。

“中国银行100多年的历史,三次把总部设在上海,现在在上海设的也是第二总部,所以我今天也是’回家’了。”中国银行董事长陈四清6月14日在“2018陆家嘴论坛”感慨道。他在发言中强调,当前,经济全球化既是最困难的时候,也是最有希望的时候,全球治理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并存。

陈四清称,无论是从英国脱欧,到特朗普开始的"美国优先"和贸易战,再到现在的意大利危机,再到他刚调研回来的南美,受到的冲击也非常大,国际形势未来仍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因此,全球的金融治理目前是最困难的时候,因为经济全球化现在是最困难的时候。

另一方面,目前是经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最有希望的时候。陈四清指出,这种希望源于中国进入了新时代。“在新时代下,我们按照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想来推进全球化,按照共享共建的原则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以及全球金融治理。”

陈四清还跟大家分享了一组数据:按照购买力评价,2008年新兴经济体占全球GDP份额51.2%,到去年已经达到59%,增长了近8个百分点;从增长来看,过去十年,新兴经济体的年均增长5.1%,比发达国家高出3.9个百分点;从全球贡献来看,新兴经济体在2017年贡献率已经达到80%,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这些数据都说明,新兴经济体的市场作用越来越大了。”陈四清称。

尽管如此,新兴经济体也遇到很多不公平的待遇。“发达经济体通过量化宽松、加息,可以把所有的风险转移。美国金融危机2008年发生以后,其实看经济的波动线,美国没有受到大的影响,真正的影响都转向欧洲,转向新兴经济体,也转向了中国。”陈四清指出。

陈四清认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全球金融治理体系出现了问题。一是国际资源配置效率很低,大量剩余资金在套利,只有中国在支持实体经济,全球虚拟经济的成分仍然很高。二是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的负面外溢效应很强。三是金融风险防范机制不完善。

那么,在这个最有希望又最困难的时候怎么推进全球的金融治理?陈四清对此提出了三点建议。

第一,新兴经济体要练好内功,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把自己的实体经济建设好,把自己的金融体系建设好。全球金融治理方面,要完善内部治理机制、完善国家的监管体系和金融体系、完善区域的金融体系治理,同时防止过多的泡沫化。

第二,发达经济体要加强政策协调,减少负面溢出效应。负面溢出效应有部分会回流到发达经济体内部,有些国家应当承担。有些国家最后会为自我优先的政策吃到苦头,不顾周围的邻居要把自身建设好是很难的。“在全球一体化情况下,不能’各人自扫门前雪’。”陈四清说。

第三,要加强金融互助,完善治理体系。特别是在一揽子货币建设里面,新兴经济体要更多地增加分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定要打破美国的一票否决权。

“我们在全球金融治理体系方面,还要走更长远的步伐,人民币国际化的路子还很长。”陈四清称。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8)

分享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3)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