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声优:通路不止偶像

偶像化为行业新人提供了一条提高知名度的捷径,是刺激行业新陈代谢、放大配音演员价值的方法,但支撑配音演员成长的始终是需要时间打磨的作品和声音演绎能力,脱离“配音”本身所进行的偶像化包装或艺人经纪运作,只能让从业者的身份定位更倾向于“网红”而非“声优”。

三声 2018/06/14 08:21 | 评论(2)A+

配音演员边江(图源:边江个人微博)

作者:邵毛毛

编辑:罗立璇

配音行业的从业者们似乎早有改变的觉悟。

“传统的配音行业可能就这样了”,北斗企鹅联合创始人郝祥海说着,手无意中拢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圆圈,仿佛那就是这个行业可以预见到的发展瓶颈。

渴望突破传统业务的天花板,自带无限想象力的“声优偶像化”概念无疑让从业者们看到了更多可能。实际上,也早已有人行动了起来:北斗企鹅于2016年起开始推广声优艺人经纪,哪怕做好了投入大量资源的准备,团队还是在今年选择将业务重点从改方向转移至声音产品制作上,“公司会逐渐往内容方向转型”。

北斗企鹅团队成员山新

大众层面对配音行业认知的缺失、所主要依赖的二次元前端产业链依旧处于尚未成熟的早期阶段,在天时、地利、人和三要素无一满足时,对现阶段的配音行业而言,声优偶像化或许并非那棵理想中的救命稻草。

一方面,哪怕ACG产业高度发达的日本,在拥有完善的声优孵化、艺人经纪体系的情况下,花泽香菜和水树奈奈的成功也难以复制。

另一方面,对发展不成熟的中国配音产业而言,强调声优的“偶像”路径或许将造成从业者身份的模糊化。配音行业的特殊性在于前端培养周期较长,同时配音演员本身对作品的依附程度高。若通过培训的新人得以入行,则需要至少5年的从业时间才能成长为一名成熟的配音演员。在这里,“成熟“的含义仅指可以较为自如的应对各异项目、角色的挑战,而后续进阶还需要一定的先天条件并不断打磨演技。

偶像化为行业新人提供了一条提高知名度的捷径,是刺激行业新陈代谢、放大配音演员价值的方法,但支撑配音演员成长的始终是需要时间打磨的作品和声音演绎能力,脱离“配音”本身所进行的偶像化包装或艺人经纪运作,只能让从业者的身份定位更倾向于“网红”而非“配音演员”。

北斗企鹅联合创始人郝祥海认为, 成为‘偶像’和成为‘声优’之间是存在矛盾的。“在目前认知度不高、规模还小的配音行业中制造流量小生也是违背发展规律的。但我们依然想强调声优的多元化培养,让他们不只是录音棚中的人才,在按照艺人标准全方位强化他们的同时提高大众对其的认知度。不过我们需要在‘做好酒’和‘卖好酒’之间找到合适的平衡点。”

声优偶像化: 时代的选择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夏磊老师、边江老师、阿杰老师和吴磊老师……”主持人的介绍还未结束,话音很快便淹没在了台下粉丝的阵阵尖叫声中。

台上,四位配音演员回答粉丝提问,在现场进行游戏互动,台下则是大批欢呼的少女,她们手中举着的是制作可爱的粉丝应援灯牌,4月7日的这场《恋与制作人》线下首场全明星见面会的画风一如偶像活动现场。事实上,对不少从外地赶来参加活动的粉丝们来说,台上站着的四位就是她们的偶像。

黄金时代的荣光似乎重新回到了这个行业。在《佐罗》、《追捕》等大批经典译制片涌现的上世纪80年代,童自荣、毕克等老一辈配音艺术家的声音也随作品成为了一代人的记忆。如今,当游戏中的纸片人晋身“国民老公”行列,《全职高手》、《狐妖小红娘》等高人气国漫作品造就了大热的“二次元形象”,在粉丝的移情作用下,这些角色背后的配音演员人气随之猛涨,影响力也从此前的垂直领域扩展至大众层面。

除了在微博收割粉丝关注,边江还参与了《声临其境》综艺的录制,并在节目播出后登上微博热搜。阿杰也在网剧《灵魂摆渡》第二季中客串表演,和他在同一集出现的还有同为配音演员的姜广涛。

配音演员从幕后走向台前,这是新的趋势。虽然部分配音演员依旧有“将自己藏起来”的坚持,在他们看来配音这门艺术需要隐藏在幕后并远离观众,让距离感制造更多可想象的空间,以服务角色和作品。

可也不乏想探索更多可能的从业者。不可否认,配音行业的发展日渐有组织化、规范化,但目前依然属于内容制作行业的配合端和附属端,在大部分情况下不掌握主动性和话语权。幸运的是,变化的时代为这个原本被动的行业提供了些微掌握命运的曙光。

以网络动画崛起的2012年为标志性时间节点,中国动画、游戏等二次元行业的爆发,使配音从业者有了更多的工作方向。此后,北斗企鹅、音熊联萌、光合积木、729声工场……如今处于赛道第一梯队的声优工作室纷纷成立,各自在动画、影视剧配音领域攻占市场份额。

业务内容上,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划分并非那样绝对,囊括电影、电视剧、动画、广播剧、有声书等方向的配音工作更符合各大工作室的业务常态,团队定位同质化问题因此而来。

行业在向前发展,赛道也开始变得拥挤。近两年来,如边江等配音演员先后成立工作室。此时,竞争在所难免。北斗企鹅联合创始人郝祥海坦言,“过去行业只有两三家的时候,我们基本上可以承包市场上70%的动画配音工作,现在配音团队多了之后,我们可能就只占40%。”

这是一场无声的大混战,渴望领先同行半个身位的竞争者们,在迈步向前时更加大胆和具有突破性。众人有着几乎一致的逻辑:若想扩大配音行业的盈利空间和市场规模,则必须摆脱附属地位,主动参与文化娱乐消费的环节。

于是,被角色光环隐藏的配音演员成为首先可以被独立出来的要素。声优偶像化,这个增加声优本身价值、提供更多与产业深度结合方向的策略,自然被从业者们当做了突破天花板的救命稻草。

尝试的努力

北斗企鹅首先抓住了它。

曾参与《十万个冷笑话》的动画剧集以及电影配音,这个工作室在2014年公司化运营后明确定位ACG方向。虽然也偶尔承接真人网络剧的配音工作,但相比同行,这是个更接近“声优”概念的团队,并且走在了声优偶像化、艺人化的前列。

2016年,北斗企鹅完成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由磐谷创投领投。此轮融资过后,团队立即启动了“声优偶像计划”,同时启动的还有新人培训工作。

这两个看似不同的业务板块其实处于同一逻辑闭环中:想做大产业,合理的人才循环至关重要。但实际上中国配音圈子极为固定。郝祥海表示,目前中国专职配音演员不超过2000人。在体量本身就不大的从业群体中,为人们所熟知的也无外乎位于金字塔顶端、人数不足两位数的配音演员。这并不合理。当一个人的声音频繁出现在多个热门作品中时,再完美的配音技巧都无法杜绝“串戏”的可能。

“不喜欢看国产剧,真的是剧情太单调了。大致就分两种:一种是季冠霖和边江谈恋爱,乔诗语和阿杰谈恋爱,一种是季冠霖和阿杰谈恋爱,乔诗语和边江谈恋爱。”这个前段时间在微博上转发过万的热门段子,正是观众对此现象的吐槽。

一方面,行业需要源源不断补充“新鲜声音”;另一方面,对于声优艺人的孵化而言,理想状态是从新人选拔阶段便开始介入,毕竟成为“偶像”需要一定的附加条件,例如音色、配音技巧之外的表演欲望、唱跳才艺和外貌条件。

2016年,北斗企鹅的第一期培训班开门招生。从各大高校的播音、表演专业学生,以及网络配音爱好者中,团队选拔出了15位参与培训的学员。为保证前端新人孵化顺利,北斗企鹅和日本声优艺能事务所81 PRODUCE建立合作,借鉴对方已成熟的模式,建立起培训和艺人经纪体系。

“我们把日本的老师请来上课,也开了很多和配音看似没有关系的课程,比如形体课、京剧课等,这对孩子们的发声、表情管理都很有帮助。”郝祥海介绍道。目前,团队已举办两期培训班。每期结束后,合格的学员会留下成为“准练习生”,如果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内通过考核,北斗企鹅将正式与其签约。

该团队的联合创始人郝祥海表示,公司现阶段共有20余位签约声优艺人。根据定位和重点级别不同,每位艺人的打造方向存在差异。“会首先尊重个人意愿,有些从业多年的配音老师更希望能专注配音工作,也习惯了在幕后。这样的话,我们的操作是在他们配音之外,用直播、录制个人有声作品等方式适当宣传。”

结合粉丝数量、粘性等人气情况和工作状态上的负责程度、配合度,北斗企鹅为旗下艺人划分出不同重点等级,以此确定资源倾斜方向。比如,曾为《十万个冷笑话》里的“哪吒”、“女王大人”等知名角色配音的山新就被划分到了S级,加之其本人经常以玩笑口吻自称“美食博主”,北斗企鹅便和相关品牌合作推出了山新定制包装的瓜子等符合“吃货”属性的产品。

虽学习日本建立起艺人经纪团队,但较早在中国实践“声优偶像化”的北斗企鹅依旧缺乏可参照的具体案例。用郝祥海的话来说,北斗企鹅的艺人化运营“基本是把能想到的方向都了进行尝试”。

安排声优参与适合的作品录制只是基本操作,北斗企鹅尽可能的拓展了声优艺人的露出渠道,包括制作线上的直播、电台节目、病毒短视频等方式,以及线下对接各大活动方——让声优在漫展、舞台演出、剧院演出、公益演出等场景与粉丝见面。

以北斗企鹅的新人李兰陵和刘明月为例,在签约不到两年的时间中,他们担任少年热血战斗动画《灵契》主角的配音工作,参与了两季的录制。“借助《灵契》这个作品,他们的人气蹿得很快”,郝祥海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表示,工作室也同时推进了线上见面会和电台节目的露出活动,两位声优的粉丝现在已经从不到一万上升到了超过十万,“他们现阶段的推广策略是CP绑定,注重两人之间的互动,马上有一个关于二次元的综艺,这两位声优也会一起参加”。

《灵契》的线下见面活动,中间为李兰陵和刘明月

同样是推出新生代,位于上海的音熊联萌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专注配音业务之外,音熊联萌在近年把重点放在了发掘和培养新人上。今年年初,在微信、微博等平台推送招新信息后,团队共收到了近2000份简历,后前往上海参加下一阶段面试的配音爱好者也有约200位。最终,团队将从通过实训的学员中签约新人声优,除了将配音实力、音色合适程度作为主要筛选标准外,形象、歌舞技艺等因素也会成为加分项。

通过逐年选拔,音熊联萌的声优团队在谢添天、夏磊、冯骏骅、沈达威、鬼月等人基础上扩充至20余人。根据个人特色和发展意愿,不少新人在“声优”的基础上贴上了“唱见”、“舞见”、“演员”等的身份标签,如旗下声优醋醋在参与《天谕》、《斗破苍穹》等作品配音之外,还在参演的网剧《我的吸血鬼男友》中担任女主角,同时也是B站颇有名气的舞见UP主。

在去年团队的四周年庆典上,音熊联萌还推出了由旗下声优组成的少女声优偶像团体V17,并发布了首支单曲《Dreaming☆Star》。组合成员们先后参与了《纳米核心》、《枪娘!》等作品的配音、宣传活动,还以团员为原型推出了自制广播剧《女朋友》。

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少女偶像团体,音熊联萌CEO谢添天特别强调V17的属性更偏重“声优”。“游戏、动画出品方的宣传活动需要声优参与,满足B端市场是我们创建团体的主要原因”。例如参与游戏《天谕》的录音工作后,V17还能在其新片发布会现场进行表演。

V17最新单曲公式照

关于V17现阶段的发展情况,谢添天说,“团队的二期生选拔已基本告一段落。团队活动的档期也非常满,甚至有时需要二期生值班救场。此外运营团队已独立,归入音熊联萌旗下全资子公司进行发展,接下来我们对V17的目标是通过作品打开一定知名度。目前势头还是不错的,应该可以在今年年底看到初步成果”。

有关声优偶像化,北斗企鹅和音熊联萌的尝试并非个例,有的同行正在筹备的路上,有的则另有打算。

新的方向

从本质而言,声优从幕后走到台前聚集人气,是声优公司在产业链中占据更多话语权的一种方式。而现在,这种方式遇到的难题可能是结构性的。

日本提供了成熟的范本。以20世纪70年代的动画《超时空要塞》为标志,日本声优偶像开始萌芽,并在上世纪90年代达到第一个高峰。近一个世纪的二次元产业发展历程,孕育了日本高度繁荣的动画前端行业。同时,音乐产业的成熟和偶像文化的深入人心,也让声优的偶像化运作成为可能。以在动画、游戏、偶像圈层都极具影响力的《LoveLive!》为例,充足的行业预备人才资源保证了所选拔新人声优的质量,在策划落地层面, Lantis负责制作CD,而音乐PV的DVD由Sunrise负责,同时动画、漫画、广播剧、游戏等产品也有协同公司负责同步开发。

但客观而言,从中国环境来看,目前并非声优偶像化的绝佳时期。尽管中国的二次元产业相较从前处于爆发阶段,但动画作品在产能和质量上依然与日本存在时间差距,并没有增长到足以支撑另外一个行业进行复杂分层的程度。具体来说,上述的环节在中国便没有形成统一的产业链,更无法协同进行合作。

北斗企鹅的郝祥海在实践中清晰地感知到了行业的局限性。2年前的他曾经表示,中国声优偶像的前端内容市场还不够发达,也做好了自身投入大量资源进行基础建设的准备。但经过北斗企鹅今年数次的高层会议讨论,核心成员们还是认为应该做出战略重点调整。

“现在打造声优艺人还是比较难的。艺人可以参演电视剧、参加综艺、出席推广活动,但这些对声优来说门槛太高了。”郝祥海也曾设想过学习日本声优事务所,搭建小剧场,为声优艺人提供线下演出和举办粉丝活动的场地,但最终因成本过高而作罢。

而缺乏露出就无法让大众认知和接受,这就像是恶性循环。实际上,真正让郝祥海和成员们放弃的原因正是中国受众缺乏对声优和声优艺人的认知。他进一步解释道,“一个行业的发展归根结底取决于大众的认知度,但目前配音这件事可能还是仅停留在小众群体的自嗨上。”

今年北斗企鹅团队决定进行更多尝试,降低声优偶像业务的投入优先级。与此同时,意识到中国声音内容时代到来,北斗企鹅计划转型为内容制作公司,主要拓展有声读物、广播剧、声音电影制作方面的业务。

此前,729声工场一定程度上已验证了付费声音产品的市场接受程度。今年年初接受新浪娱乐采访时,729声工场CEO紫堂宿透露团队的广播剧作品《杀破狼》第一季在M站上线后销量为3万份,第二季的销量也在上线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破万。

郝祥海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北斗企鹅也曾推出过免费广播剧《怒放》,“该作品于喜马拉雅平台独播,点击量在播出后的两年间里一直在同类作品中排名前五。”此外,北斗企鹅与猫耳FM合作的广播剧《魔道祖师》已在本月上线。

在郝祥海看来,声音产品制作的想象空间并不拘泥于线上。他以《四月是你的谎言》的声优线下活动为例,介绍了广播剧拓展线下演出的可能。“声优穿着cos服装在舞台上现场配音后,还会进行正片之外的广播剧表演,这种表现形式也很受粉丝的欢迎。”

虽然,推出付费广播剧是目前声优工作室的常规动作,但北斗企鹅计划在成人向内容之外,与版权方合作推出面向少儿市场的声音产品,主要目标对象为小学三四年级阶段儿童。“现在音频市场处于萌芽阶段,我们的受众其实并不局限于二次元范畴。我们希望提高声音产品的制作质量,保证受众能使用专业终端实现高于目前行业标准的收听体验。”郝祥海补充道。

为了保险起见,有些公司则选择集中资源打造有作品积累、且拥有影响力的配音演员个体。2012年建立于成都的声娱是一家集配音、后期制作、音乐音效制作于一体的声音解决方案提供商。配音业务范围涉及广播剧、有声漫画、动画、电影、电视剧、广告,并提供音乐音效后期服务,代表作品有《食神魂》、《索尼克音爆》、《神兵小将》等。

声娱选择打造的艺人是在2015年加入公司的陈浩,身为配音演员的他专注电影、电视方向,曾为《澳门风云》(周润发)、《道士下山》(郭富城)、《窃听风云》(吴彦祖)等电影配音。

“陈浩具有一定的艺术造诣,长相也具有优势,非常适合往导演、表演方向发展。”声娱CEO唱寰宇这样评价。在他看来,配音演员同时也是个演员,形体的表演和声音的演绎有时具有相通之处。

配音演员陈浩

相比偶像化,唱寰宇更愿意用“艺人化”来形容这样发展方向。就像“偶像”和“演员”会有一些微妙的差别,唱寰宇解释道,对陈浩这样具有多年配音从业经验和大量代表作品的配音演员来说,电影、舞台剧等艺术化的表现形式是其追求的目标,而非部分新人配音演员们更渴望的人气和流量。

按照这样的发展路线,声娱专门成立了陈浩的话剧工作室,并已合作制作了《李白的情书》、《嫌疑人X先生》等作品。“我们还在准备电影剧本,在表演之外陈浩也可以尝试影视导演工作。我们的整个艺人经业务则会在明年启动。”唱寰宇说道。

但和北斗企鹅一样,声娱也正在往行业中更加的上游领域分化业务。他们与猫耳FM和喜马拉雅达成IP合作,将在今年推出付费广播剧和有声小说作品。同时,他还透露将在接下来尝试建立类似职业化的声优学校。

此前,声娱已推出与季冠霖、张磊等配音演员合作的声优教学课程,包括线下训练营和线上《名声高徒》课程,并与陈浩、张磊、季冠霖合作制作了一系列教学视频。其中,一则约1分钟的讲解视频在上线一天后便获得了接近40万的点击量,唱寰宇认为这至少证明了声优培训的受众群体实际上并不小众。

不过,在中国二次元产业正在凭借日本、韩国等产能不断迭代的今天,郝祥海依然没有放弃“声优偶像化”的希望,他打算再等两年,等整个行业的发展,等受众认知的提升。他还在等一档有关声优的综艺,或许是《声优101》 又或许是《声优练习生》。

“希望能有机会先让大家知道我们这个行业,哪怕方式戏谑或娱乐一点都没关系,能先知道我们就好。”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2)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