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评5月信贷:融资增速下滑 货币政策可能进一步向宽松微调

分析师认为,融资增速的回落将对下半年经济产生负面的影响,货币政策可能会进一步向宽松微调,财政政策未来相机抉择的空间很大,可以在必要时对冲经济下行压力。

界面宏观 2018/06/13 10:19 | 评论(0)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人民银行最新统计数据显示,5月新增社会融资7608亿元,同比少增3023亿元,金融机构贷款增加1.15万亿元,同比多增405亿元。截至5月底,广义货币(M2)增速持平上月的8.3%。

分析师认为,融资增速的回落将对下半年经济产生负面的影响,货币政策可能会进一步向宽松微调,财政政策未来相机抉择的空间很大,可以在必要时对冲经济下行压力。

以下是部分机构的点评:

光大证券:偏门易堵,正门难开

严监管围堵“偏门”,去嵌套去通道,影子银行持续收缩,社会融资表外部分持续压缩,连续3个月呈负增长。新增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由上月1454亿元下降至-1,741亿元,信托贷款增量由上月-94亿元下降至-904亿元,委托贷款由上月-1481亿元降至-1570亿元。而企业债券融资自4月的3776亿元大幅下滑至5月的-434亿元。

与此同时,新增人民币贷款中非金融公司短期以及中长期新增贷款均下滑,意味着表内短期也难承接表外的转移。“偏门易堵,正门难开”,未来社融增速仍有下滑空间。

5月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1.15万亿,高于去年同期400亿。其中,居民户新增量较去年同期近乎持平,为6143亿元,短期贷款增加440亿元。在房贷利率上行期,需留意由于房价仍维持高位下,短期居民贷款流入房地产市场的可能。

海通证券:新增社融大降 经济债务承压

5月新增社融总量创近22个月以来新低,从结构上来看,表外非标融资继续萎缩,依然是社融增长的主要拖累。债市调整、信用违约事件增多,5月信用债净融资减少了434亿,拖累5月社融增长。融资增速的回落将产生三方面的影响:

一是经济下行承压,4月、5月经济生产回升,主因在于今年复、开工较晚,生产在短期内集中释放,存在新的“季节性”,而融资回落对经济的影响将在下半年集中体现。

二是债务违约风险加大。下半年是企业债券和非标债务到期高峰,年内到期或回售的各类信用债本息合计约4万亿,远高于前5个月的2.36万亿;年内到期的信托资金达4.1万亿,远高于前5个月的2.1万亿,如果未来新增社融持续萎缩,企业债务违约的风险或将继续上升。

三是融资的回落将改善全社会资金供需,以国债为代表的无风险利率将继续下行。

天风证券:6月下旬-7月上旬的降准窗口仍然没有关闭

新增信贷符合预期,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2.6%,且占社融规模比重逐渐升高,表明银行表内融资持续稳步扩张,但仍难以完全替代快速收缩的表外融资。去通道化过程不可逆,预计未来表外融资还将进一步萎缩。

牵引全年经济的两条主线,一条是社会融资,一条是广义财政。虽然社融增量不及预期,但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0.3%,仍保持在10%以上,仅比上月下滑0.2%,预计基本持平于今年二季度名义GDP增速,无需过度悲观。不过,如果下半年社融增速降至个位数,则货币政策进一步向宽松微调可期,我们维持今年4月的判断,即6月下旬-7月上旬的降准窗口仍然没有关闭。

广义财政风向偏紧,主要在坚决遏制地方不规范融资,坚后门开前门。今年4月以来,财政政策略有放松,主要体现在减税(下调增值税税率,降低汽车整车及零部件进口关税)、推动财政资金盘活存量、明确可发行再融资债券用于还本、延长地方政府债券期限等。总的来说,财政政策在收放之间向更积极的方向微调,未来相机抉择的空间很大,可以在必要时对冲经济下行压力。

华创证券:社融超预期下滑或成为政策微调的引子

5月新增贷款1.15万亿元,基本符合市场预期,宽信贷依然在延续。但值得注意的是,居民短期贷款录得2220亿元的超季节性增长,这与银行负债端成本压力上行背景下加大向消费贷、信用卡贷倾斜相关。

表外与债券融资收缩拉低新增社融,5月新增社融大幅低于市场预期,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0.3%,较前值小幅回落0.2个百分点,而我们测算的广义社融增速下行了0.48个百分点,有加速下滑的趋势。

去杠杆之下,缺失的信用本应由债券市场等其他融资渠道补充,但中国间接融资主导的金融体系以及银行主导的债券市场,使得投资者行为和风险偏好高度一致。大幅紧缩信用,进而伤及企业投资意愿,显然并非去杠杆的初衷。我们预计超预期的社融下滑或会触发政策的微调,例如MPA考核的适度松动,扩大表内信贷规模,以及引导债券市场风险偏好的提升。此外,随着资管新规落地部分融资功能也将有所恢复。

华泰证券:银行信贷面临企业信用和负债压力两大困局

5月人民币存款增加1.3亿元,同比增速8.9%,低于贷款增速3.7个百分点,商业银行的负债压力依然较大。我们此前分析指出,当前银行信贷新增面临企业信用和负债压力两大困局,人民币信贷增速大概率会略低于此前增速(4月份增速12.7%)。

5月份社融新增较低,我们认为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社融表外融资中票据融资出现超预期负增长,主要原因是企业现金流紧张普遍选择票据贴现;二是信用风险事件增多导致企业债券直接融资出现负增长。

我们预计信用问题将成为央行未来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诱发因素之一。央行近期扩大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抵押品范围传递了增信低评级信用债的意图,货币政策大概率将从稳健中性转向灵活适度。未来央行很可能会进行降准和抵押补充贷款(PSL)放量等宽松对冲操作。

广发证券: 未来政策的重点在于打开货币乘数空间

5月社融结构是资管新规落地、表外回表的逻辑结果,但同时反映出来的一个问题是当前信用环境二元化:部分具有正常融资需求、低信用等级的企业从表外融资中剥离,却因为信用定价机制的不完善,没有办法正常在表内融资。

预计未来政策会通过一系列举措修正信用市场的负反馈。当前信用违约冲击不仅体现在二级市场信用利差走阔,还体现在一级市场信用债券发行难度提高。5月以来信用债发行推迟或取消事件明显增多。6月初以来MLF扩大抵押品范围、联合授信机制落地,我们认为这只是开始,未来还会有其他风险对冲政策落地,同时货币端利率将维持中性,不会太紧,目的在于防范信用风险扩散传染。

目前限制银行信用扩张的不是负债端的总量流动性多寡,而在于资本金及其他监管指标约束。我们倾向于认为,未来需求对冲政策的重点在于打开货币乘数空间,并引导银行补充资本金,最终打开银行扩表空间。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