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京沪展览推荐】从没在一个地方 见过那么多精心打扮的文艺女青年

从感官刺激而始,到审美幻灭而终。观众沉溺于艺术家设计好的“错觉”圈套,正应了让·鲍德里亚的箴言:“艺术,是更甚的幻觉。”

傅适野 朱洁树 2018/06/12 09:00 | 评论(0)A+
来源:界面新闻

莱安德罗·埃利希,《楼梯》

按:如今,“网红展览”越来越多。以前的展览报道也许会着重于艺术家的自白、策展人的陈述、评论人的分析,而今,人们则更关注漂亮照片和自拍攻略。一个展览是否上镜,往往决定了它能否在朋友圈流传,能否受到广泛关注,能否吸引更多参观者,能否获得更多门票收益。

网红展“HELLO, MY NAME IS PAUL SMITH”刚告别上海转战北京,阿根廷艺术家莱安德罗·埃利希又在上海搭建了一场名为“虚·构”的艺术幻境。这两场都展览都具备网红展的基本要素——艺术家为观众精心设计了场景、角度,甚至是拍照姿势;参观者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前往观展,用一张展览门票换取大量拍照机会,通过手机镜头寻觅最美的场景和最好的自己。展览本身,便是一场精致华美的装修工程,大约有点类似大型婚纱摄影棚。同样自诩幻境的还有“动漫美学双年展:叙事曲”,在这里,展览变成了一场游戏,一个沉浸式的主题乐园。

本雅明在80年前就提出,摄影术的普及会导致艺术作品的灵韵消散。时至今日,随着手机摄影的流行和自拍文化的兴起,随着艺术越来越大众化,它的面貌变得更为模糊,它逐渐成了一面镜子,映照出的只有观者自己。

【上海】

查理·卓别林:卓眼世界

地点:余德耀美术馆(上海)

日期:2018年6月8日-10月7日

时间:10:00-21:00(周一闭馆)

门票:150元

查理·卓别林扮作流浪汉形象(共同电影公司时期),约1916年
© Roy Export Co. Ltd/洛桑爱丽舍博物馆惠允

头戴圆顶礼帽、手持竹拐杖、留一撇小胡子,作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表演艺术家之一,查理·卓别林的喜剧形象早已家喻户晓,深入人心。他的喜剧作品具有极强的丰富性和深刻内涵,他也是著名的反战人士和社会活动家。

本次展览由余德耀美术馆和爱丽舍博物馆合作呈现。作为世界著名的摄影博物馆,爱丽舍博物馆自2011年起受卓别林协会委托保管查理·卓别林的照片档案资料,包括约20000张底片、印刷品及原始影集,记录了喜剧大师六十年来的职业生涯和私人生活,充分体现了卓别林的艺术魅力,也见证了他最著名的“流浪汉”形象的演变。

卓别林几乎和电影院同时诞生,在戏院的魅惑华丽之中成长,其艺术表现形式深受十九世纪后期以视觉奇观和流行娱乐为主的现代文化的影响。在卓别林的时代,电影被视为一种单纯的娱乐,而卓别林坚持艺术创作的独立性,为他的人物角色创造出一个宇宙,在其中,各种类型的创作形式和谐共存。喜剧也能幻化成强有力的手段去表现周遭世界的悲惨、恐怖与脆弱。

在电影领域的成功,使卓别林成为享誉全球的人物。他与全球各地的政治家、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作家、记者、激进分子广泛交际,就量子理论、战争、宗教、种族、政治、犹太复国主义、穷人的困境、机器对工人的奴役等问题进行广泛的讨论。《摩登时代》(1936)和《大独裁者》(1940)展现了他对于当时社会注重问题的深刻反思。随着对现实问题反思的不断深入,卓别林也遭遇了政治上的限制。1952年,身为外国人的卓别林被取消了美国入境许可,他选择了瑞士作为他的余生居所。

卓别林以视觉影像浓缩了二十世纪的诸种状态——渴求幸福、饥饿、战争、异化和疯狂。在当代艺术的领域,他的形象依然被不断重演和再现,卓别林的“视界”也超越了他的时代,可以被召唤而来,用以审视今天的世界。

(同期举办的展览还有“兰登国际:万物与虚无”。)​

莱安德罗·埃利希:虚·构

地点:昊美术馆(上海)

日期:2018年6月1日—10月15日

时间:周二至周五 13:00-22:00 周六、周日 10:00-22:00

门票:100元

莱安德罗·埃利希作品《建筑》,昊美术馆“虚·构”展览现场

有一位友邻评价这个展览时说:从没在一个地方见过那么多精心打扮的文艺女青年。她们穿得漂漂亮亮的,到美术馆来拍照。

“虚·构”是这个时代颇为典型的一场“网红展览”,每一件展品仿佛都是为了自拍而存在的。阿根廷艺术家莱安德罗·埃利希(Leandro Erlich)在此展现了13组互动装置作品,其中最受欢迎的是《建筑》。艺术家经常会根据所在城市的建筑风情定制作品,这件《建筑》借鉴了上海历史博物馆(原上海美术馆)的立面,艺术家将其平放下来,在其上固定一面45度角的镜子。这样,参观者可以平躺在作品上,摆出任何姿势。在照片里,他/她看起来仿佛就像是悬挂在建筑物上一般。

观众非常热爱这件作品,他/她们排着长队,等待保安每次放入7、8个人(经常是彼此素不相识的)。保安不仅会控制排队秩序和拍照时间,还会像一个婚礼摄影师一样,指挥大家什么时候需要保持不动,什么时候可以变换姿势,他甚至还会对一起拍照的情侣怎么摆姿势提出很多指导意见。观众每排一次队也许只能收获两三张不同姿势的照片,但其中只要有中意的可以用来发在朋友圈,这次参观便也不虚此行了。

莱安德罗·埃利希被很多人称为“错觉”艺术家,他善于借用日常生活中的场景,在美术馆中构建出一个个充斥着错觉的幻境。展览中众多作品——其他广受欢迎的还有《楼梯》《坚硬的水》等——与《建筑》一样,从感官刺激而始,以审美幻灭而终。人们沉溺于艺术家设计好的“错觉”圈套,少有人愿意展开对于艺术世界进行思考。正应了让·鲍德里亚的箴言:“艺术,是更甚的幻觉。”

(同期展览包括“约瑟夫·博伊斯”和“永恒的流动:扎哈·哈迪德 x 跨界”。)​

动漫美学双年展:叙事曲

地点:上海当代艺术馆(南京西路231号人民公园7号门内)

日期:2018年5月26日—8月28日

时间:10:00-18:00(每日开放)

门票:80元

展览二楼“意识暂留区”入口

“动漫美学双年展”是上海当代艺术馆的传统项目,已经持续六届。今年的展览由两位年轻策展人担纲,呈现的主题与游戏相关。策展人为整场展览设计了一个极具末世感的科幻故事,所有的参展作品均为这个故事里面的一个篇章。观众通过参与游戏的形式,从2018年一路挺进至2310年,领略到世界末日的风光。

一楼讲述的是未来30年发生的事情:万物生长繁衍,文明开疆辟土,泛灵论卷土重来,电子垃圾堆砌成山,蒸汽朋克风格凸显,环保主义大行其道。仿佛是学生时代连词成句的练习,策展人用一个故事将这些作品串联起来,而参选的作品,大多出自童心未泯的艺术家之手。

一楼通向二楼的旋转楼梯,被称为“时空隧道”,观众旋转着快进到2200年。此时,地球残破到无法居住,人类遭遇了接连十次登月失败(乐毅的作品《登月之灾》),不得不抛弃有机躯体,将脑神经网络转为计算机神经网络,让意识进入“暂留区”。二楼展厅的主体部分是一个庞大的密室空间,参观者可以坐着轮椅进入其中,与人类共同经历100年的彷徨与探索——但实际上,他们只需操作轮椅兜兜转转,记下墙壁上的荧光数字,并在出口处输入密码。

策展人借用了青年文化中常见的真人密室、科幻小说、互动游戏等元素,整场展览仿佛是一场五光十色的拼贴。在这段游戏中,策展人并没有想要刻意为难参观者,他们既不用费脑,也不会卡壳,只是会经历一段与寻常展览不同的体验。只是,参观者可能会太专注于操作轮椅,而忘记了欣赏环境中的艺术作品,离开展览的时候,只有酸痛的感觉会持久的留在他们的手臂上面。

一花一世界:龙美术馆藏花鸟画展

地点:龙美术馆(上海浦东馆)

日期:2018年5月1日—12月2日

时间:10:00-17:30(周一闭馆)

门票:50元

《荷堵野趣(4屏)》,张大千,1947年,纸本设色

本次展览展出龙美术馆收藏的清代至近现代花鸟画作品50件(组),包括明代文人画家陈继儒的《梅花册》、陈栝的《情韵墨花》;清代僧人画家石涛的《花卉册》;任颐的《花鸟四屏》、吴昌硕的《红梅行书》;张大千的《荷堵野趣》、齐白石的《蔬果四屏》等。

中国花鸟画最早可以追溯至魏晋南北朝,及至唐宋,在宋徽宗的推动下一度达到历史高峰。明清花鸟画画派纷呈:明初以林良、吕纪为代表的宫廷花鸟,明中期青藤(徐渭)、白阳(陈淳)的水墨写意花鸟,清早期八大山人的写意花鸟,清中期大胆创新的扬州八怪,清晚期兼容并蓄的海上海派等,分别代表了不同时期的花鸟画主流。

龙美术馆多年来颇为关注花鸟画的收藏,从这场展览,也可以一觑中国花鸟画的传承与风貌。

China与世界:海上丝绸之路沉船与瓷器展

地点:中国航海博物馆(上海市浦东新区申港大道197号)

日期:2018年5月8日—8月7日

时间:9:00-16:00(周一闭馆)

门票:50元

“哥德马尔森号”出水器物

本次展览展出全国22家文博机构超过240件/套文物,以11艘沉船以及出水瓷器为双主线,呈现“海上丝绸之路”的历程与文化,揭示古代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渊源与联系。

海上丝绸之路历经秦汉至隋唐的发展,在唐代中后期地位凸显,宋元时期达到鼎盛,明清时期转衰,之后逐渐融入全球贸易体系。目前,它仍在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中发挥重要桥梁作用。

展览呈现“黑石号”“南海一号”“华光礁一号”“碗礁一号”“哥德马尔森号”等11艘沉船的相关文物,介绍船只的时代背景与考古情况。唐代商贸船“黑石号”于1998年在印度尼西亚勿里洞岛附近被打捞,出水文物共6.7万件,以长沙窑瓷器为主。荷兰东印度公司商船“哥德马尔森号”可能是这11艘沉船中知名度最高的一艘,该商船于1752年从广州港出发驶往阿姆斯特丹,中途沉没于印度尼西亚海域,1985年由英国人迈克尔·哈彻打捞,共出水15万件景德镇窑瓷器和125块金锭。

其他展品包括元代青花缠枝牡丹纹梅瓶、清代粉彩描金帆船图碗、宁波宋代海船模型、上海五桅沙船等。

【北京】

HELLO, MY NAME IS PAUL SMITH

地点:北京今日美术馆2号馆

日期:2018年6月8日—10月7日

时间:10:00-18:00(每日开放)

门票:120元

展览现场的巨型粉红万向灯和Paul Smith专属招牌便利贴“Everyday is a new beginning”

Paul Smith何许人也?他是英国时尚界的常青树,是将英国绅士的派头和庄重、不经意间的小幽默、挑战传统时尚权威的小趣味结合起来的美学家。从1970年代靠男装设计起家,到如今将自己的时尚版图拓展到女装、香水等其他领域,Paul Smith俨然成为时尚界的一个传奇符号。那么,Paul Smith是如何成长为一代时尚设计师的呢?展览“HELLO, MY NAME IS PAUL SMITH”将带领观众回顾Paul Smith的成长历程。在英国、比利时、日本、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之后,此次巡展终于登陆北京。

Paul Smith1947年出生于英国,从小的理想是成为一名职业电单车车手,17岁时他意外对设计产生兴趣,就此改变了一生走向。1970年,Paul Smith在英国诺丁汉与当时还是服装系学生的女友,也就是现任太太开设了第一家店铺,并开始学习剪裁,七年后,Paul Smith在巴黎发布首个以名字命名的系列,正式开始自己的时装之旅。不同于一般展览客观中立的叙述模式,此次展览以Paul Smith的视角切入,以他的人生经历为线索进行贯穿,让观众与Paul Smith零距离接触。展览复制了Paul Smith在伦敦考文特花园的办公室,空间中随意散落的书籍、资料、脚踏车、相机等玩具都是他在世界各地收藏的珍品,也为他的设计提供了诸多灵感。同时,展览也再现了Paul Smith在诺丁汉的第一家店铺,带领读者回到Paul Smith起步的地方。

作为一个承载诸多期待的“网红展”,此次展览也少不了全球网红竞相追捧的“粉红墙”,观众可以在粉红墙前尽情拍照,巨型粉红万向灯和Paul Smith专属招牌便利贴“Everyday is a new beginning”也会在展览现场等待各位观众。

新编历史剧

地点: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第二空间(北京市朝阳区)

日期:2018年5月12日—6月30日

时间:11:00-18:30(周一闭馆)

门票:10元

“新编历史剧”展览现场

“新编历史剧”是建国后编写的一系列反映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剧目,其中包括采用民间传说和神话语言编写的历史故事剧。新编历史剧不同于过去的历史剧,也有别于整理改编的传统剧目,它要求创作者具备科学的历史观,“善于甄别、分析、运用有关的史料或传说。同时又必须合情合理地发挥艺术想象,塑造出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做到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相结合,古为今用。”

选择“新编历史剧”作为展览标题,在策展人看来: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如何理解历史和文化运动的影响,不仅包括对既往社会经验的反映和反思,也是当下社会走向未来的基点。展览选取18组来自不同历史时期、地域或者现实中的作品,包含摄影、雕塑、影像、木刻版画和文献档案等作品,囊括方力钧、冯梦波、刘铮、隋建国、王宁德、王庆松、张大力、赵亮在内的18位艺术家。

展览中既有隋建国建立在对集体主义反思基础上的雕塑作品,也有借用1930年代推动社会和政治运动、宣传爱国思想的木刻版画形式探讨艺术功能的版画作品。崔灿灿在展览介绍中写到,“新编历史剧”试图将历史研究与参与现实讨论结合起来,以古今杂糅的手法,呈现古人古事与今人今事之间的联想。这种联想将18组作品变为18面镜子,探讨根植于历史群体背后的社会情境和集体记忆。

赵刚个展:购买的身份

地点:长征空间&东八时区餐厅与酒吧

日期:2018年5月16日-7月10日

门票:免费

赵刚作品《糖尿病患者》

20世纪70年代末期,北京出现了一个名为“星星画会”的艺术团体,在十年“文革”之后,该团体追求自由和自我表现的艺术,主张极具现代主义风格的实验性作品。生于1961年的赵刚是星星画会最年轻的成员,活跃于最早的中国前卫艺术浪潮中。1983年,他离开北京,开始在欧美各国留学、工作。2006年,赵刚再次回到北京,用绘画的方式展示自己漂泊、分裂的身份和心路历程。今年五月,赵刚以“购买的身份”为主题在长征空间和东八区餐吧举行画展,用绘画的形式探讨身份归属问题。

在长征空间,赵刚还原了自己于上世纪70年代工作生活过的十二平米的宿舍空间,狭小的空间中摆放着多幅赵刚从未公开展出的作品,其中包括在当时可能被拒之门外的各种女性裸体和局部器官,比如《沙漠上的裸体》和《竹林里的女人》,又比如戏仿法国画家古斯塔夫·库尔贝那幅著名的《世界的起源》而得来的《臃肿的小资产阶级》等。

长征空间的另一个巨大空旷的展厅全部用来展示赵刚的一幅巨型架上绘画《糖尿病患者》,这是一幅肖像画,描绘了一位真实的糖尿病人。观众可以在空旷的、光线微弱的空间里仔细欣赏这幅肖像的笔触和色调,令人震撼的观感,也引发人们无限遐想。

十方:三影堂摄影奖十周年特展

地点:三影堂艺术中心(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

展期:2018年6月9日—8月5日

时间:10:00-18:00(周一闭馆)

门票:免费

戴建勇,《朱凤娟》,2016

19世纪伴随摄影术诞生的是绘画与摄影之间的持续张力。大约在摄影术诞生后的一个世纪,摄影一直试图通过多种途径和方式证明自己作为一个艺术门类的合法性。直到1962年奥地利纪实摄影师恩斯特·哈斯的彩色摄影作品第一次在纽约现代美术馆中展出,摄影术(不论是黑白还是彩色摄影)才算勉强挤入纯艺术(high art)的队伍。即便在如今的中国艺术市场,摄影受到的重视仍旧不及绘画或者其他艺术形式。

三影堂的出现为中国当代摄影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2007年,中国摄影家荣荣和他的妻子、日本摄影家映里共同创办了国内首家专注于当代摄影艺术的民间机构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2009年,三影堂启动了一年一度的“三影堂摄影奖”项目,面向全球华人艺术家和摄影师征集作品,并借此机会考察和梳理中国当代摄影。“三影堂摄影奖”距今已经十年,分别以“临点”“交汇”“万相”“跨越”“实相”“无相”“离相”“无量”“寓言”“起承”等多个主题,在十年间吸引了众多华人摄影师和艺术家投稿。6月,三影堂呈现的是“三影堂摄影奖十周年特展”,选取过往十届中最具代表性的青年艺术家,呈现他们的全新创作。

陆上行舟:流域变迁与社会行走

地点:北京市朝阳区798艺术区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展期:2018年6月8日-8月5日

时间:每日10:00-19:30 (19:00后禁止入馆)

门票:免费

《被消费的盐与冈仁波齐》 李勇政

展览空间的设计者、建筑师徐浪表示,希望将此次展览空间设计成一种对于“白盒子”空间的颠覆,在展厅中制造出一种起伏感,让观众的身体随着空间的高低起伏而上上下下,感受人类身体与自然空间或者流域空间的互动。

这种空间布局与展览主题息息相关,“陆上行舟”围绕水域问题展开,展览涉及的艺术项目涵盖从上世纪90年代到近年来的个人/群体艺术行动和在地艺术实践,艺术家们将流域、历史、网络以及与之关联的城市、乡村、他者的社会现场有机地激活或唤醒。其中既包括1995年美国艺术家贝特西·达蒙策划、戴光郁等艺术家共同参与的“水的保卫者”项目;也有2014年艺术家刘成瑞与盲童合作的“澜沧江计划”,在项目中,艺术家将寻找澜沧江未能被命名的河流与帮助藏区盲童复明结合起来;还有艺术家曹明浩和陈建军于2015年创作的《水系计划之水系博物馆》,两位艺术家以成都水系为探讨主题,尝试连结多位造船师傅、搭建新的造船坊、从当地居民日常的技术交流、聚餐、茶铺对话等落实到以船的重构为基底的生产活动。

展览不仅探讨了水域、生态与人类的密切联系,同时也将艺术的在地化实践带入观者的视线。当艺术家走出美术馆等专业而封闭的艺术空间,走入社会生活实践中活生生的在场,与日常生活中的个体发生关系、产生联结,他们将如何通过艺术形式来回应复杂的社会现场,他们能为当地环境和居民带来的反馈是什么,他们又将如何思考人类学式的田野调查和艺术生产之间的关系?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