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

蛙儿子爱去的名古屋城下月开放 10年修葺重现400年前的文明

李烨LY 2018/06/03 08:00 A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复制,而是重建一座真正的宫殿。

近日,日本名古屋市在二战期间被损毁的名古屋城堡,经过为期10年的修缮完成了最后一段,也是难度最大的本丸御殿(Hommaru Palace)修复工作,宣布将于下月8号正式对外开放。由此,400年前的江户时代文明得以完整重现。

本丸御殿作为名古屋城堡的主体结构,被视为名古屋文化的真正来源。
御殿内完好地保留了大量狩野派画作,另一部分也在当代画匠的修复之下得以精妙地还原

作为“蛙儿子”最爱去的景点之一,名古屋城堡被视作日本城郭建筑的最高杰作,与京都的二条城二之丸御殿并列成为日本国宝级别的古建筑,和故宫、卢浮宫等等,并列成为全世界最宏伟壮观的古建筑之一。而明信片上塔状伫立的天守阁一侧,便是本丸御殿的所在。

本丸御殿占地 3100 平方米,包含 13 个由木制平屋顶瓦屋顶神殿组成的房间。1945年在空袭中被破坏后,幸得存留的 1049 张狩野派壁画、309页建筑史料、700多张实景照片和 2000 块基石,才使得这里成为史上最有可能100%复原,却也是修复难度最大的古建筑。而这项日本民众口中的“世纪大复原”历经10年终于完成,在平复灾难记忆之外,对于当代建筑及艺术界也是颇具意义的“浴火重生”时刻。

关于名古屋城堡本丸御殿你不知道的一些“之最”:

 

日本近代城郭建筑的最高杰作

烧毁前的名古屋城堡

名古屋城堡最初是德川家康( TOKUGAWA ) 出于确保在东海道道路上的重要地位而建造的,建筑于1612年完工。在此之前,日本的城堡和欧洲一样都是作为防御堡垒用岩石建造,高耸的天守阁通常则会作为整个城堡的最高点,充当“箭楼”、“望楼”的作用。

而名古屋城堡因为建于战乱之后、和平安乐的江户时代,则更多承担了政治、文化中心的作用。因为不需要防备战斗,于是建在了平地上,成为“平城宫殿”的代表作之一,而后作为德川三大家族中最重要的家族居住宅邸而为世人所知。

史料记载的名古屋城堡,天守阁和本丸御殿原貌。

名古屋城堡的宫殿被誉为幕府时期武士风格建筑城堡建筑的最佳例子,其中,1615年建成的本丸御殿(Hommaru Palace)作为德川家康的第九个儿子、尾张省第一任领主德川义直的宅邸,更是以完整的书院建筑(Shoin-zukuri)风格、百年柏树营造的全木结构,以及优雅、华丽的宫殿内饰和大量绘制于金色壁纸上的狩野派画作,成为日本古建筑、绘画艺术和手工艺领域的典藏级文物。

御殿的优雅华丽,和天守阁的昂扬挺拔相映成趣。作为近代城郭建筑的最高杰作,本丸御殿也与京都境内的二条城二之丸御殿并列国宝之席,成为武家书院建筑双璧。

因为在战争前被摘去并完好保存的大量狩野派金箔画作,本丸御殿成为这一影响日本当代艺术400年之久的画派的“博物馆”。

本丸御殿在建筑上另一个特色便是精密的全木结构,御殿以混凝土为基石,木质梁柱为构架,木瓦为顶建成。在没有水泥和五金配件的建筑体当中,所有的结构都只能以竹钉固定,以榫卯方式相互支撑、组装,这也使得本丸御殿成为日本古建筑中最具研究价值的全木结构城堡建筑典范。

 

日本最大画派——狩野派画作“博物馆”

 雪鸟图中的竹鸟(复制副本)

“那反照的阳光宛如夕阳西坠地平线似的,纤弱的金色光线沉入周围的黝暗之中。我从没有见过黄金能显示出如此深沉的美。” 谷崎润一郎曾经在《阴翳礼赞》中这样描述金色屏风带给他的震撼。作为领导日本画坛近四个世纪的画派,狩野派绘画便是将源于中国山水画的精细,诉诸其时流行的金箔浓彩屏风背景,通过墨与金的结合创造出细腻而华美的风格。

作为日本历史上最大的画派,狩野派最大的特点是融合了过去的多种画法。在中国唐代屏风画的基础上,狩野正信没有单纯地模仿汉画笔法,表达禅宗风韵,而是在其中融入了符合武士审美趣味和感情基础的表现方式和绘画内容。他以装饰形式的趣味强化了屏风绘画中金色的存在感,最终创造出一种富有本民族特色的室内装饰壁画——“障屏画”。

“障屏画”先以特有的技法切开金银箔,然后在屏壁上贴金作底,再在上面以唐代绘画风格样式,来彩绘本土的风景和风俗,色调丰富多彩,加以金银点缀其中。这一的方式使得所有细节都更加精美,在金色底色的映衬下拥有更强的形式感。

本丸御殿的每个房间都由狩野贞信、狩野探幽等狩野派绘师们,以不同的题材创作出大量障屏画。这些画作因为在战争之前就被取下,得以幸免于难。少数破损的,则作为御殿整体修复工作的重要部分,在来自爱知艺术大学日本绘画保存复制研究会的专家团队研究下,以微米为单位进行观察和再次创作,以再现江户时代的艺术成就。

画师需要先将原作轮廓小心地誊描在纸面上
将底色涂在金箔上
再依照原作,将所有的细节手工绘制完成

也就是说,在下月正式开放之后到来的游客,就可以完整地欣赏到御殿13个房间内共1049张壁画。

 

 

耗时最久,难度最大的修复工艺

 

作为当代幕府建筑的“标本”,本丸御殿的损毁固然令人扼腕,但万幸的是,超过100卷精确的建筑图纸和名古屋城第14位主人、摄影爱好者德川义胜留下的700幅照片,使得这里成为二战受损的城堡中唯一可能被100%还原的古建筑。但这些精确的史料也对参与修复的建筑师和匠人们提出了前所未有的考验,正如名古屋城堡官网上的形容:“ 这不是本丸御殿的简单复制,而是一次真正的重建。”

用竹钉固定木制结构的工人们

为了重现当时的建筑理念和工艺,工人必须依照古代的营造法式,将雪松等珍稀木材切成约3毫米的厚度,并用竹钉固定,以确保极薄的屋顶能够重现原建筑独有的曲线;油漆剥落地部分会基于原色分析进行补色;包括以当代日本房屋中常见的“Saoen天花板”为基础,从槽口向上推,以形成江户时代流行的、更加精致的格状天花板等,每一个步骤都是对匠人技艺和耐心的考验。

经过手工雕刻还原的金属部件

事实上在1959年,名古屋城堡天守阁就以混凝土形式被重建。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能够在战乱后重新看到高耸的天守阁和其上代表名古屋城市标志的金色兽头鱼身铸像无疑是莫大的安慰与鼓舞。

自2009年启动的、本丸御殿漫长的重建,则是对江户时代文明成就的珍视与回应。而对于今日高度发达的日本第四大城市 —— 名古屋市来说,城堡的“再生”是一段浩大工程的结束,也将是城市文脉与旅游产业新生的开始。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32)

分享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13)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