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

【深度】退市风暴中的*ST昆机

张译予 2018/05/30 10:56 A
历经重组失败、财务造假、经营不善等多重困境,*ST昆机一步步走向深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ST昆机(600806.SH,00300.HK)或许没有预料到,2018年将是其长达24年A股之路的结尾。

自5月30日开始,*ST昆机的A股生涯开始倒数。当日退市昆机开盘后毫无悬念跌停,截至10点30分,其跌停板封单超过68万手。在结束最后30个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之后,这家1994年就已上市、同时也是云南省唯一家在A、H股同时上市的公司,将告别A股。

历经重组失败、财务造假、经营不善等多重困境,*ST昆机一步步走向深渊。

缺钱的*ST昆机

5月28日上午10时许,这个本应忙碌的时间,在*ST昆机位于昆明市茨坝路的总部内,却有一些工人在厂区闲逛。

5月28日上午10时许的*ST昆机厂区内

厂区内间或发出生产加工机床的声音。界面新闻记者从位于*ST昆机后山的位置往下望,发现其生产加工的声音总是被旁边昆明汽车质检处传出的引擎轰鸣声所掩盖。

随后记者进入*ST昆机厂房,只见其生产车间内,堆积着不少处于半成品状态的机床。或许是因为临近饭点的缘故,车间内工人较少,只有几名工人正在对机床进行加工,显得较为冷清。

*ST昆机某车间

“厂子效益不行了。”在*ST昆机工作的员工李明直言,“生产现在处于有订单但是做不出来的状态。因为生产机床的好多零件都是要从外面进货,但厂里没钱,进不了货,所以很多订单都做不了。”

生产效益不佳,甚至影响到了*ST昆机员工工资的发放。“拖工资是经常的事。”李明对记者表示,“按照厂里的时间安排,原本是每月15号就发工资,但是现在基本上是月底才会发,有些时候是第二个月的月初才会发。”

*ST昆机的退市,在其员工之间也成为了茶余饭后的谈资。王力是一名在*ST昆机工作多年的一线机床制造员工,他对昆机的退市有着自己的看法。“前两年感觉管理层的心思不在生产上,搞些歪门邪道,造假账、虚报库存、虚报合同。厂里的生产到去年下半年才稍微正常点。”

随着*ST昆机2017年年报的发布,其因连续四年亏损而走向退市。4月28日,*ST昆机披露2017年年报。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其归母净利润为-3.5亿元。在此前的2014年-2016年,其亏损金额分别达到了-2.04亿元、-3.28亿元以及-2.9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ST昆机年报中显示,其规划中的新厂区杨林基地,因投入资金不足而导致公司无法按期实现整厂搬迁。

由于昆明市市政规划,*ST昆机现厂区在昆明市地铁八号线途经范围内,将被昆明市盘龙区政府所征收。2016年11月18日,*ST昆机与盘龙区茨坝街道办事处签订《土地收储补偿协议》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

上述协议中明确规定,在协议生效之日起到2018年11月30日,*ST昆机现厂区将通过向昆明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支付房屋租金的方式来有偿使用被征收房屋。租赁期限最长可延长至2018年12月31日。如若盘龙区政府未同意延长,*ST昆机必须在11月30日前搬迁、腾房。

如今,距离*ST昆机总体搬迁日期仅剩6个月的时间。界面新闻记者前往其位于杨林工业园的厂房探访后发现,其杨林基地的建设远未达到能够整体搬迁的水平。

*ST昆机在杨林工业园征用了669亩土地进行新厂区建设。*ST昆机2016年8月曾公告称,其一期的重型装配厂房已竣工,2016年内将开工建设铸造基地。

*ST昆机杨林基地

而在杨林工业园,本应嘈杂万分的工地却被寂静所笼罩。已经竣工的装配厂房外杂草丛生,窗户上布满尘土,其中一扇窗户被打出了一个窟窿。从外部窗户向内望去,只见厂房内部堆满了其生产的机床。机床外包装上的所印制的字样依稀可以分辨出,堆放在其间产品以刨台卧式铣镗床与数控工装为主。

装配厂房外的杂草有半人高。
装配厂房里堆放的机床
装配厂房里堆放的刨台卧式铣镗床
装配厂房里堆放的数控工装

在装配厂房背后,是一大片尚未动土建设的荒地。旁边正在建设的形似配电设施的工地上,只有一台起重机停驻其间。

装配厂房后的荒地

当界面新闻记者询问其保安人员此地是否有人上班时,并未得到正面回复。另一位工作人员用手指着一个方向,说:“那边有人上班”。记者顺着其所指方向望去,只看见一处尚未竣工的楼房。

走向退市

事实上,*ST昆机也曾经拥有光辉的过去。

公开资料显示,*ST昆机的前身为中央机器厂,1953年更名为昆明机床厂。在1954年至1985年期间,昆明机床厂制造出了中国第一台坐标镗床与第一台精密加工中心。其T68卧式铣镗床曾代表中国参加1954年莱比锡国际博览会;T42100坐标镗床获得1980年国家质量金奖。

1994年上市的*ST昆机历经两度易主。在2000年,*ST昆机与西安交通大学产业(集团)总公司(下称西安交大集团)实施战略性资产重组。不过西安交大集团的入主仅持续了5年。2005年9月,沈阳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沈机集团)从西安交大集团手中接过控股权,成为*ST昆机的大股东。

沈机集团入主之后,*ST昆机业绩在2006、2007年翻了几番。不过如今回望才知,这是*ST昆机业绩最后的辉煌。

2008年后,*ST昆机的净利润增幅便开始逐渐下滑,甚至出现负增长。此后的2011年机床行业步入了产业下滑的拐点。低端市场的萎缩与产能过剩使得*ST昆机生产的普通机床供大于求;与此同时,其高端机床并未打开出口市场。虽然2013年净利润为正,但其扣非后净利润仍旧为亏损。

2015年,*ST昆机计划引入紫光系旗下西藏紫光卓远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紫光卓远)。但该重组最终以因信披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告终,*ST昆机相关高管、中介机构均遭处罚。其后的2016年10月,为了保壳,*ST昆机向外挂牌出售旗下三块核心资产。不过这一计划却遭到3位董事会成员的反对和弃权,最终,其出售资产保壳的计划并未成功。

自2014年净利润连续四年告负,*ST昆机面临暂停上市的风险。就在外界讨论*ST昆机将会如何保壳之时,其自我引爆了最后一颗地雷。

2017年3月21日,*ST昆机发布公告称,其过往财报存在:存货不实、销售收入确认违规、费用少计、子公司“多套账”涂改票据等财务造假问题。随后证监会对其展开调查。

历时8个月,证监会发布调查结果。2017年11月16日,*ST昆机造假事实被认定,监管层对*ST昆机原任及现任董事、监事或高管做出处罚决定。证监会调查显示,*ST昆机共有三大涉嫌违法事实,1.在2013~2015年间,*ST昆机通过跨期确认收入、虚计收入和虚增合同价格三种方式虚增收入约4.8亿元;虚增利润2.28亿元;2.通过少计提辞退福利和高管薪酬的方式虚增利润约2961万元;此外,同期*ST昆机年度报告中披露的存货数据也存在虚假记载。

5月15日,*ST昆机披露了今年前四个月的经营资料及H股复牌条件。未经审计数据显示,2018年1~4月,公司实现营收1.34亿元,至4月底的银行存款约0.46亿元,应收账款总额2.83亿元,并有银行贷款2.45亿元。

上交所在5月22日的答记者问中表示就*ST昆机而言,其触及了前述净利润和净资产两项退市指标。公司2014年、2015年以及2016年净利润均为负值。根据公司经审计的2017年年报,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0亿元,2017年末净资产为-3822.10万元。公司在连续3年亏损后,第4个会计年度有2项指标触及了终止上市的标准。公司被摘牌后,其股份应当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以下简称股转系统),股东可以在股转系统进行股份转让。

迎来最后30个交易日的*ST昆机,即将退出A股市场的舞台,留下一地鸡毛。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出现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40)

分享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11)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