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期选举亚裔参政热情高涨:不再沉默要发声要竞选

亚太裔候选议员和官员的参选理由不一而足,但许多人表示,扭转当前的移民政策并影响特朗普的行政决定是一大目标。“更多人意识到如果他们不投票,他们在很多议题中就没有说话的份。许多议题影响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他们要发声。”

杨小宇YXY 2018/05/17 19:15 | 评论(1)A+
来源:界面新闻

资料图。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11月,美国即将迎来全国范围内的中期选举。届时,美国国会众议院全体议员,参议院部分议员和地方官员将面临换届。据美联社报道,在本届中期选举中,有至少80名祖籍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候选人将参选议员,其中大部分为民主党人。对于仅占全美人口6%的亚太裔来说,如此高的参选率前所未有。

近年来,美国亚太裔参选热情高涨。2012年全国上下的地方官员中,仅有343名亚太裔。到了2016年大选后,这个数字达到了463名。而在1980年,美国全国只有160名亚太裔官员。近半个世纪以来,亚太裔当选官员的人数增长了两倍。今年,在美国32个州中有220名亚太裔候选人正在竞选各级政府职位,其中有九人参与州长竞选。

相关阅读:2018中期选举将如何改变美国?这里有你想知道的一切

许多亚太裔候选人对自己的少数族裔身份毫不避讳,他们认为需要证明自己同样是美国人,愿意为国家效劳。

“我认为这(参政热情上升)有一部分是对现任政府一些政策和声明的反应,那些政策表达出了一种非常排外的态度,”加利福尼亚州国会议员、民主党人刘云平表示,“这同样是一种表态:‘让美国伟大’的是移民和美国梦,是全世界来这里打拼的人。”

尽管在各位亚太裔候选议员和官员当中,各种参选原因不一而足,但许多参选人都表示,扭转当前的移民政策和影响特朗普的行政决定是参选的一大目标。

“直白地说,当我意识到我女儿生命中的第一个总统会是特朗普,并发现他所说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只是想让我们这样的人越来越少的时候,(我就决定参选了),”民主党人苏尼尔·古普塔(Suneel Gupta)说。他正在竞选密歇根州11区的议员席位。

“我是一名注册民主党人,2016年末的时候,我就开始寻找机会,做一切努力让特朗普永远不能再当选总统,”菲律宾裔候选人简斯(Andrew Janz)说。他也在加州22区开展自己的国会议员竞选宣传。

在移民政策上,不管是针对中国、印度等国的限制家庭移民政策,还是对穆斯林国家实施的旅行禁令,各个亚太裔群体表现出了惊人的团结。实际上,美国有70%的亚裔成人并非在美国本土出生。

“作为一名移民的后代,这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情,(收紧移民政策)让人觉得有悖美国精神。”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法律教授闵大卫(David Min)说。今年,他也在加州作为民主党籍候选人参选议员,与共和党议员米米·沃尔特斯针锋相对。

对另一些国会议员候选人来说,他们关心的还有更宏观的民生问题。

新泽西州民主党籍韩裔候选人安迪·金(Andy Kim)正和共和党籍候选人汤姆·麦克阿瑟进行激烈交锋,前者是一名国家安全问题专家,而后者则帮助特朗普废除了奥巴马医改计划。尽管该选区亚裔人数不多,但金希望能依靠本区强大的民主党基础以及本人在阿富汗服役的经历打动选民。

“我希望别人想到我的时候,就能想到一个邻家男孩的形象,我会倾其所有为这个给了我家庭一切的国家斗争,”金说。

南加州橘子郡的越南裔候选人陈美甘(Mai Kanh Tran)是一名儿科医生,她表示会努力恢复奥巴马医保政策。

目前,美国众议院中有18名亚太裔议员,参议院中有三名。

今年还有一名亚裔宣布将参选2020年总统大选——美国Venture for America基金会的华人CEO杨安泽(Andrew Yang)。本次参选,他的主要目标是实现全民每月1000美元的基本收入。作为一名了解现今科技发展趋势的企业家,他认为此举能在技术和经济的急剧变革中帮助美国普通人民。

竞选总统,是因为“我相信我可以做出一些根本上的贡献,”杨安泽说,“在我的位置上,我也许能阻止我们的社会继续衰落。如果我不挺身而出,就是对不起我的国家和我自己的价值观。”

不过同时,乐观的他也想为亚裔美国人群体争口气。“但既然我来了,我也想展示出我们的能力。我们不仅可以是你信任的那个会计、医生或律师,如果我们倾尽全力为之努力,我们甚至能当上总统。”

按照杨安泽的说法,他是第一位参选美国总统的亚裔民主党人。而在1960年代,祖籍中国广东的邝友良则是第一位在总统大选共和党初选中获得选票的亚裔候选人。

亚太裔官员在美国政坛活跃起来离不开亚太裔选民的支持。近年来,亚太裔投票人数一路上涨,与曾经给人留下“沉默”印象的他们有了显著差别。在2016年大选中,有49%的亚太裔选民参与了投票,虽然这个数字仍低于白人选民的65%和黑人选民的60%,但高出了拉丁裔选民的48%。

从2012年到2016年的四年间,约114万亚裔新加入了选民阵营,而此前三届总统大选期间增加的亚裔选民人数总共仅有62万。四年间,选民人数的增加量翻了近一番。今年的中期选举选民登记还在进行,媒体预测这一上升趋势还会持续。

在过去,亚裔甚少投票自有其原因:许多人受制于语言不通和文化壁垒,无法或不习惯参与投票过程,对投票不够重视。同时,由于亚裔人数不多,主要政党对这一群体的投入也不够多,许多政策和竞选方案的制定都无法优先考虑他们的利益和诉求。但是,随着亚裔移民的增多,亚裔更加重视自己的政治地位,这一形势正在开始改变。

相关阅读:作为外来者,我参加了一场欧洲国家的选举投票

“我认为更多人开始意识到如果他们不投票,他们在很多议题中就没有说话的份,”橘子郡亚太社区联盟负责人玛丽安·付(音)说,“许多社会议题都对他们的日常生活有影响,从医保到住房、税收、小型企业发展、高等教育,以及贫困问题。他们发现了发声的重要性。”

亚太裔一度青睐共和党候选人,在1992年总统大选中,有55%的亚太裔选民选择了老布什。但进入新世纪后,民主党则用种族平等等议题逐渐拿下了亚太裔群体。2008年,62%的亚太裔选民支持奥巴马,而在2012年又以75%的支持率帮助他连任。在2016年大选中,只有29%的亚太裔选民支持特朗普。

在亚太裔选民逐渐倾向于民主党的背后,年轻选民的加入也影响了选举形势。根据美国广播公司2016年春季进行的一项调查,18岁到34岁的亚裔选民中,有77%表示支持民主党,而他们的父辈乃至祖父辈——65岁以上的亚裔选民则只有61%支持民主党。

虽然趋势如此,相比起黑人选民和白人选民相对鲜明的党派倾向,大部分亚太裔还是持观望态度。目前,还有40%的亚太裔选民表示自己“无党派倾向”或“还未决定”。这次中期选举是否能成为亚太裔美国人参政的一个分水岭,还要看接下来几个月的走向。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