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厂x歪研会】自从这群歪果仁在中国当上网红

自从这群歪果仁被中式英语带跑偏以后,自从这群歪果仁被中国方言虐到怀疑人生以后,自从这群歪果仁沉迷中国电视剧以后,自从这群歪果仁在中国修仙养生以后......他们变成了中国网红。

箭厂 2018/05/17 18:00 | 评论(0)A+
来源:界面新闻

当一个美国犹太裔女孩跟母亲说中国网络用语“这太Low(低级)了”时,自然会收到母亲一头雾水的反应。想起这件事,来自加利福尼亚的星悦表示,这是因为太习惯中式英语,她一脸正经地补充道:“我是假美国人,世界上最假的美国人。”

由于高中时对中国文化产生了兴趣,2012年,星悦来到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念本科。地道的中文不说,参加社团、刷微博、逛淘宝、追国产剧、粉中国偶像,除了金发碧眼的外貌,星悦日常生活里完全就是个中国女大学生模样。

而现如今,毕业后的她更是决定长期留在中国——作为“歪果仁研究协会”(以下简称“歪研会”)的副会长。

“歪研会”是2016年末推出的系列短视频品牌,有一个中西混合的主创团队,都是90后,星悦在其中主要负责主持和编剧。

“歪研会”把镜头对准了在中国的外国人,内容有接地气的搞笑街头采访,比如外国人沉迷淘宝剁手、抢微信红包、玩斗地主;也有外国人送外卖、赶春运等深度体验纪实。短短一年多,他们已积攒了600多万粉丝,全网点击量过亿,如今每条视频更新都有过百万的关注。

从1989年加拿大人大山登上央视舞台开始,中国人民的娱乐生活中似乎就不缺外国熟面孔。只不过场景发生了变化,从电视到移动互联网,正如“歪研会”的崛起一样,近两年来,不少通过拍视频、做直播活跃在中文互联网里的外国人迅速走红。

这一次,我们让星悦做主持人,飞到上海和武汉跟那里的“外国网红”们聊了聊。

大山(左二)在春晚表演

即便在中国人眼里,做上海丈母娘的女婿都是“高危职业”,来自德国的小胖子阿福却敢于娶个上海媳妇,调侃丈母娘,还把这些经历拍成了搞笑视频。

戴假发、围一条彩色丝巾,惟妙惟肖地模仿上海老阿姨讲一口上海话,分享有趣的中德文化差异,闲话家长里短……阿福夸张、幽默又接地气的表演风格,让他在网络上迅速地脱颖而出,有人甚至管阿福叫“男版papi酱”。

但阿福并不是很想被称为“网红”,他更倾向于“内容创业者”这个定位。对他来说,外国人的身份不能持续地带给观众新鲜感,要源源不断地提供优质内容,是非常辛苦而严肃的事情。

来中国读书之前,阿福曾在德国的银行工作过3年,日子过得中规中矩,后毅然辞职来到上海学中文,遇到了现在的妻子福太。阿福做视频的想法,就源于朋友和妻子的鼓励。

在有正式团队之前,福太就是编剧、导演兼摄影,阿福则负责演员和后期,两人不会追求设备有多专业,即使这次拍摄有星悦参与,也是手机直接开录。他们认为,对网络视频来说,还是创意更加重要。

当星悦问起阿福在生活中是什么样的人时,他率直地说,自己就是一个特别无聊的德国人,性格活泼幽默的福太才是团队大脑,视频的策划和自己演技的调教都来自于福太。不过福太没打算过自己成为主角,毕竟,一个上海人说上海话哪有一个外国人说上海话有趣呢?

如何把这种有趣给贯彻下去,持续地呈现在观众面前,成了阿福这些外国人视频博主需要面对的创作焦虑。

在武汉,我们和星悦见到了来自白俄罗斯的“直播网红”Monica。与其说是住所,Monica的家更像一个工作间,一进门就可以看到客厅中央摆着一整套直播设备,有专业的灯和话筒,还有一个能发出多种音效的小型电子调音台。

Monica当初因外贸工作来到中国,因为外形出众,喜欢唱歌,经常会被邀请参加一些商业活动。当她发现中国人爱玩手机直播软件时,很快就被吸引了。

在直播平台上,不但能面向成千上万人表演,收到礼物打赏,还可以培养不少忠实粉丝。这让身在异乡的Monica乐在其中。有趣的是,通过开直播,Monica的中文进步很快,因为她必须要学会读懂直播时的汉字评论,还要学会怎样用接地气的语言和粉丝们互动。

Monica有时也会去中国主播的直播间观摩,学习他们的招呼方式,学习中国的网络用语,为了丰富表演内容,她甚至还自学了电子琴和钢管舞。

尽管已经是所属平台上粉丝最多的外国主播,但Monica明白自己和中国本土主播还差得远,她说,中国的直播网红才是真正的网红。

那些动辄百万的观看量,直播间内横飞的上万元礼物,很难出现在外国主播的直播间里。粉丝对外国人可能有一时的好奇,却很难产生亲切感。直播需要的聊天能力对外国主播来说是个挑战,而坚持才艺直播的Monica不想靠一些所谓的套路去换流量。

为了唱歌梦想,Monica曾报名参加过“俄罗斯好声音”,结果却落选了。这让她有些失望。她觉得评委似乎并不在意演唱水平,而是根据选手的看点选择了一个老年人和有悲伤故事的人。那之后,她回到中国,继续在直播间里唱歌。

武汉姑娘Aroma是Monica的第一批粉丝,现在她们成为了线下好友。Aroma觉得Monica的特别之处在于,她是喜欢唱歌才开直播,而不是为了要礼物。Monica也告诉星悦,她的粉丝是喜欢音乐的人,并不在乎她是不是外国人。

告别了Monica,我们和星悦回到了位于北京中关村的“歪研会”,这里是她的大本营。

大四时,星悦在校园里碰到一个举着话筒、到处采访外国人的以色列学弟,并接受了一段关于“中式英语”的街头访问。没想到,这一期节目的点击量达到了“歪研会”至今没能打破的高峰,而星悦出场的瞬间,B站视频被弹幕占满,原画面已经难以辨认。

这个以色列学弟就是“歪研会”的创始人之一,现在的“形象代言人”会长高佑思,他和北大同学方晔顿、刘小祺、张希曼一起创建了歪果仁研究协会。

从零开始的“歪研会”,并不是一帆风顺。

在早期发布了30多个视频的时候,“歪研会”总共也才只有100多条弹幕。为了更了解观众的需求,主创团队把这些弹幕看了50多遍,分析每一个观众的留言,再进行之后的创作。就这样一步一步,历经多次内容改版,“歪研会”的视频终于戳中了粉丝的内心。

此前,其实有不少外国人已经开始做在中国的各种体验视频,但高佑思表示,“歪研会”除了娱乐,想让更多在中国的外国人拥有发声平台。他们想做更深度的视频,来体现新一代在华外国人对中国的观察,反过来,他们也非常愿意向海外传播中国故事——“歪研会”的英文视频在海外平台也收割了不少外国粉丝。

成长于以创新和创业闻名的以色列,高佑思却自认为是一个中国创业者,“在这里,外国人能获得前所未有的机会。”他没有什么长远规划,认为最重要的只是当下,因为在互联网的时代,无论是世界还是中国,变化都会来得突然而剧烈。但他坚信“歪研会”能做点什么,在这个中国的“最好的时代”。

制作团队简介

 

厂长语录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