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根、芝士片、锯片:那些在图书馆被用作书签的奇怪物件

图书馆员安娜·霍姆斯在推特上呼吁读者不要把易腐物品当作书签使用,她得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其他图书馆员的相似回应。

Alison Flood 2018/05/17 14:00 | 评论(0)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Alamy

你曾读过最腻歪的书是哪一本?对于华盛顿图书管理员安娜·霍姆斯(Anna Holmes)来说,油腻的倒不是书籍本身,而是她在书里发现的那片卡夫芝士,显然是被某位芝士爱好者用作了书签。据霍姆斯回忆,光是这个图书馆分部,迄今就发生了三起“芝士书签”事件。她还在推特上请求读者“不要把芝士片当成书签”,“拜托了!我们可以免费提供真正的书签。或者用收据之类的东西也行。只要别是易腐物品。”

这听起来似乎已经够恶劣了,但使用乳制品书签的人还不是最糟糕的。霍姆斯的推文得到了世界各地图书馆员的回应,提到被用作书签的物品包括香蕉皮、西蓝花(煮熟并涂上了奶油,我猜测可能是油迹让他们更好找准页码吧)、煮熟的咸肉和一根炸鸡腿。还有不能吃但也让人颇感不适的物品,包括乐高积木、鲜花、钱币、使用过的避孕套和一根锯条。

结果证明,培根竟然还十分普遍,图书馆员在各地都曾发现这些肉片。Josh Hanagarne在盐湖城图书馆发现过“一缕头发,就像是连环杀手从被害者头上取来的一样”,还有“一张带着皮革面具的猫咪的拍立得照片”。

推特网友John McGraw在《做最好的女人:修炼成功女人》书里发现了一块圆锯片

调查这一问题时,我意外发现了一个名为Forgotten Bookmarks的网站,书商迈克尔·波佩克(Michael Popek)把自己从古书中发现的东西分门别类上了架。其中较好的物件有一张从1850年版《圣经》中发现的1899年10月18日颁发的结婚证,一张从《查尔斯·达尔文:进化论与自然选择》(Charles Darwin: Evolution and Natural Selection)里发现的芝士舒芙蕾购买收据。波佩克的网站成了观摩他人阅读生活的迷人透镜:在《美国文学思想背景》(Backgrounds of American Literary Thought)里发现了一份蟑螂药广告、前任读者留下的家庭合影,在《格罗夫海基督圣歌》(Ocean Grove Christian Songs)里发现了一把精美小巧的钥匙。这些读者是谁?他们对这些书有何感想?他们如今身在何处?

至于我本人,是个能把每本书翻个底朝天的“书脊破坏高手”,这让我丈夫特别害怕。对很多人来说,这可能是种亵渎圣物的做法。我虽然也爱惜这些书,却毫不介意它们看起来已经被读过的旧模样。一读再读也无所谓,书籍本来就不是装饰。

但注意一点,我不会这样对待图书馆的书。我或许也曾放进过收据、缎带和叶子,但从来不会放食物,不会放培根。怎么会出现这种场景呢?梅尔维尔出版社的汤姆·克莱顿(Tom Clayton)想象了一番:“你的早餐刚吃了一半,同时还在细细品读图书馆借来的书。但是!随后!另一间房的电话响了。你没有理会。可它又响了,又响了。这通电话一定很紧急。这个情况下,唯一行得通的逻辑是:把手上的培根砰地一声塞进书里。”或者也不是这样,谁知道呢。

(翻译:刘欣)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来源:卫报

原标题:Bacon, cheese slices and sawblades: the strangest bookmarks left at libraries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