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之用

在不断进化的过程中,我们“患上”了各种恐惧症,想摆脱其影响着实不是件易事。

Ben Healy 2018/05/17 11:00 | 评论(0)A+
来源:界面新闻

绘:Christopher DeLorenzo

毫无疑问,当富兰克林·罗斯福坚持说“我们唯一需要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时,他是想要以此安抚民心的。但是,只要快速翻阅一下关于恐惧的学术研究文献,我们就可以知道罗斯福口中的“唯一”有多么沉重。

我们的恐惧广泛而又深刻,而且每个人的恐惧又有所不同,丰富多样。查普曼大学(Chapman University)在2017年“美国国民恐惧调查”中发现,“政府官员的腐败”是美国人最普遍的恐惧和担忧所在,困扰了近75%的受访者;位列前十的恐惧和担忧对象还包括卫生保健系统、环境、个人财务和战争。而在调查的80种恐惧之中,对公众演讲和密闭空间的恐惧位于最后。调查还发现,比起幽灵,美国人更害怕僵尸一点,而比起僵尸,他们更害怕小丑。

我们与恐惧斗争的一个原因就在于,我们同时太过原始也太过先进,这种不平衡会带来一些危害。我们蜥蜴般的大脑无比高效:在发现最轻微的危险的一刹那,危险信号可以在74毫秒之内到达大脑内部感知危险的杏仁核。世世代代下来,这种飞快的反应速度使我们人类免于了灭绝之灾。但这也导致了大量的虚假警报,使我们草木皆兵。

有一部分问题在于,我们祖先最古老的恐惧现在依然伴随着我们。甚至连婴儿也会对蛇和蜘蛛的照片做出“拍打或逃跑”的反应,这大概是本能而非经验所致。像这样根深蒂固出于本能的厌恶情绪,足以扭曲我们的现实意识:有蜘蛛恐惧症的人很可能会把蜘蛛的体积想象得比其他生物大很多。这种继承自祖先的敏感意识也可能导致了密集恐惧症——对紧密聚集在一起的圆圈的恐惧(如海绵中的孔隙或咖啡中的气泡)。一项研究发现,16%的人口都有密集恐惧症。英国两组心理学家进行的研究表明,小圆圈与寄生虫以及有毒动物的相似性可能引发了这种返祖现象。

16%的人口都有密集恐惧症

我们更敏感的意识应该可以帮助我们理清这些威胁,但有时,它似乎更倾向于把我们的注意力放在陷于困境的亲人朋友或者无人看管的炉子身上。一整套的风险感知研究已经详细说明了,我们到底有多不擅长分辨真正值得忧虑的危险。我们倾向于高估闪电、洪水或谋杀造成的死亡威胁,而低估了诸如哮喘、中风和糖尿病等不明显的危害所带来的更直接的威胁。

9/11事件后,美国的飞机客运量直线下降,许多人选择乘汽车出行。据一位德国心理学家估计,在袭击后的12个月里,在车祸中死亡的人数比普通年份多出1595人。这是9/11事件中四架被劫持的飞机上死亡人数(246人)的六倍多。因此在最坏的情况下,恐惧可能会适得其反,引发出我们一开始最害怕看到的结果。

所以最后,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不可否认但令人难过的事实:我们唯一要害怕的就是腐败、小丑、糖尿病、密集的小咖啡泡沫、各种意想不到的后果……以及恐惧本身。

(翻译:朱雨婷)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来源:大西洋月刊

原标题:How Useful Is Fear?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