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

【专访】马丁·弗里曼:我不只是华生,未来要《负重前行》

卫报 2018/05/17 11:00 A
“我们都生活在被误解的恐惧中。”

马丁·弗里曼

作者:Benjamin Lee(《卫报》艺术编辑)

马丁·弗里曼并不“和蔼可亲”,这是他自己说的,他已经为自己撕掉了两个曾经的标签。他不是《办公室笑云》里的蒂姆·坎特伯雷,也不是《神探夏洛克》里的华生医生,他就是他自己。

当我们在纽约市特里贝克地区的一家酒店见面时,他有着一种意想不到的锋芒。他并不粗鲁,一点也不,但是他有着潜在的棱角,并且他自己对此也十分清楚。

《神探夏洛克》

“我认为我是一个相当体面的人,”他说道,“我并不可怕,也没有敌意,但我就是我。我觉得有些时候,人们认为‘和蔼可亲’意味着像门垫一样在任何时刻对任何关注都会感激——而我不是。我并不感激对我的关注——甚至恰恰相反。这是工作,我希望人们能看到我的工作,所以我不能表现得很不合作。

这位46岁的男演员从《办公室笑云》出发,已经成为了能胜任“几乎所有角色”的人,从电视剧《冰血暴》(Fargo)到大制作电影《霍比特人》系列,他甚至还作为漫威电影宇宙的成员,参演了《美国队长3:内战》和《黑豹》。

在此,他谈及了在Netflix的僵尸惊悚片《负重前行》(Cargo)中所饰演的主角。片中,他扮演一位受感染的父亲,试图在他“变身”离开之前,在澳大利亚内陆地区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安置他尚在襁褓之中的女儿。这个角色的拍摄环境恶劣,且要求极高,弗里曼的大多数镜头都要带着一个婴儿。

《负重前行》

“我们十分幸运,因为我们有两组双胞胎,而且她们的表现都非常好。”他说道。

谈及如何让一个婴儿在需要的时候哭泣时,弗里曼回答道:“选一个还没有打盹的,大概10分钟她可能就会感到不安了。”

对于弗里曼来说,这是又一个重要的选择,他不得不努力进行角色类型转换。“如果你不将此放在心上,那你永远无法摆脱,直到你年纪老到不适合出演《办公室笑云》中蒂姆那样的角色——然后你再也没有工作,因为那一类的角色就是你的全部。”他说道,“我不是喜剧演员,而且我非常希望并不仅仅成为喜剧演员。”

现在,弗里曼通过他在BBC电视剧《神探夏洛克》中的表现获得认可,该剧在全球都有很高的知名度,并且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粉丝群体。正如弗里曼最近在接受《每日电讯报》采访时所说:“人们的期望……有一部分开始变得不那么有趣。不是什么让人享受的事,而是‘你他妈最好这么做,不然你就是婊子’。这就没意思了。”

这番话,加上题目“马丁·弗里曼专访:出演《神探夏洛克》不是时时有趣”很快就引发了讨论热潮,他的搭档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告诉媒体Radio Times:“这些期望,创作团队得担着。而且我觉得,没什么理由以此责备粉丝。你要么上,要么别上。”

《神探夏洛克》中马丁·弗里曼和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弗里曼表示,他不知道康伯巴奇的评论,但仍然对他被描述的方式感到恼火。他说:“标题所说的话我并没有说过。我没有说过《神探夏洛克》对我而言不再有趣。我从来没有这样说过。我当时是谈论一些粉丝的不同期望。我讨厌的是它让我听起来像是在说,拍摄《神探夏洛克》没有意思。在那部电视剧中有很多我爱的人,那部电视剧对我们所有人而言都非常好。所以,是的,我讨厌那些……”

他停了下来。

“我讨厌一切。”他说。“这充满了危险。所有的事情就是,只要你开口,就会有曲解——全是当时的气氛说了算。你必须尽量远离那样的事。”

他说,近年来媒体的问题“让事情变得更糟”。“在采访中你会谈论一些事情,但不会把它们印在T恤上……我们都生活在被误解的恐惧中。”

目前,他刚刚结束他所参加过的最大规模宣发活动——美国国内历史票房第三高的电影《黑豹》。随着推特和媒体文章的广泛传播,这部电影反响惊人。“人们觉得有必要去看一看,而人们也不总是因为不想跟不上话题而去看电影。”他说,“某些社群的某些成员认为,‘是的,这是我的电影。’我没有提出任何当今美国将会改变这样的说法——没那么简单。如果美国在奥巴马的领导下都没有改变,那么……”

他又停了停,说:“你必须在现实中认清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我们制作电影,这十分重要,但并不能改变所有。而我很荣幸能够参演这样一部对很多人来说意义重大的电影。”

至于他在漫威电影宇宙中未来的角色,他说他从漫威首席执行官凯文·费奇(Kevin Feige)那里接到的第一个电话说的就是“《美国队长3:内战》和《黑豹》系列”,所以我们很可能会再次在瓦坎达看到他。

马丁·弗里曼出演《黑豹》

而当我们谈到满足粉丝的热情,以及是否还会有《神探夏洛克》时,他回答道:“我认为还会有下一部——但同时,正如上一部结尾的方式,能从中感觉到,就算有续集,也不会在短期之内。”

尽管一系列的角色让他来到美国,但弗里曼依然生活在英国。作为一名充满激情的工党支持者(他甚至在2015年参与了政党政治广播),他在英国脱欧后生活得如何?

“关于英国脱欧的问题,”他说道,“没错,我是留欧派。但问题是,两极分化太严重了,随口一说太容易了……好吧,对于留欧阵营而言,一个很大的问题是被问及‘你是留欧派,还是种族主义者?’传统的左翼工党也有脱欧的理由。托尼·本恩(Tony Benn)——我们国家左派的守护者,他就反欧盟。无论你如何看待英国左派,他们也不是狭义的英格兰人,并且相当一部分人也不支持欧盟。所以我认为,留欧派选择了一个愚蠢的策略。”

至于海关联盟、无关税壁垒、收回控制权等等,先不谈了。来谈谈马丁·弗里曼接下来要做什么吧。“我正在读很多剧本,”他说。如果有些角色会让他更加“和蔼可亲”,就别当面告诉他了。

《负重前行》将于5月18日起在Netflix播出。

翻译:陈宛琦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1)

分享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