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路者迷路了:多元化撞上南墙 回归主业又赶上实控人大手笔减持

探路者还能能为投资者摸索出一条光明大道吗?

面包财经 2018/05/11 11:50 | 评论(3)A+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探路者(300005.SZ),头顶“户外用品第一股”光环,股价走势却让不少投资者倍感失望。

从2015年高点算起,截止当前复权股价下跌约80%。2016年、2017年和2018年至今(截止5月10日收盘),股价跌幅分别达到68.84%、57.25%和14.57%。

失望的不仅仅是散户,还有当初参与定增的基金和其他机构投资者。2016年5月,探路者定增募集资金12.7亿。从那时候算起,至今复权股价已经腰斩。而不少当初参与定增的机构投资者至今还没有完全清仓。

直接上一张股价走势图,有一点“惨不忍睹”:

股价下跌很大程度上源于糟糕的业绩。2015年,探路者归母净利润开始出现下滑,至2017年,公司出现了上市以来首次亏损,2018年一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55.82%。

更让投资者焦心的是,2017年包括董事长在内的董监高多次减持公司股票,累计减持金额过亿。

财报还显示出:公司此前耗费巨资进行的多项收购,由于业绩不理想,频繁发生商誉减值,公司多元化发展的尝试受到挫折。

户外用品行业被看成一个朝阳行业,探路者作为国内最早登陆资本市场的行业龙头,占据了天时地利,为何却让投资者伤心?

在多元化屡屡受挫之后,探路者开始重新尝试在主业上加码,到底能不能为投资者探出光明的道路?今天就来研究一下这家公司。

上市九年首亏,2018年一季度仍令人担忧

探路者成立于1999年,以帐篷业务起家,2001年公司转向户外运动用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2009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内户外用品上市的第一股。

上市9年之后,公司在2017年迎来了首次年度亏损。根据年报: 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30.34亿元,增长5.41%。但是增收不增利,全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8485.39万元。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2014年之后,公司的净利润就开始下滑了。如下图所示:

2014年,公司归母净利润曾高达2.82亿元,到2016年时就已经下降到只有1.12亿元,直至2017年亏损。

如果把财报读的更细一点,会发现情况更糟糕:2017年公司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达到了约1.85亿元,经营性净现金流也达到了负1.49亿。

2018年一季报情况也不容乐观。根据财报:2018年一季度,公司营收同比下降29.49%,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55.82%。

探路者曾经在2016年年报中提到:公司力争2017年实现营收收入不低于36.2亿元,实现净利润1.7亿元。

事实证明,2017年的业绩情况远远没有达到公司的预期,那么问题的症结到底是什么呢?这就不得不说公司此前进行的一系列并购。

在2015年前后,探路者的业绩增速开始放缓。为了寻求新的增长点,探路者借助并购走上了多元化延伸道路。

到底这个多元化战略搞得怎么样呢?简单回顾一下历史。

巨额并购业绩不达标:计提商誉减值1.99亿元,多元化折戟

探路者在2013年开启了公司的第一起并购,随后一发不可收拾,并购在2015年达到巅峰。以下为根据公开数据整理的公司并购情况(数据来源于Wind):

2013年探路者投资了新加坡在线旅游平台Asiatravel、中国老牌户外活动网站绿野以及极地旅行机构“极之美”。

2014年,探路者又以2.3亿元拿下了旅行社渠道运营商易游天下74.56%的股权。

2015年1月份探路者和江西和同投资共同设立体育产业并购基金,布局体育产业。

至此,探路者建立了户外用品、旅行服务和大体育三大事业群。

但事与愿违,后来的财务数据显示出,探路者的多元化布局并不成功。新业务不但没有让探路者获得丰厚的利润,一些耗费巨资进行的并购业绩不达标,反而为盈利下滑埋下隐患。

2017年,探路者因部分被投资公司业绩未达预期计提商誉减值约1.99亿元,商誉账面余额由2016年底的2.97亿元下降至2017年底的约0.86亿元。计提大额商誉减值是造成探路者2017年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以下为公司2017年年报中披露的各公司计提商誉减值情况:

具体来看一下计提商誉减值金额最大的易游天下说。

易游天下成立于 2007 年 12 月,是一家定位于旅行的 O2O 综合服务商。

2015年7月易游天下开始纳入探路者合并报表范围,报告期内对公司营业收入的贡献为17.39亿元,这也成为探路者2015年营收增长的一个核心原因。

但是,在随后的2016和2017年,易游天下都没有能够完成业绩承诺,而且相差甚多。以下是易游天下业绩承诺的完成情况:

2015至2017年,易游天下合计承诺营业收入为115亿元,但实际只完成了27.9亿元;承诺利润为合计3500万元,但实际业绩合计为亏损5493.92万元。

更为严重的是,当初易游天下并没有与探路者签署明确的业绩补偿协议。公司对易游天下2016与2017年连续两年计提的商誉减值,计提金额分别为1025万元和8675万元。

在多元化发展不顺的情况下,探路者在2016年的年报中称将调整战略发展节奏,集团业务重心回归户外用品主业,并加大资金和人力投入,聚焦于户外多品牌业务的发展和深化。

但2017年,这种“回归”似乎并不太如人意。以探路者户外用品的主打品牌“TOREAD”2017年表现为例:销售收入12.22亿元,同比下降19.88%;服装、鞋品、装备6类产品的销售收入分别下降14.36%、25.13%、19.47%。

实控人减持 高管更迭 探路者路在何方?

2017年,探路者迎来较为频繁的管理层更迭。以下是高管变动的大致统计:

根据公司公告:2017年6月1日,探路者聘任强炜为集团总裁。强炜表示将带领公司经营团队聚焦于户外多品牌业务的发展和深化,并有效促进旅行服务和体育相关业务的健康发展,加速各业务板块形成合力,继续完善业务生态协同体系的搭建。

但是,2017年11月底,刚刚履职不到半年,强炜就离任总裁职位。

2017年11月底,探路者董事长盛发强辞去董事长职务,在辞职前后盛发强多次减持公司股票,减持金额合计超过1.5亿元。以下是深交所的减持记录:

包括盛发强在内,2017年探路者现任和前任董监高累计减持2712万股,参考市值约为1.64亿元。

在高管更迭,重新调整战略之后,探路者能为投资者——包括散户和机构投资者探出更光明的未来吗?(JW/YYL)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3)
推荐阅读